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高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035字

    江华市,烈日酷暑,热浪袭人。

    秦长空身着一件灰色的道袍,站在熙熙攘攘的车站口,显得格格不入。

    “城里的姑娘真是漂亮啊,怪不得师傅没事就喜欢往山下跑。”秦长空看着过往的女生。

    电话声突然响起,秦长空从口袋掏出一款老旧的诺基亚手机,接通了电话。

    “请问,是秦道长吗?”电话那头响起一个陌生的女声。

    “对,是我,姑娘哪位?”

    “你好,我是林院长孙女林心,因为医院突然发生紧急状况,林院长有事赶不过来了,特意让我到车站来接您,您现在在哪?”

    “我在车站口,穿一身灰色道袍,很明显的。”秦长空笑道,心想,林院长孙女啊,不知是个美女还是个恐龙。

    “看到您了,您往9点钟方向看。”

    秦长空一愣,目光转向九点钟方向,正看到一个年轻女孩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朝自己走来。

    哇,美女!秦长空眼前一亮。

    女孩大约一米七的个头,长发披肩,五官精致,绝对的极品美女!

    秦长空当即给眼前这个叫“林心”的女孩下了定论。

    就在秦长空打量林心的同时,林心也在打量秦长空。不过她心中对于秦长空的印象可没对方给予自己的那么高,甚至截然相反。

    眼前的年轻人个头虽然有一米八,但是身形实在消瘦了一点,相貌也很普通,还穿着一件不伦不类的宽大道袍,使得原本就消瘦的身形显得更加细长了。

    “您就是秦道长吧,你好,我叫林心。”虽然对对方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但毕竟是爷爷请来的贵客,林心也不能怠慢。

    “你好你好。”秦长空笑着说。

    “那现在就跟我去第一医院吧,病人情况十分危急。”

    二人打了出租车,直奔第一医院。

    20分钟后,二人到了第一医院。

    “跟我来吧。”林心淡然说了一句,带着秦长空直接往二楼走去。

    此时二楼会议室,院长和几名老资历的内科专家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这几天无论怎么检查,病人一切显示正常,但是实际上却一直恶心呕吐,噩梦高烧,还不时发生呼吸停滞、昏厥等现象,估计熬不过三天。查不出病因,就无法对症下药,更别提做手术之类。鉴于病人身份特殊的原因,为维护医院声誉,我提议即刻让病人转院。”在座一个戴着眼镜,面色白净的中年医生严肃道。

    他是第一医院知名的内科专家,也是正在讨论的病人的主治医生,叫韩中华。

    其他几名专家跟着点头,认为韩中华说的极为有道理。

    在面对众专家统一意见时,正上首一位头发花白,面容和蔼的老者却是摇了摇头,眉头紧锁,不说一句话。

    他正是第一医院的院长,也是林心的爷爷林寿良。

    “院长,您还在考虑什么?难道您有把握将那小丫头治好?李国栋虽然是咱们市首屈一指的富豪,但是他女儿病情实在太古怪了,我们能做的都做了,病人情况耽搁不得,我看您还是尽早做决定吧。”一名长相帅气的年轻医生道。

    他叫王伟,来第一医院不过半年,但是之前在省内内科方面就很出名,林寿良高薪将他聘请到第一医院,所以虽然年轻,但是在会议上也具有一定的发言权。

    “你们别急,我已经请了一位高人过来,有治愈病人的希望,他现在就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你们耐心等一会。”林寿良沉默良久,终于说道。

    话虽这么说,不过林寿良心里也没底,本来想请的是一位老友,但那老东西竟然说临时有事,派了他的徒弟过来。

    “哦,高人?谁啊?”众专家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进来:“林院长,打扰一下!”

    听到这声音,林寿良心中微微一喜,笑道:“说曹操曹操到,进来吧!”

