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痴心终究错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3本章字数:2228字

    一路上顾明远内心一阵忐忑,生怕穆雪然根本就没回来,只是在和他开玩笑罢了,毕竟六年前说走就走,他已经有阴影了。

    谁知道踏进所约定的咖啡屋的时候,顾明远一眼就看到了那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哪怕只是背影而已,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是他的雪然。

    根本不用服务员引路,顾明远迫不及待就走到了预定的位置上。

    “抱歉,我来晚了。”

    “没有,我才刚到。”看到顾明远坐下,穆雪然愣了一秒,随即嘴角泛起淡淡笑容,“好久不见,明远。”

    之前表现的再急切,在心爱的人面前顾明远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但眼中的欣喜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确实是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

    六年了,已经太久了。

    顾明远毫不避讳的打量着穆雪然,身材依旧是那么纤细,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却唯独少了那抹书卷气,反而多了几丝女人味。

    他很想知道这些年她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原本单纯的目光变得有些陌生,就像是流浪归来的游者流露出的沧桑感。

    “我……还好吧。你呢?”

    看着穆雪然欲言又止的模样,顾明远心都纠了起来,但穆雪然不说,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去问。

    只要是她不想说或者不想做的事,顾明远几乎都没有强迫过。在他看来,穆雪然就是一阵风,来去自如才是她该有的样子。

    “一般。”

    穆雪然是他第一个碰过的女人,原本以为会是最后一个,然而现实却跟他开了个玩笑。没有穆雪然,他一个健康的男人,根本就不在乎需不需要守身如玉,反正心都已经丢了。

    “我听说你换了好几个女朋友……”

    也不知道穆雪然怎么想的,一上来就说了这么敏感的话题,让顾明远的目光不由得一沉。

    那都是外人眼里的他的模样,事实上他碰过的女人屈指可数,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毕竟即使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那也得需要一个能让他思考的对象。

    即使是逢场作戏,那些媒体还是喜欢大肆铺张的报道他,明里暗里讽他滥情。反正让他专情的人已经消失了,别人说他滥情也无所谓,又没人会在意。

    “传闻。”

    即使媒体的说法足以以假乱真,他实际上也确实换人勤快,但在穆雪然面前,解释太过牵强,不如直接否认。

    穆雪然淡淡的点了点头,低头搅动着服务员刚上的果汁,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在穆雪然面前顾明远向来都不是什么话多的人,现在的情况更是多说多错,索性靠着椅子装沉默。

    这样的气氛看似很和睦,但穆雪然心底别提多尴尬了。她一直等着顾明远开口,谁知道顾明远这么沉得住气,根本就不知道顾明远的态度是什么,弄得她都不知道怎么说。

    沉默了一会儿,穆雪然还是开了口:“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顾明远挑眉,他在等穆雪然开口,所以纵使思绪万千,也没考虑过该怎么开口才合适。被穆雪然这么一问,他竟然有些哑口无言。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会回来?”

    穆雪然一愣,仿佛没想到顾明远一上来就会问这么有针对性的问题一般。

    “抱歉,你要是不想说……”

    “对不起。”穆雪然直接打断了顾明远的话,“我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明远,六年了,我知道这么做太过分,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甚至连挽回的机会都不给你。但我真的是迫不得已,我不能忍受爱人的背叛,因为之前你保证过我,绝对不会再有任何一点点绯闻,但是铺天盖地都是那样的新闻,你让我怎么不难过……”

    穆雪然似乎说道了伤心处,开始低声抽泣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让顾明远心疼的要死,但他根本就不会安慰人,只好将纸巾轻轻推到穆雪然面前,认真的听她诉苦。

    穆雪然当然知道顾明远的性格,但没有安慰的哭诉更心痛,眼泪更是如决堤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这时,顾明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顾明远皱了皱眉,刚刚竟然忘了要开启静音,也不知道谁这么无聊,这时候竟然还打电话给他。

    拿出来看到是陆熙柔的电话,顾明远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这女人昨天不是还对他骂骂咧咧吗,今天打电话来是想怎样?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但一天变一卦会不会太夸张了?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顾明远按下了接听键,然后把手机放回了裤兜里,在穆雪然看来仿佛挂断了电话一般。

    “……明远,我希望你能明白,六年了,我对你的感情根本没有变过。这六年来,对我来说每天都是煎熬,我想见你,但是我怕你不能理解我的苦衷!”

    穆雪然说的激动,声音不由得提高了一些,刚好让电话那一头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仿佛晴天霹雳,手机从陆熙柔的手里滑了出去,径直掉在了地毯上。

    那个女人的声音化成灰她都记得——穆雪然,就是那个让她在他的订婚宴上丢尽脸面最后走上不归路的女人!顾明远故意把穆雪然表白的话放给她听,这算什么?是想告诉她不要痴心妄想,还是在告诉她,她只是一个笑话?

    原本陆鹿劝她不要和顾明远一般计较,其实顾明远对自己很好,相信也会对她很好。

    她想了很久,或许陆鹿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需要父爱而已,但顾明远确实可以让陆鹿过得很开心,这应该是她这个妈咪不能给孩子带来的幸福感。所以为了孩子,她可以不计前嫌,只要顾明远对陆鹿好就足够了。

    结果呢?顾明远竟然这么阴险的对她整出这么一出,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死皮赖脸的粘着顾明远,和那个蠢女人苏月欣有什么两样。据说苏月欣现在在国外接受精神治疗,她可不想变成苏月欣那样,撕心裂肺结局是落得一身伤,难受的只有自己。

    这下好了,他心心念念的穆雪然回来了,他们之间真的可以彻底玩完了。她做她的单身妈咪,他当他的痴情总裁,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心为什么还是这么痛呢……

    陆熙柔躺在地毯上越想越委屈,说好以后不再为顾明远流泪的她还是哭的天昏地暗,最后哭得太累了,竟然在地毯上就直接睡着了。

    即使在梦里陆熙柔都得不到顾明远的好脸色,甚至还梦到了穆雪然对她说你永远不如我的场景。

    一夜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