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顾明远的警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2本章字数:2181字

    一下班,陆熙柔就拉着林七跑到酒吧里闷头大喝,酒量不好还非要强灌。

    喝到最后林七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把人从酒吧里拉出来。

    虽然陆熙柔早已经喝的不能自理,但从酒吧到停车场,从上车到回家,嘴就一直都没消停过。

    “小七啊,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在工作上有所建树呢……”

    “小七啊,你说顾明远是不是傻,那苏月欣就是个绿茶婊,他怎么能喜欢那种女人……”

    “小七啊……”

    第二天一早,刚上班的苏月欣就被通知到顾明远的办公室,恰好苏月欣也有事找他谈。

    顾明远伫立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刚推开门的苏月欣,清晨的阳光打在他身上,说不出的高大伟岸。

    明明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美男图,就因为放置在一旁办公桌上的手包而显得有些诡异。

    苏月欣的心跳突然加快,桌上的手包正是前几天遗落在陆氏集团的那个。难道顾明远叫她来,是知道了什么吗?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后,顾明远先开了口。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这两天比较忙,陆氏集团的事情被他搁置了下来,直到昨天晚上收到陆源的秘书送来的手包,包括那天所发生的监控录像,并告知他不要误会陆熙柔。

    一开始他只觉得陆源是在争取合作的机会,跟陆熙柔有什么关系?要不是陆熙柔这个名字让他心生异样而看了监控,也不会知道苏月欣到底隐瞒了多少。

    “明远,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苏月欣不傻,万一顾明远只是在诈她,把事情说出来的话下场是什么她想都不敢想。

    顾明远最讨厌搬弄是非的女人。

    “是吗?”

    顾明远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月欣,让她感觉更心虚了,点头这么简单的动作仿佛花了很大的力气一般。

    “别再找陆熙柔母女的麻烦!”顾明远将手包丢到苏月欣的面前,“过去的事情我就当你无知,别再让我听到类似的事情!”

    “顾明远,你什么意思!”

    “怎么,你觉得你这个设计总监,可以顺带连我的私生活一起监管了?”

    顾明远挑眉,看起来危险又迷人。

    但精明的苏月欣怎么会听不出顾明远的意思?他竟然为了一个作风不检点的女人来威胁她,她怎么能服?

    可如果再闹下去,顾明远或许真的会让她卷铺盖走人。

    “明远,跟你那么久了,你看我什么时候管过你的事情?。”苏月欣笑得灿烂,将手上一个小巧的U盘推到顾明远面前,“我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你先看看U盘里的东西。”

    顾明远盯着苏月欣,仿佛要将这个女人看出一个洞一般,看得苏月欣一阵心虚,才玩味般的拿起U盘连接在电脑上。

    里面的内容不多,十几张照片,却足以将顾明远的表情凝固。

    全部都是一男一女举止亲密的照片,因为角度的原因几乎看不清男的是谁,但却可以肯定,那女人就是陆熙柔。

    陆熙柔,有能耐啊。

    “我朋友昨晚发给我的,我不太能确定是不是陆……就拿来给你了。”

    苏月欣边火上浇油边仔细观察着顾明远的表情变化,生怕错过一丝丝。

    陆熙柔那么出名,苏月欣能认错才怪了。

    JP集团突然准备跟陆氏集团合作已经让她很慌神了,那死女人还带了一个看起来和顾明远有七分像的拖油瓶,她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你出去。”

    顾明远冷冷的下着命令。

    “明远……”

    “滚!”

    虽然几乎是被赶出来的,但苏月欣脸上的笑意却是有增无减。

    顾明远只能是她的!

    因为宿醉而状态不佳的陆熙柔,突然打了个冷颤,紧接着就是几个喷嚏。

    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但忙了一天,一直到下班都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陆熙柔无奈的摇了摇头,应该是有点感冒的迹象所以才感觉怪怪的吧,哪来那么多倒霉的事情能遇到。

    结果出了陆氏集团没走几步陆熙柔就后悔了。

    路口那倚靠在车门上风流倜傥男人,除了顾明远以外还能有谁?

    难不成她那个嘴超级损的总监女友又来陆氏集团了?天啦噜,最近是不是水逆了,怎么走哪都遇人不淑!

    怀揣着“你看不见我你看见的只是幻影”的心情,陆熙柔低着头迅速逃离现场。

    现在她一点都不想看到顾明远,一点都不!自从回国之后,只要有顾明远的地方她就要倒大霉。

    谁知道顾明远根本不给陆熙柔逃跑的机会,几步追上之后,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臂。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陆熙柔下意识的想闪躲,可是顾明远哪会给她这个机会,恨不得直接把她扛走。

    “你光天化日强抢民女,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

    因为工作的事情加了会儿班,这时候公司的员工几乎都走完了,只有守门的保安大叔可以求救了。

    “陆熙柔,你最好现在就跟我走,否则我立马通知律师提交关于陆鹿抚养权的起诉!”

    顾明远冷淡的语气不容置喙,竟让陆熙柔一时间忘了挣扎。

    他要的就是这效果,拽着陆熙柔,毫不怜香惜玉的塞进副驾驶座里。

    “你就不能轻一点吗,会疼的!”

    陆熙柔的手臂已略显青色,可见顾明远有多用力。

    竟然敢用陆鹿来威胁她,可不得不承认真的被威胁到了,现在她几乎没有和顾明远抗衡的筹码,只能被威胁!

    可恶,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顾明远却没有理会陆熙柔的不满,径直踩下油门往前飞驰。

    表盘上的指针还在不断的往上升,周围的车辆闪过的越来越快,可顾明远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陆熙柔的心跳越来越快。

    “顾明远,你这是在干嘛?你停车!”

    陆熙柔侧身怒视着顾明远,手上的疼痛已经被抛之脑后,但回答她的只有顾明远冷漠的表情。

    “顾明远,你到底是怎么了,能不能停下来再说?”

    依旧是无动于衷。

    眼看着顾明远已经驶离了市区,陆熙柔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已经管不了现在是被威胁的情况,起码比丢了小命强。

    “顾明远,你TM给我停车!”

    几乎是卯足了劲的大吼,连陆熙柔自己都觉得耳膜震的生疼。

    回应她的是完全是一踩到底的急刹车,因为惯性两人都往前一倾,要不是安全带,估计两人都飞出去了。

    “陆熙柔,没想到你也会害怕。”

    顾明远嘴角泛起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