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吃干抹净,公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1本章字数:2041字

    眼见着女人满脸惭愧,毫无察觉的擦拭着自己的某个部位,顾明远胸口又是气又是憋得。

    眼眸渐渐地变暗,他的喉结微微动了动。

    手,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

    陆熙柔还一脸懵逼,抬头睁着一双无辜是懵懂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顾明远。

    电光火石之间,她的腰就被一只温热的大掌紧紧地搂住。

    还未来得及反应,唇就被堵住。

    他的接吻技术很好,那炽热的嘴唇像是火焰,一点点的点燃她身上的敏感。轻轻地撬开她的嘴唇,像是品尝美酒一般,那样的投入,那样的温柔霸道,几乎要将陆熙柔的呼吸给夺走。

    此时此刻,陆熙柔的大脑已经处于休克状态,整个就是一大写的懵逼。

    只能呆呆的,跟随着顾明远的节奏。

    直到粗粝的掌心探入了她的衣衫,触摸到那光裸的肌肤,她才浑身一个激灵,如同触电一般,瞬间反应过来。

    “顾……顾明远……你放开我……”她喘息着,唇齿间是断断续续的句子,上气不接下气。

    他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眸中闪过一抹暗色,加深了这个吻。

    不行,绝对不能让事情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下去!

    这算什么嘛,莫名其妙的就被吻了!

    陆熙柔的眼中满是清明,尽管满面通红,被他吻的全身发软,还是抬手,用力的捶打着他那坚硬壮硕的胸膛。

    像是砸在棉花上,毫无作用。

    她咬牙,索性一狠心,脚上用力,狠狠地踩在了顾明远那黑色皮鞋上。

    显然没料到她会来这么一遭,顾明远吃痛,两道好看的浓眉紧皱,却始终没有松开搂住她的手。

    被迫结束了这个吻,顾明远显然很是不悦。

    他阴沉着一张脸,将陆熙柔靠近自己的身子,眸中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来:“怎么?跟我玩欲情故纵的把戏?”

    “谁跟你玩欲情故纵了,要不要脸。”陆熙柔争辩着,突然感觉到自己腰间抵着坚硬的东西,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心一下子猛跳起来。

    瞧见顾明远那被黑色欲望占据的双眼,才明白过来,自己刚才帮他擦水的动作,是有多么白痴。

    天哪,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真的一点不假。

    手足无措了,结结巴巴的解释着:“那个……顾总,我觉得我们之间是有点误会。你听我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真是个误会……”

    顾明远半点听不见她的话,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冷冷的说:“六年前,你占我便宜。六年后,我也应该讨回来,这才公平。”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陆熙柔内心是崩溃的。

    毫不客气的被扔到床上,还没等她起身挣扎一下,一个沉重炽热的身子便瞬间压了上来。

    他像是一匹野狼,报复似的狠狠地吻着她的嘴唇,直到把那娇美的嘴唇弄得红肿不堪,这才满意。继续埋头向下,一个一个种下粉红的草莓痕迹。

    陆熙柔感觉自己要化了,软绵绵,半点力气都使不上了。

    微眯着眼睛,眼角眉梢之间尽是妩媚之色。

    她那浅浅的声音,更是让顾明远血脉膨胀,再也控制不住。

    衣衫,一件件的褪去。

    破碎的声音,男人的粗喘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室暧昧旖旎。

    窗外,天色一点点的变暗,夜幕降临。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清晨五点。

    陆熙柔缓缓地睁开眼睛,意识也一点点的回归。微微的动了动身子,只觉得全身跟被车碾过一样,酸疼无比。

    脑袋里面瞬间蹦出昨天晚上那些疯狂的画面来,他是一点都不节制,一次又一次的要她,不管她再怎么求饶也没有办法。

    这跟六年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稍微抬起头,那张俊朗的睡颜便映入眼帘。

    眉眼如画,高挺的鼻子,还有薄薄的嘴唇……他怎么能长得真好看呢。

    不过还是睡着了比较温柔,醒来的时候那双眼眸总是冷冰冰的,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盯着他的脸发了一会儿愣,陆熙柔渐渐回过神来。

    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庞,勾起一抹笑来,那笑带着几分凉薄的意味。

    本来她跟顾明远之间的关系就够尴尬了,现在两人又一次发生了关系,倒是更复杂了。

    在心里教训了自己一番:陆熙柔啊陆熙柔,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着散落了一地的凌乱衣衫,皱了皱眉头。

    蹑手蹑脚的掀起身上的那层薄被子,又小心翼翼的从床上走下来,捡起自己的那些衣衫,快速的穿戴了起来。

    不管怎样,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先跑再说,总比等顾明远醒过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尴尬。

    就在陆熙柔将那裙子套上,正打算穿鞋子的时候,一个带着几分慵懒意味的沙哑嗓音在身后响起:“打算故技重施,再跑一回?”

    陆熙柔的背脊一僵,手上的动作也暂停住。

    她讪讪的转过头,看到顾明远正斜靠在白色的柔软枕头上,上身赤身着,健硕的胸膛在清晨的熙光之中很是白皙。

    真是要死,竟然被抓个正着!

    陆熙柔心里暗骂一声,脸上的表情尴尬的快要凝固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倒是顾明远,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淡定无比,眯着黑眸直勾勾的看着她。

    一时间,你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时间在静谧的空间里一点点的流逝。

    最后,陆熙柔实在是忍不住了,肩膀垮了下来,索性破罐子破摔,语气随意:“顾明远,昨天晚上可不是我下药,完全是你自己精虫上脑。”

    见他还是不说话,陆熙柔补充道:“你放心,我不跟你计较。就当一睡抵一睡吧,我六年前睡了你一次,你昨晚睡了我一次,咱们两清,互不相欠。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听着她这洒脱的话,顾明远那原本舒展的眉头渐渐地拧了起来。

    这个女人说话怎么越来越不中听,什么叫做“一睡抵一睡”?她脑袋里面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古怪念头,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