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2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539字

    提起这个,郭小四就有些郁闷,神色都有点愤怒的样子。他取了两支烟出来,分我一支,然后给我和他都点上,深深地吸了两口,才对我说:“姐夫,齐运就是个渣,老子对他没什么好感的。那些年他的恩情,早他妈都荡然无存了。”

    “哦?怎么个渣法?”我听得有些好奇,问道。

    郭小四又深深地吸了两口烟,才说:“这丫的上高中的时候,虽然也打工挣钱,和露姐一起照顾我,但我还是恨他。他觉得他是大爷,是我的恩人,而我成绩又不好,总受他的数落,自尊心很他妈受伤。这倒也就罢了,谁他妈叫我学习不好呢?可偏偏老子上高三的时候,遇上了后妈的女儿珍珍姐,我们处对象了,结果,齐运大学暑假回来,居然把珍珍给我勾走了。我找他理论,他还说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怎么能配得上珍珍?到头来呢,珍珍跟了齐运,连处&&子之身也给了他。这他妈倒也罢了,谁知道齐运在大学里就是个花&&心&&浪&&子,还有别的女人,珍珍气得为他服毒自杀过。可我也他妈贱,居然还救了珍珍。珍珍却再也不喜欢我了,去年在南方遇上一美国佬,就嫁到美国去了,连着她妈也接到美国去了。姐夫,你说,齐运他妈的是不是一渣?”

    我听得稍稍有点愕然,抖了抖烟灰,淡笑道:“这……齐露和齐运都是苦出身的姐弟,怎么这个齐运这么差劲儿?他和你,貌似算是夺爱之痛,而且他夺了还不珍惜。”

    “所以啊,他就是让人捅死了,我也觉得没啥呢!”郭小四恨声说着,又叭了两口烟,才接着说:“就是,露姐对我,比他对我就好了百倍了。露姐很宽容,哪怕我酒驾进去过好几次,她都会捞我出来。当然,我喝酒开车很稳当,不会出事的。可每一次回来,齐运他妈的都要数落我。在公司里,齐运这王八蛋不知道利用自己人模狗样的外表玩&&&弄了多少女职员呢!可他仗着自己有才能,是个部门领导,亲姐是总裁助理,依然是眼高一切,天天牛得不行的样子。反正,他看到我,也没个什么亲热劲儿的,一句话,这丫的就是瞧不起我的。因为我学习不好,长得不高,本事呢除了开车就是一渣,而他觉得自己太优秀了。”

    “嗯。这种人,貌似姐夫我也是看不惯的。”我点了点头,然后饶有兴致地问道:“你和齐运这些恩怨,你露姐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可她能怎么样?齐运是她亲弟,在公司也是很有才华的主心力量,她也只能批评几句,然后也就算了。反下,齐运也没当露姐的话放在心里的。甚至,有时候齐运也恨露姐的。”

    “哦?齐运这家伙连亲姐也恨?什么个情况?”

    “露姐上高二的时候,有个挺有钱的社会青年喜欢她,说让她别上学了,嫁给他,他保管对露姐、齐运和我都会很好的,要吃有吃,要穿有穿。可露姐不答应,死活都不答应,她宁可带着我们过穷日子,也要读书,也不要出卖自己。就是因为这个,齐运心头一直恨着露姐,觉得她没有牺牲精神,害他吃了很多苦,过不上安逸日子。”

    这个郭小四呢,对我还是有话就说的,一五一十呢!我听得心头确实对齐运很无好感,反倒是觉得齐露还越来越形像光辉、圣洁了,胡灵要是弄死了齐运,反倒还是为民除害了。

    当时我就安慰了郭小四,说:“小四,这些事情我了解了,很有感慨。姐夫我也是从穷日子过来的,知道人穷志短受人欺。你呢,也不要去计较齐运什么了,估计他没什么好结局。太狂的人,都下场不怎么好。你以后嘛,少喝点酒,好好给你露姐开车。适当机会了,姐夫带着你,能让你稍不注意发点财什么的,日子能过得更好,讨个女人也能更好一点的。”

    “谢谢姐夫啦!不用姐夫提醒,我也会听你话的。从你捞我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角儿。我这酒嘛,其实原来也不喝的。都怪齐运那丫的抢了珍珍姐,让我染上了酒瘾,发现自己还真挺能喝的。”

    说着,郭小四还苦涩地笑了笑。当然,我能感觉到他的欣喜之态,笑了笑,说:“你小子倒也是会看事儿。放心吧,跟着姐夫,有你的好的。这样,我给你说个事情,你必须去办好。要是做好了,对你的好处是很大的。”

    一听到有好处,郭小四也是两眼放光,说:“姐夫,什么事啊?你说你说,我一定保证做好!”

    “嗯!你是吃过苦头的人,应该也是能做好这件事的。”我点了点头,然后灭了烟头,认真地对郭小四说:“红花路北头有条小巷子,叫做‘菊香巷’,你知道吧?”

