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3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302字

    我淡淡一笑,端起拿铁抿了一口,然后说:“具体的东西,我现在也不便告诉你。但是,小四,你听姐夫的话,不会假的。你以后每一次去,都给我留照片为证,我会不定期抽查你的。到时候,你就能明白了。我敢保证,到年底,你可以扬眉吐气了。”

    “哦……”郭小四听得有些失望,但还是点了点头,并不继续追问。这小子,倒还算是懂事,接着道:“姐夫,放心吧,我就好好听你的!”

    我很高兴,又和郭小四交待了一些细节的问题,聊了些别的。我发现这小子还是很善谈的,虽然有点娘娘腔,但性格还是很对我的胃口。当然,不是自夸,我这能说会谈、颇有见解的一老混蛋,把郭小四是征服得服服贴贴的。

    至于老李头他们菊香巷那一片的事情,我是不会告诉郭小四的,免得这小子兴奋得不知所以了。他毕竟还是年轻,浮躁是难免的,我得预防着。

    其实,菊香巷那一片,已经是要拆迁的了,年底就会开始。这个消息,在NC市来说,已然还是绝密的,知道的人是非常少的。而我的消息来源,自然是儿子。儿子的顶头上司,伟大的项市长,从我们ED区发家,那时候就号称是“项拆城”,搞了不少的拆迁工作,政绩斐然的。当然,这也包括龙源凤泉小区的征地、拆迁事宜。

    就上半年清明的时候,儿子与我单独聚会。我们两个喝酒、聊天,我抽烟,他不抽,但酒量很大,虽喝了还不说胡说,这是我的好儿子。

    当时,儿子就对我说了,菊香巷那一片,在项老大上任后,就把拆建纳入政绩奋斗目标了。今年底,这个目标即将实现。想想项老大任市长都三年了,巨大的政绩还没有搞出来,必然他内心还是着急的。但菊香巷那一带,着实是没有什么商业开发价值,因为靠着火葬场,按风水迷信来说,多他妈晦气啊?反正火葬场建起这三十年来,那一带的人都快搬光了,特别又是菊香巷那一带,因为这条巷子是条长长的弯月状,还几乎是把火葬场给围了个大半,火葬场后面部分就紧靠着几座市郊小山,山后面是NC市的母亲河——JL江。

    不过,项老大左思右想之后,一个点子就冒出来了,并且很有优势,而且在市常委会的秘密碰头会上通过了的。他准备将火葬场连同菊香巷那一片都拆掉,火葬场当然是迁到更远的农村去,批山荒野地再建。而这一片拆了之后,将兴建一座新型化的污水处理场,将号称是全省除CHD三个巨型污水处理厂之后,第四大的规模。这笔投资不小,据儿子所说,至少七个亿。因为菊香巷一带没有多少住户了,拆迁补偿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现在,这个拆迁消息还是属于绝密的。因为项老大他们太懂这个国家的人民了。哪怕是菊香巷那一带的人除了老李头之外,几乎迁户搬走了,但那些人的老砖房子还在那里,虽然烂了,但还没倒,还可以住人呢!要是这些人们听到拆迁的事情,把家里的老人什么的安排到原来的房子里住着,赖死不走,那政府不拿钱出血,也是不可能的。这年头,谁都在想钱,遇到有利益的事情,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的。特别又是国家的赔偿,谁都想多咬一口。

    项老大上任之后,常让儿子盯着菊香巷这边的情况,特别是迁户口搬走的情况。三年里,又搬了近百户人家,那一带几乎成了NC市的破旧鬼域似的。项老大很高兴啊,这得为国家节约多少财政开支啊?在这样的事情上,两拨人马似乎在相互暗算,最终人民失败了。确实有些老百姓盼了好多年的拆迁,但一直没消息,只能……最后一批都搬走了。可老李头呢,屹然不动也。

    儿子呢,对这样的绝密也都是烂在心里也不会对其他人说的,但偏偏对于我,他是必须要说的。那次聚会的时候,他还叮嘱我,千万别让老李头搬走,得照顾好他,还叫我马上跟老李头把领养手续办了?

    我当时嘿嘿一笑,说一切早都搞定了。现在,我有一个身份,便是老李头的养子。你说,老李头那四间大砖房连着宅基地的建设审批面积,一共有205平,要是补偿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实际上,最初我并不看好菊香巷那一带的。对于老李头,也没有做他养子的想法。只不过,五年前我将老李头从CQ市带回NC后,对他照顾得不错,他很感激我,问我愿意做他的养子吗?老人家很可怜,充满了期待,我不想让他这么一孤寡的老人太失望。反正我又没爹没妈,他也没儿没女,成立一种关系,也未必不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和寄托。

    于是,我照顾老李头的第二年,我便办理了相关手续,成了他的养子。以我的能力来说,赡养他到终老,是没有一点问题的。这世界上有很多弱者,但我们的能力有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就连我母国也做不到这一点的。但是,只要我们遇上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这倒也是应该的,人性使然嘛!

