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5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3099字

    “哦,好吧齐姐,你接着等人来接你吧!再见。”我笑了笑,点点头,说完便朝着我的车那边大步走去。

    身后,齐露没好气地抛了一句:“不再见。”

    “会的。”我已步出三米之外,回头对着齐露淡然一笑。

    “滚!!!”齐露手机离耳,狠瞪了我一眼,极度的不耐烦,然后扭向一边,手机贴脸,等着那什么叫什么“小四”的接电话。

    我摇了摇头,啥也不说了,朝着自己的车走去。旁边不远处,从机场到达出口处出来的人们,大部分涌上机场专线公交,小部分打了出租车离去,还有人坐着前来接机的私家车离开。

    我就站在车门边,包放进后座里,人不进去,就站在外面,从仪表盘上取了只打火机,点了支烟,靠着车门直望向齐露那里。呵呵,上飞机是要收打火机的,所以我的车里总备着一大盒子一次性打火机。

    NC市这个支线机场本来就小,出入旅客不算太多,等我半支烟后,机场专线公交都启动了,前来趴活的出租车也相继离开。而齐露呢,我看她打了一阵子电话,然后正准备推着行李车去打出租时,又接到了电话,耽误了好一会儿。但是,我想,出租车司机们是有眼光的,也许这样的女人会有车子来接的,要是不接,那是她男人的错,于是最后一辆出租车都在她前面不远滑过,开走。

    当齐露终于接完了电话时,小小的NC机场都显得有些空荡了。都凌晨两点多了,机场没有起降航班了,灯光下,她的身影变得有些落寞,还居然朝我的车这边望。

    我心头当场乐哈哈了,果然接这女人的车不会来了。我旁边的警车不可能送她,派出所里一点亮光也没有。我马上烟一叼,朝着齐露招了招手。

    虽然距离稍稍有点远,但我的视力很好,在明亮的灯光下能看到齐露脸上的不悦,可她还是冷着脸,推着行李车朝我这边走来了。

    这个时候了,我还是得绅士一些,哪怕我只是披着狼皮的绅士。我大步迎着齐露走过去,快近了时,微笑道:“齐姐,来,我帮你推车。”

    齐露剜了我一眼,没说话,待到我面前时,真的放下行李车的扶手推杆,把车丢给了我。而她,像一只高傲的小母鸡,挎着包,扭着小腰,高跟鞋踩得“笃笃”直响,径自朝我的奔奔走去了。在她的眼里,我他妈就是算准了没人接她了,她很失败,但她又觉得我就是在讨好她。

    看着齐露的背影,我冷冷地笑了笑,但必须掩藏起我内心无边的邪恶思想。我去不远处的垃圾箱处灭了烟头,才转身推着行李车朝我的车走去。

    到车边时,齐露居然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了,两手交臂,绷得山峰爆涌,一派冷性。我将她的两个旅行箱放在后厢里,然后才坐进了驾驶室里。这女人,听到弟弟出事,还来得及收拾两个旅行箱,倒是让人觉得有违常理了。

    没等我开口,齐露就说:“开车,我先去中心医院。”

    “没问题。”我点了点头,发动了车子,朝前方的机场大道开去,“齐姐,那个叫什么小四的,有事儿来不了?”

    齐露一听就有气,道:“别提郭小四那混蛋了。从省城出发前就让他准备来接我,他答应得嗯嗯嗯的,结果,这家伙居然酒驾被查了,现在已经在GDP区公安局关起来了,还跟我在电话里一个劲儿哭诉,叫我去捞他呢!”

    “哦?酒驾现在可是查得很严啊,他怎么能这样?难道是觉得有靠山?”我听得暗乐,但还是正正经经道。

    “靠山个屁!要不是看他是我舅的儿子,我才不让他进集团里当司机呢!老是喝酒喝酒,都让交警逮了几回了,还不长记性。这回,就让他好好长长记性!”齐露明显很不高兴,冷声道。

    “哦……原来是你表弟啊,真让我虚惊一场,还以为是你男朋友呢!”我点了点头,话里带着似乎有些邪味儿,不是吗?不过,齐露这女人好像还有点另类风格,对表弟都这么狠。我可记得,她姐弟俩是在舅家长大的呢!当然,我心里有别的打算了。

    “你……”齐露听得扭头瞪了我一眼,然后骂道:“臭流氓,你虚惊什么?就你这德性,也想追我吗?没门儿!”

