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辟邪专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078字

    众人又闲聊一阵,冯应山留二人在这里吃了顿晚饭。

    吃过饭,李国栋开车送秦长空回去。

    他将秦长空送到林寿良小区门口,然后说道:“秦道长,有空到我家里来玩啊,我看的出,小雪很喜欢和你在一起。”

    秦长空微微一笑:“嗯,会的。”

    李国栋开车离去,秦长空径直走进小区,他上了三楼,按了按门铃,竟然没人开门。

    “难道两人下班还没回?”秦长空有些疑惑,随手拿出一把钥匙。

    幸好林寿良考虑到自己进出方便的问题,为他专门配了一把钥匙,今天早上才交到秦长空手中,要不然他就只能站在门外等了。

    不过等到秦长空开了门,走进大厅之后,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洗手间浴室内竟然传来“哗哗”的水声。

    有人在里面洗澡吗?

    他心中一动,立即朝洗手间走过去。

    就在这时,洗手间门开了,雾气蒙蒙中,走出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

    正是林心。

    林心正拿着毛巾,低头擦拭湿漉漉的头发,并没注意到秦长空,直到看到面前一双脚,这才忍不住抬起头。

    当看到秦长空的时候,林心吓得一跳,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哪知地下打滑,林心一个站立不稳,仰面向后摔倒。

    秦长空微微一惊,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同时伸出手想要抓住林心。

    只可惜他反应虽快,但终究慢了一步,眼看林心就要摔倒,立即低喝:“缩地成寸!”

    “缩地成寸”是龙门派一种上等的轻功,几秒钟内速度可以提升几倍,就仿佛将地面缩成了一寸大小,只是跨一步就到了。

    只见秦长空人影一闪,已来到了林心面前,在对方就要摔倒的一刹那,一把拉住了林心。

    秦长空拉着林心说:“亲爱的,投怀送抱么?”脸上浮出一丝丝坏笑。

    林心站稳后推开了秦长空,并且狠狠瞪了他一眼,往卧室走去。

    看着林心离去的背影,秦长空嘴角翘起一丝弧度,显得非常得意。

    不过下一刻,他心中一凛,突然转过身,目光紧紧注视门口,脸上的YY表情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无比的凝重和严肃。

    “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进来吧。”秦长空冷冷道。

    大厅的门被慢慢推开了。

    吱——嘎——

    声音虽轻,却显得无比刺耳。

    一个瘦小黝黑的年轻人不紧不慢走了进来,步伐像狸猫一般,毫无声息。

    他嘴角带笑,看着秦长空,发出“嘎嘎”的刺耳笑声:“小子,你倒是让我好找,真是不容易啊!”

    秦长空见对方穿一身黑色道袍,像是修道中人。不过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浓重而阴森的杀气,心知来者不善,不禁沉声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我啊,我叫吴邪,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杀你咯!”

    “为什么要杀我?”秦长空冷冷问道。

    “因为你救了那小丫头,坏了我们的好事,所以……你今天必死!”

    话音未落,凭空一阵阴风袭来,秦长空还没反应怎么回事,胸口便仿佛被人重重击了一拳,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

    还没等他站稳,阴风再次袭来,秦长空脖子一紧,好像被两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

    伴随着一股大力带着他一直往后面撞去。

    再看吴邪,却是笑眯眯的站在原地,只是单手的食指中指小拇指频频摆动,似乎在掐着咒法,口中也在念念有词,声音低沉急速。

    砰!

    秦长空撞在后面一扇门上。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门撞倒,秦长空顺势摔进了房间,倒在地上剧烈咳嗽。

    林心看见秦长空进来了,顿时神色惊慌。

    她惊喝道:“你干什么,给我出去!”

    不过她话刚说完,秦长空却凭空飞了起来,重重摔在林心的席梦思床上,又弹了几下。

    林心吓得一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快躲进被窝!”秦长空连续受了几下攻击,胸口有些难受,嗓音都变哑了,不过神色却异常凝重。

    林心还从没见过这种状态的秦长空,下意识的钻进被窝里。

    秦长空又补充道:“待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看!”

    话音未落,那股阴风如影随行,继续袭来。

    秦长空这次有所防备,在床上一滚,躲过阴风的袭击,顺势落下床,同时手成剑指状点向自己的眉心,默念咒法:“天皇敕日演法真,九天五色祥云降。金光皎洁乾坤照,万神春召赴龙华。降坛全依铁口断,不得隐形说虚言。天皇仙神三七字,圆满呈光地下书。吾奉昊天上帝元神降光急急律令!”

