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9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3297字

    狗头金!

    是的,狗头金!

    热依罕的16岁生日礼物就是狗头金,但不是像狗头,而是类似于半枚金镯子。当我打开那盒子的时候,我便震惊地发现了,然后又激动而惊恐地合上了盒子,生怕有人看见,然后眼红,然后……那时的火车上,多他妈乱啊?

    那一枚狗头金,又像半个弯弯的月亮,通体粗糙,但却有橙黄色的光亮,被放在一个精美白玉的托台上,外面用金色的丝绸作垫。它有1767.423克,虽然不重,但那造型已经很罕见,是大自然无数岁月的杰作,也是斯大林从矿区回来的路上,在AET山间的河床上发现的,然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热依罕,可热依罕却又将它送给了我。

    据热依罕信里所说,她的父亲手上还有两只狗头金,比这个份量更足,所说价值近亿。而她的这生日礼物的狗头金,原来能价值近千万,但可惜的是中间断裂了,是因她的父亲在河床上用水洗脸,不小心踢到了它,它摔砸在卵石上,碎掉了,其实那本就是两截子,中间夹着石头,碎掉的是石头;尽管是碎了,但两截金体凑在一起还是挺有收藏价值,至少能值三百万以上。

    这就是热依罕,我亲爱的热依罕,我美丽的异族女人,她这般的举动让我泪水奔涌着激动、幸福、感慨,心绪久久不能平息。在那空气浑浊的列车里,那样的时刻我其实不想要那狗头金,我更想要热依罕,因为她有一颗比金子更贵重的心。当然,我也只拥有了她的心,但从此与她的人永不复见。

    狗头金,那是一笔财富,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我的人生从低谷悲剧之状,突然就升华了似的。我实在无法想像,这么贵重的东西,热依罕竟将它放心地放在了购物中心的储物柜里,然后还真的交到了我的手中。

    热依罕在信里没有说细节,只是说她请高中时期的一名汉族男同学跟踪了父亲的保镖,然后知道我所在的医院,也偷听父亲和保镖的谈话,才知道我被逼离开的日子。最后,她请高中的同学将狗头金带到了储物柜里,最后让那个护士将钥匙交给了我。而那个年轻的汉族护士,她便是热依罕的高中男同学的女朋友。

    信的最后,热依罕说她明白我和她注定了不会有相同的人生轨迹,因为她是ALT市亿万富翁的女儿;她渴望与我一起的自由和幸福,但现实不允许,她已在父亲的面前以阿拉的名义起誓,不再想我;她明白自己的种族对于阿拉,是极度虔诚的,虔诚到近乎愚昧,她无力挣脱这样的精神传统,因为她是父亲的女儿,是阿拉派给父亲的天使。她希望我将狗头金卖掉,至少能有三百万,然后好好生活,幸福地生活,不必再想念她,因为这就是现实。

    “呵呵,晓云,这就是现实——一个往往最能打败我们的敌人。当梦想燃烧的时候,小心现实的冷水。”我看着竟然哭得泪水满脸的詹晓云,淡淡地笑了笑,感慨地说道。

    詹晓云默默地点了点头,抹了抹泪,依在我的肩头,问道:“飞哥,后来呢?你真的和热依罕再也没有见过了吗?”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再也没有见过。我后来去过好几次ALT,但只见到阿木瓦尔大哥和阿娜尔汗嫂子。我听他们说,我走后,热依罕并没有继续上学,当年秋天便结婚了,婚礼很盛大,婚后应该是去俄罗斯定居了。”

    “哦……”詹晓云听得似乎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又道:“那狗头金呢?现在还在你手里吧?它太珍贵了,价值超过了作为狗头金的本身,太珍贵了。”

    我听得苦涩一笑,搂了搂詹晓云,道:“晓云,看来你和我当年一样,对爱情还有些痴心的天真感。当年,我也是这么想的,永远不卖掉那块狗头金。我要将它保留下来,留作纪念,纪念那场西域爱情。但是,我到了XIAN市下车之后,在那里落脚,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只能忍痛将它卖掉。准确地说,我卖了398万,买家很大方,也很识货。然后,我还掉了良哥所有债务,剩下的钱开始了我的营生,有了钱,很好办事。现在,我不能说是很富有,但已然知足了。再加上遇到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妹子,我觉得我可以考虑下一代的问题了。只是想起热依罕,我心有些惭愧,更有些痛,因为那道伤口永远无法愈合。”

    “哦……你还是将它卖掉了。”詹晓云听得还是有些遗憾,当然也有些幸福地笑了笑,道:“飞哥,你别惭愧了,热依罕大姐姐那时候就让你卖掉的,她要你幸福嘛!现在,你应该也很富足了,我也愿意好好做你幸福里的一部分。”

    听到这样的话,我淡淡地笑了笑,还想说什么时,詹晓云已吻上了我的唇。没有办法,我被点燃了激情,只能开始继续为下一代而努力了……

    就这样,素贞出院前的一周时间里,我天天跟詹晓云混在一起。当然,她上班的时候开上了新车,下班了就回来做饭,伺候我很周到。她也听我讲我以前的事情,还是挺宽容的,不怒不气,只道我是个好男人,总也不缺女人。我也另购了健身器材,放在詹晓云租屋的另一间屋里,我锻炼着方便,以后她也可以锻炼的。

    素贞终于可以出院了,我很开心,开着车去接她出院。在医院的这些天里,她得到了精心的照顾,简直就是光彩照人,看得我心头那叫一个痒啊!

