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人靠衣装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002字

    一旁的李雪“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当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报出5万3999的价格时,秦长空吃了一惊。没想到两套衣服加鞋子这么贵,以前陪师傅下山买衣服,可最多只要一两百块钱。

    然而李雪却面不改色的刷了一张金卡,让秦长空感叹富家小姐不愁钱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像是被包养一般。

    从专卖店出来,李雪又带秦长空去理发店,为他换了一头帅气的碎发。

    原本,李雪还想让造型师将他的头发染成金色的,不过在秦长空的强烈反对之下只得作罢了。

    饶是如此,拥有一头飘逸碎发的秦长空再配上那一套价值不菲的服装,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完全不同了,他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年轻了10岁。

    然而,就在他理发的同时,离理发店不远处的大街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杆子顶端出现了一个瘦小的年轻人。

    年轻人大约二十五六岁,只有一米六左右的个头,皮肤黝黑,眼睛如绿豆般狭小,穿了一套黑色的道袍。

    他单脚蹲在离地面足有七八米高的红绿灯杆顶端,竟然纹丝不动,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正在打电话。

    “师傅,您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他正和我们的目标在一起。”年轻道人声音尖细,听上去有些刺耳。

    “敢坏了本尊的好事,吴邪,他就交给你处置了。”电话那头响起一个苍老而阴恻的声音。

    叫“吴邪”的年轻道人“啧啧”一笑:“好的,师傅,我会顺利完成任务的,不过咱们的目标呢,要不要替您抓住她。”

    “暂时不需要动她,我们要的是她的魂魄,而不是身体,等解决了那个臭道士再说。”

    “OK!”

    吴邪挂了电话,嘴角露出一丝阴鸷的笑意。

    正巧有路过的车辆和行人看到红绿灯杆上站着的吴邪,顿时充满了好奇和惊讶,纷纷拿出手机想拍下来。

    这个路口执勤的交警也看到了,顿时朝吴邪挥手大声喝令:“喂!你怎么爬到上面的,我命令你立刻下来!”

    吴邪冷冷一笑,“嗖”的一下从电线杆顶端跳下。

    看到这一幕的人吓了一跳,再想找寻对方的踪影,吴邪已然消失不见。

    ……

    秦长空和李雪一起从理发店走出,看见天色不早,便回去了。

    一路上,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人在跟踪自己,回头仔细观察时,又什么也没发现。

    秦长空有些纳闷,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他将李雪送回医院,又和她在医院食堂一起吃了顿午饭,这时候林寿良正巧开完会从省城回来,在医院走廊上碰到刚吃完饭的秦长空和李雪。

    林寿良看到秦长空眼前一亮:“小秦啊,你换造型了嘛!这个好,很帅!”

    秦长空微微一笑:“谢谢院长夸奖。”

    他让李雪回房间休息,自己和林寿良在走廊上闲聊。

    “刚才我听说,你和李雪出去逛街了?”林寿良笑问道。

    “她说闲着无聊,对我又十分信任,这才请求我和她一起逛街的。”秦长空一本正经道。

    “你别不会对她产生别的想法吧?”林寿良突然试探性问道。

    秦长空立刻说道:“怎么可能?一个黄毛小丫头而已,我要找也要找林心那样既漂亮又聪慧善良的。”

    林寿良“哈哈”一笑:“别介意,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对了,小秦啊,既然病人已经治好了,你算是完成任务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没有。“秦长空如实回答。

    林寿良笑着说道:“我看你医术这么高明,要不你就屈才留在我们第一医院,帮我管理管理医院吧。”

    秦长空婉言拒绝:“我这个人懒散惯了,不习惯受人约束,谢谢您的好意了。”

    林寿良叹了口气:“那实在太遗憾了。这样吧,你下山一趟也不容易,就在我家多住几天,我让心儿抽时间陪你到处转转。”

    秦长空顿时笑了起来:“那感情好。”

    李雪在医院住了两天,经检查确认没有任何事情后,便由父母来医院为她办理出院手续。

    不仅如此,当天李国栋还派人送来一面镶着金边的红色锦旗,上书四个大字:妙手仁心。献给医院。

    医院上下都十分高兴,林寿良亲自陪着他们办理出院手续,热情招待。

    秦长空作为李雪的救命恩人,自然也在其列。

    办完手续,李国栋请秦长空和林寿良去吃饭。

    林寿良因为要忙医院的事情走不开,所以没去。

    秦长空却不客气,一口答应下来。

    李国栋将饭局选在香格里拉酒店,李家三口和秦长空坐在包厢边吃边聊。

    “秦医生,真是太谢谢您了!要不是您的话,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一杯我来敬您。”李国栋举起酒杯敬酒。

    秦长空举杯回应:“您太客气了。”

    酒过三巡,李国栋已经满脸通红,提到了李雪的病情:“我之前听林院长说,我女儿的病并非一般的病症,而是被脏东西缠身了,有没有这回事?”

