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8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554字

    放下手机,开车直奔GDP区交警队,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毕竟,这真有一种对某个女人“招之即来”的快意。而我电话里叫的这个女人,我叫她“铁梅”,今年39岁,是CQ市一名相当不错的律师,在她的小圈子里,被人叫做“铁口神辨。”

    铁梅生得挺漂亮,皮肤白晰,身姿性感,哪怕是快四十的女人了,看上去差不多也只有三十二三的样子。所以,人们又称她是“律政一枝花”,哪怕是人到中年,依然还是一枝花,自有老来俏。在CQ,追她的所谓高端人士还是不少,但她只中意于我这个被齐露、寂雨之流称作的“混蛋、流氓”。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这前半辈子清淡、重口都发扬光大了。毕竟,铁梅大我11岁,儿子今年都16岁了。

    现在的铁梅,离异状态,一个人带着儿子过,家里请了保姆,算还是很不错的。可要真是算起来,六年前,铁梅都不算出名,生活和工作也都不很如意。最主要原因是她的儿子丁丁是个智障,智力大约相当于三岁男孩,这是她一生都抛弃不了的短板。

    丁丁三岁的时候,身为IT人士的父亲就和铁梅离了婚,确实算得上“挨踢人士”。我到今没有见过这丫的真人,要不然一定得踢这孙子两脚。其实在离婚的两年前,丁丁刚满岁的时候,这孙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于是,铁梅的婚姻是按照法律办事,轻易就离了。

    铁梅法律本科高材生,毕业后就奉子成婚,然后生子养育,待及前夫抛妻弃子时,她连国家统一的司法考试都没时间参加。父母在CQ农村,她头上还有两个哥哥,所以娘家的境也不好,而原来婆家也务农,下有三个光棍弟弟,条件更不好,没有谁能帮到她,只有靠她自己。

    如此情况,铁梅一个人带着孩子,租居在XIAN市,又是孩子,又是工作,两头奔忙,累死累活。因为前夫是SHX省边远的农村人,两人相识在XIAN的大学里。就因为前夫的条件不好,铁梅身在CQ老家的家里人真是反对那门婚事,但他们那时候很执着。

    然而,再执着的爱情摆在现实面前,易碎度太高了。所以,IT前夫消失了,铁梅饮下了痛苦的果实,多少年连娘家都没脸回去。

    到头来,铁梅的孩子没照顾好,有一回丁丁差点从五楼上跌下来摔死;工作上的成绩也受孩子的影响,非常不好,收入也不够高。虽然她也是处过几个对象,但人家喜欢她漂亮迷人的外形,一面对她的傻儿子丁丁就犯愁了,这些年来,男人和女人都很现实的。

    可当我每当看到面目清秀的小丁丁那傻呵呵的笑容时,我的心里莫名就会心痛。他的那种傻,其实是一种纯,纯到你不由得同情心泛滥。

    那时候,我身在XIAN,已经靠着热依罕的付出而翻身了,日子已经滋润了起来。那天个夏日的黄昏刚刚踢完球,一身的汗,背上装备包,抱着足球从一个国营厂子的足球场后门出来,穿过一片平民区,准备去洗浴中心好好洗一回、按一回,然后就回家。呵呵,我去的可是正规的洗浴中心。那家洗浴中心就在不远的菜市场后面的大街上,我现在还常去,因为有个男技师的按摩手法很不错。

    当时我路过铁梅租住的老式民房楼下巷子里时,巷子里有十来个男女,抬头望着天空,一片惊然的样子。我抬头看时,10岁的傻丁丁趴在五楼窗台上,伸手去抓一只挂在窗台外面光纤线上的红汽球,嘴里傻呵呵地笑着,俨然不知道大半个身子探出了窗台,稍有不慎就会掉下来。

    楼下巷子里还有个大爷惊呼着:“哎呦,沃碎怂娃要掉下来捏!”这意思是:哎呦,那个傻货孩子要掉下来了!反正,在SHX话里把男性叫“碎怂”,这是相当欠礼貌的。

    结果,这一呼不打紧,丁丁已经往下掉了,惊得所有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孩子个子瘦条,一掉下来就砸在四楼的挡雨棚上,老旧的塑料雨棚塌了,下面锈迹斑斑的护栏也要散架了似的,歪斜了,有一部分固定铆钉脱离了水泥墙壁。这孩子吓得惊叫大哭,两手抓住烂护栏,身子再次悬空,稍不注意又得往下落了。

    就那时,我一扔足球,快速往那楼下冲去,冲进楼里,朝奔四楼。结果,四楼那家人的钢铁防盗门锁得死死的,里面没人。我着急得没办法,只得退回来,在所有的注视下,攀着丁丁身下的三家老旧的窗户防护栏,踩得人家的挡雨篷都烂完了。

    还好,三楼的防护栏比较结实,我爬到上面,站在雨篷钢架条上,伸手将丁丁的腰给抱住了。我大叫着让他松手,让我将他抱下来,可他惊慌大哭,双手还紧紧抓着上面松动无比的护栏条子,双脚还蹬我。

    当时我真不知道丁丁智力有问题,急得骂了一句“我贼你妈,小碎怂你松手啊你!”,然后我猛地一拽,然后……我就悲剧了。(我贼你妈,此乃SHX土话,意思不解释。)