    我和素贞去了感染科,跟跃文、玉萍姐告别。有些天没见玉萍姐,她的气色很好,还是那么漂亮,性感迷人,微笑让我沉醉销魂。跃文的伤口也恢复得很不错,当然是抗生素的功劳,他也快出院了,气色不错,还要了我的电话号码,我也就愉快地给了他。

    素贞和玉萍姐还是亲如姐妹一样,聊天很亲近,她还说等跃文出院了,一定要他和玉萍姐一起到家里来作客。玉萍姐有些不好意思,但拗不过素贞,也就答应了下来。

    临别前,我还特意问了一下跃文出院的时间,其实是想为玉萍姐继续把房费续了。玉萍姐还是将时间告诉了我,我记在心里,有数呢,这事让詹晓云去办就行了。

    之后,我和素贞在外面的大饭店里,请詹晓云和她的两个好姐妹小冰、阿红吃顿中午饭,表示一下感谢,并且也结算了所有的酬劳。当然,关于跃文那边的酬劳劳,我会让詹晓云追加的。饭桌子上,我和詹晓云表现得很正常,绝对没有半点私情泄露,大家吃得也非常开心。

    饭后,我开着车和素贞离开了,还先去了一趟超市,素贞买了两套漂亮的裙子,时间花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午饭吃的东西也消食了,等我们回家之后,迫不及待地就往床上滚去……

    我也是很久没碰素贞了,她也是性情中人,很希望得到我的爱,于是那一战很热烈,持续到天快黑了,我们很累,拥头而眠。

    接下来四天时间,我和素贞出双入对,过着像以往一样恩爱的生活,各方面都很满意。我们一起去超市,一起去公园,还第四天下午一起去舞厅。呵呵,去舞厅当然是跳舞,只素贞和别人跳,我并不会跳。在跳舞这方面,我是弱智。我就喜欢看素贞和一些英俊儒雅的男士起舞时的优美身姿,并不担心头上是绿的,因为素贞永远是我的女人。

    去舞厅的那下午,当然是能见到章姐的。素贞对于她的搬离,并没有多大的意见,见面也亲热,还夸章姐能存钱,连车都买起了。章姐也算是风尘中人,笑呵呵地就把素贞应付过去了。素贞跳她的舞,章姐也跳她的,两个女人的身姿都让我着迷,当然素贞确实依旧是皇后,一下午居然挣了五百块,很厉害吧?当然,她不缺钱,但这钱是她本事的见证。章姐的生意也不差,喜欢她的男人也多,但我心里暗乐:她也是我的女人,注定了离不开我的。

    而当天晚上,我和素贞回到家里,我借口出去和球友踢五人制夜场,开着素贞的车就找章姐去了。素贞也不跟着我去,就在家里跑步,听音乐,看电视。

    这天晚上,我的生活节奏挺疯狂的。我去和章姐温存了两个多小时,一切还是那么美妙,她的思念如潮水,表现自然很给力。强大的地心引力,能揉碎男人的一切似的。然后,我洗了澡,便开车去了詹晓云的家里,进家门就将她压在了客厅的大沙发上……

    完事儿后,快十一点了,我给詹晓云吩咐了玉萍姐房费的事情,还给了她们剩下几天的工资。詹晓云还调皮地问我和玉萍姐怎么样了,有没有得手,玉萍姐在那方面表现怎么样。

    那时我是大汗淋淋,笑了笑,说这些天都和素贞在一起享受二人世界,暂时没有想玉萍姐那边的事,没洗澡就离去了。当然,和詹晓云私混的那些天,她也不反对我对玉萍姐有什么想法,反而很想看一看——我是否能将那个绝美的妇人泡到手,还说要是我真能得逞,算我本事真大。呵呵,她这姑娘啊,心思也是个极品。

    驾车回到家里,素贞在客厅里看电视,我钻进卫生间洗澡去了。说实话,和章姐二次,和詹晓云一次,我确实有点累了,但热水澡一洗,整个人又精神起来了。

    我从卫生间出来,裹着大毛巾,到客厅沙发上抱着素贞,正想关了手机再次疯狂一把,电话竟然响了。我只得接起了电话,但这通电话真他娘的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