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4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322字

    看着齐露那冷冷的眼神,我心头还暗以为郭小四那小子恐怕不靠谱,可能他将我冒充齐露男朋友的事情捅出来了。当然,我脸上还是很稳得住,还朝着齐露点头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嘴里招呼道:“齐姐,过来办公啊?齐运伤势很稳定吧?”

    我倒是没想到,齐露居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对我的口吻,冷嘲而不给尊严:“混蛋,你又到这里来了?闲得慌?齐运很好,不用你挂心。你赶紧给我让开,看见你就烦,别一天到晚在我面前晃悠。”

    哈哈,听伊这一阵快枪冷锋子弹飙出来,哥心头稳定许多,不禁暗笑。与此同时,我心头对郭小四那个欠揍的娘娘腔多了一生好感,这厮还不错,没有出卖他“姐夫”呢!

    我笑了笑,说:“齐姐,别这么火气大啊!我也不想在你面前晃悠的,只是今天把一个外地来的朋友安排在这里住下。怎么说,我也算是贵集团的客户了,你不至于这么总是冷脸发飙吧?”

    “朋友?”齐露听得疑惑地抬头看了看那近乎辉煌的姬斯顿大酒店,冷嘲道:“你这种客户,我没那心情接待,有你不多,无你不少。住的是你的朋友,又不是你。”

    “呵呵……可掏房钱的是我啊!还得谢谢你那十万块呢,今天正好派上用场。”

    “掏得起房钱就了不起啊?别说我那十万块了,那不是我的,是龙总裁打发叫花子而已。”

    说完,齐露一戴太阳镜,高傲地从我旁边走过,留下一阵浓郁诱人的香风,还有那一串更为“响笃笃”的脚步声。这女人,跟我就像是上辈子就结下了深仇大恨似的。

    我回头看了一会儿,暗觉得齐露这娘们儿背影果断不错啊不错啊,得找个机会把老子这尊严拿回来不是?

    待齐露步入酒店大堂,转拐入了那边的专用电梯后,我才淡淡一笑,回头朝停车场那边走去。不多时,我取来了从洁嫂子那里得到的资料,迅速返回了铁梅的总统套房里。

    那时,铁梅已经泡了一杯上等铁观音,在套房的小茶室里坐了下来。她换上了一条黑丝百浪裙,露肩的那种,白晰嫩腻的皮肤,优美的身形线条让人迷醉。她面前摆着精致的公文包,和一台新置的触屏笔记本电脑。

    茶香悠悠,小茶室的布局中也古典雅致,她神情平静,正坐在金纹小沙发上,看着电脑上的一些文件,显然在处理律师事务所里的一些公务,整个人带着一种迷人的干练、睿智的味道。呵呵,这些年的职场事业打拼,我的铁梅越发变得知性、冷沉,处处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无穷魅力。在这一点上,齐露那个躁脾气比之她来,差距不是一点点。我真是怀疑,就齐露那样的性子,咋就能成为龙晓天的总裁助理呢?除非……哼哼……也许一定可能是的。

    我将资料放在铁梅的面前,轻声微笑道:“铁梅姐,东西都在这里了,你看一看。”

    铁梅抬头看了我一眼,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对我点了点头,然后跟我细细地交流了所有的程序、细节。

    大约只用了五分钟,铁梅与我商定好了一切,这一切也让我心爽而感动。因为几乎不用我出面什么,我白天还是自由的,可以做很多私人的事情;但晚上我是不自由的,我必须在十点钟以前回到这套房里,这是铁梅的要求,我兴奋地点头答应了。

    至于其他重头的东西,便是钱的问题了。在这一块上,铁梅对我还是公事公办的。因为我在电话里说的就是三百万的事情,所以不管成功与否,她是要收取10%的佣金的,而我现在需要做的,便是将330万转到铁梅的帐户上。

    当然,我相信铁梅一定会成功的,而且会狠狠地打压齐露那个严律师的气焰,价格一定不如对方所愿,绝对会低于300万,但是,我的佣金30万,依然不会少给。呵呵,这一切都是铁梅的底气和规矩了。我记得去年秋天的时候,铁梅帮一家公司做了一个四千万的官司,赢了,400万的佣金一分不少,那公司老总还追了铁梅大半年,终于还是歇菜了,追不到啊!

    出钱,隐藏,这似乎是我为胡灵的事情唯二要做的。剩下的事情,铁梅会一个人处理,包括去公安市局让胡灵签下全权代理委托书,包括调查伤者的医疗费用情况,也包括安排与齐露那边人马私底协商的地点,更包括与对方唇枪舌剑磨嘴皮子这样的重头大戏。她是个女强人,绝对的女强人,为我所交托的事情,必须亲自出马;而别的案子,她是会亲自出马,但助手会负责细节问题,她绝不会跑腿的。呵呵,这就是爱的力量,我可以无耻地得意一下么?

