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1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218字

    GDP交警大队有个醒酒中心,醉驾的家伙们被逮住之后,会送到这里来的。如果没有关系去捞人的,酒醒之后,送被逮之处就近的看守所里,再作后续处理。有关系的家伙,一般来说,在醒酒中心呆着,很快会有人去捞出来的。

    去年胡灵醉驾的时候,我是在SHQ区交警大队的醒酒中心将他捞出来的。当时事发,他第一时间联系了我,我靠着牛大鞭的威力去摆平了这件事情。带胡灵回家后,我扇了他两耳光,狠狠地训了一顿。对于他,使用暴力是比较好的教育手段。

    现在看来呢,去年对胡灵的教育是有效果的。因为今天晚上他和两个基友也只是中度醉酒后就离开歌城,准备各自回家了,算是有进步了。

    今天晚上呢,虽然郭小四被抓住了,但很显然这家伙又道出了自己有关系,表姐齐露是龙氏集团总裁助理。在NC市这个地方,齐露这样的身份应该很有影响力,主要是她的BOSS龙晓天有影响力。虽然郭小四向齐露求助,齐露没理,但我敢肯定GDP交警大队那边一定很给面子,还没有对郭小四正式进入酒驾处理程序,只是先关在了醒酒中心。当然,就算是要送到看守所,那也得等天亮了,郭小四酒醒了再说了。

    当我到了醒酒中心的时候,呵呵,都他妈凌晨三点过了,那里还挺热闹。又有两个醉得熏人的家伙被交警带了进去,丢进了一间醒酒室里。

    我找到醒酒中心的夜班负责人,表明了来意。这警察看了我一眼,笑道:“郭小四他表姐都说先不管他了,你来做什么?”

    我笑了笑,道:“齐姐哪里是不管她表弟了呢?她只是一时气话而已,现在,我不是来了么?”

    “你……你又是龙氏集团的什么人呢?和郭小四什么关系?”警察的声音不算冷,也不算热,淡笑道。

    我早就有了对策,道:“我是齐露的男朋友,算是小四的姐夫吧!这事情,还请兄弟你多担待一下了。”

    “哦?男朋友?”警察听得有些吃惊,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担待倒没什么,只是按规矩来,你应该懂的。”

    我点了点头,不就是五千块么?可我却让这警察先等一会儿,然后回到醒酒中心门口,掏出手机来,给交警大队刘队长打了个电话过去。

    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么晚了,这刘队长还没睡,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当即我便道:“刘队,不好意思,深夜给您添麻烦了。我是公安市局洁队长的朋友,得麻烦您一下了。”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胡飞吧?她给我先前打过电话的。有什么事吗?”刘队长声音粗沉,倒不显得生份。

    我听得心头暗暗感动,这洁嫂子真是快人快语、想得周到啊,居然提前就帮我打好了招呼。我说:“嗯嗯嗯,我就是胡飞。刘队,我的表舅子郭小四不懂事,给您和您的同志们添麻烦了。现在我在醒酒中心这边,想把他领回去好好教育一下,回头好好谢谢您啊!”

    嘿嘿,既然我都冒充齐露的男朋友了,那按照NC市的规矩来,她的表弟真应该是我“表舅子”了。

    刘队长一听这个,还居然呵呵一笑,说:“原来是这个事情啊,我知道了。你既然是小洁的朋友,那还谈什么谢呢?就这样,我先打电话安排一下,你把人直接领走就是。”

    话音落地,刘队长挂掉了电话。我心感慨啊,这洁嫂子能量不小呢,听刘队长的口气,真是不花一分钱就能把郭小四领走呢!没办法,不是我破坏公共秩序和无视于法律法规,在咱这人情关系社会里,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的。

    我在醒酒中心门口呆了一会儿,抽了支烟,给刘队长安排的时间,然后才进去,直接找那负责的夜班警察。嘿嘿,这警察一见我去了,脸上带上了比较浓的笑意,说:“哥们儿,你挺能啊,居然跟刘队也是朋友,怎么不早说啊?”

    好吧,我且当这份亲热是鬼话了,但还是笑了笑,说:“兄弟,添麻烦了啊!来来来,夜班抽着提提神。”

    说着,我从包里掏了一包烟,丢到了警察的面前。他一见那牌子,知道是好烟,呵呵地笑着客气道:“你看你,弄得这么生份干啥?稍等一下,我陪你去领人。”

    这警察很快用对讲机从旁边的休息室里叫了个警察来顶班,然后陪我上二楼的醒酒室去。他娘的,在楼梯转拐的地方,一个新来的酒驾的家伙,两个民警给扶着,在那里吐得哇哇的,臭气重了天,气得这管事儿的警察踢了他一脚,骂了一通:“喝喝喝,喝成这球样了还开车!现在查球这么严,你狗日的还敢顶风作案。滚滚滚……”

    那酒驾之人吐得脸都绿了,但也没办法,被两个民警架走了。而我听得暗乐不已,有人就是好办事啊!