    擦!齐露真是敏感,一下子听出我的言外之意了。可我厚着脸皮笑了笑,道:“没没没,我哪里敢追齐姐啊?你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我配不上哟!我只是以为是你男朋友来接你,他又来不了,这不是影响你们的感情和幸福吗?只是为你们虚惊而已!”

    “我呸!你这混蛋满口能说会道,歪的也能说正了。别跟我说话,烦着呢!开你的车,开快一点。”

    奶奶的,齐露对我还真是永远这么不客气啊!我也只能先不说话了,默默地驱车前行,速度确实飙得还够快。当然,我还是理解齐露的烦躁的,毕竟刚才听她的电话里,另一个被胡灵捅伤的重伤者已经脱离危险了,而她弟还在抢救中。我好像还听出来了,她弟好像叫齐运或者齐蕴,反正不可能是齐孕。

    可没过一会儿,齐露居然冷嘲道:“我倒没想到,你这混蛋开的这破车,座椅还舍得用真皮的,配置也还不错。”

    我谦虚地笑了笑,道:“让齐姐见笑了。能让齐姐坐的车,必须高配,要不然配不上齐姐不是?”

    “滚!少拍马屁!”齐露斥我,然后又有些疑惑道:“我说你这家伙,怎么今天和以往有点不一样呢?好像哪里不对劲儿似的。”

    “呵呵……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啊,我感觉挺良好啊!只是齐姐你与我接触得少,所以不了解我而已。以后咱们多接触几次,你就会知道我其实还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热情、活泼、开朗、大方、有爱,正气十足,不是你想得那么流氓、混蛋。”

    “滚滚滚……谁要跟你多接触了?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话说回来啊,这年头,人不要脸,百事可为呢!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不要脸啊!”

    “切!你还要脸呐?得了吧你!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人。”

    “唉,看来,在齐姐的心中,我永远都这么差了。”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起来,齐姐的男朋友应该是个很完美的男人喽?能介绍一下,我可以向他学习么?”

    “介绍个屁啊?没有!”齐露又瞪我一回,然后坐在位置上,一脸冷傲。

    “呃……没有?怎么可能?是你要求太高?”

    “……”齐露没说话,保持着那冷傲的状态。

    我笑了笑,点点头,如同自言自语:“齐姐这么有条件的女人,恐怕要求不高也不行,一般男人还真配不上呢!要不,哪天我有时间了,帮你介绍……”

    不等我说完,齐露扭头瞪着我,劈头就是一顿:“毛病啊你?不说话你会死啊?真是烦死了!我要求高要求低又关你屁事啊?要你介绍啊?你能介绍个屁啊?你特么闭嘴行不行啊?”

    我有些愕然,明显感觉齐露这是暴怒的状态,扭头一看,她那冷脸都气得红润了起来,还真特么有点更动人。可我当场左手扶方向盘,右手捂了捂嘴,点了点头,果断不说话,腰坐得直直的,好好开车了。

    齐露见状,白了我一眼,似乎又得到了某种满足,扭头回去,默然地望着车前方。

    接下来,车里的空气有些沉闷。老子也不想说什么了,只顾开车。齐露更是不说什么,沉默如冰山。显然,她的内心是越离医院近就越担心。说实话,老子也是淡定不了啊,谁知道她弟弟能不能活过来呢?

    凌晨三点刚过,我把车开到了NC市中心医院——一家三甲医院,但医学水平真不算甲,医德也是个笑话,里面曾经有医生被我抽了个脸上开血花。可这医院呢,却花了四个亿打造了一座很气派的新大楼,反腐风暴要是波及这个行业,我敢肯定这医院里要挨一大批人。这医院倒是和我在五环名都的家离得不远,仅三百米而已。

    车子刚刚在急救中心门口停了下来,齐露挎着包几乎是跳下车去,朝着急救中心奔去。我叫了一声“齐姐”,她却回头给我两句:“不用说再见,滚!滚得越远越好!”

    我这火气在心底有点上扬,但还是忍住了。可我刚想说旅行箱呢,齐露已转身朝急救中心小跑去了。

    当场,我也不管了,开车扭头就走。等我开到医院门口时,后视镜里,齐露在急救中心门口跺脚,嘴里在大叫:“混蛋,你给我滚回来!我的箱子……”

    我装着没听见,拐弯出大门,在大街上兴奋地狂奔。贱女人,叫你在老子高冷傲气,老子就不回来了。她那么关心她弟弟,肯定也不会来追了,顶多是会给我电话要她的旅行箱,到时候少不了纠缠和麻烦的,反正我们都得面对。

    我的车很快开到了市公安局那边,在门外停车位停下来,我才将手机开机,给洁嫂子打个电话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