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嬉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2本章字数:3054字

    冯芝慧连忙拿出一件米色的小坎肩,替辰梦云系在腰上,用来遮羞。同时恶狠狠的瞪了秦长空两眼:“狗改不了吃屎,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慧慧,你怎么能骂人呢,好歹我也救过你一场,而且以后身为邻居,不对,是同居,应该和睦相处,友爱互助的嘛!”秦长空眯着双眼调侃道。

    “鬼才和你是同居,梦云姐,这个人就是无赖,咱们别理他。”冯芝慧注意到秦长空色眯眯的目光,立即拉着辰梦云往路虎车走去。

    谁知道这么好的天气竟然会无缘无故的下雨,要怪就怪自己不应该穿这套白色的运动装。

    “慧慧姐,你们别说大哥哥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李雪和二人一起走着,还不忘为秦长空说好话。

    “不是故意就是有意,小雪,你爸爸为你找的什么保镖啊!”冯芝慧还在忿忿不平。

    上了路虎车,辰梦云赶忙拿起一件外套披上。

    等车子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出奇的事雨竟然又停了,烈日依旧高挂天空,若不是外面到处积水以及每个人身上湿淋淋的,恐怕她们真的会以为出现了幻觉。

    秦长空一边开车,一边喃喃的说了一句:“今天这个雨下的还是不错的。”

    一个布偶飞过来,砸在秦长空后脑勺上,冯芝慧怒道:“你给我好好开车!”

    等回到家,三女笑闹起来,辰梦云似乎也忘记了刚才在停车场的事,他们原本是想分先后洗澡的,不过彼此担心对方会感冒,最后笑闹之下,三人便一起走进了浴室。

    秦长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这点雨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运转真气,不一会便将衣服上的水分蒸干了。

    半小时后,三个女人裹着浴袍出来。

    “好了,你可以去洗了,洗完澡别忘了做饭!”辰梦云冷冷说道。

    冯芝慧补充了一句:“要不是梦云姐担心你感冒,鬼才管你洗不洗澡,不过不许再里面做猥琐的事,万一被我们发现,你就死定了!”

    “什么事猥琐的事?”秦长空一脸迷茫的样子。

    冯芝慧俏脸一红:“你尽管装。”说完就拉着辰梦云和李雪一起走进了自己房间。

    在她身后,秦长空听上去非常无辜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本来就听不懂你说的猥琐的事事指什么。”

    冯芝慧一脸黑线,恨不得转身给秦长空一拳。

    辰梦云及时拉住了她:“不是你说的,别理这个无赖吗?”

    冯芝慧这才作罢。

    浴室里,还残留着满屋子的热气和沐浴乳混合着女子的芳香,以及角落里的衣服。

    秦长空打开热水器,站在花洒下冲了个热水澡。

    ……

    冯芝慧房间内,席梦思大床上,三个女人依旧裹着浴袍说笑着。

    “小雪,你爸的眼神够奇葩了,什么人不好请,请了这臭道士给你做保镖。”冯芝慧敲着二郎腿。

    “我觉得大哥哥挺好的啊,他不但几次救了我的命,不是还救了慧慧姐一命吗?”小雪天真可爱的说道,抱着自己的枕头。

    冯芝慧立马从床上坐起:“咱们一码事归一码事,他救了我又怎么样,我说的是品行,这家伙整一个猥琐的大色狼,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小雪,你跟李叔叔说说,让他替你重新找个道士做保镖吧!”

    “不行。”李雪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冯芝慧知道硬的不行,便来软的,给她挠痒,逗得李雪“咯咯”直笑在床上打滚:“行不行?行不行?”

    “不行,不行,就不行……啊,慧慧姐,饶了我。”李雪笑的控制不住了。

    冯芝慧闹得开心,口中还说道:“让你不换,让你不换,是不是小妮子动了春心,喜欢上那臭道士了?”

    李雪辩解道:“才不是,你可别瞎说!”

    继续嬉闹着,整个屋子充满了欢声笑语。

    嬉闹中,李雪打了个喷嚏。

    冯芝慧连忙问道:“小雪,你感冒了?”

    李雪笑道:“我没事,都是你害的,我要报复!”

    然后展开新一轮的嬉闹。

    秦长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三位大小姐,可以开饭……”紧接着,房门被秦长空推开。

    看着嬉笑打闹的三个美女,顿时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

    “滚出去,快点出去。”辰梦云看见秦长空把门打开,并且愣站在门口时,一股恼羞冲上心头。

    等三人穿戴好衣服,从房间走出去的时候,大厅的饭桌上已摆满了丰盛佳肴,各色小炒,热气腾腾,香气扑鼻,饭桌最中间还有一盆乌鸡汤,令三女食指大动。

    不过现在并不是饿的问题。

    辰梦云板着一张俏脸走到秦长空身边,对正在解开围裙的他冷冷道:“你,坐到那边沙发去?”

