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追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2本章字数:3050字

    市区繁华的街道上,帕萨特汽车开的飞快,在车流中穿梭。

    车内虽然开着空调,小巧女子却格外烦躁,握着方向盘的手不断摆动着。

    后视镜中,一个青春靓丽的马尾辫少女双手双脚被缚,嘴里塞着毛巾,正瞪大噙泪的眸子,惊恐不安的在后座上蠕动着,并发出“呜呜”的哽咽声。

    “好好哭吧,待会就没有哭的机会了。”小巧美女冷笑一声,又回头看了一眼车后方,秀眉顿时紧锁起来,“何莉白怎么办事的,早知道这小偷这么不靠谱,我就不找她了。”

    何莉白正是她用来对付秦长空的棋子,虽然何莉白只是普通人,和她交集很少,但却有着不俗的本事。自从那天晚上在林园外施展寄魂术被破坏之后,她深刻意识到,想要夺走李雪,必须先对付秦长空,所以这次她才会选择何莉白,让她去勾引秦长空。

    事实证明,她的策略很成功。

    不过将李雪骗到酒吧后面小巷子的时候,还是废了她不少力气,关键是这小丫头非常聪明,在发现自己被骗后便意识到不妙,连忙呼叫秦长空的名字。

    她当然不能让李雪出声呼救,拿着毛巾堵住了她的嘴。

    即便如此,此时后座上双手双脚被缚的少女仍然在顽固反抗,让人很不省心。

    她心中烦躁,还是先甩掉身后的奔驰车再说。拿起手机,给何莉白打发了个短信:无论你用什么方法,一定不要让秦长空再跟上来,否则你知道后果。

    奔驰车上。

    何莉白看了一眼短信,脸色变的苍白了许多。

    之所以认识小魔女,还是因为自己有眼无珠,有一次把对方当成了肥羊,在地铁站想偷她的钱包,钱包的确顺利偷到了,但到了晚上,各种鬼上身,鬼打墙,何莉白甚至看到了赤足白衣披发的女鬼,吓得她魂飞魄散,以至晕厥。

    后来小魔女救醒了她,并用恶魔般的笑容警告她,再偷对方的钱包必将取何莉白的性命!

    何莉白没想到自己撞见了这么厉害的法师,此后二人便认识了,小魔女看她长得漂亮,偷东西的技巧娴熟,还让她一起帮忙做过几件事,当然事成之后少不了酬金。

    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小魔女便用邪恶的法术折磨她,所以何莉白对于小魔女一直非常敬畏。

    看到短信上面的话,何莉白甚至已经想到了自己被折磨时的恐怖场景。

    再看身边的秦长空,仍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为什么他就一直追着帕萨特不放呢?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何莉白决定试探一下,收起手机,有些幽怨的问道:“哥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总是跟着前面那辆车?你认识那车?”

    “你说前面那辆帕萨特,没有啊?我压根不认识,我还以为它和我们同路,也要去那情趣宾馆呢!”

    何莉白无法从秦长空脸上看出一丝破绽,但心里仍然怀疑,不由撒娇道:“哥哥,你把车停在那边的立交桥下,那里似乎没人注意,好不好嘛?”

    秦长空一怔,笑道:“可是已经快到了啊!”

    砰!

    撞击声响起,奔驰车剧震,车中的二人同时颠簸了一下,这才趋于平静。

    惊愕的何莉白目光呆滞的透过挡风玻璃望向前方。

    此时的奔驰车头已经严重变形,在它的前面,是一辆车尾严重变形的帕萨特,奔驰的车头刚好顶住了帕萨特的车尾,显然是刚刚秦长空因激动而引起了追尾。

    罪魁祸首的秦长空不但没有丝毫为自己的名车惋惜,反而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何莉白错愕的望向秦长空,秦长空眯着眼笑了起来,眼神中闪烁着指挥的光芒。

    秦长空笑道:“现在好了,哪也去不了呢。”

    看到秦长空戏虐的目光,何莉白恍然醒悟,这家伙是故意的!

    但令她疑惑的是,对方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另有企图的?

    虽然疑惑没解开,何莉白已经决定行动,陡然从皮包中翻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秦长空直扎过去。

    眼见刀光瞎来,秦长空笑眯了眼,闪电般的出手,一把便抓住了何莉白的手腕,淡然笑道:“美女,不用这么绝情吧?”

