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3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3147字

    “诉求?”齐露扭头好像很惊讶一样看了我一眼,才道:“就你这种人,居然还能说出这种字眼来,我倒是有些吃惊。你放心吧,我不会乱什么分寸的。谁捅了我弟,谁就得付出代价来。”

    我呵呵一笑,觉得齐露对我的态度还是有些瞧不起,自以为高冷。不过,从她现在说话时的语气来看,她的心态确实平稳了许多。这对于我的淡定模式来说,绝对是有利的。

    我喝了一口水,微笑道:“那时当然的,齐姐一看就是这么有派的人,那谁要是伤害了你弟,不付出代价是不行的嘛!咱闲着也是无聊,你不如说说得怎么处理对方呢?我也可以长长见识,学学经验,毕竟人在世上走,多少事情都会遇得上的。”

    “学经验?你这家伙,我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你还希望你的亲人什么的遇到这种事啊?”齐露听得白了我一眼,反讽着我。

    我摇了摇头,倒是一本正经道:“不瞒齐姐说,我这人就是孤人一根,还真没什么亲人,倒是狐朋狗友一大堆。不过,听你说说你的诉求,我长长见识,看看齐姐你的威力嘛!”

    齐露倒是有些好奇的样子,看了我一眼,道:“怎么?没亲人?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不过,也对,你这种人倒是不缺什么狐朋狗友的,你说的倒是老实话。”

    我淡淡一笑,道:“不管我是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哈,反正我自小没爹没妈,吃了不少苦,这种经历你也是不屑于听的。那么,咱们还是回到你弟弟的正事上来吧?”

    齐露更是被我吊起了好奇心一样,仔细地打量了我一回,仿佛要把我上下看穿似的。我倒是很自然,问道:“齐姐,怎么了?我有什么好看的?”

    “听你说你还像是个孤儿一样,这怎么可能?没见过什么孤儿长大了,活得像你这么人模狗样的。你是想向我证明你有多神奇吗?”齐露话语始终这么冷薄,我都有些习惯了。这种女人,在自己不喜欢的男人面前,大抵就是这种状态了。

    “呵呵……哪里哪里,我没有那种意思的齐姐。虽然我现在是有点小富即安,但在你的面前,还不是小乌见大乌吗?你看你这一身穿着打扮,首饰挎包,价值不菲,一派贵气,甩一般的女人N条街呢!再加上你在龙氏集团里,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裁近人,谁敢跟你比呢?”

    其实,话虽这样说,我心暗暗在笑骂呢!这齐露这货色,这身行头,她作为总裁助理一定是捞了不少的好处,恐怕还献身于龙晓天那种君王式的人物了吧?

    实话实说来,龙晓天那种人,外形不错,气质也挺好,再加上很有钱,要用了齐露这种女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呢!在NC市民间吧,敢许龙晓天就是数一的角色了。而刚才齐露对于胡灵捅她弟的事情那么霸气,显然也是沾了龙晓天的光而已。

    现在,齐露听着我的话,还有点小得意的样子,瞅了我一眼,低头喝她的水,然后道:“你这家伙,恭维话倒是很能说。不过,你别以为恭维着我,我就能改变对你的印象和看法。在我的眼里,你始终不是一个装逼的小暴发户而已,气质修养、素质内涵什么都没有。我说话就是这么直接,你听了愿意生气就生吧!”

    靠!擦!窝内个去!齐露这白领女王,她还真是给脸就上,话来得这么直白,也不怕伤了我的自尊心。然而,在这种女人面前,我去讲自尊心有什么用呢?奶奶的,老子就放下脸不要了,也得跟她把后面的事情处理下去,甚至老子还得吃了她,反正我是捡破鞋捡习惯了的人。

    我笑着摇了摇头,道:“哪里哪里,齐姐怎么说我,我都是不会生气的。想想齐姐在NC的影响力,能骂我几句,那也真算是我的荣幸了。一般人,齐姐还不稀罕得骂不是?”

    齐露又是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冷道:“你这家伙,怎么这样没皮没脸啊?就没见过你这种人!我怎么感觉今天晚上的你,有些与平日不同啊?当初那傲劲儿和流氓劲儿去哪了?”

    “呵呵……齐姐,别这么说嘛!我这人是没皮没脸,但我还是会看事儿的。说不定哪天,我和齐姐还会有什么合作的缘份之类的,都得沾你的光呢!这人和人之间,有时候是有误会和冲突,但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嘛!”

