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2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3175字

    嗯,对,坐在我旁边的女人正是龙晓天的助理齐露。我一抬头,她便看到了我,眼里一惊,然后脸色依然如同白领女王一样冷了下来,似乎也不打算理会我。

    今天的齐露,粉色的OL套装,身线依旧那般起伏迷人。她虽然冷着脸,但我不能否认她依然还是很漂亮的。当时,我还对她点了点头,淡然微笑道:“齐助理,晚上好。”

    齐露看都不看我一眼,坐下来,将粉色的LV手包放在面前的小桌上,默默地系自己的安全带去了。她的身后,跟着的是小岩,居然小岩将她精致的方形旅行箱放进了行李架里。呵呵,头等舱的服务还是很周到的。

    我还是不禁看着小岩,对齐露道:“齐助理,认识小岩么?”

    这时,小岩已转身回前舱去,飞机准备起飞了。齐露才扭头看了小岩一眼,然后端坐在座位上,一派高冷的样子,道:“认不认识关你什么事?”

    我并没有碰了一鼻子灰的感觉,只是点了点头,不再鸟齐露,坐在座位上,等着飞机起飞。虽然头等舱空了四个位置,但我并不打算离开座位,远离齐露。虽然她是个高冷女王,但和我也算是太有缘份,而且坐在她身边,能闻到她身上的清香,侧面还能看看她那招人恨的迷人身材,这种感觉也不错,至少让我烦躁的心绪能换一种心理体验。

    飞机起飞后,小岩和空乘组过来服务了。很显然,齐露和小岩是认识的,因为小岩叫她“露姐”,并问她想喝点什么。齐露似乎对小岩笑了,笑得有些勉强,要了杯白开水。

    而我呢,依然还是以前的老习惯了,要了杯白开水,顺便让小岩给了我一份旅游杂志。齐露在空乘组走后,坐在那里扭头看了我的白开水一眼,眼神里透着对我的一丝不满。

    我拿着杂志,看了齐露一眼,微笑道:“怎么了?”

    “我喝白开水,你怎么也喝?”齐露仿佛很怒气,但声音压得有些低,问道。

    嘿,这娘们儿,她还真是怪了。我心头不悦,但还是笑道:“喝白开水是我的习惯,并不是故意要向你学习,你想太多了。”

    “你……”齐露瞪了我一眼,便不再看我,坐在她的位置上,掏出手包里的一个小平板来。

    我看了齐露一眼,见她打开平板,在看着里面下载的一篇文章。我没看清楚那是什么文章,也不感兴趣,便看自己手里的旅游杂志去了。关于旅游,我一直不热爱,不是不想去领略一些美景,而是因为这些年去过一些所谓的5A级地方,感觉那里的人为气息太浓了,对于景致是一种极大的破坏。那些游人爆棚的地方,我们看的不是景,是人;垃圾也爆棚,各种不文明的举动让我很不适应,大约有些人忘记了“我们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明的国度”。我深深地觉得“姨妈巾贴在公厕的墙壁上”这是一种……一种……民族之耻!

    同时,“旅游拉动经济”的口号,让我感觉到那些地方浓浓的金钱气息,说得不好听的,那便是满山满园的铜臭味儿。这年头,为了金钱利益,很多人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于是,走到哪里都有什么美丽的神话传说,靠不靠边的都往景点上沾边、吹擂,争历史人物的出生地、墓地,甚至连神话人物的出生地和墓地都能搞得很清楚,说得振振有辞,修饰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如果那些人物还活着,看到那些豪华的墓地,他们会幸福得哭了,也许会嘲笑祭拜、上香的人都他妈吃饱了撑着没事干了。

    祭拜、上香这等事情,开光纪念品这些东西,笑的不是佛主之流,释迦牟尼也不知道他的思想如此影响深远,笑的是景区的营业部门,是和尚,是尼姑,反正某寺已经扩张到澳洲了。这年头,和尚与尼姑都疯狂,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天某个得道秃驴在用智慧的小头颅为失足妇女开光;你也不知道哪一天某一个或者两个尼姑会上门来化功德。

    尼姑化功德的事情,我遇到过。那是两个姿色还不错的三十来岁的尼姑,打扮得像模像样,敲开了我在NC市五环名都的门,说得是大慈大悲、功德无量,要我为某某寺庙捐钱,然后要刻碑铭文、造化千秋、无上尊荣等等。当时我也没有拒绝人家,只说你们等一下,我先给110打个电话。然后……两个尼姑败退,逃得一点都不自然,灰袍下面还大屁股扭啊扭的挺动人。

