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9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134字

    平静的铁梅,让我突然有些尴尬的感觉。只是那阵子,我的脸皮已经厚了起来,当即说:“铁梅姐,不是你所想……”

    铁梅不等我说完,已是淡淡一笑,截话道:“胡飞,不用辩解什么了。我是个女人,经历这些年的职场生涯,见过了不少男女之间,你在医院醒来的时候,看到我的时候,你的眼神以及后面的日子里你看我的眼神,我都明白你心里需要什么的。世界就是这样子,我很理解。我渴望爱,渴望被爱,但我得不到想要的。你对我们母子俩这么好,从来没有嫌弃过丁丁,除了在救他的时候骂了他之外,但那是情急之下,我更理解。这么些年来,那些我身边的男人,除了在乎我的肉体之外,没有别的了,因为他们没有谁真心喜欢丁丁。当然,姐不是傻子,不会让他们轻易得手。所以,你很幸运,因为你用你的真诚、勇敢和爱心,赢得了我的心,哪怕我比你大了11岁,但你会是我第二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你为我们母子付出,你应该得到回报。如果你不嫌弃,今夜就在这个地方,你可以得到我。哪怕是你不会为我再付出什么,我也愿意由你要一夜,因为你是值得我们母子感恩的人。我不能抛弃丁丁,他也不能没有我。”

    这一番话,我记得不算很清楚,但大意如此,并没有多少混乱之处。铁梅很平静地用着磁性的嗓音表达了她内心的想法,说到后来,她的脸上不可避免地浮现了红晕,更迷人万分,双眼里似乎有东西在燃烧。

    话到这个份儿上,放任随一个男人,都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但我却放弃了。因为铁梅的话让我感觉到依然有些尴尬,甚至有些惭愧,因为也能感觉到母爱的光辉。那时,我起身了,对铁梅说,不必这样了铁梅姐,我要回家一趟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明天收拾一下,我们回CQ市,风风光光地回去。

    我不让铁梅再说什么,果断就背起我的包,抱起我的足球,出门而去。她也没有追出来送我之类,只是我到了她家楼下时,抬头一望,她在阳台上站着,正望着我。

    当时我笑了笑,大声说了句“你和丁丁的身份证号码发给我,我订好了票就给你讲。”,不等铁梅回应,我已转身朝前走去。那一瞬间,哥觉得自己身形太魁伟了。这在后来,铁梅也说过,那一刻她看到的是世上最爷们儿的男人。

    当天晚上,我回到位于XIAN市B河边的一座高档小区里,进了那三室两厅的家,发现手机早都没电了。我将手机充电开机,上面有不少的电话和信息,是两个女人来的。

    当时我的粥店已经开了起来,闫姐倒没觉得我有什么事,只是以为我回NC了,便只是打过两次电话,发了一条短信祝我一路顺风,说每天的流水照例发到我邮箱里。

    而另有一个女人,一个是我正准备勾兑的一个女大学生,大三,还没上手,她果断在手机短信里和我提出了分手,说永不再联系。最开始她还发着极为关心的短信,怕我出什么事之类的,也诉说她的相思,“飞哥飞哥”叫得很亲热,后来就开始骂了,素质爆表了。我当时没有回这女生的短信或者电话,想想,她比起铁梅来,差劲多了,不要她也罢。

    还有一条信息,是铁梅来的,果然是她和丁丁的身份证号码,附带着只有一句话:胡飞,谢谢你,我永远是你的。

    就这么一句话,我觉得一切都值了。我来不及打开电脑统计这些天来粥店的流水帐目,而是马上打电话订了第二天下午三点从XIAN飞CQ的机票。不用说了,我和铁梅、丁丁订到了三张头等舱,时间紧,也就只有这种舱位了。

    机票订好后,我给铁梅发了信息过去,交代她明天收拾好一切,准备回家了。不是我不打电话给她,而是听到她的声音我就有点受不了,还是发信息比较好。

    铁梅也是个成熟之极的女人,也没有回电话过来,就回了一个字:嗯。这是她的习惯,也是她的特点所在。

    随后,我又在网上浏览了一下CQ市那边的情况,特别是楼盘情况,已经准备为铁梅和丁丁在那边安置一个家了。当然,那时候CQ的情况很不错,某位政坛巨子在那里执政,从经济到民生问题都很有影响力。

    我记得和铁梅相处的时候听她说起过,老家在CQ市的JB区,离JB机场也不是很远。于是,我特意在网上看了看JB那边的楼盘,还真是挑中了一处,出行、购物、生活等等都很方便。反正楼盘嘛,宣传时都是各种便利、各种让业主尊荣备至的,而真正入住了,各种坑爹的也有。

