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752字

    现在,医院那边,有洁嫂子派出了四名干警在盯着,随着汇报情况。豪子和二龙虽然脸破了、鼻子流血了、身上肿伤处不少,但没有大碍,完伤口,被带到局里进行了详细笔录后,洁嫂子将他们放回家去,但实行了24小时盯管。主犯……姑且说主犯吧,胡灵自然在公安局的羁押室里关着,等候处理。

    而齐露那边,确实有龙氏集团法务部的律师来过公安市局里,还和洁嫂子面谈了一下。说实话,那位姓严的律师并没有维护法律尊严的意思,而是为着当事人捞利益来的,他的立场和齐露是基本一致的。

    洁嫂子呢,从两个方面与严律师交涉了一下。第一个方面,她调取了事发歌城的监控录像,强调了整个事件的前后发展过程,并且邀这个律师在隔影室里观闻了所有的笔录问讯情况,让这律师明白这次事件到底是谁主动、谁被动,同时重点说了这两伙人各自的醉酒情况,让检验科那边的酒精血液浓度报告也及时送来,呈现在这律师的面前。从结果上来看,齐运属于微醉,而胡灵、豪子、二龙都属于中度饮酒过量了。

    第二个方面,也是严律师最关心的一方面,洁嫂子明确地说了,“零案率”的大环境以及前任市委书记被双规的事实,让很多事情不能拉到台面上来说,所以这件事情私了最好,而且胡灵的亲属也愿意私了此事,无论齐运是怎么样的伤势结局,都愿意私了。洁嫂子对我的了解是很深透的,觉得我是不可能不管胡灵的,我真心谢谢她。

    当然,那位严律师本身也是个精明的人,了解了所有的情况之后,便丢了一句“等齐部长的抢救结束之后,他会与齐助理商议之后,尽快与胡灵的亲属见上一面,商谈相关事宜”,然后他离去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洁嫂子的心头也是松了口气。

    待洁嫂子说完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感激地点了点头,道:“嫂子,真心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恐怕胡灵这事情会更大。法外有情啊!”

    洁嫂子摇头笑了笑,笑容很淡,说:“胡飞,你不用谢我了。所谓法外有情,也不是这样的说法。这事情发生在特殊的时期,也涉及到龙氏集团,个中很多东西,我不用说,你应该更明白的。所以,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仅你的钱遭殃而已。”

    我听得会意地点了点头,也不敢多说别的。因为有些事情,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摆到台面子上说出来,这是要被和谐的。我只是笑了笑,道:“那能怎么办?破财免灾,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

    我话还没有说完,洁嫂子的手机响了,我便不说了。

    洁嫂子拿起手机一看,便接听道:“说!”

    “……”对方的声音我听不到。

    洁嫂子听了约有两分钟,便一点头,道:“嗯!知道了。”

    然后,洁嫂子主动挂掉了电话,如释重负一样,对我道:“医院那边传回来消息了,齐运已经平安脱险。心、肝、脾倒没有伤着,胃上挨了两刀,小肠四刀,大肠两刀,没有大碍了。”

    我听得很激动,双拳一握,振了振,喜道:“好!这狗日的只要没死就好!奶奶的,我还不知道齐运还居然是个建筑设计人才呢,呵呵……”

    到最后,我他妈居然笑了起来。洁嫂子看着我这样子,无奈地摇头笑了笑,道:“你啊,都这个时候了,还居然贫得起来?看来,牛大兵说得不错,你这家伙钱还真是不少。”

    我又是呵呵一笑,道:“嫂子,别说我钱多了,我现在也得好好打算每一分钱的花销了。除了齐运,不是还有另一个重伤和两个轻伤吗?这他妈都得花钱呢!”

    洁嫂子点了点头,但却对我认真道:“胡飞,以后别叫我嫂子了。毕竟……呵呵,我和牛大兵不是恋人了。”

    “这……唉,说起来,我又想骂大鞭子那混蛋了。可我还是想叫你嫂子啊!”我听得郁闷,叹怨了起来。

    “行了,骂他干什么?我们情况不一样,这是正常的结局。你还是别叫嫂子了,传出去,胡灵的事情这当口,别人会怎么看呢?”

    我只能点点头,无奈地笑了笑,道:“好吧,我还是叫你洁队或者洁姐吧!我累个去,洁姐洁姐,叫得好别扭啊,还是洁队吧!”

    洁嫂子听我那么说,还笑了笑,道:“就这样吧,你回去好好安排一下你的钱吧!所有的医药费,以及后面的补偿。按我们平常的有些经验来看,花个三百万就差不多了。”

    “嗯,嫂子……哦,不不不,洁队,我明白了。也谢谢你了。这么晚了,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我也先不去看灵娃子了,让他一个人好好感受一下等待的滋味儿,接受一下教育。等事情完了,我得好好教育一下他和豪子、二龙这三个家伙了。有几个月没揍他们,他们皮子又痒了。”我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说实话,从现在起,我还是不想把胡灵叫“龟儿子”了,因为他这次的表现还不错。

    “嗯,让胡灵一个人呆着,接受一下内心煎熬,以后少一些冲动,也是好事情。你回吧胡飞,我还要在这里等着医院那边传真所有的伤检报告呢!”洁嫂子点点头,认真道。

    我听着这话,想了想,又坐下来,道:“洁队,我也等一会儿吧!伤检报告来了,我想复印一份。对了,事件事情的笔录、视频,能给我分别弄一份复件吗?”

