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5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5本章字数:3378字

    十四岁那年夏天,那个雷雨夜,胡球他们采石头造出来的大石窠子,我的成人礼。谢谢雪花嫂,她让我彻底体会了男人的另一种功能。

    此后的日子里,山里的日子依然艰苦,但我在卖力地为雪花嫂、晴晴、胡灵奉献着我年少而强壮的少年时光。每天放学回来,我都在帮着家里忙东忙西,全身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力气。那时候山里仿佛也有做不完的农活,但大家活得依旧那么艰苦。

    雪花嫂依然保守,依然还是山里的女神。皮肤还是那么白嫩中透着红润,身段还是那么迷人,让多少庄稼汉子看得走不动道。没有好衣裳好鞋子,最好的化妆品就是香皂和山里的皂荚角,更多的是体力劳动和胡球的拳脚,但雪花嫂依然美丽,她是一朵山间圣洁的野百合,可惜永远也看不到春天。让我骄傲、窃喜、兴奋的是,她这朵野百合,只为我绽放,而且灿烂、奔放、热烈,总让人那般难忘。

    我是精壮的牛犊子,越来越精壮,累不死的牲口。某一点欲望的触发,之后是不可收拾。但雪花嫂子心疼我,并不总是与我什么,只会选择在周末,或者是体力劳动相对轻松的时间段。

    那时,老杂毛的房子还没有垮,我便搬回了“家”里。大约的原因,后来我彻底成熟了,也就明白了。我记得让我搬回去的事情,也是发生在那年的夏天。那个暑假里,我和雪花嫂暗地里已有过好些次的快乐,在假期末的时候,胡球回来了,因为要收稻子了。

    胡球回来的那一天晚上,我在隔壁房间睡着,但脑子里想着隔壁雪花嫂和胡球的情形,热血、不满、暗恨,所以没有睡着。我很意外地听到那边床的响动,然后没到两分钟,胡球完蛋了。这个时候,我很高兴很高兴。用山里话说,胡球不球行了。于是,我又高兴得睡不着了。

    我听到了胡球的牢骚,说要休息一会儿再来。结果,他一休息就到了半夜的样子,我又听到了床响,没到两分钟,他又完蛋了。兴许是恼怒了,胡球抽了雪花嫂一耳光,然后睡下了。

    我听到雪花嫂的哭泣,心底的愤怒却让我没有勇气过去为她撑个腰。胡球还是牛高马大的,我干不过他,也不想奸&&情暴露。

    那一夜,我最终失眠了。但我依然还是有些高兴,因为胡球侮辱雪花嫂的时间很短。对于他们夫妻之间,我只能用“侮辱”来形容胡球。

    第二天早上,饭桌上,胡球脸色拉得老长。饭还没吃完,他便说我十四岁了,也长大了,应该当家理道了,搬回老屋去吧!于是,我回到老杂毛的破房子里。现在想来,是那时的胡球有忌妒之心,也有担忧,害怕我趁他不在家的时候给他戴了绿帽子。实际上,呵呵,他头上已经绿了。

    事实证明,胡球确实是谨防着我和雪花嫂的,他的直觉是正确的。所以,他那阵子隔三岔五就要从NC市工地上回家来,反正钱是挣了些,也没见往家里交过什么钱,反而有时候还让雪花嫂子给他拿路费。甚至,最后胡球又拉起了一帮人,再次在原来的大石窠子里干起了采石的活儿。白天干活儿,晚上和工人们喝酒、打牌,很晚了才回家。他很晚回家,这个时间差,还是给了我和雪花嫂机会,我们被可以叫做“爱情”的东西驱使着,很疯狂。

    我的老杂毛养父留给我一亩地和七分田,从十四岁起,自己就一个人种植,同时还要帮着雪花嫂家里做庄稼。胡球是不碰家务活和农活的,只碰铁锤、石头、钱、酒瓶、烟盒和纸牌、麻将,还有短暂的时间碰雪花嫂。

    我一个人的庄稼和雪花嫂一家三口地的庄稼是全村最好的,这离不开我和雪花嫂的辛劳,但村里人忌妒,于是随着我年纪的增长,就多了些风言风语。特别是有一个采石工人跟胡球去城里收帐之后,两个人居然嫖了一次,回来之后,他说胡球进去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而他是十多分钟后出来的,胡球不行了。这种话悄然传开来,人们想起胡球的种种频繁归家及后来就不外出的情况,个个都是侦探大师,断定胡球真不行了,也断定我和雪花嫂有一腿。

    虽然人们都背地里传着,但我还是知道了,只是和雪花嫂之间更谨慎了。胡球也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把那个采石工人揍了一顿,然后开除了。那一阵子,他脸色阴沉,怎么看我都不顺眼一样,还对我说过:你本不姓胡,等长到十八岁,你就滚吧!

