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打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113字

    “嘴里说说谁不会,之前我们可就碰到好几个神棍骗子,难保不会有下一个出现,爸你说是不是?”冯芝慧说道。

    毕竟是李国栋请来的人,冯应山不好答话。

    秦长空顿时冷笑起来:“你的意思说我也是神棍?这样吧,要不咱们打个赌。”

    “打赌,怎么赌?”秦芝慧下意识问道。

    “如果我没能替你们家把鬼抓住,我不但分文不收,还向你们家赔礼道歉,承认我是神棍骗子。如果我成功的话,我也不收一分钱,只要……你说我好帅,好不好?”秦长空眯着眼笑道。

    “神经病!”冯芝慧听了,忍不住骂道。

    秦长空也不在意,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对方:“这么说,你是不敢答应咯?”

    秦芝慧虽然是女生,但从小就有和父亲作为商人一般不服输的精神,因此才能考上全国知名的江华大学。听到秦长空这话,冯芝慧顿时恼羞成怒:“敢,怎么不敢!不过,你要是输了,还得在胸前挂一张大牌子,上面写我是骗子,一天不得摘掉,如何?”

    “小慧,你怎么这么跟秦道长说话?”冯应山训斥道。虽然自己也觉得眼前这小子看样子没什么本事。但毕竟是老李请来的人,表面上的礼数还是要做的。

    秦长空微微笑道:“无妨,我答应就行了。那么,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开始吧。冯先生,就是在你们家里吧。”

    秦长空指了指众人身后紧闭的大厅门,他能感觉到从里面传来的阵阵阴气,不由微微皱眉。

    冯应山立即回答:“对。最近我们每晚睡觉都能感觉到有人在大厅里走动,发出轻微的脚步声。但下楼寻找,又什么也看不到。而且家里养了两条狗喝一只猫,以前很喜欢睡在大厅沙发上的,现在连大厅都不敢近了。”

    冯夫人接着补充:“不光如此,这几天白天都能听到那种脚步声,闹得人心惶惶,连佣人都全部辞职了,我们现在晚上都只住在酒店里。”

    秦长空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们将门打开吧,我这就进去捉鬼。美女,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我?为什么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冯芝慧吓了一跳,你想死别拉着我。

    “第一,你不是和我打赌的吗?就算我到时候把鬼消灭了,你也可以抵死不承认,亲眼见证是最好的法子。第二,这鬼应你而起,你自然要跟我一起进去。”秦长空一本正经道。

    “因我而起?”冯芝慧一愣。

    “是啊,我能感觉到你身上的阴气很重,和屋里所传出的阴气性质一样,所以我断定这件事因你而起。”秦长空解释道。

    冯芝慧半信半疑道:“怎么可能?臭小子,你不会骗我吧?”

    “我没必要骗你。”秦长空正色道,心里却在偷笑,不骗你才怪。

    冯芝慧害怕了,甚至将刚才的赌局忘得一干二净,向父亲求助:“爸,我不敢进去。”

    “秦道长,我女儿能不能不进去啊?”冯家夫妇都非常紧张,毕竟他们家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可千万不能出现任何闪失。

    “不进去也行,到时候鬼消灭不了,可别怪我。”秦长空淡然道。

    冯应山一咬牙:“好吧!那请秦道长多多保护慧儿。慧儿,你别怕,就跟秦道长一起进去吧。”

    冯芝慧无奈,既然父亲都同意了,她也不能反对了。

    随后,冯应山便拿出钥匙,将大厅门打开。

    一瞬间,阴风阵阵,阴气逼人,在座除了秦长空,全都打了个寒颤。

    秦长空顿时眉头紧随:“这鬼似乎不简单啊!”

    秦长空和冯芝慧进屋之后,秦长空直接关上了门。

    冯芝慧吓得一跳:“你怎么把门关上了?”

    秦长空白了她一眼:“万一到时候让鬼跑了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啊?”

    冯芝慧不说话了。

    秦长空突然笑了起来:“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拉着我。”

    “去死。”话虽这么说,冯芝慧还是靠近了秦长空。

    “对了,待会万一撞见鬼,我可没办法保护你,你自己要小心点咯。”

    “啊?你是不是想存心害我!”冯芝慧恼怒道。

    “没。但是我可以教你一个办法,女人的内裤可以用来辟邪,你可以试试。”秦长空笑眯眯的说道。

    “死变态!”冯芝慧顿时大骂。

    “不信算了。”秦长空也不介意,直接往里面走去。

    别墅很大,光是大厅就有两百多个平方,另外还有好几个房间以及厨房、卫生间以及二楼。

    此时窗户窗帘紧闭,空旷的大厅显得有些阴森,凉气逼人,冯芝慧赶紧跟上秦长空的步伐,并下意识的牵住他的衣衫一角。

    可就在这时,二楼传来了极其有规律的的脚步声:“蹬、瞪、蹬……”

