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遥不可及的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3本章字数:2005字

    仅仅只是参与了一部舞台剧而已,居然送了这么贵重的礼品做纪念,好奢侈!

    “爹地,陆鹿表演的怎么样?”

    爹地一直都是在一边看着,也没有夸她或者指责她,弄得陆鹿都不知道自己演的好不好了。

    “难道以前没有人告诉过陆鹿,你很有表演天赋吗?”顾明远一把将陆鹿抱起来,宠溺的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玩的累不累,明天再来玩好不好?”

    要是顾明远的下属看到平时雷厉风行不苟言笑的总裁竟然也有如沐春风的一面,肯定会觉得见鬼了。

    “好呀,肚子饿了呢!妈咪我们去吃好吃的吧,不玩啦!”

    陆熙柔点点头。

    刚刚她竟然萌生了一家三口的错觉,似乎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但陆熙柔明白,这种想法只能是奢望,顾明远身边的莺莺燕燕太多,他根本不会安定下来对任何一个女人。

    或许他对陆鹿是真心的喜爱,但并不是对她啊。他会和她抢陆鹿,却不会顾及她的情绪,这就是他不会安定的最好证明。

    出了游乐园之后三人便选了一家环境优雅的餐厅吃晚饭,谁知道菜都还没点好,顾明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后,顾明远对母女俩说临时有事就出了餐厅。

    母女俩对视一眼,管他的,先吃饭再说。

    吃过饭后母女俩还在街上逛了会儿,一直到九点多才打车回了所住的酒店。

    母女俩一起冲了澡,将头发吹干之后两人在床上玩闹了会儿,陆鹿便睡着了。

    陆熙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在想顾明远回来了没有。

    虽然现在陆熙柔不喜欢顾明远离陆鹿太近,但她始终还是希望能走完那一百步,能给陆鹿一个真正的家。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明明做着一家三口会做的事,但其实并没有那种关系,可笑又悲哀。

    在床上翻来覆去做了几次思想斗争之后,陆熙柔还是下了床,随便抓了一件外衣套上便去敲顾明远房间的门。

    敲了好几下都没动静,难道顾明远还没回来?

    看着紧闭的门,陆熙柔突然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她在想什么啊!为什么要来确认顾明远回来没有,还好人没在,要是门打开了她该说些什么?更何况现在还穿着睡衣,大晚上不睡觉敲一个男人的门,摆明了是像让人家有机可乘啊!

    就在陆熙柔想调头回房间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一只有力的手一把将陆熙柔抓住。

    陆熙柔回头,只见顾明远一手抓着她,另一只手杵着门框,白皙的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色,周身散发出强烈的酒味,陆熙柔嫌弃的皱了皱眉。

    敢情这男人接了个电话是去喝酒啊,居然还敢喝那么多,要上天不成?

    陆熙柔很想把手抽出来,但奈何力气根本比不过顾明远,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盯得她毛骨悚然的。

    “你现在……已经想逃开我了吗?”

    顾明远的语气里带着忧伤,目光里透露出来的是陆熙柔从来没见过的情绪。

    表情不像是假装的,但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明明从来都没有真正拥有过他,何来逃开一说?

    见陆熙柔没答话,顾明远一把将她拉进房间里,圈在他与紧闭的门之间。

    “六年前离开我还不够吗?你还想去哪里?”

    陆熙柔到现在还怀着一颗少女心,可她想要的壁咚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虽然六年前她确实是不辞而别,但根本就是她墙上了顾明远,他们之间一点感情都没有,顾明远这些情绪到底是怎么来的?

    陆熙柔目光复杂,眼前男人流露出来的悲伤情绪让她猝不及防,她不知道如何回应才能合他的心。

    顾明远的眼神里带着忧伤的温柔,只一眼就足以让她沉沦。

    陆熙柔不明白为什么顾明远喝完酒之后会有这样奇怪的举动,但让她不能否认的是,她真的屈服于现实的温暖,哪怕梦醒了顾明远依旧对她冷淡。

    顾明远冰冷的手渐渐抚上陆熙柔的脸,拇指细细摩 挲着,仿佛手捧的是异常珍贵的宝贝一般。

    “你回来了,证明还爱我的对不对?”

    顾明远的声音沙哑低沉,只希望在陆熙柔的脸上看出点点端倪,喉结因为紧张而滚动。

    陆熙柔轻轻的点了点头。

    仿佛触动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眼眶一热,视线突然就变得模糊。

    她爱啊,她一直都在爱着,就算被摆在台面上来说她也承认。十一年了,他的存在就像空气一样,呼吸一下心口就疼得要死,但不呼吸的话她也会死。

    一直以为顾明远熟视无睹,没想到他其实早就了然于心,只是骄傲不允许他说出口吧,所以借酒来趁机表白。

    “你别哭……”

    恍惚中感觉手指上有冰冷的液体划过,让顾明远一时间慌了神。

    “你知道我不会哄人,所以你答应过我不会轻易流眼泪。是不是你在国外受了委屈,你回来我身边,我们重新开始,我依然会给你一场完美的婚礼!”

    顾明远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容,眼睛里满是期待。

    依然会给你一场完美的婚礼……依然……

    陆熙柔因为这句话而清醒不少,他们根本没有谈论过有关婚礼的一丝一毫,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见陆熙柔迟迟不说话,顾明远开始心急,生怕她犹豫一下就会走一样,一把握住她纤细的肩头,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雪然,回来我身边好不好?我们不闹了,嗯?”

    “雪然?”

    陆熙柔仿佛想起什么似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

    “是啊,当初我还夸你穆雪然这个名字很好听,难道从国外回来,你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吗?”顾明远挑眉,“我知道了,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

    陆熙柔气的牙都要咬碎了。她因为他的话入戏太深,没想到其实女主角根本就不是她,而是那个六年前成为他未婚妻,最后不知道为何两人的婚礼不了了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