    后来,这两个尼姑还真遇到了怪人。这个怪人是马后炮,这丫的方式比我邪恶多了。马后炮是我圈子里的土豪,花了一万块钱,让这两个尼姑为他是吹拉弹唱一晚上。事后,这家伙讲出来,我们一对比,他妈的,正是我用110吓退的的那两个尼姑,于是我们大笑不止。马后炮这家伙有钱,任性啊!当然,两个尼姑也是伟大的,为了她们钟爱的事业而献身了,反正佛主作古,也不知道了。

    好吧,扯得太远了。反正,这些年我宁可看旅游杂志,也不去实地旅游,一去就必然是坑爹的,失望的,而且还烧钱的。旅游杂志上的画面,倒还能让我感受一下大自然的山川壮美、人文遗迹的雄奇。当然,确实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一去的,至少,我觉得和热依罕野营的那片AET山的浅山地带,就是ALMUT镇子那边,那就很纯净。

    我看了会儿杂志,旁边齐露的举动又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女人心情有些烦躁的样子,关了平板,稍稍有些重地放在了小桌子上,然后伸手抚了抚额头,然后喝了几口白开水,显得有些焦虑地坐在那里。

    我见状,也喝了几口白开水,然后放下杂志,轻声道:“齐助理,遇上焦急的事了吧?别太急,急也没有用。”

    齐露冷脸怒视着我,道:“我弟让人给捅成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抢救呢,我能不急吗?”

    “哦?有这事儿?你亲弟吗?那到底是因为啥呀?”我听得心里一震,暗暗觉得有些不妙。不过,我也在想,不会那么巧吧?

    “当然是我亲弟了,要不我能这么急吗?说是两拨人喝酒唱歌引起的纠纷,有个王八蛋一个人把两人捅成重伤,三人轻伤。现在那王八蛋已经被抓了,要是我弟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他!NC这地方上,没什么人敢动我齐家的人。”齐露说着右手粉拳在小桌子上一砸,很生气又霸气。显然她很关心亲弟,但却没有流泪,心性比较坚韧吧!

    我他妈听得脑子里轰然一声,啥都明白了。我去他大爷的,胡灵这龟儿子啊,你真能惹事啊,居然捅到了齐露她弟弟啊!现在好了,以前还感觉和齐露是有点纠缠缘分,现在老子觉得是“冤家路窄”了。

    不过,我还是强力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既然当事人的亲属都在急着往NC市赶的飞机上见了,我就得开始我的处理程序了。从现在起,进入淡定模式。

    当即,我哦了一声,又叹道:“唉,现在的年轻人啊,也太冲动了。喝过多的酒,有意思吗?动不动就动刀子,动出事儿来了,都不好了。齐助理,你这么带上着急的心态回去,也不是办法。急,你也得面临所有的问题吧?先放宽心一些,到了NC再说嘛!来来来,喝点水,压一压情绪。”

    齐露听得倒是扭头看了我一眼,我正端起了自己的水杯对她扬了扬,然后自己喝了。她居然冒了句话:“胡飞,你这些话说得倒像是人话。”

    说完,齐露白了我一眼,然后还真的端起自己的白开水杯子,深深地喝了一口,然后才放下杯子来。

    见状,我心头莫名就有一种愉悦感升起来,道:“为了让齐姐开心一点,我决定,收了那十万块,算是让你完成龙总裁交给你的任务,行不行?”

    “你……居然开口叫姐了?这还是你吗?”齐露听得生疑地看着我,仿佛她的眼前不是我一样,“怎么不倔了?不装高富帅了吗?还是……突然变穷了?不对啊,这头等舱还坐着呢!你这么一小款爷,真不缺那十万块呢!”

    尼玛,遇上你这种女人,估计老子真的要变穷了。我心里暗暗叫苦,当然也很不满于齐露这种嘴里的损意与刻薄,只能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道:“齐姐,别笑话我了嘛!最近呢,我确实是遇到点儿事,需要用钱。再说了,这是龙总裁对你的吩咐,我总拒绝,也就完不成任务,还得总和我这样烦人的人打交道而烦心,这不是给你工作和生活添堵么?所以,那十万,我收了。”

    齐露听得还是疑惑的样子,道:“你这混蛋话倒是说得好听,但我怎么就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不是你嘴里吐出来的话呢?不过,你既然准备收下了,我也真就给你了。正好,我旅行箱里还有些现金,下飞机后给你数十万块。也真省得以后跟你这种人打交道,确实挺烦人的。”

    “呵呵,那行那行。”我连忙笑了笑,又喝了一口水,才言归正传的样子,道:“齐姐,虽然有些事情我们不能着急,但也得提前有个规划,才不会乱了分寸。关于你弟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呢?或者说有什么诉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