    “你是耍我的对不对?”何莉白握刀的手被制,惊愕愤怒的瞪着秦长空,想不到对方出手这么快。

    “美女别误会,我怕你伤心,就装样子好好配合你,你竟然拿匕首对付我。”秦长空笑眯眯道。

    何莉白心下一沉,用怪物般的眼神望着对方,原来这家伙在酒吧的时候就已经识破自己的阴谋,继而小魔女开帕萨特劫走目标,他一定是发现了,所以才会一直追着帕萨特。

    何莉白想在秦长空身上戳个几十刀,无奈拿刀的手被制住了,她当即立断,左手出食指中指,快速去插秦长空的眼神。

    “不用这么狠吧!”秦长空惊叫一声,却已稳稳的把何莉白另一只手抓住了。

    双手无法动弹,何莉白又施展腿功,朝秦长空一脚踢过去。

    秦长空双腿一夹,然后微微笑道:“好了,下次再跟你玩,她们已经下车了。”

    话音未落,何莉白便感觉自己额头被剧烈撞了一下。

    疼痛和剧烈晕眩感传遍脑部神经,何莉白两眼一黑,倒在了副驾驶上。

    秦长空这才松开手脚,揉了揉自己红肿的额头,刚才用自己的额头撞击对方也是迫于无奈。

    秦长空下车的时候,已见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扛着被捆绑双手双脚的李雪朝一个小巷子快速奔去。

    秦长空既然是李雪的保镖,先前在酒吧所有人的一举一动自然尽数掌握在自己眼中,从刚进入酒吧,他就感觉到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李雪。

    秦长空故作欣赏美女,不经意的扭头,便看到那身材娇小的女人躲在一个角落,眼神充满了阴寒之色。

    不光如此,他还感受到对方身上充斥一股邪魅的阴气,立即提高了警觉。

    期间另一位女子装作醉酒寂寞的样子自然逃不过秦长空的眼睛,就连何莉白在行动前和那娇小女人眼神间的互动统统被秦长空看的一清二楚。

    眼看着娇小女人扛着李雪飞快奔逃,秦长空立即施展轻功,朝小巷子追去。

    二车追尾地点,交通混乱,交警吹着口哨忙碌,奔驰车中一个女人毫无意识的躺在副驾驶上,……

    二人一追一逃,对方娇小的身影扛着李雪奔逃这么长的时间丝毫没有因气力不济而出现减缓的现象,让秦长空有些惊讶。

    不过秦长空自也不担心,心中胡乱猜测娇小女人的身份。

    既然要对李雪下手,说不定就是和上次的吴邪一伙的,想起那天晚上在林中遇到的女鬼,秦长空便在思考,上次施展寄魂术的幕后黑手,是不是这个女人?

    缩地成寸术虽然速度快,但在人来人往的巷子里根本施展不开。

    秦长空索性大叫:“抓采花贼啦,有人偷了我媳妇!大家帮帮忙,快抓住他!”

    行人们也注意到了那扛着李雪的娇小女人,见李雪双手双脚被缚的样子,以及梨花带雨的俏丽面容,有胆大的路人便出手阻拦。

    娇小女人腾出一只手掐了个法决。一道阴风刮起,原本想要拦住她的胆大路人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尖叫声中调转身体夺路而逃,空中还高声呼喊:“鬼啊,鬼啊……”

    娇小女人掀翻一个妇人的水果摊,随即轻松翻越过一堵围墙。

    秦长空紧追不舍,陡然间跃至空中,手里不知何时抓了一只苹果,“嗖”的一下朝娇小女人砸去。

    娇小女人轻松躲过,跳下了围墙,找了一条无人僻静的巷子,一路狂奔。

    秦长空同样翻墙追了过去。

    见秦长空紧追不舍,娇小女人大怒,回头打出一道法决,秦长空正急追间,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个头散发的头颅,没有身体,却在空中漂浮着飞来飞去。

    那头颅干瘦如柴,眼窝深陷,一双眼珠却在滴溜溜的转。

    嘴角和脖子处留着鲜血,血淋淋的器官像是小肠一般挂在脖子断口处,一直拖得老长,朝秦长空飞扑而来。

    秦长空吃了一惊,竟然是降头术。

    连忙取出三张降魔符,配合法决朝诡异头颅急射而去。

    降魔符在空中爆炸,头颅凄厉的嚎叫声中,攻势更猛。

    秦长空连连躲闪,眼见娇小女人越逃越远,心中有些着急,手掐法决,急念请神咒语。

    降头急飞而来,秦长空身体一阵抖动,随后趋于平静,双眼猛地睁开,开阖间,神光绽放,已是灵宝天尊附体。

    一拳急出,风雷作响,降头未能近秦长空身,却已经炸裂开来,腥风血雨四溅,秦长空射出灵火符,将空中的污物烧了个一干二净。

    辛亏这条巷子无人经过,并没有看到秦长空斗降头,不然保不准出现什么麻烦。

    解决掉降头,秦长空立即朝娇小女人的方向急追,有灵宝天尊附身,秦长空速度陡增一倍。

    娇小女人见已经甩脱了秦长空的身影,不由稍稍放心,脚步放慢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