    一切商定好了之后,我便离开了姬斯顿大酒店,驾车前往银行柜台转款了。网银转款有限额,柜台就可以了。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跑了四家银行,总算是将330万的钱给凑齐了,转给了铁梅在CQ市的律师事务所对公帐户。

    钱转完了,我才坐在车里计算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现钱有多少,这个结果让我很不满意,但也没有办法,因为只有不到七万块了。这钱是银行卡里的余额,加上齐露给的十万,再减去给铁梅开房的五万多。我点了支烟,吸了两口,低喃了一句:“胡灵,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败老子的家了。”

    当然,我相信那三百万,铁梅一定是用不完的,我对她有绝对的信心。烟抽完了,我才掏出手机来,翻了翻通话记录,还真找到了YH超市NC市的市场开发部部长的电话。我记得这个部长是个女人,年纪应该不是很大,听她上一次跟我说话的方式、口气和音质,应该也才三十多岁吧,姓秦。

    当即我就拨打了这个秦部长的电话,很快就通了,传来非常和气的声音:“您好,您哪位?”

    “秦部长您好,我是胡飞,前些日子,您跟我谈过要租用我在ED城市广场门面的。不知道您是否有印象?”

    “胡飞?哦……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当时,先生您的要价是一月一平190块呢!先生,您有什么事吗?”对方沉吟了一下,但还是很和气地回应道。

    “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不在NC,但现在回来发现贵超市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而且即将营业。当然,对于YH这样的大超市入住NC,我由衷地为NC人民感到高兴,也祝您与您的同事能收获更大的成功。但我确实是有一事不明,必须向您求个清楚。”

    “呵呵……胡先生您客气了,谢谢您的吉言。未来的一切,也都离不开NC父老的大力支持。当然,也欢迎以后先生能常来我们超市转转。现在,您有什么不明白之处,直说就行了。”

    唉,这样的对话让我觉得很别扭,双方都太客气了。没办法,人家是个和气的女人,我不和气也没办法。当即我就道:“我的门面,当时您和您的团队是没有拿到租约的,后来我也未曾将之租出去,但为什么我的门面已在贵超市的经营范围之内呢?”

    “呵呵……”这秦部长笑了笑,虽然是客套之笑,但也笑昨是春风暖融融的感觉,接着回我道:“胡先生一定是个大忙人,而且也贵人多忘事啊!您前些日子已将自己的门面出租给一位漂亮的女士了,而且租约是五年。我们也正是从这位女士的手上转租过来的,也正好,YH的发展也是五年一规划的。胡先生……”

    我听得稍稍有些和气不了,打断了秦部长的话,道:“我什么时候租给她了?我可真没租啊!这女人肯定是使了什么阴谋诡计的。秦部长,你们也许也上了她的当了。”

    “呵呵……”那秦部长又是和气地笑了笑,然后才道:“胡先生,您确实是租了。我们看过您的出租合同,上面有您的亲笔签名、印章、手印,都通过了我们的审验的。而且,当时我还很好奇,您的租金是一月两万就给了这位女士,不知道您和她之间是什么关系。当然,这是我冒昧之处了,请原谅。而我们也按着统一的价格标线进行了门面转租,给了一平一月165块的价钱。算起来,这位女士转手赚了……赚了……”

    不等这秦部长说完,我已接着道:“177万整!她赚了这个数,对吗?”

    “呃……”那秦部长一阵愕然,然后和声笑道:“胡先生心算能力好强啊!没错,我记得很清楚,就是这个数。因为这个案例很特殊,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听得对方夸奖,我心头却暗愤啊!寂雨这个贱人,她还真会来事啊,居然连老子的签名、印章和手印都能弄出来,现在她手里应该是297万吧,因为就算老子一月两万租给她,五年下来,她也得给老子120万吧,可老子连她个贱人一分钱也没见着!当然,老子穷怕过,所以对于算钱还是很有一套的,我确实脑子里闪念两下,就算出寂雨赚了这个数了。

    我不想过多跟这秦部长说什么,只是道:“谢谢您的夸奖和解释,我明白了。就这样,祝生意兴隆。再见!”

    “好的胡先生,再见!”

    挂了电话之后,我马上拨打了寂雨的电话。她过了好一阵子才接通了电话,温懒懒地道:“喂,谁呀?”

    “是老子,胡飞,你转眼不记得了吗?你现在在哪里?”我对寂雨不客气,但话语却是淡然的。没办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多大的愤怒也不顶用的。

    “哦,混蛋,是你啊?我在你家呢,正午休呢!”

    听到这话,我马上挂掉了电话,轰足了油门朝家赶去。死婆娘,老子回来陪你午休,想怎么休,就怎么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