    门被推开,众人目光期待的望着门外。当看到林心身后跟了个身穿古怪道袍的年轻人时,众专家均是愣了一下,就连林寿良也露出了一丝疑惑。

    他原以为老道的徒弟至少也有个三四十岁,哪知道竟然是一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林心,你来了啊!”见到林心,王伟眼前一亮,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在座众专家中,恐怕只有他的关注点和别人不同。

    面对王伟的热情,林心只是礼貌的点点头,说道:“林院长,您要的人我已经带来了。”

    “好,你先出去,我们有事要谈。”

    林心出去了,林寿良请秦长空上座。

    等林寿坐下之后,众人都拿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这小伙子不会就是林院长口中的高人吧,实在太年轻了,看样子不像医生,倒像是医学院的学生。

    众人又将目光转向林寿良。

    林寿良干咳两声,也没想到秦长空这么年轻,但还是笑着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一位老友的徒弟,师承龙门派,叫秦长空。”

    “龙门派?”众人均是一愣。

    秦长空主动解释道:“是啊,龙门派你们可能没听过,但相信大家都听过全真教,龙门派就属于全真教。”

    “全真教,不是道家门派吗?”众人十分诧异。

    “这么说你是一名道士,而不是医生?”主治医生韩中华皱眉道。

    “对。我是一名道士,不过十道九医,对于中医方面我还是非常精通的。”秦长空自信的说道。

    听到这话,除了林寿良,在场众人都笑了起来。

    “你对中医精通?你才多大啊,中医可不比西医,没有个二三十年的时间专研和临床实践,说精通未免太过儿戏了吧!”王伟毫不掩饰自己对秦长空的质疑。

    他身为一名西医,年纪轻轻在省内就非常出名,所以逐渐养成了恃才傲物的个性,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自夸,何况作为一名西医,本身就对中医有抵触。

    秦长空不屑于王伟争辩,只是淡然一笑。

    “林院长,您真的要他来为病人治病?病人身份特殊,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咱们医院可担当不起啊!”韩中华开始劝说林寿良。

    “韩医生说的对,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院长请三思啊!”

    众专家也纷纷发表意见。

    林寿良左右为难,目光不由转向秦长空,突然发现对方眼中的一丝清明和淡然,一咬牙下了决定:“大家不必再说,此事就这么决定!”

    “让一个毛没长齐的小道士来为病人治病,万一出了事后果谁来承担?”韩中华争锋相对,完全不妥协。

    “对,谁来承担?”众人纷纷附和。

    林寿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来承担!”

    原本一张和蔼的面容此时变得特别严肃,显得不怒自威,将众人的质疑全都压了下去。

    重症监护室外,众专家聚一起小声议论。

    “治病就治病,还把门关的紧紧的,不让人参观,难道怕人偷师吗?不过中医而已,想让我看我还不看呢!”王伟不屑的说道。

    “韩医生,万一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怎么办?”一名专家担忧道。

    韩中华看了不远处深锁眉头的林寿良一眼,不屑道:“急什么,院长都说了,一切后果他来承担,没咱们什么事。”

    韩中华作为病人的主治医生,开始自然会反对让一个不明来路的小道士为病人治病,不过林寿良既然已经愿意承担后果了,他心里就不用多担心了。

    另一边,一名身穿长裙的美妇人神色憔悴,在两个亲人的陪同下,不安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紧张的望着紧闭的病房门,一副望眼欲穿的模样。

    “姐,别担心,小雪会没事的。”一个相貌和她七分相似的妇人劝慰道。

    美妇人没理会妹妹的话,而是目光转向一旁站着的林寿良,紧张问道:“林院长,刚才进去的小伙子是不是真能治好我女儿的病?”

    林寿良其实心里也没底,只是对于自己老友的信任,刚才才会做出承担后果的承诺。

    “你别急,我们一定会尽力的。”面对病人的母亲,林寿良只得如此安慰。

    ……

    此时的重症监护室内,秦长空走到病床边上,看到病床上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看样子似在熟睡,紧闭双眼,面色苍白,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即使处在熟睡中,也是紧锁秀眉,额头上还沁出一滴滴香汗,似乎在做噩梦一般,显得有点痛苦。

    秦长空不由皱起了眉头,他能明显感到从女孩身上传出的一股股阴森的寒气。

    “不对。”

    他心中一动,立即关掉了房间的灯,又将窗户关上,窗帘拉起来。随即手成剑指状,轻轻按住自己的眉心,同时口中喃喃自语:“天皇敕日演法真,九天五色祥云降。金光皎洁乾坤照,万神春召赴龙华。降坛全依铁口断,不得隐形说虚言。天皇仙神三七字,圆满呈光地下书。吾奉昊天上帝元神降光急急律令!”

    一瞬间,原本幽暗的房间在他眼中发生了本质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