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这才是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008字

    林心一声惊叫,一辆别克汽车与他们的车擦肩而过,若是秦长空反应在慢一秒,恐怕就要酿成一场车祸。

    别克车主也是心有余悸,即使已开出很远,还是不忘回头朝秦长空大骂有没有长眼。

    林心面色惨白,还没从刚才的心惊肉跳中回过神来。

    秦长空毫不在意,“你要是害怕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停车,不过赌约作废。”

    “你做梦,继续!”林心有一种想掐死秦长空的冲动。

    就这样,在经过几次有惊无险的意外之后,秦长空车技愈发熟练,车子渐渐离开市区,到了车辆偏少郊外。

    这里虽然车少,减少了不必要的危险,但是公路却九曲十八弯,是在前几年老路的基础上重新修建的,为政府省了不少成本。而在最近几场的公路拉力赛的赛场也是在这里。

    面对如此路况,林心极为担心秦长空会一不小心就撞上护栏,毁了自己的车子。

    不过锁芯这种意外并没有发生,秦长空面对这样的路段似乎游刃有余,北京现代就像一条水里的游鱼,速度丝毫不降,依旧轻松的转过一个又一个的大弯。

    逐渐的,前方出现了黑色沃尔沃的身影。

    这样的路段明显是王伟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张脸沉的像黑炭,他从反光镜已经看到了直追上来的秦长空,心中虽然着急,可是道路蜿蜒如蛇,自己实在快不起来,搞不好毁了自己的新车可就得不偿失了。

    又进入一个三百六十五度的大弯道,现代与沃尔沃之间的距离已经微乎其微。

    眼看着秦长空要绕过自己的车,扬长而去,王伟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打起方向,将秦长空的车一直往右挤,妄图卡主他前进的路。

    自己的车刮伤没关系,重要的是面子。他要在林心面前展示,自己要比这个土包子强!

    这期间,两辆车无可避免的发生一些小摩擦。

    秦长空的车被沃尔沃逼的几乎快碰到公路右边的护栏。

    林心又惊又急:“我的车啊!”这时候她已无心顾及比赛的事,毕竟自己的爱车重要。

    “别担心,坏了我陪得起。”秦长空依旧是玩世不恭的笑脸,即使在这种状况下,也谈笑自若,不过他的眼神,却闪现出一丝精芒。

    秦长空开始踩油门,加足马力,并开始往右打方向盘,然后猛地向左急转。

    砰!

    车辆撞击声尤为震耳,不但将林心吓了一跳,沃尔沃车中的王伟也完全没想到秦长空竟然不顾及车子,用力撞自己。

    这一下撞击,让他有些双手发麻,同时车身也稍微偏离了现代一些。

    还没等他回过神,又是一发迅猛的撞击。王伟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车外形凹瘪和尾灯碎裂的声音。

    然后是第三次撞击。

    沃尔沃侧身被整个撞在公路左边的护栏上。

    车子哑火,王伟头晕目眩,随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过在晕过去之前,透过挡风玻璃,他似乎看到那辆北京现代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而且车上的秦长空还同样回头朝自己笔了一下中指。

    此时的现代上,秦长空降缓了车速,得意的边开车边吹口哨:“林美女,刚才的三撞不错吧,相信那王伟以后不敢再骚扰你了,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林心在一阵心有余悸之后,苍白的俏脸上满含煞气,怒斥道:“秦长空,你给我下车!”

    “我开的不是挺好的吗,而且我也按照赌约完成了啊。”秦长空自我感觉良好的说。

    但望见林心几乎要暴走的神情后,终于识相的停下了车。

    林心不发一言的下了车,在外面看到车身上多处刮伤和凹痕,心中那叫一个疼。

    秦长空也屁颠屁颠的下来,看到车身的痕迹,满不在意的笑道:“战果不错,照我的估计,车子的惨烈程度应该更大一些。”

    林心杏眉一挑,恨不得当场一记粉拳将秦长空拍晕。

    “你把事情弄成这样,必须负责!”

