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他竟然找上门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0:15本章字数:2063字

    陆鹿看到是妈咪亲自来接,高兴地不得了,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妈咪,爹地没来吗?”

    陆熙柔一愣,“他很忙,妈咪没约他。”

    其实那天被母亲洗脑了之后,她总觉得想找顾明远的理由都非常牵强,包括陆鹿想他了这样的借口。

    只有克制自己不去找他,才不会被他攻陷,也不会萌生那些完全是奢望的想法。

    陆鹿的表情略显落寞,不过她知道妈咪爹地都是干大事的人,忙很正常,也没多说什么。

    陆熙柔知道最近自己忙,对陆鹿有些力不从心,所以才会让她各种乱想。

    今天难得休息在家,吃过饭休息会儿之后,陆熙柔直接将打开电视游戏和陆鹿PK起来。

    陆鹿看着小,但活力十足,与陆熙柔打的不分伯仲。

    欢声笑语充满整个客厅,连在一旁的李管家都忍不住嘴角上扬。

    其实不管孩子有多懂事,但在父母的眼中始终是个孩子。

    而且以后孩子都是要成家立业的,父母能陪伴的时间太少,所以每一分每一秒都该珍惜。

    陆鹿很久没和妈咪这么开心的玩过了,一直都合不拢嘴,连泡澡都欢快的不得了。不过玩耍确实会耗费很大精力,都不用讲睡前故事,一沾枕头就睡得很沉。

    确认陆鹿睡着之后,还没睡意的陆熙柔抱着pad看珠宝秀。

    正看得起劲,就听到床头柜的座机响了起来。

    这座机是内线,一般都不会响的,这时候了还有什么事?

    但陆熙柔还是伸手接起了电话。

    “怎么了?”

    “小姐,顾明远先生在门口,说要见您。”

    电话是李管家打来的,让陆熙柔有些懵逼。

    顾明远要见她?!

    李管家肯定是不会忽悠自己的,陆熙柔披上外衣就走下了楼。

    通过门上的视频传话器,确实可以看到穿着略休闲的顾明远靠在门口的柱子上。

    “你先去休息吧李管家。”

    总觉得顾明远有事,否则不会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情况下这么明目张胆的找她。

    “嗯,小姐你也早点休息,有事随时叫我。”

    确定李管家走远之后,陆熙柔打开了大门。

    “你怎么会在这……”

    陆熙柔才开口,就感觉肩头一重,一阵浓重的酒气随即扑鼻而来。

    不知道顾明远究竟是喝了多少,竟然直接就靠在她肩头,一副站都站不稳的模样。

    “顾明远,你起来,我快站不稳了。”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陆熙柔差点摔倒,要不是她机智的抓住了门把手,估计早就睡在地上了。

    “陆熙柔……”

    顾明远声音低沉,甚至还有些沙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

    “我在,你要不先进来再说,风好大,我有点冷。”

    家里比较暖和,陆熙柔只穿了一件真丝的睡衣,虽然披着外衣,可是根本抵挡不住冬天的风啊。

    顾明远勉强起身,在陆熙柔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屋内,径直坐到了沙发上。

    陆熙柔赶紧跑到厨房里给他泡了一杯热蜂蜜水,然后递到顾明远面前的茶几上。

    “我,可不可以借宿你家……”

    顾明远压根就没考虑那杯蜂蜜水,感觉到陆熙柔走进,略带醉意的说道。

    借宿?!

    可是顾家在A市明明有好几处房产,都是价值不菲的,他干嘛非要住在她家?

    更何况父母明明不希望她和顾明远有过多接触,要是知道还把人留在家里借宿,不得吃了她啊!

    “要不,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我现在就上去换衣服。”

    说完,陆熙柔径直起身,准备上楼换衣服送顾明远回家。

    谁知道还没走两步,就感觉被一道强势的力量所牵引向。

    低呼一声后,陆熙柔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鼻间萦绕着令人迷醉的酒气,陆熙柔下意识的想要挣脱这种不适感,没想到却被顾明远抱得更紧。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陆熙柔内心是崩溃的。

    她不是怕被抱,主要是她没穿多少衣服啊,这样贴在顾明远怀里,她真的很不舒服啊!

    “顾明远,你酒味太浓了,你放开我……”

    陆熙柔怕声音太大吵到正在休息的管家和其他下人,连挣扎都不敢太放肆。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顾明远感觉比平时更加敏感,甚至隔着毛衣都能感觉到她的温度。

    因为陆熙柔动静不大,即使她觉得自己在挣扎,但在顾明远看来完全是在勾搭他。

    欲擒故纵,这女人真是敢玩火。

    “陆熙柔。”

    被顾明远这么一叫,陆熙柔下意识的停下动作抬起头来看着他。

    “怎……”

    话才到嘴边,却被一个火辣的吻堵了回去。

    整个口腔里萦绕着浓烈的酒气,并不是想象中令人作呕的酒精味,反倒是让人沉醉的醇香。

    似乎……好久都没喝过酒了。

    原本顾明远只是想让她安静一下,他是男人,根本抵挡不住陆熙柔的“欲拒还迎”。

    但大概是太长时间没有尝过陆熙柔的味道,仅仅只是一吻便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更加深入探索。带着强烈侵略意味的火舌一寸一寸的探究着陆熙柔的唇齿,仿佛是在品尝美味佳肴一般令他迷恋。

    一开始陆熙柔还有些排斥,却被顾明远禁锢在怀中无法动弹,再加上那醇香的酒味,点点厮磨就让她无可救药的沉醉。

    顾明远,我好想你……

    身上的外套滑落在地上,顾明远的大手径直攀上陆熙柔纤细的腰肢。

    隔着丝滑的真丝睡衣,纤盈的细腰似乎越发诱人。

    游移在背上的大手更加的放肆,嘴唇细密的亲吻着纤滑的脖颈,每滑过一寸肌肤都仿佛被引燃了一般,让陆熙柔有些不住的颤抖。

    “顾明远,我冷……”

    分不清是舒服还是冷,陆熙柔下意识的哼唧了一声。

    如果刚刚还在理智与放纵的边缘,那么这一句话足以崩断顾明远脑海中那跟紧绷的弦。

    “你的房间在哪?”

    顾明远边亲吻陆熙柔娇嫩的耳垂边问道。

    “二楼……左手边第一间……”

    被顾明远挑逗到都快站不稳了,说话更是气若游丝的呢喃。

    顾明远嘴角挑起一抹满意的笑容,将陆熙柔打横抱起,直接就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