    不多时,那警察打开了二楼的第二醒酒室,里面酒气逸出,对里面叫道:“郭小四,出来,你姐夫来接你回家了。”

    从门口往里面看去,一张棕色的单人床上,郭小四仰躺在那里。这家伙二十三四的样子,身材很瘦小,皮肤白,留着黄白色的杀马特发型,瘦长马脸,裸着排骨上身,下穿一条黑色大短裤,趿着拖鞋,一看应是一副欠揍的形像。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巨大的黑边白底男士背包。就他这样的打扮开车上路,要我是交警,也得拦下他再说。

    那时,郭小四一听有人来接,像是没醉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朝着外面望来,惊喜了,声音很阴柔,道:“啊!姐夫?真的是姐夫啊?”

    我笑着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而那警察还笑道:“什么真的假的?赶紧起来,拿起包,跟你姐夫回去。以后出门,最好是别再喝酒了。”

    “嗯嗯嗯,警察叔叔教育得对,以后一定少喝少喝……”郭小四这丫的连声点头,那叫一个兴奋,从床上跳下来,背起包就笑哈哈地往外面走来。看这小子的步伐,确实还像是酒量不错的人,但还是被逮住了不是?

    很快,我就领着郭小四,别了那警察,出了醒酒中心。这丫的一路上不说话,出来之后才笑望着我,道:“嘿嘿,姐夫,我真没想到哇,露姐终于有男朋友了。看起来,还不错不错,英俊冷酷,还挺壮呢!”

    我笑了笑,这丫的真是一伪娘啊,声音一直阴柔,很娘炮啊!我拍了拍郭小四的头,这家伙比较矮,估计1米57就算多的了,站在我面前跟瘦猴一样。不过,他倒长得有点苍白病态似的,加上非主流的发型,耳朵还打着钉,确实挺欠揍。

    我说:“你小子就别夸我了。以后长点记性,喝酒别上路。这一次,你姐可真是生气了,以前为你酒驾没少操心。这一次,她真的打算让你被拘留教育一回呢!可我想了想,还是把你接走比较好。这事儿,你先别告诉她,等过几天她气消了再说。”

    郭小四抓着脑袋笑了笑,然后有些委屈道:“姐夫啊,其实我酒量很大的。二斤上路开着还不飘,只是今天晚上运气差了点。要不然,我早到机场接到露姐了。咦……”

    说着,郭小四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接着道:“姐夫,既然你都是露姐的男朋友了,那你怎么不去机场接她呢?反而她叫我去接,还害我又被逮了。”

    嘿,这小子,他妈的还有点怨念了。我当即笑了笑,道:“我跟你露姐都在飞机上呢,我能接她吗?”

    “那她怎么……没在电话里提起说你和她在飞机上?”

    我靠!郭小四这小子真是话多,不像酒醉了的样子,我心头暗骂,但还是笑了笑,道:“这不是你二老表齐运被人捅了嘛?她关心这个事情,哪里顾得上说自己的私人问题啊?再说了,她这么多年没男朋友,也不好意思在电话里说嘛!”

    管他娘的,老子也就根据和郭小四的谈话里发散思维,应付起他来。没想到,郭小四还真听得不疑惑,道:“嗯,那倒也是。露姐一直不想恋爱,提起这些事情就烦,当然也不好意思说了。对了,齐运那小子被谁捅了?”

    我见郭小四对于齐运的事情好像有点漠不关心,心中暗疑,道:“算了,捅都捅了,也没什么大碍,现在在中心医院里躺着呢!你露姐想私了这事儿,对方也像是不缺钱的。”

    郭小四听得“哦”了一声,点点头,居然低声道:“要捅死了就好了呢!”

    虽然郭小四说得很轻,但我还是听见了,心头惊,道:“你小子说什么呢?你怎么这样对齐运?那是你老表啊,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郭小四稍有惊慌,呵呵一笑,道:“我说要是捅死了就不好了。既然二表哥平安了,我也就放心了。这年头,咱得看得开一点,重大的事情不能太往心上放,着急没球用。露姐既然想私了,那就私了呗,反正有钱赚。”

    窝内个去,我心惊了惊,觉得郭小四这丫的还挺对我胃口的。不过,我更能肯定他和齐运之间恐怕是有很深的矛盾吧?

    当即,我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急也不能解决问题的。小四,你心理素质不错呀!走吧,我先送你回家去。”

    “姐夫,不用送我。帮我去把车提回来,我开回去就是。”

    “我日……你还要自己开回去?”我听得稍有郁闷,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