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375字

    我习惯于吃饭少说话,细嚼慢咽,装逼的优雅范儿不能丢。饭菜做得不错,我赞了春红两句,也对庄姐装作没有那回事儿一样客气了两句,更对寂雨老师也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说了两句,然后就低头吃自己的了。

    说实话,有这三个各有千秋的女人陪着吃晚餐,确实是一种享受。春红不说了,我的小学班花,迷人少妇级别;庄姐,小巧玲珑又有料,动人熟妇类;寂雨这贱人,就是一性感女神级别的货。只不过,我对于庄姐接受了我某种邪恶想法的速度稍有怀疑,当然我不希望她还是被我的财富给震撼了,然后心动了。

    我少说话,春红和庄姐、寂雨便也各自低头吃着,也不说话。因为晚餐也不喝酒,所以这气氛显得有些沉闷,但却又充满了趣味和精彩。餐桌是方形的八人桌,我腿长,穿着夏袜趿着拖鞋,不时就伸脚在坐于对面的春红脚上轻轻地踩压两下,这漂亮的保姆脸上红,好不自在的样子,左右看了看庄姐和寂雨,见她们都低头吃饭,才习惯了。自然,春红装着没那场事。

    不时的,我也伸脚在寂雨的腿上摩挲几回。第一次,这贱人咬了咬牙,红着脸抬头想瞪我一眼,居然放弃了,因为有春红和庄姐在呢!她只能忍着,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低头吃饭,这更让我放肆了,脚一直往上走,直到膝盖才停下。这种情况,搞得寂雨羞愤,但只能忍着,还伸左手下来想掐我的脚,但我又收回去了。嘿嘿,老子就喜欢这么逗她。

    有时候,我还左手伸下去,摸上了寂雨的大腿,她当然也是不作声,想掐我的手,但伸手不及我左手退得快,只能气得闷火旺,不敢吼什么。从这一点上来看,我觉得她确实还算是个保守的女人吧!这种女人,养着倒也是个不错的对象。只不过,我左手袭腿了两次后,寂雨偏离了她在我左手方的位置,靠向春红那一边去了,我手摸不到,但脚依然能够到。

    而庄姐那边呢,她在我的右手方。我的脚自然会轻压上她的小脚,第一次让她脸红,但只能装着没发生什么。于是,我的脚在她那里也是放肆起来,直到有些地方才停下来。

    如此情况,有时候我左脚在寂雨那里,右脚在春红或者庄姐那里,桌面上是安静的用餐局面,我上身还坐得正正的,桌面下是我无耻的袭扰行径,实在是有些低级趣味。

    寂雨很快就吃完饭了,抹了抹嘴,笑着对庄姐和春红打了招呼,不理我,便坐到客厅那里去看电视了。她有些无耻,反正当这里是她的家,而且不当老子是男主人。

    对于寂雨与我的这种态度,看上去庄姐和春红心里还是疑惑的,但她们没有多问,只是客气地应付了寂雨。

    当庄姐和春红都先后吃完饭了,两个女人下桌子。庄姐是要赶回“思君足道”做培训,便跟我们告了别,还对寂雨和春红说了她们要多多练习某些手法,而且我还握了握她的手,将她送到了门口,背对着客厅里的寂雨和春红,低声说了句:“庄姐,过两天我约你。”

    庄姐没有点头,一边穿着鞋子,一边低声“嗯”了一回,那甜脆的小声态啊,实在让我心里痒。又特别是她低头穿鞋,那身线翘得让人心动啊!

    庄姐走后,我又回到餐桌上坐下来,吃了一阵子,才算是吃饱了。春红很懂事,马上过来收拾起来了。我见寂雨还在那里看电视,便走过去,对她说:“贱人,既然进了一家门,就是家里人。作为女人,茶前饭后应该干啥,不用我说吧?光是你春红妹一个人收拾洗碗,你看得过吗?”

    春红听得这话,马上说:“胡来,没事儿,我一人收拾就可以了。”

    寂雨却当场冷着脸,白了我一眼,啥话也不说,居然站起身来,朝着桌子那边走去,嘴里道:“春红妹子,我也应该做家务的。晚餐都是你做的,我也算是白吃,还是应该帮着收拾的。”

    听着这话,我心里暗乐,什么也不说,上楼去了。我去了书房里,泡了杯解腻的清茶,坐在阳台上,抽着烟,喝着茶,看着夕阳从龙风山西下,吹着幽凉的河风,感觉还真是不错。这就是我的生活,真实的生活,还算是淡定、悠闲。

    待茶过三泡,太阳完全下山了,只有西天余霞灿烂。东边月儿高升,星斗渐次出现在天穹之上。我正想结束这饭后的茶闲时间,电话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呵呵,齐露来的电话呢!我一接通,刚刚叫了声“齐姐”,便听到她冷锋不变的声音传来:“胡飞,我的旅行箱呢?你怎么还没帮我送到家?”

