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斗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076字

    秦长空在林寿良家住了一个星期,感觉好多了,虽然身体还没有痊愈,但是下床走动不成问题。

    对于秦长空恢复的这么快,林寿良感到格外吃惊,问其原因。

    秦长空笑着解释:“我即为修道之士,又是一名中医,好的这么快也不稀奇吧。”

    林寿良顿时释然。

    这天周末早上,秦长空起床之后便准备去找李雪,问问情况。

    不过这之前他给师傅打了个电话,说明上次事情的经过。

    电话那头随即传来一个略微惊讶的声音:“没想到你会碰到这样的事。既然遇到邪道作祟,咱们身为正道修士,就不得不管。”

    “我也这么认为。”秦长空说道。

    电话那头笑道:“听你这么说,我认为问题不是出在那个叫李雪的丫头身上,就是她或她家里人得罪了什么人,所以对方请来邪道之士存心害她。这件事不简单啊,你作为我徒弟,可不能丢了我们龙门派的脸。”

    秦长空一愣:“难道您不打算过来吗?那天碰到的邪道很厉害啊,我还受了伤呢!”

    “这个……为师这里还有一点要事需要处理,我相信你的实力,去吧!”

    秦长空还想说点什么对方竟然已经挂了电话。

    “这个老家伙。”秦长空嗤之以鼻。

    他之所会有今天的性格,多半传自他的师傅。对于师傅的为人,秦长空自然再了解不过。

    秦长空叹了口气,看来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他出门前给林寿良打了个招呼。

    林寿良立即笑道:“你要去李国栋家啊,我让心儿送你。”

    林寿良随即叫来林心。

    一个星期时间,由秦长空出钱,林心卧室的地板已经修葺好了,林心在外面和朋友住了几天,昨天晚上才回的家,本想安安心心过一个周末,谁知道大清早爷爷又让她干这种事。

    “我又不是他的司机,为什么总是让我送他。”林心不满道,对秦长空的态度依旧冰冷。

    “心儿,你救送送小秦吧,就当爷爷求你了。”林寿良知道硬的不行,就和林心来软的。

    这招果真有效果,林心虽然不情愿,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在车上,秦长空又和林心开起了玩笑:“这一个星期没见你,你难道去男朋友家住了?”

    林心秀眉微蹙,并不理会他,专心开车。

    秦长空见她不说话便继续调侃:“那天的事实在对不起啊,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扶住你……”

    “你给我闭嘴!”林心一脸黑线,打断了秦长空的话。

    “我也不想提这事,只是你天天拿着一张寒冰脸对我,我心里不踏实。”秦长空正说着,林心一脚踩了急刹车。

    吱!

    橡胶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他们的车子停在了红绿灯前。

    “刹车不用这么急吧,吓了我一跳。”秦长空拍拍胸脯,表示受惊过度。

    林心恨不得掐死秦长空,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少说一句会死吗?”

    “这倒不会,我只是想调解调解气氛而已。”秦长空笑道。

    “你不说话,气氛会更好。”林心望着红绿灯冷声道。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沃尔沃停在了林心车边,一个兴奋的声音从车窗传来:“林心,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刚才在后面就看到这辆车像你的,真是巧啊!”

    沃尔沃车窗探出一张年轻帅气的面孔,正是第一医院的王伟。

    林心朝王伟勉强露出一丝笑意,礼貌的点点头。

    一旁的秦长空则微微笑道:“王医生,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你今天没上班?”

    见到副驾驶的秦长空,王伟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对于上次在医院的事,王伟心里一直耿耿于怀,更看不得秦长空和林心在一起。

    不过当着林心的面,他也不好撕破脸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啊,秦先生,今天周末休息,我好几天没在医院看到你了呢!对了,你跟李雪关系进展的怎么样了,上次还看你和她一起逛街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偷瞄林心,希望看到她会出现愤怒或不悦的神色,这样他的目的就达成了。

    哪知道林心竟然面不改色,毫无任何反应。

    难道他们的关系已经达到亲密无间的地步了吗?

    秦长空微微一笑:“是啊,上次我们出来逛街正好看到你在医院大厅和两个小护士打情骂俏呢,王医生真是艳福不浅啊!”

    王伟面色陡变,上次看到秦长空和李雪出医院的时候他确实在和两个小护士说笑,只是自己明明没见到秦长空回头对自己望啊,他怎么会知道?

