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5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164字

    我没想到,寂雨很快又打电话来了。我听到手机铃声响,一看是这娘们儿打的电话,便按掉了,不接。有什么事,老子回家再说。当然,也没什么事,老子回去收拾她而已。

    过了一会儿,寂雨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我又挂掉了,继续开车往龙源凤泉赶去。这贱人这回倒是知趣了,再也不打电话了。

    等我开车到了龙源凤泉,停了车便直接上楼,拿钥匙打开房门。一进去,保姆春红正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这女人今天一条红色的白牡丹长裙,衬得身材很不错,让我挺兴奋的。

    春红见我回来,也是颇为高兴,站起身朝我走来,一派迎接之状,嘴里亲热道:“胡来,你回来了?”

    我的情绪调整得很好,脸上露着笑,上前去搂着春红,低声道:“想我了?”

    “嗯……”春红呼吸都有点急促的状态,点了点头,两眼里透着很明显的渴望。

    我被逗得情绪上扬,但还是稳了稳,问道:“跟庄姐学得怎么样了?”

    “还好,就是最开始双手和手臂有些痛,现在都快习惯了。一会儿下午四点的时候,庄姐还要到这里来给我继续上课呢!她说我学得好学得快,再过几天都不用她教了。”春红被我搂着,幸福地一五一十讲了起来。

    我点点头,吻了吻春红的额头,道:“嗯,这还不错。那什么……我那个老师怎么在我们家里?”

    提起这个,春红倒没什么的感觉,微笑道:“她说她是你老师,现在暂时没地方住,所以就住这里了,也说是你同意的。”

    “哦?”我皱了一下眉头,暗念这寂雨什么情况,宝马开着,居然还没地方住吗?我想了想,又道:“这女人脾气不好么好,恐怕知道你是我的保姆,没对你怎么样吧?”

    春红反倒是听得脸色一正,很认真地道:“没有啊!雨姐挺好的啊!她跟我很谈得来呢,菜也做得很不错呢!这些天,她还跟着我一起在庄姐那里学按摩呢,有时候我们还相互按着练习,挺舒服呢!”

    “呃……真的?”我听得有些愕然,看着春红那样子,不像是说谎。奶奶的,寂雨这贱人,就对老子不爽,对别人还可以?就老子在她手底下上学那阵子,她自以为是白毛骚鸡公的小妻子,傲得不行,有正眼瞧过任何人吗?怎么现在……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对不对,这他妈一定是阴谋啊!我心里直摇头,反正觉得寂雨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了,要不然她怎么能那么轻松地将我的门面转租出去,还狠赚了一大笔?

    不过,对于我产业的事情,春红倒是不过问,我也不想问她别的什么了。反正老子回来了,今天中午这寂雨是跑不掉的了。春红还说:“是真的呢,雨姐真挺好的呢!有她在这里,我有个说话的人,感觉挺好的。”

    我点了点头,倒也算是理解春红的寂寞也是有的。我只是在春红耳边低声道:“回你房间去。她在楼上客房里吧,我上去跟她聊聊,然后下来陪你一下。”

    春红听得兴奋,点了点头,还摸了我某个地方一下,然后才放开我,朝她的房间走去了。按着惯例,她会在自己的床上躺着,不着一丝一线等我,嘿嘿……

    我很快上了楼,来到大客房门边,伸手一拧门把手。嗯,没拧开,里面反锁着。我便没有敲门,而是去书房里取来钥匙。

    我轻轻地将客房门打开了,溜了进去,转身就反锁了。这么一进去,里面香喷喷的,太刺激人了,而那床上,寂雨居然还在午休,身着一条短短的粉色吊带睡裙,身姿露得那叫一个性感诱人。她长长的头发盘绕枕边,凌乱中自有诱惑风情。

    我二话不说,猛地扑到了床上,压在了寂雨的身上。当场,这娘们儿醒了过来,马上挣扎关上,斥骂道:“混蛋,你放开老娘,你想干什么?你快滚开……”

    我闷声不说话,右手狠狠地一扯,撕掉了寂雨的小睡裙,然后……然后……无法细细描述然后了……

    实际上,我这无耻的前半生,还真没用过强,但今天确实领略到个中滋味,果然很不错。而这样的用强,让我有一种成功的优越感。因为……寂雨的怒骂、挣扎都无济于事,更因为她竟然最后很投入,而且是疯狂地投入了。

    对于这个曾经虐待我、收拾我、完全不视我为学生的美女老师,我胜利了,在这个夏日的午后,我完成了复仇。当然,她果断是没有生过孩子的,我懂;她很漂亮迷人,很性感,让我有种赚翻了的感觉。

    差不多两个小时后,我才停止了一切,抱着寂雨哈哈狂笑不已,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而寂雨呢,在我怀里似乎是羞了,掐了一下我结实的胸膛,斥道:“混蛋,你笑什么笑?我要告你强&奸!”

