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小发一笔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1本章字数:3024字

    “我不嘛,我就要和大哥哥坐一起。”李雪说着。

    秦长空干咳两声道:“小雪乖,听你爸爸的话,坐到对面去。我和你爸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既然大哥哥这么说,我就听大哥哥的。”李雪“嘻嘻”一笑,果然很乖巧的起身,坐到了李国栋身边。

    “秦道长,您刚才说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到底是什么事啊?”李国栋说起了正题。

    秦长空立即郑重其事的将上次遇到的吴邪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后问道:“李总,最近半年内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对方为何会针对你女儿下手呢?”

    李国栋听出了一身冷汗,说道:“若放在三十年前,我得罪的人物还真不少,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生意上早已稳定下来,别说这半年,近几年与人交好,从来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一个人没有?”秦长空问。

    李国栋补充道:“要说得罪的人,都是一些小恩小怨,生意上的一些小事情,他们犯不着为此伤害雪儿。”

    秦长空让李国栋再仔细想想。

    李雪在旁听了个大概,没想到自己的病是因为有人害自己,心中也紧张了起来,收起了嬉笑的表情。

    过了一会,李国栋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两个月前我带着雪儿去杭州灵隐寺玩,在下山的途中遇到一名瘦高的老道人,原本只是路过,那老道人却一把抓住李雪的手,坚持要收她为徒。那犀利的目光像是能洞穿一切,我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

    秦长空一听来了精神:“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自然不肯,而且身边也带着保镖,威吓劝阻之下,那老道长便扬长而去,但临走之前却回头向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现在想来,十有八九就是他!”李国栋肯定的说道。

    秦长空不由露出疑惑的神色:“经你这么一说,那就差不多了。不过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要坚持收小雪为徒。”

    李雪似乎也想到当天的事情,有些后怕道:“他好像说我体质特殊,是修道的好材料。不过谁会跟这种变态的老头当徒弟,当时把我的手臂都捏红了。”

    “不过那老道人虽然莽撞了一点,但确实还是有点本事的,知道雪儿年幼就身体弱,一直靠吃药挂水熬过了初中,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二左右才有所好转。”李国栋有些感慨。

    秦长空皱起了眉头,又狐疑的看了一眼对面沙发上的李雪,摸着下巴道:“体质特殊?”

    他心中一动,立即让王雪重新坐过来。

    王雪心中虽然好奇,但还是喜滋滋的重回秦长空身边。

    秦长空抓住对方一只手,开始运转真气。

    上次在医院,秦长空只顾为王雪治病,但没有过多注意她本身的情况。

    真气慢慢注入王雪体内,比之上次在医院,多出几倍,让王雪如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一般,十分舒服。

    真气绕着王雪周身经络运转,过了一会,秦长空突然感受到一股极寒的阴气藏于对方丹田之内,游离飘荡,秦长空控制真气立即追击上去,希望把这股寒气驱散。

    哪知道寒气非但没有驱散,反而钻入根深的地方,无论秦长空如何运力,也根本逼不出来。

    秦长空尤为惊讶,正要采取强烈的攻势,但王雪却因为刚才秦长空的真气和寒气交战,而产生忽冷忽热,难受至极的感觉,脸上立即显露出痛苦的神色。

    秦长空心中微微一惊,恐怕要根除寒气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若是强行对抗,可能还没等根除寒气,李雪便因承受不了而产生生命危险了。

    想到此,秦长空立即收回一半功力,并慢慢调和李雪刚才身体的不适。

    不一会,难受感消失了,李雪俏脸终于露出一丝血色。

    “雪儿,你不要紧吧?”李国栋尤为紧张,问道:“秦道长,刚才雪儿究竟怎么回事?”

    秦长空收功,长叹一口气:“如果我看的不差,你女儿应该是纯阴之体。”

    “纯阴之体?”李国栋和恢复过来的李雪几乎异口同声问道,眼中充满了疑惑。

    秦长空没有先作答,而是反问:“小雪,是不是农历十五那天出生的?”

    李国栋听了一惊:“道长还会算命?”

    “出生之时在晚上十一点半到凌晨一点左右?”

