• 067(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1208字

    特别又是去年,ALMUT小学的孩子们夺得了省际五人制足球赛冠军的时候,我听说了,真的很激动;也在阿木瓦尔发来的视频里看到他们夫妇激动的泪。只是那时候,他们夫妇已经苍老了许多,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ALMUT小学的教育。而他们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现在也在ALT市里教书;在他们的家庭来说,奉献便是一种高尚的传统。

    那个夏天,我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来月,全是阿娜尔汗夫妇轮流照看着我,我亲切地叫他们大哥和嫂子。他们也清楚地知道了我和热依罕之间的爱情,是的,当我对他们描述的时候,所展现的只有爱情,没有别的——比如豪门梦。当他们了解一切的时候,很感慨,但也无奈。

    阿娜尔汗嫂子说,热依罕的父亲是ALT市里很有名的有钱人,不但有全XJ最大的金矿,还有一家外贸大公司和一家地产公司,ALT几乎一半的房子是他盖的。他年轻时候杀过人,方式就是活埋和晒死。她叫我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就不要再想热依罕了,伤好了回内地去吧!

    阿木瓦尔大哥也无奈地说,爱情是没有种族界限的,但热依罕的父这个有钱人是惹不起的。他也同意妻子的观点,叫我伤好了回内地去,至少在热依罕结婚以后不要回去。

    阿娜尔汗嫂子还说,要是热依罕出嫁,婚礼一定会很轰动,她到时候会通知我的。呵呵,这个嫂子真的很直爽、淳朴。

    这样异族大哥和嫂子的说法,让我的内心无法燃起对爱情的渴望和为之抗争的勇气,我是个懦夫,因为我怕被活埋或者晒死。显然,热依罕与我交往的时候,并没有说及他父亲的残暴,也许在女儿的眼前,斯大林只是个父亲。

    在那个区域,有时候法律不靠谱,我又是个穷人,更不奢望能和一年能为国家创造税收几千万的斯大林对抗,更何况斯大林是个神通广大的人,他的保镖经常到医院里来关注我的伤势情况,并且威胁过我。面对那样的威胁,我只能无言默然;阿木尔瓦大哥和阿娜尔汗嫂子也不敢说什么,他们有知识,但没有力量。

    我不能不承认的是,在医院的日子里,我对热依罕的思念变得很浓很浓。思念这种东西,很折磨人,但我刚开始很痛苦,后来就习惯了,也许是我接受了现实——美丽的紫罗兰她是真主派给斯大林的天使,而我,是斯大林眼里的一砣屎。现实也是一把锋利的刀,走在刀背上很安全,但要踩着刀刃走,会伤得很惨。

    但我在伤好以后,就要离开ALT市的时候,我还是求了阿娜尔汗嫂子一件事情,请她帮我联系热依罕,转告热依罕——我爱她,但我将为了活着而离开这里,回到内地,在她婚后再回去看她。

    遗憾的是,热依罕的手机打通了,但接电话的不是她,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她说不认识热依罕。面对这样的现实,我和阿娜尔汗嫂子只能相视苦笑。

    和热依罕的失联,能让我想到很多,但我不想说我如何牵挂她面对着或者经历着怎么样的生活,因为都没有意义了——她还是真主的天使,而我还是我,一个即将滚回内地的穷小子。

    就在斯大林的一个保镖逼迫我出院滚回内地的第二天早上,阿木瓦尔大哥和阿娜尔汗嫂子接我出院时,一个年轻的汉族护士走进来,给了我一把小钥匙。就是这一把稍有些锈迹的小钥匙,它彻底扭转了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