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0(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2731字

    当我听到敲门声,莫名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床上跳起来,我裹着一条大毛巾到猫眼里看外面,心跳就急促了。

    我现在都记得,那天晚上铁梅穿着淡紫色的长睡裙,身线那般曼妙起伏,雪白的皮肤在楼道明亮的灯光下莹莹有光润之感。她披散着乌溜溜的黑发,半掩下的平静的脸上有着迷人的红润,但那神色的平静一直都是她特别的成熟味道,我就挺喜欢这种味道。那时她的平静,有一种无怨无悔的献身感。

    看到铁梅来敲门,我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些什么,整个身心已然奔荡起来,邪恶的血液在不断地涌动着。我打开了房门,笑望着铁梅,还来不及说什么时,她进来了,竟主动关了门,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

    顿时,那淡淡温热的软玉香身,带着诱人的薄荷香,让我感觉很美好,也是一把拥住了她。而我内心更有深深的触动,因为铁梅比我矮不了多少,她那紧紧的拥抱,身躯在颤抖,透露着对爱的渴望,对命运的感慨,甚至有无限的感恩与激动。无疑的,她所有的心理诉求,在我强劲的双臂之间和宽阔的胸膛上得到了满足。

    铁梅只是紧紧地抱着我,发烫的脸贴着我的脸,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并不说话。我便也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搂住她,不时轻轻用手抚摸着她清香润滑的发线。

    这一夜,依旧很难忘。我和铁梅几乎没有说什么,似乎我们相互了解得也算差不多了。我所有的柔情和激情都迸发了出来,和她的寂寞、感动、渴望一起燃烧起绚烂的火花。

    十多年了,铁梅得不到真正的关心、疼爱,她是一片干涸到燃烧的沙漠。而我,是暖暖春风化雨,又演化成热情的飓风与倾盆漫雨,用爱的潮水不断浇灌着她。那一切,浪漫,唯美,让人乐此不疲……

    潮起潮落,沙漠变海洋,再干涸,再滋润,这就是我们那夜的节奏。

    到凌晨四点的时候,一切都消停了下来,我们汗如雨,拥抱着,喘着,回味着一切的美好。

    铁梅,脸生红润,对我没说过多的话,语言不多,也是她的特点。我低头看着她,她像初放的小媳妇,娇美迷人。她那薄而红润的双唇抿着,侧躺在我的怀里,抬头望着我,久久地平静地望着。

    我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静静地看着铁梅。也许,铁梅不是最漂亮的女人,但她很有特质,越看越耐看,越看越让人喜欢她那平静得甚至冷酷的外表。这种特质不是天生的,是青春岁月里的磨难所造成的。说实话,现实是个很残酷的东西,十年前的你,也许不认识十年后的自己。

    好一阵子,铁梅才右手轻轻地捅了我的胸脯一下,道了声“你真厉害!”,然后不让我说什么,便狠狠地抱着我的头,狠狠地吻了吻我的唇。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像要融化了,没有激情的燃烧,只有被她想吃进肚子里的感觉,因为她喜欢我,离不开我,永远是我的女人。

    很快,铁梅起身离开了我的房间,得回去陪着丁丁这孩子。我澡都没洗,躺在床上,闭上眼,带着满足的微笑,很快睡去……

    第二天,开发商的专车来酒店接了我们,我便带着铁梅和丁丁去看房子。当天,我付全款38万购置了一套98平的房子,三室两厅两卫。想想那时候,CQ的房价真是便宜啊!而目前,很多人买房者再次观望了,等着房价大跌再出手,甚至希望楼市崩盘了更好。

    实际上,开发商的地价拿得越来越高,建筑成本包括不限于材料和人工工资也在飙高,大家奢望房价狂跌,这现实吗?开发商不是傻逼,也绝不会甘愿当傻逼。商人,唯利是图也。而这一切,你得想一想,是谁疯狂地卖了人民的土地,然后人民又花钱将土地买回来70年产权,然后,你就懂了。某种不成正比例的循环,总是会拼尽全力维持下去的。

    虽然我是卖地的受益者,但我依然忧心忡忡,甚至为更多与我一样贫穷或者平凡出身的人们愤慨。毕竟得到拆迁补偿的是极少数人,而我多少还知道——人性快要泯灭的时候,良心依然不能抛却。去他娘的,说远了,道这厢吧!