    “你别血口喷人,我们只是谈工作上的事。”王伟立即辩解。

    “哦,真的吗?”秦长空笑着说。

    王伟哑口无言,本想在林心面前表现一下,告秦长空一状,没想到最终自己却成了被动的一方。

    林心终于受不了了,冷冷说道:“你们真无聊。”

    看着红灯转绿,林心立即启动车子。

    王伟开车追了上来,压下心里对秦长空的怒火,笑问道:“林心,你去哪,今天是周末,要不咱们一起出去玩玩。”

    林心并不答话,开始加速。

    王伟也跟着加速,始终保持并驾齐驶,并不断搭讪。

    林心厌恶的皱皱眉,却无论如何也甩不掉对方。

    秦长空在一旁笑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王伟很烦?”

    “我觉得你更烦。”林心直言不讳。

    “没关系,我不介意。如果你真的想甩掉王伟的车,我可以帮你哦。”秦长空笑道。

    “你会开车?”林心下意识问道。

    “不会,不过看你开过两次我基本上就会了。在下个路口停车,我帮你甩掉他。”秦长空淡然道。

    林心顿时怒道:“开什么玩笑,不会开车还想甩掉王伟?”

    “你不信?”秦长空眯着眼笑道。

    “不信!”林心说的斩钉截铁。

    “要不咱们打个赌,如果我没能甩掉王伟的车,我从此从你们家消失,如果……我帮你甩掉了他,你说我是帅哥好不好?”秦长空又用起了当初对付冯芝慧的一招。

    “神经病!”林心忍不住骂道,然后又问,“你说的真的,输了立刻离开我家?”

    “当然,决不食言。”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开车甩掉他。”林心将车子开到下一个路口停了下来。

    王伟的沃尔沃也跟着停下,又伸出头跟林心搭讪。

    随即,他看到林心和秦长空同时下车,交换了一下位置,不由一愣,不明白怎么回事。

    坐上驾驶位的秦长空咧嘴朝王伟一笑:“王医生,你真的好烦哎,怎么老打扰我女朋友。”

    “谁说他是你女朋友,我前两天找林院长打探清楚了,你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哦,是吗?”秦长空说着突然拍了林心一下。

    不知所措的林心刚反应过来,大怒道:“你做什么?”

    秦长空坏笑一声,然后目光转向另一边的王伟:“看到没有,她是我名副其实的女人,你别在打她的主意了!”

    王伟心里咬牙切齿,但表面却冷笑道:“臭小子,你以为我会信,别做梦了!”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了,我警告你,别再跟着我们了。”秦长空说完看见红灯转绿,立即开始打火踩油门。结果打了三次火,车子也没发动起来。

    虽然林心对于刚才秦长空的突然偷袭异常恼怒,但是见他没能发动车子,顿时心喜的笑了起来:“看来你今天就必须得离开我家了哦!”

    哪知道秦长空却毫不在意:“别急,原来开车比我想象中的难一点,不过这难不倒我。”

    又试了一次,车子陡然启动,秦长空踩油门,车子像一只离弦的利箭窜了出去。

    王伟这回明白二人换位置是怎么回事了,眼中露出一丝阴狠之色:“想甩掉我,没门!”

    沃尔沃也立即启动,加速。

    于是乎,繁华的街道上演了一场飙车大战。

    这辆黑色沃尔沃是王伟前两个星期刚买的,性能还不错,因为是新车,动力十足。加上他在警局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所以不担心违章罚款扣分之类的事,车子马力加到最大,沃尔沃就像黑色的闪电穿梭在城市街道中,不一会便帅脱了秦长空驾驶的北京现代。

    不光如此,在超车之后,他还回头悠闲的朝后方笔了一个中指,心中颇为得意。

    然而秦长空却不以为然,将速度提升到120迈左右之后,便保持恒速行驶,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眼见沃尔沃已将二人甩的没了影,林心出言反讽道:“你不是觉得甩掉王伟很简单的吗,怎么现在反而被对方甩了,恐怕前阵子墨西哥牛群集体瘟疫死亡的新闻是被你吹死的吧!”

    秦长空微笑着看了她一眼:“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林心一怔,对啊,刚才自己不是不想看到王伟的吗,现在如愿以偿了。

    不过再想想又不对,一定要把他彻底赶走!

    “别想忽悠我,反正咱们已经立了赌约,你就必须遵守约定,输了滚蛋!”林心气鼓鼓的瞪着秦长空。

    “我怕万一我真走了,你会舍不得我走。”秦长空笑着说。

    “鬼才舍不得你,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