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妇人之仁不可取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2本章字数:2173字

    致远公司所在的位置有些远,几乎是远离了市区,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以后。

    其实致远公司的规模还不如陆氏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在几十层的写字楼里占不了几层。可就是这种毫不起眼的小公司,竟然敢抄袭她的设计,真是令人不齿。

    陆熙柔与顾明远一起乘坐电梯抵达致远公司所在的楼层,前台的迎宾小姐看到一对穿着光鲜的俊男靓女到来,以为是什么贵客,笑得格外灿烂。

    “您好,请问二位需要办理什么?”

    “你好,麻烦通知你们的老板,陆氏集团的陆熙柔想找他谈谈。”陆熙柔一脸冷漠的说道。

    前台小姐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在脸上。

    陆氏集团的陆熙柔她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两天的话题几乎就是陆熙柔和他们致远公司,现在直接登门,肯定是来者不善啊!

    “这……不好意思陆小姐,我们老板现在正在开会,可能暂时没什么时间……”前台小姐的声音明显有些虚。

    “哦,是吗?那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这个,我这边也不好给您答复,请您稍微等一下,我打给秘书问问老板的行程。”前台小姐笑得尴尬,抬起听筒来就准备打。

    谁知道顾明远竟然伸手按住了挂机键,态度冷傲的说道:“你最好直接打给你的老板,告诉他如果现在没时间的话,那么我们警局见。”

    前台小姐吓得电话都拿不稳,只敢乖乖照办。

    几分钟后,VIP客户接待室。

    “二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是抱歉。我们老总最近不在A市,我暂时是公司的总负责人,我姓高,请问二位有什么事情吗?”高经理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位。

    “高经理,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呢,肯定是为了前两天比赛来的,目前主办方方面还没有给出结果,我就想知道贵公司是准备私了呢,还是直接对薄公堂?”陆熙柔说话毫不客气,直接将选择权丢给了高经理。

    高经理怎么可能不知道陆熙柔指的是什么,却硬是强装镇定,摆出一副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模样,莫名其妙的看着陆熙柔。

    “陆小姐的话让高某有些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对薄公堂?”

    那件事其实就是他们老板授意他做的,过程如何他都一清二楚。这么隐秘的事情他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否则怎么会让主办方焦头烂额拿不出个结果来。

    商场混了那么多年,高经理多少也有对付这种情况的经验。虽然旁边那个男人是JP集团的总裁,但现在是法治社会,没证据他们再横也没有用。

    “既然高经理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麻烦看完这份资料再给我答复,你可以慢慢看,我们有的是时间。”

    陆熙柔直接将手上的资料袋推到高经理面前,高经理拿起来翻看了之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额头上更是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高经理,你的脸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们另约个时间再谈?”

    陆熙柔故意说得很善解人意,却让高经理更虚了,他怎么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说不定人家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被传唤到警察局了。

    “不不不,我没什么事,陆小姐多虑了。”高经理赶紧否认,然后将资料袋整理好放到桌子上,“陆小姐,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我们这边还需要核实一下具体情况才能定夺,公司也不能冤枉了员工对不对。”

    缓兵之计,找个替罪羊的戏码陆熙柔看多了,她怎么可能给他们准备的机会。

    原本一直问声细语的陆熙柔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厉声质问道:“高经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糊弄,所以一直在装疯卖傻?”

    “陆小姐哪里的话,我这是……”

    “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今天来就是要个结果,不是来陪你打太极的!证据我已经放到你面前了,我这人是好说话,但不代表好欺负!既然你们不想承认,那我们就法庭上见!”陆熙柔厉声训斥,真是给脸不要脸。

    “别别别,陆小姐,咱们有话好商量。”高经理抹了一把汗,“我们也是有苦衷的,您也知道,我们致远公司根本就没办法和陆氏集团比。现在我们公司也出了点问题,急需资金周转。有个女人找到我们,说给我们一笔钱算是投资我们公司,然后给了我们一份设计稿,说是以我们公司的名义去参加珠宝大赛就行了。”

    高经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们公司真的需要这笔钱,而且我们的设计部根本就拿不出可以参赛的作品,一时迷了心窍就……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您的设计,不然我们不会做出这种不道德还违法的事情!”

    陆熙柔一下子沉默了。其实她也调查过致远公司,声誉不错,就是资金有限所以发展缓慢,所以这说辞也不是不可能。

    陆熙柔刚想开口,却被一直没说话的顾明远抢了先。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就算你们之前不知道,那么比赛的时候肯定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没有及时澄清?按照你的说辞,难道陆氏集团陷入舆论漩涡里,你们做的事情就可以变得道德守法了吗?”

    顾明远的态度强硬,毫不留情的指出了高经理话里的BUG。

    她在这方面妇人之仁,可不代表他也会不理智。

    陆熙柔仿佛如鲠在喉,如果不是顾明远打岔,她刚刚说不定真的会心软。

    苏月欣找他们的事情是真的,但这套说辞也是高经理临时杜撰出来的,哪里还有那么强的逻辑性可言?谁知道这顾明远才是人精,根本没办法糊弄!

    “这……当时我们的代表也慌了阵脚,毕竟咱们都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对不对?”

    高经理还想继续胡诌,却被顾明远冷冰冰的眼神吓到,凝重的吞了一口口水。

    “陆小姐,我实话跟您说吧,我们不敢当场解释的原因主要……主要也是因为底气不足。”高经理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的说道,“当时真的是懵了,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您也看到了,事情才发生网络上就骂声一片,而舆论几乎是一边倒的。我们公司多大规模您一眼就看得到,哪里能跟陆氏集团相比。陆氏集团家大业大,我们只是小公司,现在经济不景气,底气不足,所以我们真的不敢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