    我扭头看了寂雨一眼,只见她脸色红润迷人,香汗淋淋,更有娇艳之态,邪淡笑,慢慢然然地说:“你现在都可以去告我强&奸。但是,我本人可以告你盗窃,也可以让人告你诈骗。贱人,你够厉害,居然能伪造我的合同,然后再轩租给YH超市,手里握着297万不义之财,你他妈够狠啊!我有个很好的女性朋友是做律师的,我受到过很多法律方面的熏陶,就你这种罪行的严重性,估计坐牢的时间比老子的时间还长。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打110报警。”

    说完,我放开了寂雨,光着身子跳下床来,然后看着床上光着的寂雨。这娘们儿这个时候倒是知道羞了,拉过毯子来盖住自己身躯中段,但确实毯子下的身线也过分迷人了。她看着我,骂道:“王八蛋,老娘落难了,借你的门面发点财而已,你至于这样吗?老娘都让你睡了,你还忍心这样吗?老娘这辈子没几个男人,你是第二个啊,你还想怎么样?你就不能对我负责?”

    我淡淡一笑,道:“恭喜恭喜,你这贱人终于也有落难的时候。我这人比较心善,不喜欢痛打落水狗。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做老子的听话的女人,老子让你往东别往西,捉狗不许撵鸡,想怎么让你伺候,你就怎么伺候,你要能做到,老子既往不究,那钱你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第二,不做老子的女人,告老子强&奸&罪,老子也告你,然后怂恿YH超市也告你,我们一起坐牢,然后你比老子坐得更久。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我转身进了客房里套着的浴室,将玻璃门拉上了。说实话,还真是汗水长流,也有点累,因为对付寂雨,我得尽全力爆发才行。于是,我现在只想冲个热水澡,恢复一下精力再说。昨天晚上本来在CHD就跟章姐、詹晓云疯狂过,然后后半夜也没睡,跟铁梅好了,今天中午和寂雨又是二进宫呢,我就是铁打的,那也是受不了疲倦之状的,老子只是猛力的牲口,又不是永动机。

    等我洗完了澡,光着身子出来时,寂雨居然从床上起来了,换了一身蓝丝长裙,坐在化妆台边梳着头。她见我出来,侧脸看着我,骂道:“混蛋,你把衣服穿上啊!光着个身子叫什么话?臭流氓啊你?”

    “这是老子的家,老子喜欢裸&奔,你管得着吗?对了,贱人,你考虑得怎么样?”我语气淡淡,回道。

    “无耻!”寂雨白了我一眼,然后扭头回去,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接着低声道:“我们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办?我接受第一个选择。”

    我听得看着寂雨迷人的身形,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便光着身子扭头朝门边走去。其时,寂雨见我此状,回头道:“你干嘛去?”

    “下楼睡保姆!不爽你可以马上离开这里。”我头也不回地丢下这么一句话,拉开门便走了出去。身后,传来寂雨气愤无比的骂声:“胡飞,你就是个畜生,禽兽不如!混蛋!臭流氓!王八蛋……”

    不管寂雨怎么骂,我已下楼去,而且在楼梯转拐的地方呆了一会儿,见她没有从房间里追出来骂我,或者说她反悔了之类的话,只是骂我而已,这让我心已了然。这个贱女人,她除了骂我之外,不会滚出我家,因为她还是喜欢钱啊!她几乎什么也没出,就拿到了我的297万,能舍得吗?当然,就她的皮肤、身材、那方面的表现,我觉得还是挺值的,真的很值。从此以后,她就是老子的女人了。

    没一会儿,我才下楼去,推开了春红的房间门,这门必须是虚掩着的。一进门,我看到春红果然是什么也没有,起伏迷人的雪白身线暴露在空气之中,正躺在床上看着我呢!

    呵呵,这时候我真是疯狂了,再次燃烧起了烈烈火焰。我连门都没有关,马上朝床上扑去了。对于我的小学班花,我应该这么做才行啊!

    战火烈烈,惊天动地,夏日午后的疯狂,一如既往。楼上,寂雨听不到下面的动静,反正我也时时关注着门口,想看看这贱人会不会收拾东西离此而走。结果,十分钟后,她没有;半个小时后,她还是没有;一个小时后,她……我靠,我在春红身上回头看门口时,赫然看见了庄姐正在门口看着我和春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