    像是有人在穿着高跟鞋慢慢踩着地板。

    冯芝慧汗毛倒数,赶紧又贴近了秦长空几分。

    他不禁笑道:“冯美女,你真的害怕可以按照我说的方法试试,现在那鬼估计就在二楼。到时候用你的内裤套住它,那鬼就跑不了了。”

    “真的?”冯芝慧牙关打颤。

    “当然。”秦长空竭力忍不住笑意,并一本正经的警告:“动作可要快点哦,那鬼好像下楼了。”

    脚步声仍然在二楼回荡,继续发出“蹬蹬蹬”有规律的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在楼道口。

    冯芝慧急的都快哭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

    秦长空不再开玩笑了,神色一正,嬉皮笑脸的神色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庄严肃穆。

    他警告道:“这个鬼已经能够借助磁场发出让人听见的动静,明显已变成了厉害的恶鬼,你紧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知道吗?”

    冯芝慧一言不发,只是用力点头。

    秦长空脚踏北斗玄枢罡,目光坚定一步步朝楼道口走去。同时取出两张符纸,捏符在手,目露坚定之色。

    冯芝慧寸步不离的跟在秦长空身后。

    当二人走到楼道口的时候,那脚步声突然消失了。

    冯芝慧吓得声音止不住的哆嗦:“它……它走了吗?”

    秦长空并不答话,而是突然将两道符纸射出,同时口中默念咒语:“北斗天关正八方,摄召神除万殃,日月迥环星辰光,四景明度转天常,赤天行道回紫黄,轮会明达谢灾祥,九灵制命升玉堂,急急如律令摄!”

    符纸立时化作两道蓝色的电光,划破空气,在空中凭空炸裂!

    砰!

    白烟阵阵,腥臭味四散,一个红衣赤足,批头散发的鬼影在二人面前显露出来,长啸一声,径直扑向秦长空。

    躲在秦长空身后的冯芝慧终于看清了那女鬼的面容。

    女鬼的脸色纸一般的煞白,双眼血红,眼角留着两行鲜血,鼻子下不是嘴,而是一张狰狞大口,长啸之时大口张开,露出纵横交错的剑齿,几乎直咧到两耳根。

    腥风阵阵,寒气扑面,伴随着令人想要呕吐的腥臭味。

    冯芝慧再也支持不住,两脚一软,坐在了地上,吓得双目无神。

    然而秦长空却怡然不惧,手成剑指状,凭空点出:“吾奉高上神霄玉清真王大帝律令,雷火电光火急如法律令敕摄!”

    刹那间,光华大作,在他指尖绽放开来。

    女鬼遇到刺目的华光发出凄厉的嚎叫,声音如屠宰场杀猪一般,刺耳至极。

    它浑身开始冒烟,并且迅速燃烧起来。

    光华消失,女鬼在蓝色的火焰中扭曲挣扎,最后化为一阵青烟。

    秦长空感觉体内的真气消耗了大半,精疲力竭,不由长吁一口气:“刚才好险,总算把它解决了。”

    他将冯芝慧搀扶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冯芝慧面色惨白,但还是微微摇头:“你将它消灭了吗?”

    秦长空得意笑道:“也不看看我是什么人。”说着不忘向冯芝慧体内渡入两缕真气。

    冯芝慧顿时感觉心里好受了许多,腿脚也不再哆嗦了,她惊讶的望着秦长空,不知道对方如何做到的。

    秦长空眯着眼笑道:“不用谢我,只要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就成。”

    “秦帅哥,你好帅!满意了吧!”冯芝慧恨恨道,脸色已经红到了耳根。

    “哈哈,满意了,满意了。现在咱们就把门窗打开,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的家人吧。”秦长空笑着说道,当先朝大门口走去。

    二人出来后,冯芝慧将秦长空捉鬼的经过告诉了父母。

    冯应山夫妇大喜,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秦长空。

    冯应山激动道:“想不到秦道长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深的法力,果真是得道高人,之前小女多有得罪还忘见谅。”

    “没事没事。”秦长空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冯芝慧。

    冯芝慧赶紧挪开目光,不敢和秦长空对视。

    李国栋也笑道:“我就说的吧,秦道长法力高深,没有问题的。”

    接着,冯应山请众人进大厅坐,让夫人亲自倒茶端水,自己又进书房开了一张支票出来,郑重其实的递到秦长空手中。

    秦长空一看,好家伙,一后面五个零,足足十万块钱!

    “只是捉个鬼,收你这么多钱,我怎么好意思呢!”秦长空话虽客套,却已经将支票小心翼翼的收进口袋中。

    冯应山哈哈一笑:“这是秦道长应得的,我还担心您嫌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