    看完楼盘,我又网订了一家不错的酒店,四星级的,两个豪华单间,一订就是三天。按我的办事速度来说,三天时间就足够了。

    搞定一切,我便上床睡去了。可到底还是十天没碰女人,有点憋得慌。当时还不到晚上十一点,我想了想,便出门打了个车,直奔闫姐的住处。

    说起闫姐,又是另一个故事,且不提也罢。反正见到我去,她很激动,我当然也很激动,于是就一起运动两小时。

    事后,闫姐听我说起铁梅母子的事情,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想法。可她也没反对什么,还答应第二天开车送我和铁梅母子去机场。

    当夜我就在闫姐处睡下,天亮起床洗漱后,闫姐开她那辆我给她买的宝马320i带我去了我的粥店,自然漂亮的女员工们个个见到我都很开心。她们当中有人喜欢我,但我绝壁不吃窝边草,这个是真的。

    在粥店吃过饭,上午就在办公室里上网、听音乐,或者跟店里的漂亮服务员们聊天,教她们防狼防骗之类的,也挺有趣。

    近中午了,我开着闫姐的宝马去了一趟铁梅家,接她和丁丁到粥店里吃中午饭。在她家楼下,人们看着我开着好车来接她们母子,个个都惊讶,甚至有人说“沃女人和碎娃好像运气嘹炸咧,看沃车,美的太!”,这意思是说:那女人和孩子好像运气好得不得不了,看那车,真不错!

    众目之下,铁梅表现很平静,拉着丁丁的手,回头望了一下住了好些年的房子,然后对我浅浅地笑了笑,便和丁丁坐进了车里。那时候,她的眼眶明显有些湿润了,看得我心生柔软。

    我能理解铁梅那时平静外表下的心情,是感慨,也竟有不舍,毕竟从她和IT前夫恋爱时,到那天,已经在那里住了整整13年了。这13年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甜蜜疯狂的初恋,执着的爱情,结婚、生子、离异、失业等等,铁梅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就销毁在那里,而我只希望她和丁丁能好好体会一把苦尽甘来。

    自然,当初被我和丁丁破坏掉的遮雨篷、护栏,我在医院的时候就出钱让铁梅赔了人家。那时,新的蓝色彩钢雨篷和不锈钢护栏挂起来了,在阳光下光辉闪闪,特别刺眼。我将这娘儿俩的行李放进了车尾厢里,便上车发动,回粥店了。

    员工们虽然很好奇,但那时生意正好,都各自在忙,倒没有过多关注我和铁梅、丁丁。我们三人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坐下来,喝粥,吃小菜,而且是闫姐亲自为我们服务。

    丁丁虽智障,但还是知道跟闫姐说“西西阿呀”,其实说的是“谢谢阿姨”,听得知道内情的闫姐忍不住抱着他亲了亲,然后才忙她的去了。

    后来,闫姐给我说啊,看到丁丁那么乖巧的孩子,想想他的命啊,她真是疼死了。确实,闫姐现在是丁丁的“当妈”了,丁丁发音不准确,“当妈”即是干妈。每当过年的时候,她也总会飞去CQ看望丁丁。

    铁梅事先也是知道这家粥店是我的,但不知道我和闫姐是有一腿的。她来到这里和我共进午餐,深切地感觉到那里的环境、服务皆一流。她夸我有头脑,做得真不错。我笑了笑,说在CQ市,我们也可以尝试一家这样的店的。铁梅只是点头“嗯”了一声,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午饭后,闫姐驾着车,送我和铁梅、丁丁去机场。自然,我坐在副驾驶上,和闫姐一边走,一边说着粥店里的事,没有半分的私情泄露。铁梅和丁丁坐在舒服的后座上,母子俩不说话,只是丁丁在车窗里向外不时望东望西,对一切都很好奇的样子。

    到了机场,闫姐驾车回返,我则和铁梅、丁丁办理登机牌,上了飞往CQ市JB机场的航班。

    飞机准时起飞,准时降落,预订酒店的专车接送服务生准时在国内到达出口处接到了我们。到了酒店,我们看房间,然后吃饭,饭间我对铁梅说明天去看房子,合意了就马上买下来。

    我所做的这一切,已经让铁梅感动至深。用她后来的话来说,哪怕我是一个风流的禽兽,但也是带着真诚去完成偷心的。

    当天夜里,铁梅和丁丁睡她们的单间,我自然是睡在自己的单间里,表现得依然像一个君子。但是,晚上十点的时候,我还在看电视,铁梅敲开了我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