    圆光术开启,秦长空眼前一亮。

    只见一个穿着红衣的光头小鬼就趴在床缘上,它的头特别大,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惨白的脸上画满了黑色的符文,双眼如铜铃一般,血一般的红。正咧开一张巨口,露出纵横交错的犬牙,朝着秦长空发出“嘶嘶”的叫声。

    秦长空顿时大怒:“竟然炼制小鬼,果然是邪派道人,你叫吴邪是吧,老子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看我怎么收拾你!”

    通常,炼制小鬼需要以小孩或婴儿的尸体为载体,并曝尸七日,用燃烧的蜡烛烤其下巴,并经过繁复阴损的工序,才能完成,其制作手段极其邪恶,为正派道人所不齿,因此秦长空才会极为愤怒。

    他立即拿出两张符纸。

    那大头小鬼一瞬间从床上跳起,直扑向秦长空。

    秦长空咬破手指,在符纸上各画了两个血字。在大头小鬼扑向他身体的一刹那,符纸燃烧起来。

    大头小鬼大惊失色,吓得“嗷嗷”乱叫,重新跳了回去,饶是如此,它浑身还冒起了烟,在地板上连续滚了几圈,才将其熄灭。

    这时吴邪也走了进来,冷笑道:“小子,没想到还有点手段,再来一个看你如何应对。”

    他说着单手掐了个咒法,凭空又出现了一个小鬼。

    这个小鬼没有穿衣服,瘦得如排骨一般,浑身都是符文,七窍流血,双眼成黑色,阴冷邪恶的感觉直接显露出来。

    它出现的同时就立刻扑向秦长空,速度比第一个大头小鬼快了一倍。

    下一秒,地上的大头小鬼也跳了起来,两只小鬼一起攻向秦长空。

    秦长空临危不乱,剑指凭空点出,默念咒语:“吾奉高上神霄玉清真王大帝律令,雷火电光火急如法律令敕摄!”

    一时间,光华大作,将整个屋子都照的明晃刺眼,仍是对付冯芝慧家女鬼的一招。

    两个小鬼遇到强烈的华光顿时倒飞出去,撞在墙上,浑身燃烧起幽蓝色的火焰。

    它们痛苦凄厉的嚎叫着,在火中慢慢瓦解,寸寸崩溃。

    躲在被窝中的林心只听到刺耳凄厉的叫声,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感觉到阴风阵阵,不禁吓得瑟瑟发抖。

    光华消失,两只小鬼化作两团青烟,逐渐消散。

    吴邪的意念和小鬼相连,小鬼既灭,他也不禁吐了一口血水,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竟然会九天仙师敕令咒!”

    秦长空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还知道九天仙师敕令咒,不错啊。吴邪,你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吧!”

    吴邪惊愕消失,嘴角又露出残忍的微笑:“以为会九天仙师敕令咒就了不起了吗?既然你想这么快就死,我就成全你!”

    吴邪说着立即咬破手指,在空中画虚符,同时口中默念咒语:“太上太星,应变不停,驱邪缚魅,保护护身,智慧明净,心生安宁,三魂永久倾,急急如律令!”

    随即,他整个人如癫痫一般抽搐起来,双眼翻白,在地上乱跳,动作由缓变急,再逐渐减弱,最后停了下来。

    然后他猛地抬头,眼中有凌厉的光芒闪烁而出,朝秦长空厉喝:“汝等小辈,犯我太上星座,受死!”

    吴邪说话语气古怪,说完“嗖”的一下便朝秦长空飞扑而去。

    秦长空忍不住骂了一句:“我靠,没想到你还会请神术!”

    他能感觉到此时的吴邪身上散发的强大而邪恶的气息,心中断定对方不是请的神,而是厉鬼。

    眼见对方从空中扑来,巨大的压力几乎能让他窒息,秦长空赶紧就地一滚,侥幸躲过吴邪的一脚。

    但那一脚却踏在地板上,使得地板四分五裂。

    秦长空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么大的威力!

    只是不等他起身,吴邪又是一脚踢来,秦长空半跪在地上,来不及躲闪,只得双臂交叉格挡。

    拳脚相交,秦长空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上,感觉手腕和背部像断了骨头一般的疼。

    吴邪再次朝他扑去。

    秦长空面色大变:“还来!难道你会请神术我就不会!”

    他强忍着疼痛,取出两张符纸,虚空画了个圈,随即将符纸射出。

    符纸在空中炸裂,逼的吴邪向后退了几步,秦长空趁机起身,咬破手指,在眉心迅速画出一张血符,同时口中默念:“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侍卫我身,急急如律令!”

    念咒的同时,秦长空也进入请神的状态,浑身癫痫,手舞足蹈,双眼翻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