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一颗废掉的棋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2本章字数:2035字

    昨天他才告诉过她别越雷池,结果这女人还真敢玩,他想方设法压下来的话题,就因为她一条破状态而推到了风口浪尖。

    陆氏集团受到什么波及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说跟她各取所需不过也是为了合作的说辞。但只要苏月欣肯听话,她百分之百能如愿以偿的呆在顾明远的身边。

    结果呢,苏月欣不但不听他的,还自作主张的瞎搞。

    “你帮帮我好不好,不要让顾明远丢下我,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苏月欣伸手抓住顾明远的手臂哀求着,哪里还有当初那高傲的女王姿态。

    她怕,她怎么闹都是为了顾明远,可是顾明远叫她滚出他的视线,她甚至已经看到了顾明远眼中的杀意。

    没错,就是杀意。

    那种被恐惧支配的感觉还历历在目,可是顾明远就是她坚持的理由,没了顾明远她一分一秒都活不下去。

    顾思凯嫌恶的看着自己被抓着的手臂,仿佛抓住他的不是苏月欣,而是一条水蛭一般。

    “你知道错了?怎么突然醒悟了,你应该继续花样作死,那样才像你。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可没本事帮你。”

    顾思凯毫不留情的嘲讽着,他看中的是这个女人在工作上的果敢和决断,并不是做了一大堆让人反感的事情之后执迷不悟的蠢样。

    就算现在幡然醒悟了又能怎样,她做的那些事情都向他证明了,苏月欣根本就是一颗废棋。

    “你骗人!你当初明明承诺过我的,你说我要顾明远,你要陆熙柔,我们各取所需。你根本就没做到,你是在害我!”

    苏月欣情绪激动,一双原本富有灵气的大眼睛此刻尽显病态,在巴掌大的瓜子脸上显得非常突兀。

    “我骗你?我害你?苏月欣,你可真敢说!”顾思凯仿佛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苏月欣,“我有没有说过得听我的,你单方面毁约,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事实确实如此,但苏月欣哪里敢承认,现在唯一能帮她能救她的只有顾思凯。

    “帮我最后一次好不好,求你了顾思凯,你让我当牛做马都可以!”

    苏月欣只差没跪在地上了。

    但顾思凯已经没有心情跟她再纠缠下去,他太了解苏月欣这种女人的心理了,现在认怂装可怜,等伤好了又开始作,明显就是养不熟的狼崽子。

    被苏月欣抓着的那只手猛力一挥,像看苍蝇一样嫌恶的看着苏月欣。

    苏月欣本来因为手上而体弱,哪里受得了这种力道,整个人就像纸片一般不堪一击,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接连几次的被人推到,苏月欣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种撞击,更何况是受了伤的手。

    顾思凯也怕被这种蠢女人赖上,转身就拨打了急救电话。

    被救护车接走之后就再也没听到过苏月欣的消息,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下陆熙柔还在为苏月欣伤情曝光的事而焦头烂额。

    不管苏月欣伤的究竟重不重,事情已经发生了,陆氏集团就必须拿出一个交代来。

    “召开记者会吧。”

    陆熙柔直接通知公关部,随即公关部就紧急召开了记者会,前后不过两小时的时间。

    林斐作为当事人,他也没有推脱,直接就同意了参与记者会。

    陆熙柔和林斐道歉的态度很诚恳,加上公关团队暗中联系了几家有交情的媒体,在报道的时候刻意美化陆熙柔的形象,所以记者会的效果还算显著。

    但谁知道晚上就爆出苏月欣伤情造假的消息,发布方还是苏月欣的老东家JP集团。

    本来苏月欣离开JP集团的事情就没放在台面上说,围观群众更是云里雾里。

    而JP集团也借此公开了JP集团方面辞退苏月欣的事情,原因就是苏月欣刻意中伤他人,严重违反了公司规定。

    整个过程就像做过山车一样,陆熙柔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连个人形象也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这次陆熙柔没像上次那样组织部门的员工举行庆功宴,却也没忘了犒劳公关团队,毕竟他们也算立了大功。

    最主要的功臣要算顾明远了,陆熙柔这次也没扭捏,直接就将顾明远约了出来。

    “好像又被你救了一次,上次说请你吃饭,结果是你买的单,这次你不能再推托了!”陆熙柔有些嗔怪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顾明远。

    “没有让女人付账的习惯。”

    顾明远也不给面子,直接就回绝了。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陆熙柔也只好作罢。

    “那好吧,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吧,今天有一场非常棒的电影上映。”

    顾明远点了点头,难得的顺着陆熙柔的安排,让陆熙柔感觉自己特别受宠若惊。

    影院离陆熙柔家也不是很远,顾明远没驾车,两人就静静的走着,恬静的让陆熙柔觉得有些不真实。

    微微偏头偷看顾明远完美的侧颜,陆熙柔的脸上攀上了一抹红晕。

    今天顾明远没有穿往日的正装,一身浅色的休闲装也毫无违和感,不仅仅是帅可以诠释,完全就是仿佛多看一眼魂都要被吸走的那种迷人。

    有人说,如果我们两个之间有一百步,你走一步就可以,剩下的九十九步让我来走。

    陆熙柔觉得,现在的她就像是在走那一百步一样,顾明远应该是跨出那一步了吧,剩下的九十九步,她会努力的。

    “想什么?”顾明远挑眉。

    很多女人看到他的时候,眼神中传来的信息无非就是花痴和占有。但陆熙柔似乎不太一样,那淡淡迷恋又极度克制的眼神,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排斥,还有些该死的受用。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陆熙柔下意识把脑子里所想的说了出来,随即察觉到不对,立马就觉得自己囧的冒烟,可说出去的话哪能撤销啊!

    顾明远也没想到陆熙柔会这么说,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了六年前的那一幕,逆光的少女在被驱赶的情况下颇有深意的叫了他的名字。虽然现在收敛了很多,可是那敢爱敢恨的性格却一直没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