    嘿嘿,齐露这女人,居然不叫我“混蛋”或者“流氓”,反而呼我大名,我暗乐不已,马上回道:“哎呀,齐姐,真是不好意思,今天白天特别忙啊,真是忘记了,你别生气哈,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一边说着,我一边朝着小区远处望了望,确实能看到齐露的家,当然是看不见她在哪里,但能看见她家楼顶赠送的花园区域,绿树鲜花,还有个白色的凉亭、喷泉和秋千,倒也显得别致。

    而我的话一说完,齐露连声都没吱一响,便挂掉了电话。我冷冷地笑了笑,便起身下楼去。

    在楼下的客厅里,寂雨正和春红坐在那里看着电视,还开心地聊着什么。这贱人一见我下楼,脸色就冷霜罩面,果断与我没好态度。不过,我也不鸟寂雨,而是对春红道:“宝贝,书房阳台上,收拾一下去。”

    春红听得还真是脸红了,因为我还真没这么肉麻地叫过她。她点了点头,迅速站了起来,朝楼上走去。

    那时,寂雨冷瞟了我一眼,骂了声“恶心”,便又看她的电视去了。我见状也不理,出门下楼去了。

    来到楼下,驾车前往齐露家。到了那边时,我将车停下,见齐露的奥迪Q7停在那里,郭小四穿着浅粉色的大T恤,蓝色紧身长裤,小体格子显得更小。这货正在车外的凉椅上坐着抽烟,勾着腰,一派非主流的欠揍形像。

    郭小四一见我的车来了,居然屁颠颠地跑上前来,冒我一支大中华,笑呵呵道:“呀,姐夫,来了呀?”

    我点了点头,接过郭小四的烟,下车笑道:“怎么在下面?准备送你露姐出去么?”

    “嗯嗯嗯,露姐要去参加晚上的一个酒会,叫我下来帮她接箱子呢!”郭小四点头又哈腰,给我将火也点上,确实还很尊敬我这个“姐夫”的。

    “呵呵……不用了,我给她送上去就是了。她这两天生我气呢,正好我能借机缓和一下子。”我笑了笑,摆了摆手,叼着烟朝后厢处走去。

    “哦哦哦,这也是哦,行行行,那我就在下面等就行了。”郭小四跟在我身边,点头道。

    我一边开后厢拿旅行箱,一边问道:“你露姐没问你怎么出来的?”

    “呵呵……当然问了。我可没告诉她是姐夫你把我捞出来的,只是说托了朋友办的。”

    “嗯,不错,这才是我的好表舅子。”我听得高兴,重重地拍了拍郭小四的肩膀,夸奖了他一回。

    郭小四哎呀了两声,牙齿都吡了呲,痛苦道:“姐夫啊,你手真重,我有点受不了啊!”

    窝内个去,这个娘娘腔那个阴柔劲儿,真是让我有点反胃。但他在我现前表现还好,我便不计较了,两只旅行箱拿出来,对他道:“小四,你露姐的房子钥匙呢?你身上有吧?”

    “有有有,我有……哈哈,姐夫,我知道了,想给露姐惊喜吧?”郭小四连连点头,说着像悟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夸张,甚至有点邪恶的样子,“露姐在家洗澡呢,你抓紧机会啊!”

    嘿嘿,这小子,对老子的胃口啊,不错!我听得心里有点兴奋,但还是很淡定地笑了笑,点了点头,居然有点感叹:“唉,想想也是啊!你露姐生我气,我好些天都没碰她了。把钥匙给我吧!”

    “嗯嗯嗯……”郭小四那货居然是笑得有些贼,点着头,然后把齐露家的房门钥匙给了我。

    我拿着钥匙,心头邪恶顿生,但还是对郭小四道:“晚上你露姐去哪里参加酒会?会有多长时间?”

    “就在姬斯顿5楼的酒店会所里,这次是集团高层和外地客户的联谊会,恐怕得有两个小时左右。”

    “哦,那行,我一会儿也去酒店里。不过只是跟你好好聊聊,兄弟之间相互沟通、了解一下。”

    “可以呀!”

    郭小四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便不多说什么,拖着两口旅行箱,很快进楼,坐电梯上了11楼,来到1107房门边。不得不说,此时我的心跳有点激烈。齐露啊齐露,最好是老子一开门,你就全露了,嘿嘿……

    楼道里有风,我一开门,刚想俯身提箱子进门,厚实的防盗门居然被吹关上了,发出“砰”地一声响。

    我只能再开一次门,左脚抵门,然后再依次放箱子进门。这时,能看见齐露家里装修得好是豪华,与我的家有一拼,但更多了些欧式艺术氛围,倒不知道是不是她弟弟齐运帮着设计的。进门之处,还设有一个衣帽鞋厅。

    我刚刚进去,还没脱鞋,便听到里面齐露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四,箱子拿上来了?”

    我微笑着一抬头,便看着齐露从二楼下来的金色旋转木楼梯上下来,白洁的小脚趿着红色小拖鞋,头罩粉色浴帽,身上裹着一条粉色的大浴巾,那个美腿风情、性感身姿,的确让我是热血沸腾。

    可齐露一看到我,红润迷人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在楼梯上一跺脚,斥骂道:“混蛋,你怎么……啊……”

    没骂完呢,因为跺脚用力,齐露那塞嵌式的浴巾突然松开,往下掉啊,顿时她惊叫着,而我看到了她全露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