    “菊香巷?”郭小四听得一疑,然后点点头,说:“嗯,我知道知道。就是工业园那边,市西郊那里嘛!那里可一点也不香,挨着火葬场,好多房子现在还是老砖房,现在那一片都没什么人住了,外地的流浪汉、叫花子倒是挺多的,搞得一片地方又脏又臭。我上高中的时候,逃学爱往那边跑,现在很少去那边了。有时候开车送露姐出去办事,偶尔在这边的大桥上还能看到那一片。”

    我点了点头,说:“嗯,你既然知道那地方,事情也就好办了。你以后有空了,就去那边吧!在那里……”

    我话都没说完,郭小四已然惊得是阴柔尖叫了:“啊?!姐夫,不会……”

    郭小四这一尖叫没完,便引起了咖啡厅不少的顾客和侍者注目。他赶紧一看四周,当场还有点脸红,低头不好意思的样子,然后对我轻声道:“姐夫,你不会吧?让我去那地方?又脏又臭的,我去那里干吗?那儿离火葬场那么近,听说还闹鬼呢!”

    “闹锤子的鬼!这世界上哪里有鬼?鬼在人心里而已。”我冷淡淡地低声说着,又掏出烟来,一边抽取一边道:“你小子听不听我的话嘛?”

    “听听听!姐夫你的话,我当然要听了。只是……菊香巷那一片,确实有点儿……嘿嘿,我实在不想去啊!”郭小四连连点头,一边接我的烟,一边讪笑着说。

    我打起了打火机,给郭小四把烟点上,自己也燃起,然后才笑道:“说实话,那一片呢,老子也不想去,所以才让你去的。”

    “我擦……姐夫,你也太损了吧?害我呢?”

    “我害你个屁!”我严肃起来,一抖烟灰,又道:“每一次我去那里,都是戴着口罩去的,你也可以这样子做。你记住,你去那里的时候,买些米啊面啊肉菜之类的去。在菊香巷的巷子尾,最靠近火葬场污水口那里,五间烂砖房里,有个眼神不怎么好的老头,你给他做点饭吃,走的时候留个二三百块钱。当然,你要是天天能去照顾他,就更好了。”

    “我擦……姐夫,你……这是让我照顾孤寡、积德行善吗?那老头会不会临终给我一大笔遗产?或者他会传我一套神秘的功法,让我打遍天下无敌手?”郭小四听得有些郁闷,然后有些调侃道。

    “去你丫的。你是都市小说看多了还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啊?他能给你一大笔遗产的话,还能住那破地方?反正,你去把他照顾好了,应该也不错的。”

    郭小四倒是能吃苦的样子,点了点头,说:“行吧,我听姐夫的。不过,听起来姐夫你也曾经照顾过这个老头了么?小弟我对你要肃然起敬了。”

    “算了。我现在没怎么照顾过他。只是刚开始还会去帮着做点饭什么的,后来就实在没法忍受那里环境,干脆一个月送一回钱过去。后来连送钱的事情也不干了,让别人送去的。我相信,你比我强,你能坚持的。”

    “我晕~~~~”郭小四听得郁闷了,一张脸苦逼起来,“姐夫,连你都坚持不下来的事,我恐怕希望也不大啊!不过,我还是尽力吧,能坚持几回算几回。可是……”

    说着,郭小四还是顿了顿,好奇地问我:“姐夫,咱这么伺候一个瞎老头子,到底是为什么嘛?就只是为了行善么?”

    我脑子里转了转,下了个决心,灭了烟头,低声道:“行善当然是必须的,你也必须给我坚持下来。老天是有眼的,善人善报的。这个老人叫老李头,早年丧偶,两个儿子和儿媳妇虽是普通建筑工人,但家庭也算和睦。十年前,南方一处工地发生了一场意外,塔吊倒下来,砸死了老李头的两个儿子和儿媳妇。那时,他两个儿子才刚结婚不到三个月。消息传来,他奔丧南方,工地方倒是给了二十万的赔偿……”

    “二十万呀?在十年前也算不少的数目呀,怎么他还住那地方?”郭小四听得忍不住插了句嘴。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事情就出在这二十万上。老李头拿着钱,原想坐火车到CQ,然后再回NC,但他不幸被坏人跟踪了。最后,火车没赶着,钱也被人抢了,身无分文,流落街头。他受到的打击不小,精神状态也欠佳,跟疯了一样,居然花了五年的时间,乞讨流浪步行了四千多公里,还是想回NC老家。五年前,我在CQ碰见了他,才顺便将他带回了NC来。这些年过去了,我时常照顾着,他精神头倒是不错,身体也算健康,就是再也不想走出老屋了。”

    我说的倒没有半句假话,确实是五年前在CQ碰上老李头的。那时候铁梅正在CQ发展,我过去看她和丁丁,在CQ通往NC的高速路上碰见的老李头。

    郭小四听到这里,也是颇为动容,神情充满了同情,叹道:“唉……老李头也确实是不容易啊!”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挺不容易的。现在,他算是膝下无子,后代全无,也没有什么亲友。加上他不愿意搬出来,所以只能继续在老砖房里住着。那一片的人,早都因为火葬场的原因搬得一个不剩,连户口都迁走了。你说得不错,现在那里只是流浪汉、叫花子的家园。但我让你去照顾他,一是为了行善,二是想让你小子发点财。”

    “啊?!就那一带那情况,早都应该拆建了,但没什么开发商愿意接地,还能发个什么别的财啊?”郭小四还是挺吃惊,不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