    “你放心,出了这种事,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对我温柔一点,人家毕竟还没经历过。”秦长空低下头,露出害羞的神色。

    “我说的是车!”林心咬牙切齿道。

    秦长空这才恍然大悟:“车啊,这个好办,上次捉妖费还剩下一些,应该够你修车了,这样总够意思了吧。”

    林心听了这才作罢。

    “好了,咱们继续赶路,去李雪家,是你送我,还是我送你啊?”秦长空笑问。

    林心面色一变,连忙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座。

    李家别墅,坐落于江华市郊区的一条国道边上,两扇黑漆大铁门敞开着,两个金色的大字“李园”刻在一座石碑上,看上去尤为气派。

    透过敞开的铁门,一条林荫大道笔直向前李园占地规模,堪比一所高中学校。

    像这类豪宅,门前自然少不了两座霸气威武的石狮子坐镇。

    当秦长空进门的时候,不免一阵感慨,没想到李雪家这么富裕,当初自己好歹救了李雪一条命,李国栋当时怎么没有一点表示呢?

    真是抠门。

    进门的时候不免被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拦下。

    “喂,你干什么的,这里不能随便乱进!”一个微微秃顶的保安威喝道,显然是将秦长空当成了过路的。

    另一名肌肉紧实的保安也拿很不友善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秦长空。

    李总一家,无论是生意上的朋友,还是亲戚或者李雪的同学,两位保安牢记于心,秦长空看样子像是大学生,但明显不是小姐的同学或朋友。

    “我是来找李雪的。”

    “找我们小姐?你有她电话吗?”虽然心中怀疑,秃顶保安还是非常谨慎的问道。

    “额……我看看啊。”秦长空拿出自己那款早已落伍的诺基亚手机,不免引得两个保安一阵低声嘲笑。

    看样子穿的不错,没想到这都4G时代了,还在用诺基亚。

    秦长空对于两人的暗自嘲讽,就当没看见,摆弄了一阵手机,才发现通讯簿中没留李雪的号码,不由苦笑:“我这好像没有。”

    “没有就直说,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既然没小姐电话,就快走,这里不欢迎你。”肌肉保安显然将秦长空当成了没事找抽型的脑残大学生。

    “我没有不代表你们小姐不认识我啊,要不麻烦你们帮忙打个电话问问?”秦长空语气和善的商议道。

    “你让我们打我们就得打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如果你没有和小姐约好,又没她的电话,请立刻离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秃顶保安威胁道。

    就在这时,一辆林肯商务车从远处行来,开到了门口处。

    “李总回来了,你快走快走,不然被看到了我们会被挨骂的!”肌肉保安急恼道。

    不过出乎两名保安意料的,林肯车并没有径直开进去,而是停在了门口,从后座的车窗露出李国栋的面容,满脸惊喜的望着秦长空道:“秦道长,你怎么有空来我们家,真是我李家莫大的荣幸啊!”

    听到这话,两个保安瞬间傻眼了。

    秦长空朝两名保安微微一笑,然后对李国栋道:“我今天过来其实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的。”

    “哦?”李国栋微微皱眉:“那快请上车,我们里面谈。”

    于是由李国栋亲自下车,为秦长空开门,又让他先坐进车里,自己才跟着上去。

    司机开着车渐渐穿过大门,进入李园的林荫大道,而门口的两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除了不可思议之外,更多的是深深的担忧。

    李总是谁?江华市商界的大佬级别人物,就连市委书记见了他也要摆出客客气气的态度,尊称一声李总。两位保安也因能够在李园当保安而感到祖宗十八代面子上有光。

    然而,一个手拿诺基亚手机的大学生竟然能够赢得李总如此热情真挚的亲自接待,他们还从未见过李总在别人面前这么客气过,这年轻人到底什么人?他不会在李总面前将刚才在门口的事说出来吧?

    那二人的饭碗可就不保了啊!

    两个保安怀着担心受怕的心情,魂不守舍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来到大厅,李国栋热情的招呼秦长空在沙发上坐下,让佣人端茶倒水。

    李母此时不在,而李雪还在房间睡觉。

    “我这个女儿哪都好,就是喜欢睡懒觉,让秦道长见笑了啊!”李国栋陪秦长空喝茶聊天,笑着说。

    “没关系,她身体刚好,多休息休息是应该的。”秦长空说道。

    二人正聊着,二楼的楼梯口想起一个娇憨的女声:“谁在说我坏话呢……呀,大哥哥,你怎么来了!”

    王雪说话间已经“蹬蹬蹬”沿着木质旋转阶梯,一路小跑下了楼,一下子坐到了秦长空身边。

    王雪看样子刚刚睡醒,发型蓬松散乱,穿着一套粉色的卡通睡衣。

    李国栋温和的责备道:“秦道长是客人,你别没大没小的,快坐到我这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