    李国栋惊讶之色更甚:“雪儿正是凌晨12点出生的。”

    秦长空点了点头:“这就不错了。农历十五是中元节,按俗话说就是鬼节,凌晨12点正是鬼门打开的时候,阴气从鬼门溢出,胎儿受到感染,便成了纯阴之体。这种体质,小时候多容易得病,而且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脏东西,又称为通灵。”

    李国栋恍然大悟:“怪不得雪儿小时候经常会说看到奇怪的哥哥姐姐,爷爷奶奶,而我和孩子他妈却根本看不见,以为这孩子在骗人,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秦长空继续说道:“这种状况往往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通灵逐渐减弱,在体质增强之下生病也没有小时候那么频繁了,不过纯阴之体却不会改变,以后若是生病,必定大病一场,更有甚者危急生命安全,不得不防。”

    父女二人听了当即变色,对秦长空的话深信不疑。

    李国栋恭敬问道:“依道长之言,应该怎么样防备?”

    秦长空说道:“纯阴之体事小,只要我每个星期过来为小雪治疗一次,相信不用三个月便能驱散寒气,使得小雪健健康康。关键是那个对小雪下手的老道人,估计先前想收她为徒也是别有用心,不然不会因为收徒不成而心生歹意。”

    李国栋更加慌了:“他们为什么要加害纯阴之体的雪儿?”

    秦长空摇了摇头,但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初步的推断,不过说出来恐怕会把李国栋吓死,所以装作不知。

    李国栋见秦长空不知,也不想在这个问题纠结下去,立即恳求道:“秦道长,既然您的法术这么高强,一定能够对付那些害雪儿的妖人对不对,现在请您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雪儿的安全,事后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和孝敬您的!”

    秦长空一愣:“你的意思是请我做你女儿的贴身保镖?”

    “对,对。”李国栋紧张的望着秦长空,生怕对方不肯答应,又补充道:“如果您肯答应,我现在就把钱打到您卡上。”

    岂料秦长空眉头一皱,一本正经道:“谈钱多俗气,我像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当初在医院救小雪的时候,我收过你一分钱吗?若是单纯的救人,自然可以。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救人一命,胜造七七浮屠;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都是我等修道之人应该做的……不过,你准备付我多少钱?”

    听到这话,李国栋顿时笑了起来。

    最终,当着李雪的面,二人敲定治疗费和保护费,一共200万。

    李雪在看一旁看着,对于秦长空的举动不但丝毫不介意,反而非常高兴大哥哥能保护她。在她眼中,钱不过一堆没有实质性含义的数字,就是零多零少的区别。

    李国栋当即转了100万到秦长空银行卡上作为定金。

    秦长空心里大乐,这下老子发了!

    转完账,秦长空问起自己吃住问题。

    李国栋笑道:“那委屈道长在我家暂住几天,等过几天雪儿开学的时候就陪她一起去市区的一套小别墅住,随时保护她的安全。”

    秦长空一愣:“开学?”

    李国栋笑着说:“是啊,雪儿高考考上了江华师范学院,再过几天就是报名时间了,到时候我也会安排道长和她一起进学校。道长,实在委屈您了。”

    “是有点委屈了,不过谁叫我侠肝义胆,乐于助人呢!”秦长空大义凛然道,心里却已琢磨起和李雪一起搬到市区小别墅住的时间。

    一切谈妥之后,秦长空从李家出来,准备回去收拾行李,李国栋执意让司机送他一程,秦长空自然不会推辞。

    在经过来时和王伟飙车的路段,秦长空没有看到被撞哑火的沃尔沃,估计已经被拖车公司拖走了,至于昏迷不醒的王伟,自己才懒得去管他死活。

    不过车子又行了一段路程,司机却突然急踩刹车,橡胶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吱吱”声,把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秦长空吓了一跳。

    秦长空问司机怎么回事。

    司机指了指前方。

    透过挡风玻璃,秦长空顿时看到道路正前方却出现两块巨石,正挡住通往市区的道路。

    这个路段,来往的车辆很少很少,所以到目前为止,发现两块巨石挡道的便只有秦长空二人。

    李国栋的司机是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司机只是他的兼职,真正身份自然是李国栋的保镖。

    他也非常纳闷,好端端的,道路中央怎么会突然冒出两块巨石,于是让秦长空在车里好好待着,自己下去看看。

    哪知道司机刚走出下车,迎面便砸来一根棒球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