    当时,我还真想让老李头搬出来住的,特别是我买了龙源凤泉的房子之后。可他实在舍不得那里,因为那里是他三代人居住的地方,根就在那里,里面有许多的朴素的欢乐和痛苦,是他记忆的最深刻。他不想搬出来,于是我也就作罢。虽然他眼神不太好,但还是勤快,将四间砖房内外打扫得也干净,每天都要扫一遍。那一带,就他家最不臭。只是周围环境太糟糕了,我都忍受不了,可他受得了。

    后来,我有了春红之后,经常是春红去给老李头送米面肉菜,送钱什么的。我只是抽个两三个月就去一次。对于春红的身份,老李头只知道是养子家的保姆。老李头很安慰,说我是个好人,一定有好报的。

    当然,我每次去老李头家里,都会坐下来和他吃饭、喝酒、抽烟。他那里的家具什么的都有,冰箱、电视也有,生活用电是我花钱从火葬场搭的线。虽然周围都是流浪汉、叫花子、疯子精神病聚群,但还真没人敢骚扰他。因为我给他买了两条大狼狗作伴,一条叫做滚蛋,别一条叫做爬开,两条狗都是忠心护主的角色。

    儿子了解到老李头的情况时,也是很同情,有时候还给我一千两千的,让我带给老李头,说也算是他的一点心意,这我都照办了。同时,他还老早时候叫我对老李头好一点。别看那一带风水差,但迟早是要拆建的,因为在NC城市的边缘,那一片实在太不和谐了。呵呵,这是儿子的政治家眼光,我只能配合。

    聚会的时候,儿子得知我早已是老李头养子的时候,真心为我笑了,笑得如极美的人&&妖。他赞我:老大,你心好,真是有好的回报的;虽然你没希图什么,但你做了切切实实的好事,上天有眼,在看着呢;回头拆迁动工,我尽量活动一下,赔偿拉高一点。

    我当时回道儿子:“滚JB蛋,上天是没眼的。上天若是要有眼,不会让老李头钱被抢了,坏人至今没抓住;也不会让老李头流浪数千公里,乞讨步行回老家;更不会让很多很多的流浪汉无家可归,不会让那么多住进老子CQ天使之家的残障孩子在之前生活全无保障,受尽折磨和歧视。”

    儿子听得淡淡地笑了笑,说:“唉,老大,这就是世界,这就是现实。当然,世界里多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就多一份和谐了。人民需要你这样的爱心,世界需要你这样的……”

    “得得得,你少JB搞这些高大上的语言,老子不爱听,来,喝酒!”

    于是,儿子笑了笑,笑容依然如妖,继续跟我碰杯喝起酒来。说实话,儿子挺懂我,知道我的脾气,不喜欢吹嘘颂扬,有时候混蛋,有时候摸着良心低头做事。而我也懂儿子,身在仕途,染了些官场习气,但在老子面前,他是真儿子,也是实诚的朋友、兄弟。儿子在官场上的路能走多远,我相信也许会很远吧?

    好吧,扯远了,说这边。到晚上十点过的时候,郭小四接到了齐露的电话,便马上说要离开,送表姐回去了。而我也不再说什么,叫来侍者说埋单的事。侍者呢,直接告诉我们,所有的单都由刚才9号卡座那位中年男士让人用支付宝买过了。

    呃……这个听得我还是有些惊讶,居然是龙晓天买了单了。郭小四真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没想到高高在上的龙总裁能请他这么一小司机在这高档场所消费一次。当然,龙晓天虽然是龙氏总裁,这里姬斯顿大酒店也是他的产业,但这处楼顶咖啡厅是别人在租赁地盘经营,所以侍者倒不认识他。

    我没说什么,便与郭小四离开了咖啡厅。郭小四坐电梯下楼去了,而我则是走楼梯去铁梅的房间楼层,理由是走楼梯有益于身体健康,郭小四倒且是相信不疑。因为我当然不想让郭小四知道他这个姐夫还有别的女人,而且离他表姐的办公地很近很近。虽然这小子不能说啥,但也觉得不必要的麻烦还是避免了比较好。在这一方面,龙晓天倒是很开通了,竟然不管我这些破事儿,还不介意我追小岩呢!

    反正,今天晚上我感觉挺开心的。放任何人那里,一个亿富翁让你叫他一声“老哥”,应该都挺开心吧?可我刚刚到铁梅房间外面的时候,电话响了,一接,还真他妈来了件让我心头很不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