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龙门派道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025字

    淡淡的白光将房间照亮,白光是从病床上的女孩身体散发出来的,只有羸弱的一圈,在白光之上,还笼罩着一层阴郁的黑气。

    秦长空将目光锁定住病人,令他吃惊的是,在女孩的脸上,竟然还出现了一只血红色的蚂蝗,足有成人巴掌大小,半透明的身体粘稠而肥胖,吸附在女孩脸上有节奏的一起一伏。

    于此同时,女孩周身的白光随着血色蚂蝗的一起一伏而逐渐往它口中涌去,看样子,再过不多久,她周身的白光就要彻底消失了。

    秦长空吓了一跳。

    这难道就是师傅口中常说的阴灵?

    阴灵,乃阴间灵物,虽无灵魂,却可以在阴间生存,如果来到阳间,就会吸食人的灵魂。

    阴灵形式万千,多种多样,像是血色蚂蝗,算是比较常见的一种。

    而秦长空之所以看到这些,是因为他刚才施展了龙门派的圆光术,也是一种开天眼的手段。

    秦长空道行不够,无法开启天眼,只得借助龙门派道术暂时打开天眼,再过几个时辰还会自动关闭的。

    显然,病人之所以查不出原因却病情严重,危在旦夕,就是因为这只阴灵在不断吸食她的灵魂,又因堵住口鼻,才会不时出现呼吸停滞,昏厥的现象。

    既已查出病因,秦长空当机立断,开始行动。

    只见他从口袋中取出两张黄色的符纸,上面画面了古怪的符文,右手食中二指夹住符纸,虚空画了个圆,口中默念咒语:“天行健,步其道,刚离不牵,首尾不顾,臂字道中,大势急动,动不动,八不八,宁不宁,少不少,有惩!!!!!!”

    符纸陡然火起。

    秦长空凌空射出燃烧的符纸。

    两道火光直射向血色蚂蝗,并在它身上炸裂开。阴灵浑身冒烟,发出刺鼻的焦臭味。它凄厉的惨叫起来,声音如同夜猫啼鸣,虽然受了重伤,仍是抓着女孩不放。

    秦长空大怒:“孽畜找死!”

    他直接咬破手指,鲜血从指间流出,秦长空顺势在空中写了个“灭”字,脚踏禹步,低喝一声:“疾!”

    手指直点向阴灵,势若闪电。

    轰!

    一指命中,阴灵立即燃烧起来,通体被幽蓝色火焰包裹。

    它在火中嘶鸣、扭曲,痛苦至极,最终化作一团焦灰,经秦长空用力一吹,消散的无影无踪。

    此时,缭绕女孩周身的黑气逐渐消散,白色的柔光越来越多,遍布周身。

    女孩的脸色继而慢慢恢复正常,她任旧在熟睡,眉头却已经舒展开来,脸上还挂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秦长空满意的点点头,将窗帘和窗子重新打开,让屋里刺鼻的味道慢慢消散。然后又坐到床边,用龙门派内功为其舒经活络。

    不一会,女孩醒了,伸了个懒腰。

    秦长空收手,笑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女孩醒来第一眼便看到病床边坐着一个穿着古怪道袍的年轻人,立即警惕道:“你是谁?”

    秦长空也不介意,笑道:“我叫秦长空,是救你的人。你被一只阴灵缠身,若不是我,恐怕不过三日就要香消玉损。”

    “真的?”女孩半信半疑,随即意识到身体完全不难受了,反而充满了活力,不由大喜,直接从床上坐起来,用激动的神色望着秦长空,眼睛清澈明亮,似会说话一般。

    “真的全好了!”她大喜道。

    秦长空微微一笑。

    “真的是你救了我?谢谢你啊!”女孩真诚的表示感谢。

    秦长空道:“不必谢我,这是贫道应该做的。”

    “贫道?”女孩一愣,随即“咯咯”笑了起来:“大哥哥你可真逗。”

    秦长空站了起来:“我让你家人进来。”

    他走过去打开房门,朝门外的众人道:“病人的病已经好了,你们可以进来了。”

    听到这话,众专家均是一惊,女孩的母亲和两个亲人却是大喜,连忙搀扶着母亲快步走了进去。

    “不可能吧?”王伟惊疑道,众专家束手无策的病人却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毛头小子治好了,怎么可能?

    “走,进去看看。”韩中华沉声道。作为主治医生,自己的病人却被别人治好了,无形中等于抽了他一耳光,他心里当然不爽。

    众专家跟着进去。

    当看到病床上一个眼睛雪亮的俏丽女孩正偎依母亲撒娇时,众专家彻底傻眼了。

    病人真的被秦长空治好了!