    秦长空微微点头,将自己对林寿良说的一番话给李国栋解释。

    李国栋听了大为惊叹:“想不到秦医生还是一位得道高人,真是失敬失敬。对了,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好像家里总是闹鬼,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过去看看?”

    “当然没问题,你朋友家在哪,我们现在就可以过去。”秦长空一口答应。

    “好好,我现在就给我那朋友打电话。”

    李国栋出去打电话,由李国栋夫人和李雪陪着秦长空。

    不一会李国栋进来了,兴奋道:“他今天在家,那请您现在和我一起过去吧。”

    李夫人在旁说道:“你急什么,人家秦医生饭还没吃完呢。”

    “对对,我一时高兴,乐昏了头。”李国栋哈哈大笑,举起酒杯道:“来,我再敬您一杯。”

    吃过饭,李国栋让司机送妻子女儿回去,自己跟着秦长空去那位朋友家。

    李雪却不乐意了,撒娇道:“爹地,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胡闹!平常的事也就算了,这次绝对不行。你忘了你住院的事吗?倩柔,你带她回去。”李国栋板起一张脸。

    李夫人点了点头:“小雪,咱们回去吧。”

    李雪无奈,只得跟着母亲去了,临走时还不忘回头看一眼秦长空:“大哥哥,你可要小心哦!”

    “嗯。”秦长空笑笑。

    李国栋亲自开车,将秦长空送到江华市郊区一栋别墅前。

    看到是李国栋的车子,门口的保安立即放行,这是老板的朋友,他们都知道。

    别墅的主人叫冯应山,今年四十三岁,大肚便便,微微秃顶,是李国栋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是好朋友,二人经常一起相约钓鱼,所以对于冯应山的事情,李国栋还是十分上心的。

    此时,冯应山已经在大门前恭候多时,不光是他,还有他的夫人,以及一个二十周岁的女儿也在。

    冯应山的女儿叫冯芝慧,今年刚刚大一毕业,就在江华大学读书,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二,穿一身淡蓝色蕾丝花边的长裙,秦长空一眼看到便再也挪不开目光。

    “你们可算来了!”见到李国栋,冯应山大喜,不过目光转向秦长空的时候确是愣了一下:“老李,这位就是你电话中所说的世外高人?”

    冯应山满脸疑惑,自从上次别墅闹鬼,他连请了几位所谓的世外高人,不是道人,就是和尚,打扮的像模像样,可是别说捉鬼,进了别墅自己都吓得半死,全都狼狈逃跑了。

    可就算如此,他们好歹看上去像是世外高人的模样,年纪最起码在40岁以上,可眼前这位,分明就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看上去不像道士,倒像是大学刚毕业的学生。

    “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是秦长空道长,别看他年纪轻轻,但是可不简单,就是他救了我女儿的性命。秦道长,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朋友,冯应山。”李国栋热情介绍道。

    冯应山虽有疑惑,但毕竟是老朋友介绍的人,于是主动伸出手,笑道:“秦道长,幸会幸会。”

    冯芝慧明显感受到了这种目光,顿时厌恶的皱了皱眉。

    秦长空的不理睬使得冯应山心中极为不悦,用埋怨的目光看了一眼李国栋,似在问,老李,你请来的都是什么人啊?

    李国栋也颇为尴尬,干咳了两声,想引起秦长空的注意,可是好像完全没反应。

    无奈之下,李国栋只得推推秦长空的手臂:“秦道长,老冯跟您握手呢!”

    秦长空这才反应过来:“啊?握手?不好意思啊,刚才想事情有点出神。”说话间便伸出手和冯应山握了握手。

    二人握了手,尴尬这才有所缓解。

    冯芝慧却忍不住了,当着秦长空的面就问:“李叔叔,您请来的这人,真的能抓鬼吗?”

    李国栋还没答话,秦长空就笑了起来:“这位美女,难道你不信我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