    “嘿!你这个没素质的混蛋,还居然挺懂这些?我是听错了,还是我看错了?你可就放心吧,齐露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和你有什么合作之类的。”齐露是装出一脸的惊异,又侧头看了看我,语气冷讽讽的。

    “齐姐,你可没听错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呢!现在我们可能没有合作,但说不定以后会有的。这世上的世事,谁也不敢说个定数出来。变化总是会产生的,矛盾总是会对立和同一的。”

    “哟哟哟,你这种人,还讲起哲学来了?别装了,谈这个有意思吗?我跟你没矛盾,只是烦你。”

    “呵呵……齐姐只怕现在烦的不是我,而是为你弟弟而烦恼吧?要不,还是我来说说吧!关于你弟的事情,伤人者,必须负法律责任,附带民事赔偿。以你的身份,完全可以委托律师来办理,很简单的事情了,你只需要一个结果就行了。对不对?”

    齐露听得又深看了我一眼,道:“算你有点见识,差不多吧!我离开省城的时候,已经给集团法务部的同事打招呼了,有人正在为我办此事。”

    我点了点头,赞了一个:“嗯,齐姐果然是女中豪杰,咱们想法不谋而合啊!”

    “滚!少拍马屁!谁跟你不谋而合?我弟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什么。”齐露脸上冷,低斥,相当不给我面子。呵呵,反正老子在她面前,已经将面子遗弃了。

    当然,面子是会找回来的。对于这种漂亮喷香的女人,还有什么方式比那什么更能找回面子呢?只不过,我现在得探知齐露的口风,才能更好地为胡灵那龟儿子擦屁股啊!

    “齐姐,不生气,不生气。咱们这不是闲聊着嘛,犯不着生气的。咱这旅程说短也短,但你心里有事儿,旅程也就难熬了,有个人说话,总比没人说的好吧?我在想,你和你弟弟的感情还是应该非常之深的吧?”我连忙摆手陪着笑,真是跟哈儿狗一样。

    听到我提起她弟,齐露倒是软和了一些,点了点头,道:“嗯,姐弟感情是挺深啊!我们爹妈过世得早,我们姐弟俩在舅舅家长大,那时候……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徒增伤心!”

    说着,齐露一摆手,脸生冷,止住了话头,喝水去了。她喝完水,也不说话,默默地坐在那里。

    我见这状态,顿悟齐露这女子背后似乎有些辛酸的过往一样,此时她内心的软弱之处被碰到了吧?于是,我还是很机灵地选择了沉默,不说话了,拿起旅游杂志翻了起来。嘿嘿,这种时候,最好是不和这样的女人说话,让她自己慢慢调节一下自己的情绪就好了。

    这期间,小岩过来帮我们加了白开水,齐露对她还算是客气,点头微笑了一下,道了声“谢谢”。而我在对小岩说“谢谢”的时候,还想说点别的,她却转身离去,貌似我又是热脸贴了冷屁股,但我没什么感觉。反正,在小岩的面前,我也是没什么脸面可言的。

    如此沉默了一阵子,齐露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端起水杯来,深深地喝了一口。她放下杯子来时,我便开口道:“齐姐,不要太过于伤怀了嘛!伤人者必将付出代价,你弟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现在也是我们通信不便,要不然恐怕他平安脱险的电话已经打到你手机上了呢!”

    齐露不看我,倒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才道:“但愿如此吧!”

    我也点了点头,道:“不过,齐姐,话又说回来。这年头,很多事情不按常理发展的。万一,那伤人的一方准备私了呢?”

    “私了?”齐露听得身躯一怔,扭头看着我,鼻子里冷哼了两声,道:“你觉得我弟的事情,私了很容易吗?”

    我笑了笑,点头道:“嗯嗯嗯,那是那是。齐姐与弟弟姐弟情深,这么些年可能也不容易,甚至能用相依为命来形容,哪能那容易就私了呢?要是换作我,也不会轻易就私了的。可惜啊,我可没有什么相依为命的兄弟姐妹之类的,想想,还真羡慕你和你弟。至少在艰苦的时候,还有至亲的亲人在身边。而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唉……”

    说罢,我就是一声长叹息,摇了摇头,伸手端起杯子来喝着。

    齐露看了我一眼,仿佛多少似乎有一点点些微的动容,但还是脸上冷,道:“行了,我对你的过去不感兴趣。不过,我弟这事情,不管他是死是活,如果对方想私了,没个三五百万,免谈!”

    我靠!这婆娘……搞得我一口水猛喷了出来,其实真是想吐血了,直勾勾地望着她,嘴边开水残液顺着下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