    那时的胡球还是身强力壮,既是采石老板,也是工人,力气很足,所以,我只能答应他的要求。说实话,就那个破家,我也不想呆。等我真的长大了,我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听我的小学女老师洪莺说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我想去看看。

    漂亮迷人的洪莺老师并不姓洪,我只叫她名字里的后两个字而已。她来教我们五年级的时候也才十九岁,很年轻,穿得也漂亮,简直让我们山里娃眼前一亮,我感觉雪花嫂要是穿上她的衣服裤子,一定更美了。那时候我还在课堂上说,为什么老师不在外面的世界里,要到我们那个破地方来当老师呢?当时,全班同学都哈哈大笑了。

    洪莺多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她来这里当老师,是为了让我们更多的同学能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在外面奋斗,获得更美好的生活。如此高尚的话出来,我们全班同学并没有肃然起敬,因为我们理解不了,穷的不仅是物质,还有精神层面。甚至,我还说: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天天有肉吃,有好衣服穿啊?

    当然,所有人又哈哈大笑起来。洪莺白晰的脸上也红了起来,更漂亮迷人。无疑的,在她的心中,对我的印象极为深刻。现在想来,我们那一拨小学的同学,现在都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了,奋斗了,但真心过上美好生活的人,屈二指可数,一指即为我,二指算是春红班长了。剩下的同学们,过着普通的打工日子,奋斗在工厂流水线和工地、饭店后厨房等地方,能开个小店都算不错,能在市里有套按揭小房子就算发达了。有时我还能碰见他们中的某一些,真的我不能感觉他们生活有多美好,反而不少人眼角连皱纹都出来了。

    只不过,随后来小学五年级、六年级的日子里,洪莺老师并没有嫌弃我的顶嘴,她发掘了我的聪明,并且培养了它。我能深刻地意识到她是一个善良而漂亮的人,是我们那一带为数不多喜欢我这小牲口的人。这世界让我感动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她绝对是其中一个。

    洪莺了解我的很多情况,甚至还风闻了我和雪花嫂有一腿的事情。在她的教导下,我在小学六年级毕业的时候,已经跟她学完了初三的课程了。小学毕业时都快十六岁了,我直接在她的帮助下参加了中考,成绩还可以,录入了NC技院。

    这样的洪莺老师,值得我尊敬和爱戴。她甚至用自己的工资,给我买衣服鞋袜。这一切,都让我内心深处萌发了对她的非份之想,是一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情绪——我似乎与雪花嫂的同时,又爱上了我的美女小学老师。

    上课的时候,洪莺是住在学校里的,我常帮她从学校外面的老井里挑吃水,帮她在山里捡干柴送去,有时候还帮她扫地。她要掏钱买我自己种出来磨出来的大米,我坚持不要钱;我自己养猪宰了,我送她最好吃的肉;我把自己种的小菜给她送去,坚决不收钱。我无以为报,只能如此,这些都是我最朴素和直接的感恩。

    我记得小学六年级第一学期后半学期的时候,深秋,天冷,周五下午洪莺给我们上了两课堂,当时我们镇子里的校长、主任和镇上的好多老师都来听这两堂课,叫做教研公开课。有时候我们周五下午放假了,洪莺也去听别人上课的。

    那天下午来的人很多,比我们全班同学的人数还多,坐满了我们教室后面空余的部分。我记得村长、书记和村会计都来了,也在教室后面听着。洪莺上了语文和数学两堂课,迷人的笑容,清亮柔和的嗓音,还有我和春红等几个相对成绩好的同学积极配合,她的课也就上得很成功。

    课后,我们下午四点不到就放学了。书记和村长两人商量,便在村长家里摆宴招待所有的老师,自然也请了洪莺去。而我呢,在书记那里领到了一个活儿,就是去十里外的小镇上背些肉、菜、瓜子花生和酒回来,书记把清单都给我开好了。

    我力气大,跑得快,下午五点就回到了村长家里。那时,春红跟她妈妈在厨房里忙碌,还有村里另几个妇女也在下厨,搞得像过年一样,很热闹。村长、书记和会计……哦,我记得还有村上的林业员,他们陪着校长等领导和老师们打牌,纸牌、麻将在院坝里围了好几桌,场面很盛大的样子。洪莺不打牌,反而在厨房里帮着忙。

    晚饭的时候,一伙人坐下来喝酒吃菜,搞得热闹极了。而我呢,还是享受到了不错的待遇,在厨房里跟春红、春红她妈还有几个妇女有一桌子菜,虽然这些女性不太喜欢我,但我也不多话,吃着肉,内心里开心极了。在旁边的房间里,村干部们和校长领导、老师们喝酒搞得气氛很足。

    到头来,饭后,原来打牌的人还在打牌,没有人离去,打个通宵这是很正常的。洪莺喝得有些醉,因为今天她是主讲老师,所以要被很多人敬酒的,虽然尽量推辞,但还是拗不过,所以喝多了点。她醉了,但走路还行,神智也清醒,说要回学校去休息,让我送她。于是,这一夜注定了是我记忆里的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