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你别无理取闹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3本章字数:2121字

    “是不是很重要吗?”陆熙柔不以为意的回答道。

    “可以啊陆熙柔,玩男人挺有一手啊,是不是今天叫他老公,明天还可以换个人叫丈夫?”顾明远目光阴冷,只是看一眼就仿佛坠入了深渊一般。

    但陆熙柔根本就不惧怕,她可以沉溺在他给的温柔乡里,但不代表她能被他当成另一个人的替代品!

    “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很搞笑啊顾先生,你这样质问我是以什么身份?你口口声声对另一个女人念念不忘,还指望我对你执迷不悟吗?你是否太过天真了一些,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可以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起码我是做不到!”

    陆熙柔真的火了,他三番五次介入她的生活,她以为他只是方法太偏激,打算再给她和他们之间的感情一个机会。结果呢?竟然让她活在另一个女人的阴影之下!

    她是爱她,但她的爱是骄傲而不容亵渎的。她可以在有机会的情况下不计后果的努力,但这并不是她被一而再再而三戏耍的借口!

    六年前是因为一个穆雪然,六年后还是因为那个穆雪然!既然对人家念念不忘,为什么还要制造出假象让她差点深陷泥潭。

    或者说就像歌词里唱的,“你要的不是我,而是一种虚荣,有人疼才显得多么出众”这样吗?那仰慕他身世背景的人那么多,何必选她呢!

    被陆熙柔这么一说,顾明远忽然就想起了昨晚回到酒店的些许片段。

    所以他记得自己似乎看到雪然,其实是把陆熙柔当成了她吗?

    顾明远忽然觉得自己的质问有些底气不足,但这就是他投入另一个男人怀抱的理由吗?就一天而已,会不会太水性杨花了!

    “顾先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你自己的感情生活都没有理清楚,又三番五次的来打扰熙柔,你不觉得太无耻了吗?”

    林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陆熙柔明明什么都没做,甚至与他的距离都保持在安全距离的范围,顾明远总是对她泼脏水是为什么?

    假如说是为了六年前的事情,那未免太过于小肚鸡肠了。明明受影响更大的是陆熙柔,男人在这种事上向来都是占上风的。

    但如果是喜欢的话,那为何不光明正大的追求,非要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陷入难堪的境地,这种做法说无耻都太轻了,根本就不像一个男人会做出来的事情。

    “我和陆熙柔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本来顾明远的气势已经弱了很多,却因为林斐的一句话而重新点燃了怒火。

    真搞笑,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是他俩真的没什么,那林斐怎么一副护犊子的架势,这不摆明了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顾明远,我受够你了,你现在就走。不对,是赶紧滚!”

    陆熙柔真的快气炸了,不还私底下怎么吵都可以,就算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丢脸就算了,但她不想在陆鹿的面前像一个泼妇一样。

    所以她只希望顾明远离得远远的,之前还想他们能一家三口一直在一起多好,现在想想真是天真的可以。陆鹿要是真和这种男人一起生活,以后肯定会觉得自己童年没过好来责怪她。

    老人都说没有父亲的孩子会缺少安全感和责任感,这也是她回国的原因之一,她不想给自己以及孩子留下遗憾。但现在想想,责任感她可以引导,安全感以后也是自己给自己的,哪里需要什么父亲的参与啊,完全就是在给孩子树立反面形象罢了!

    顾明远根本想不到陆熙柔会这么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想再留在这里继续纠缠了。于是狠狠的剜了一眼林斐,径直走出了火锅店。

    出了火锅店,顾明远越想越气。陆熙柔说的不错,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管她的感情生活。但只要一想起她维护林斐的样子,他就觉得心头像窝了一团火一般。

    上车时关门的力度都比平时大了很多,“嘭”的一声,仿佛要把车门拆了一般。浑身还充斥着超低气压,仿佛就像瘟神一样的可怕。

    “健身房!”

    顾明远现在只想找东西发泄,健身房里的器械刚好可以经得住他的折腾,这火气要是不发出去真的憋屈。

    其实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机,司机很想叫BOSS回去休息算了,但看他的样子愣是不敢开口,只好照命令行事。

    车子才发动没多久,顾明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就直接挂了。没想到紧接着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刚刚那一串数字。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他倒要听听是谁这么有胆量,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谁?”

    接起电话之后顾明远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友善,仿佛电话那一头的人要是站在他面前就会被他吃了一样。

    “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是顾明远吗?”

    电话那一头的人明显被这气势吓到,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但还是强忍着问了出声。

    其实这声音一传出来顾明远的身体就僵住了,太熟悉,熟悉到化成灰他都认识。可是他不相信啊,那个人六年前说接受不了事实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他试图找过,可是根本就没有一点线索,这也是他的产业能延伸到欧美的一大原因。

    “嗯,是我。”顾明远只是轻哼了一声,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明远,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穆雪然。”

    简单的一句话而已,足以让顾明远忘记刚刚的那些怒火,整个人都被激动和不安所占领。

    激动的是终于能再次听到她的声音,不安的是她会不会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又消失。

    “嗯。”

    其实他很想问你在哪里,你过得好不好之类的话,但千言万语到达嘴边突然就问不出口,怕只怕是昙花一现,过了今晚就没有明天。

    “你……是不是不想听见我的声音?”

    电话那一头的声音从小心翼翼变成落寞,顾明远已经可以想象到她的神情,让他的心开始有些难受。

    “不是。”顾明远轻叹了一口气,“太过意外,不知道说什么好。”

    以前他也是少言寡语,穆雪然就会在一旁静静的陪着他,不打扰也不捣乱,安静的就像一幅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