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情不自禁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2本章字数:2077字

    只是愣住的一瞬间,顾明远轻易的撬开了贝齿,凶猛的索取着甘甜。

    而陆熙柔竟沦陷在了顾明远的温柔乡,直到感觉起伏的胸前多了一丝冰冷的触感,陆熙柔才猛然醒悟。

    “流氓!”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顾明远,慌不择路的推开车门,踉跄两步勉强稳住身子之后,迅速逃离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顾明远却盯着自己刚刚下意识伸出的手。

    他自诩自制力很好,即使有过不止一任女朋友,但每次不过是发泄情欲罢了,可到了陆熙柔这里怎么就变成了情不自禁。

    这种感觉真是差极了。

    不一会儿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号码是陌生的,但内容却让陆熙柔又羞又气。

    “少勾三搭四,如果你不想有下次的话。”

    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个恶魔一般的滚蛋男人发来的。

    什么嘛!她又没有打上顾明远的标签,明明可以各自安好,他非要来介入她的生活,真的很讨厌啊!

    直到傍晚回到家,陆熙柔才犹豫着把编辑好的道歉短信发给林斐。

    林斐应该什么都不清楚,道歉的话会觉得她很虚伪吧,可是不道歉心里又过意不去。

    几分钟后竟然收到了回复,林斐表示并没有生气,请吃饭赔罪就不用了,有机会再约。

    这么客套的话让陆熙柔更愧疚了。明明是她的不对,林斐又是林七的朋友,以后要是因此受到影响可怎么办啊!

    其实陆熙柔不知道的是,在事情发生以后林斐已经找林七了解过情况,只是不论以什么角度来询问陆熙柔,情况都非常唐突尴尬。

    现在让陆熙柔一个女人主动提出来赔罪吃饭,已经算是很大的歉意,林斐心里早就释然。

    今天的事严格来说应该是他的过失,并没有提前问了解清楚情况,才让顾明远有机可乘了,不然的话他完全会维护到底。

    事情就这样翻了篇,主要是因为陆熙柔已经忙的无暇顾及其他。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这次的国际珠宝设计大赛!

    国际珠宝大赛三年一届,堪称珠宝届的奥斯卡。不仅大牌云集,最主要的是如果在珠宝大赛上博得头筹拿下某一类奖项,足矣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师或者团队声名鹊起,甚至能影响一生的发展。

    因为声誉极高,所以从海选开始就非常严格,入不了评委的眼,甚至连提名的机会都没有。

    正是因为这个,才让陆熙柔格外关注。因为现在陆氏集团在珠宝方面的起步晚,发展又慢,急需一个大的平台将陆氏集团的名号打响,并将作品推广出去。

    只要成功打入珠宝大赛,即使只是一个提名,对整个公司的士气提升都有显著的效果。

    无疑,这是个绝佳的好机会。

    “……今天开会的内容大概就是这些。另外,珠宝大赛马上要进入海选阶段,不用我多说大家都知道有多紧迫,我希望设计组的员工能拿出至少一件让我感兴趣的作品,三天后交稿。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散会。”

    设计组和企划组都统一归类在策划部内,接下来又是新一个月的活动策划,又是备战珠宝大赛,时间很紧迫。

    因为不知道设计组的能力如何,所以这两天陆熙柔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策划案上了。毕竟夏末秋初了,这个月过了立马就是新一季度的策划,所以要做到衔接平滑又要有新意,否则不管哪个行业都会有影响。

    策划组的方案只要一有新的就及时对陆熙柔衔接更新,但效果还是不太理想,让策划组的员工叫苦不迭。

    可即使每天加班加点,设计组交上来的那些东西还是对她造成了深深地一击。

    不走心就算了,完全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去执行任务,图样与市面上热销的首饰大同小异,一点新意和灵魂都没有。

    苍天啊,这群坑爹的员工,是不是平时公司的福利太好,把他们都养成了家宠,一点野心都看不到。

    陆熙柔真是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这两个组的成员能不能稍微拿出点样子来,她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紧急召开部门会议上,陆熙柔直接对两组的组长发难,这种成绩简直是不像话。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两天后如果我看不到满意的答复,这个月的福利全部取消!”

    真是不玩点狠的都不知道太阳往哪边升起了,真当她这个主管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好糊弄是吗?

    可扣福利这事儿谁都有怨言,拿出来的东西却只能进垃圾桶。

    陆熙柔真是头都要炸了,这种策划拿去搞活动,营销额不负增长已经谢天谢地了。特别是设计的图样,海选都过不了,还指望去大放异彩?估计做白日梦来的会容易一些。

    两边已经够头疼的了,陆熙柔直接将王梅提到副主管的位置,让她去管策划的事情。而她自己全身心投入到设计的海洋,毕竟国际比赛,这玩笑开不得。

    靠人不如靠自己,陆熙柔已经不指望那群肚子没有二两墨的员工了。

    可是越急就越没有灵感,陆熙柔甚至连休息日都用上了,只为了能拿得出手的参赛作品。

    “妈咪,星期天你都没有时间陪我了。”

    陆鹿抬着一杯热牛奶打开了书房的门,将牛奶放在茶几上,然后拖着陆熙柔的手让她没办法继续办公。

    “乖陆鹿,妈妈真的很忙,你先自己玩好不好?”

    爱玩是小孩子的天性,陆熙柔不可能责怪女儿,可是她真的很忙,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没什么心思陪陆鹿玩游戏。

    “哎呀妈咪,我就占用你一点点时间,你去沙发上坐好不好?”陆鹿不依不饶,就是要让陆熙柔放下工作。

    陆熙柔叹了一口气。算了,就陪一会儿吧,正好现在也没有思绪。

    坐到沙发上之后,陆鹿动作利索的爬到沙发上,然后开始给陆熙柔捏肩捶背,好不殷勤。

    “妈咪,姥姥说要劳逸结合才更聪明,陆鹿也是这么觉得的,我背唐诗的时候也不是一次就要背完一首的!”

    陆鹿小小的手虽然力度不大,但是软软的很舒服。这一星期来的劳累,都融化在陆鹿的心意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