    你确实无法想象一个10岁的智障孩子在惊恐的时候力量有多大,反正我是见识了。当时我确实将丁丁给拽下来了,连着四楼上的破烂防护栏一起给拽下来的。防护栏大部分斜挂在三楼阳台的防护栏上,一根生锈铁条断口戳在我的头顶。我将丁丁安全地抱进了窗台后,另一根断条子又擦挂了我的臀。

    丁丁依然惊慌,还在大哭,还抓着防护栏不松手,我只感觉到头顶热乎乎一片,屁股上也是血流奔涌的状态,气得又想骂一句,但只是开口吼了一声“小碎怂”,然后脑子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人也躺在医院里了,头痛屁股痛,扎着点滴。在我的病床旁边,坐着漂亮迷人的铁梅。她的怀里,抱着清秀的丁丁,但丁丁神情傻乎乎地看着我,目不转睛。我的足球被洗得干干净净的,和装备包一起放在床头铁柜子上。

    铁梅一见我,便是感动得落泪,连连叫丁丁说“谢谢叔叔”,可丁丁只会说“西西沙沙”,发音就是这样,还结结巴巴的。就是现在见到我,他也只能叫“火沙沙”,其实是叫的“胡叔叔”。

    说实话,看着孩子平安了,我很欣慰;看到他的母亲很漂亮迷人,虽然穿着很一般,但我更兴奋。

    就那样,我和铁梅母子就算是认识了。后来我才知道,当我第一次焦急地骂丁丁“我贼你妈”的时候,铁梅刚刚从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回来,正好到了楼下。她出门前,丁丁在睡觉呢,没想到就来回十分钟,孩子出事了。

    铁梅看到了那一切,然后流着泪呼着“丁丁”和楼下的人往楼上冲。到了三楼,那家人也是没人,还是两个汉子合力撞开了门,才将我及时送往医院。我的伤不是很重,左臀有一道口子深六公分,缝了十二针;头顶一条口子缝了八针,现在还有道疤,幸好没伤在脸上,要不然没法混了。

    在医院里,铁梅还问我家在哪里,要不要通知家人。当时其实我是有家的,但家里没女人。我只说我一个人过,等伤好了再回去也行。而我那天出来踢球,确实除了装备和钱,也没带手机在身上,要不然闫姐她们一定会来医院的。

    结果,我就在医院里住了十天,伤也就好了。这十天时间里,铁梅向律师事务所请了假,天天带着丁丁在医院陪着我,端水送饭,照顾得很周到,还给我买来了衣服裤子、鞋袜,让我感觉很暖,也很舒服。当然,我也了解到铁梅的一切,同情心也就极度泛滥了。再者来说,丁丁对我也很亲近,我也很喜欢这个清秀的傻孩子。同样,我也感谢不知从哪里飘来的那只吸引丁丁好奇心的红汽球,它成了我和铁梅之间的红线。

    铁梅对于我的了解倒不是很多,知道我是NC人,在XIAN有些产业。重点的,她知道了我和热依罕的故事,挺动容,也为我感觉到庆幸。当然了,我没说我别的那些事情。

    我出院是傍晚时分,铁梅请我上她租来的一室一厅吃了顿饭。那个家很简单,虽然被铁梅收拾得很干净,但依然还是很寒酸。这顿饭,她很花心思,做得很好吃,照例少不了每天给我往医院送的补血生肌的药汤,都已成了我熟悉的味道了,百喝不腻。

    饭后,我们陪着丁丁看了会儿动画片,这孩子便睡着了。铁梅将孩子抱到卧室里放下,出来想陪我在客厅的老沙发上再坐一会儿,因为我也是要回家的。

    待铁梅坐下来,我便表达了自己心里面的想法。我觉得铁梅为了照顾我,十天的假请得也漫长,收入减少了不说,本来她们事务所里正要裁员,还不如辞职不干了,回老家CQ市去,再谋发展。她一直还是有个梦想的,就是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去。虽然娘家人一直不与她往来了,但她还是想回去看一看,而且更希望风风光光地回去看一看。

    铁梅有些苦涩,说自己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工作,实在两头都不好,失业也是正常的事情,昨天已经接到了被炒的电话了,工资也结了,大不了以后继续找工作;至于风风光光回老家,那也不知道能到什么时候了,也许一辈子也不行了。

    说实话,那时的铁梅,望着破旧民房外面深蓝的夜空,深沉的眸子里透着淡淡的忧伤。我懂她的心,她渴望成功,渴望回乡,但丁丁是她一生的负担,抛也抛不开。

    当时我就说,铁梅姐,你可以风风光光回去的;既然工作的事情也完结了,咱们明天就订机票从XIAN飞CQ;到了CQ,咱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孩子请专人看护,你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事业之中,以你的坚强和能力,不愁干不出一番事业来的,你缺乏的就是时间和专心致志;这所有的一切的开销,都由我先帮你垫着,有了你还,不还也没事。

    我现在都记得铁梅当时的反应,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略有昏暗的灯光下,她惊愕表情的脸,显得更迷人。我也就看着她,坦然而真诚地看着她,不说一个字了。

    我也清楚地记得,铁梅终于在看了我两分钟后,表情如同做律师时面对工作那般平静,问我:“胡飞,你也是想得到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