    “这小子到底怎么把她治好的?”韩中华百思不得其解。

    王伟却猜测道:“肯定是运气!”

    众专家纷纷表示赞同。

    林寿良却笑了起来,拍拍秦长空的肩膀:“小秦,好样的!”

    秦长空谦虚的笑笑:“托您老的福。刚才若不是您选择信任我,估计我还懒得替病人治病了。”

    这时候一名身穿衬衫西裤的中年人急冲冲的跑了进来,他手腕上戴着价值不菲的名表,衣领口打着领带,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一名成功人士。由于太急的缘故,他显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衬衫都湿透了。

    当看到病愈的女孩时,中年人不由大喜过望,连忙走了过去,急切道:“小雪,你没事了?”

    “爹地,我已经好了,多亏了这位大哥哥。”小雪指向秦长空。

    中年人顿时将目光锁定住秦长空,然后大步上前,激动的握住秦长空的手:“医生,真是太谢谢你了!”

    虽然看秦长空着装不像医生,但不妨碍中年人表示感谢。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林院长和第一医院。我只是帮他而已。”秦长空淡然道。

    中年人又对林寿良千恩万谢。

    林寿良笑的眯起了眼,连道:“李先生实在太客气了。”

    秦长空又道:“虽然你女儿病已经好了,不过为了确保无恙,还得留院多观察两天。”

    “应该的,应该的,还是您考虑的周到。”李国栋连连点头。

    接下来,林寿良遣散众人,只留小雪父母和亲人在病房内,自己则和秦长空一起出来。

    “小秦,李雪究竟得的什么病,你是如何把她治好的啊?”二人坐在院长办公室,林寿良亲自为秦长空倒了杯茶,实在忍不住便问道。

    “她被一只阴灵缠身,这次多亏你请对了人,不然神仙难救。”秦长空喝了口茶,淡然道。

    林寿良一愣:“阴灵?”

    “对,都是一些脏东西,吸食人的阳气和灵魂,多半是她不小心招惹到的。您既然和我师傅是好朋友,应该听过。”

    林寿良笑了起来:“是,是。小秦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你师傅当年道行高多了。对了,你师傅现在可好?”

    “一日三餐荤素不忌,酒色照近,身体好的很。”秦长空笑着说。

    “你师傅这些毛病还没改啊?”笑了。

    二人又闲聊了一阵,林寿良眼见时间不早了,问道:“你才来江华市,也没地方住,不嫌弃的话到我家去住吧。”

    “好啊!”秦长空一口答应,脑海中却浮现出林心的身影。

    林寿良家在市中心一个中档小区三楼,一套三室两厅一厨一卫的居室,一共150个平方。在寸土寸金的江华市,在市中心能有如此大的一套居室已经非常不错了。

    当林心开门见到林寿良时,不由笑道:“爷爷,您回来了!”

    但随即看到他身后跟着的秦长空,却不由微微皱起了眉:“爷爷,他?”

    “小秦今天刚来江华市,没地方住,所以今晚住咱们家。小秦快进来吧。”林寿良笑着解释,将秦长空请进屋里。

    秦长空笑着打招呼:“林美女,好啊!”

    林心心里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微微点头。

    吃饭的时候,林寿良拿了瓶五粮醇出来,要和秦长空喝几杯,秦长空也不客气,一口答应。

    林寿良人老了,不胜酒力,没喝两杯,脸已经红通通的,再喝两杯,便开始语无伦次,慨叹道:“小秦啊,心儿从小父母就离异,这么多年父母也没回来看过她几次,命苦的很,现在年纪都二十好几了,还没找到男朋友,我急啊!”

    原本在一旁默默吃饭的林心顿时皱起了眉头。这种私事竟然跟一个外人说,她心里自然不高兴。

    “爷爷,您喝多了。”林心不满的说道。

    “我……没喝多,你说我刚才说的对不对,当初让你考医生,你不考也就罢了,现在爷爷想给你介绍对象,你却拿出这种态度,是不是不听爷爷的话了?”林寿良的确喝多了,说话已经有点打结了。

    一旁的秦长空却是一愣。介绍对象,不会是想把我介绍给你孙女吧,好啊!

    求之不得!

    当然,想归想,秦长空嘴里可不敢说出来。因为他已看出林心满脸愠色。

    “我吃饱了!”林心将筷子往桌上一拍,径直转向往自己房间走去。

    平日本是林心吃过饭收拾桌子洗碗,但今天她却被爷爷惹怒了。

    所以这个重任只好交到秦长空身上。秦长空扶醉酒的林寿良回房间之后便开始收拾桌子洗碗,正巧被从闺房出来的准备出去倒垃圾的林心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