    当年,我是想把房子落在铁梅的名下,但她开始不同意,后来还是拗不过我,才接受了。房子买了,得马上装修。我和铁梅临时租了一处不错的公寓,两室两厅。

    房子装修,到最后入住,还是花了半年时间。这半年时间里,我除了去XIAN市,回NC市,去CHD,就不去其他地方傻逼地旅游、寻找开心了,都在CQ市盯着房子装修,也陪着丁丁。

    当然,丁丁很粘我,在我的影响下很喜欢足球,但就喜欢将球抱起来跑,同时那清秀的小脸上洋溢着傻呵呵的让人心疼的笑容。家里呢,我也给请了保姆,一个很细心的阿姨,能照顾丁丁很好。我第一次离开CQ的时候,丁丁抱着我的腿,含糊不清地叫着“火沙沙”,摇着头,哭着,泪水让我心好软。

    结果,后来我离开,都是选择夜里的时候。但丁丁醒来不见我,依然会哭,铁梅和保姆得哄他好久才行。我不在的时候,丁丁总会在窗户边上站着,默默地望着小区大门口,一望就是半天。

    还好,窗户边的防护栏很结实,要不然,我再次回来时,丁丁会开心得从12楼上跳下来迎接他的“火沙沙”。这个智障的孩子,他就是这么让我感动。他是个可爱的生命,有着动物一样原始的依恋,明白谁是对他好的人,我爱他。后来,他也渐渐习惯了,明白火沙沙走了,还一定会再回来的。

    那半年,铁梅花了三个月时间就拿到了驾照,我给她买了辆红色的进口马自达两厢,也强行落的她的名字。她也花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在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新工作,全身心投入了事业中,成绩斐然。

    我记得买车后的第一个月,铁梅拿到十万块的佣金,是帮人打的离婚官司。成功的那一天,我在NC市,正在忙着跟很多人一起闹事——想多要些政府拆迁补偿,铁梅给我打电话报喜,在电话里开心地哭了。那天,我不想闹事了,马上坐车去CQ,和她一起庆祝成功,一夜酣战。铁梅也像我的一笔投资,她是绩优股,我没看错她。

    后面的日子,铁梅的业务越做越好,在业务上的能力确实超人想象的强。她无论从外表气质还是个人能力,无一不展现出高端律政佳人的范儿,倍儿有味道,让人深深沉迷。

    新房搬进去之后,铁梅才开着车,带着我和丁丁回了一趟老家。呵呵,我们有些意外,她十多年前为爱情离家的时候,JB老家还是农村,但那时政府已拆迁,娘家得了三套房,两个哥哥和父母各一套;六个门面,两个哥哥和父母各两个门面,日子过得还不错。

    但是,铁梅的父亲在还房小区里做保安,母亲做保洁,两个哥哥和嫂子在工厂里上班,门面房租金也低,依然不太如意。所以,铁梅开着漂亮的小车回去了,带着所谓的不错的“男友”和傻儿子,依然受到了隆重的接待,我都不必描述那些嘴脸了,浪费时间。这世界的人心,大抵如此,扯多了没意义。

    至此,铁梅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她深深地感激我,爱我。从老家回来后,她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之中。几年过去了,丁丁长高了,强壮了,小伙子了,还是那么可爱,亲近我。

    铁梅,事业上成就了“铁口神辨”的大名,有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小案子,她不再出马;百万以上的案子,她才会亲自操作。这六年来,她的事业达到了从未想过的高度。今年春节的时候还跟我算过帐,平均下来,每年是三百万以上的净赚。说起来,她比我更有钱,因为业务素质在那里摆着呢!而我,小富即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