    洁嫂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行吧,你等一会儿。伤检报告应该很快就过来,其他的东西,我先让人帮你先准备一下。”

    “那就有劳洁队了。”我很兴奋,点了点头,诚恳笑道。

    洁嫂子什么也没说,脸色严肃,打了两个电话出去,显然是吩咐手底下的人帮着办事情声音又了。就在她电话打完之后,医院那边的传真及时就发了过来。

    洁嫂子拿到了伤检报告,不但有齐运那四人的,也有豪子和二龙的。她复印了一份,先给了我。我拿着那些报告看了看,心里更有底了。

    没过一会儿,一个精神头很足的年轻干警拿了一个黄皮纸质文件袋进了办公室。他多看了我一眼,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将文件袋给了洁嫂子,然后很快退出去了。

    洁嫂子看也没看,便将文件袋子给了我。我很明白地接过袋子,先将伤检报告的复印件也装了进去,起身道:“洁队,添麻烦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要早歇着。”

    “嗯,你先回去吧!我呢,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就在办公室凑和着也行。”

    “唉!洁队啊,你可不能这么拼啊!”

    洁嫂子倒是笑了笑,道:“没什么,拼命三娘的名头不是白叫的。”

    我听得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那也不能这么个拼法吧?女人呢,还是要注意保养才行。”

    “得了吧你!你还不知道你姐是女汉子?”洁嫂子倒是有些幽默的劲儿,笑道。

    我呵呵一笑,身板一正,来了个少先队礼,道:“向保一方平安的女汉子致敬!”

    “呵呵,你这家伙,就是这么贫。快回去休息你的吧!要是认不得路,我送你出门么?”

    “呵呵……不用了不用了,我记得路哈!”我笑了笑,然后别了洁嫂子,拿着文件袋子朝办公室外面走去。

    不过,走到门口时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便回头道:“洁队,GDP区那边交警队,你有熟人没?”

    “你……”洁嫂子听得一疑,然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伸手在办公桌上找出一张名片来,道:“你要是有事去那边,找刘队长就行了,说你是我朋友就行。诺,这是他的名片。”

    “哈哈,还是洁嫂子好啊,又热心又吃得开!一点小事,也得给你添麻烦了。”我笑着回去接过名片,说着还一捂嘴,然后松开,连声道:“不不不,是洁队,洁队!”

    “你这家伙啊,快回去吧!”洁嫂子摇头无奈之状,朝外面挥了挥手。

    我这才出了洁嫂子办公室,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来到公安局外面,我坐进车里,刚说拿起手机打个重要的电话出去,手机响了。我一看那号码,便是淡淡而笑。

    我等了好一会儿,在电话都要挂断时,才接通了电话。刚一接听,就听到齐露那冷冷的声音传来:“混蛋,你死哪里去了?赶紧把我箱子送回来!叫你你还装没听见,故意的吧?”

    “呵呵……齐姐,别这么怒嘛!我当时看你那么生气让我滚,所以我赶紧滚快一点,没听见你叫我啊!要不,我给你送家去?”

    “你滚吧你!我就知道你给我装聋呢!别送家去,赶紧的,给我把箱子送到医院来。”

    “哎呀,齐姐,我这都上床了,困死了啊!还是明天送你家吧?你也别这么大火气了,你弟现在平安了,我为他高兴啊!虽然刀数有点多,但毕竟都不算要害处。”

    “混蛋你……你怎么知道了?”齐露显然有些吃惊,沉声道。

    “呵呵……齐姐的弟弟,也就是我的朋友嘛,我当然是得关心一下子。我呢,还是有些关系的,所以回来还专门找人问了问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呢!不过,貌似整个事情看起来,齐运好像有点过火了嘛!有句话说,不作就不会死啊!咱这恐怕……”

    不等我说完,齐露已是怒道:“关你屁事啊?你这是为凶手鸣冤呢?想做包青天啊?你少在那里瞎拽什么,赶紧给我把箱子送过来。”

    “对不起了齐姐,我脱得光溜溜的啊,不想起床了,明天给你送过去吧!就这样,晚安!”

    说完,我果断挂掉了电话,然后关机。嘿嘿,齐露要是再打过来,是打不通的。她这种人,不可能继续打,顶多是发个信息表示不满。当然,要是整个事情胡灵理亏的话,我可能还真得屁颠颠地给她将箱子送回去。可现在,了解一切之后,我觉得不必要了。

    然后,我开着车朝GDP区去了。这觉呢,还是不能先睡的,还有事情要办的。

    开了约有十分钟的车,我才将手机开机。果然,收到了齐露的信息。这娘们儿将我一顿骂,然后让我明天将箱子送到她家里去。我倒是真没有想到,这女人竟然也住在龙源凤泉小区,只是离我家还稍稍有段距离,但也是11层电梯公寓的顶楼。她在信息里说,让我把箱子交给她的保姆就行了。

    看到信息后,我自然也不回信,而是马上拨了一个极为重要的电话出去。很快,电话被接听,一个磁性迷人的女中音响了起来,有点怨念:“这么久了,你还活着?这才想起给我电话?到了?”

    “没呢!原本计划下周去你那里呢!马上起床吧我的宝贝,到NC来,三百万的单子,十万火急,急得我快不举了。”

    对方“嗯”了一声,果断挂掉了电话。呵呵,她就是这样的个性,也是我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