    “干啥?”

    “明知故问。”辰梦云挑了一下特有的剑眉。

    就她此时的形象,和电影中的《东方不败》有的一拼。

    秦长空忍住笑意,乖乖的坐到了一边沙发上。

    辰梦云带着其他二女坐到另一边,冯芝慧愤怒的瞪着他,眼中满含杀气,李雪看向秦长空的眼神充满了无奈和同情。

    辰梦云依旧板着脸道:“不管怎么样,就是你的不对,你必须受到惩罚。”

    “我不是已经被惩罚明天打扫卫生了吗?”

    “那只是昨天你对慧慧犯下的过程而接受的小惩罚,这一次,你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因此接受的惩罚也要更重。”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秦长空还不死心的追问。

    “谁让你擅自打开我们房间门的?谁给你的胆子啊?”

    眼看着辰梦云又要发货,秦长空赶紧承认错误。

    “是我的错,我的错,得,什么样的惩罚你说吧。”

    “额……还没想好,等吃了饭再告诉你,姐妹们,吃饭!”

    三个女人在饭桌上就秦长空犯下的严重错误展开了一次激烈讨论,冯芝慧提议让秦长空去工地上搬砖一个月,挣来的钱全捐给红十字会。

    辰梦云立即否定了这个不靠谱的惩罚。

    冯芝慧眼珠子转了转,狡黠的笑道:“不然让臭道士在外面裸奔一圈,让大家都看看他的丑态。”

    秦长空在一边吃饭,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这丫头可真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辛亏这个提议又被辰梦云否决了。

    “这不行,那不行,你说怎么办嘛!”冯芝慧嘴一撅,有些赌气道。

    辰梦云一手撑着下巴,也想不出个头绪。

    这时,电视台中正好播放一则新闻:今日上午,我市商业街闹市区发生一起持刀抢劫案,歹徒抢夺王女士的钱包逃了大概有数百米,关键时刻,一对青年男女挺身而出,和歹徒英勇搏斗并将其制服,事后这对青年男女悄无声息的离开,被群众们称作是活雷锋。据群众猜测,这是一对身手不凡的小情侣……

    新闻在报道,画面上出现一段用手机拍摄的视频,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是辰梦云制服歹毒及秦长空踢飞小偷匕首的画面都被拍进了其中,看上去十分惊险,让人觉得如身临其境一般。

    李雪顿时乐了:“梦云姐姐,你们上电视了耶!”

    辰梦云皱了皱眉头,虽说秦长空救了自己一命,但电视台记者也不能胡乱猜测啊,什么是小情侣,自己就算找一个女人也比秦长空要强的多。

    “亲爱的,看在咱们是小情侣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不敢破坏规矩了。”秦长空可怜巴巴的望着辰梦云。

    “谁和你是情侣,别自作多情。”辰梦云冷若冰霜倒。

    正说着,辰梦云电话响了,她接了电话立即换上一张笑脸:“妈,什么事啊?”

    然后她的笑脸逐渐沉寂下来,最后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我知道了,妈,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见辰梦云脸色不善的挂了电话,李雪又打了个膨体,问道:“梦云姐姐,伯母打电话给你什么事啊?”

    “说是参加酒会,估计又要给我物色对象了,可我又没办法拒绝,真让人头疼。”辰梦云懊恼的用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随手放进口中。

    红色酱汁在唇边化开,辰梦云因其美味,剑眉稍微舒展开来,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冯芝慧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狡黠笑道:“你要是不想找对象,干脆把这家伙带上把,让她充当你男朋友,不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骚扰了吗?”

    辰梦云抬起目光,看了秦长空一眼。这家伙趁着自己接电话的功夫正在狼吞虎咽,满嘴是油,看上去就让人没有胃口。

    不过,若是带着他,说不定真有可能让自己一身轻松。

    “秦长空,刚才我们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若是不想接受惩罚也可以,明天跟我去参加一趟酒会吧。”辰梦云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明天不是要打扫卫生吗?”秦长空疑惑问道。

    “停下来!”

    秦长空顿时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成交!”

    吃过饭,秦长空在厨房里洗碗,从李雪房间突然传来一声惊叫,随后便见冯芝慧便满脸焦急的冲了进来,张口便道:“臭道士,你快看看小雪怎么了,她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