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金针刺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2本章字数:3175字

    秦长空微微一惊,连忙扔下碗筷,跟着冯芝慧来到李雪房间。

    此时李雪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辰梦云用湿毛巾叠好放在她额头上,眼神中满是担忧道:“她好像发高烧了,额头滚烫,估计是感冒引起的。”

    秦长空立即走上前,让辰梦云让开,坐到床边为李雪把了一下脉,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实如辰梦云所说,感冒发烧,不过由于她天生的纯阴之体,导致阴寒之气趁虚而入,所以才会出现昏厥的现象。

    “秦长空,小雪要不要紧?”辰梦云紧张的问道。虽然刚才自己猜测是感冒发烧,恐怕并没那么简单,单纯的发烧,怎么会昏过去呢?

    秦长空没有向二女解释李雪的情况,而是皱着眉头道:“我需要立即为她治疗,否则情况会严重许多,请你们暂时回避一下。”

    冯芝慧一愣:“为什么要回避?”

    “因为我是医生,我说让你们回避就回避。”秦长空淡然道。

    冯芝慧还想再说,辰梦云已经拉住她的手往外面走去,还不忘将门关上。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秦长空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李雪,不禁叹了口气。

    原本,按照他的想法,是准备在今后的日子慢慢为李雪驱除体内的寒毒,这样效果好,自己也会轻松许多,但是想不到现在出了这种情况,寒毒竟然趁着李雪感冒的时候发作,使得他的计划彻底被打乱。

    现在李雪体表温度至少靠近四十度,属于严重高烧,但是体内寒毒侵入,温度又不超过35度,可谓冷热交加,处于冰火两重天,依照传统的方法用真气慢慢化解自然不行,秦长空只得拿出自己的针灸绝技。

    十道九医,作为中医的他对于针灸之术运用的相当精通熟练,只是一般的病用自己的真气便能治疗,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秦长空不会施展针灸术。

    从怀中取出一副针囊,其中排列着大约十几根粗细不一,长短各异的金针,最短的也有七八公分左右。

    秦长空开始为少女针灸。

    一根根金针被秦长空优雅的拿捏住,看似随手一扎,但是全在背部重要穴位。

    不光如此,秦长空还需要控制真气透过针尖直达少女体内深处,达到驱寒寒毒的目的,这就需要更加凝练的意志和功力,比以前用真气治疗的手段难了许多。

    所以不到半个时辰,秦长空就已经满头大汗。

    索性自从上次施展过请神术后,秦长空晚上一直没间断过修炼,这才保证他有足够的法力为李雪治疗。

    慢慢,昏迷中的少女眉头舒展开来,滚烫发红的脸颊也逐渐恢复常色。

    在秦长空努力之下,她体内的少女寒毒已经被真气驱赶,通过少女的毛孔排出体外,在体表形成一层堪比细沙的晶状般颗粒。

    终于,李雪攸然转醒气色好了许多,睁开眼看到秦长空的时候,吓的要跳了起来。

    还好,被秦长空及时拽住了,并示意她冷静。

    “别紧张,我在为你治疗体内寒毒针灸,你千万别动,不然寒气反噬,你体内情况会更糟糕。”关键时刻,秦长空自然得一本正经的解释,不然保不准出什么乱子。

    李雪是知道自己体内寒毒一事的,刚才难受到昏迷也非常清楚。看来又是大哥哥救了自己,李雪心中满是感激。

    一个小时后,秦长空收回了针,李雪的高烧已退,感觉身体似乎轻盈了许多,就连呼吸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低着头羞涩的说了一声:“大哥哥,谢谢你。”

    “你的高烧虽然已经退了,但是体内寒毒并没有完全驱除,估计还需要五六次这样的治疗。你好好睡一觉,我先出去了。”秦长空说完赶紧带上门走了出去。

    大厅内,电视机虽然开着,但坐在沙发上的辰梦云和冯芝慧却无心观看,她们只关心李雪的病情。

    “那家伙不知道在里面捣什么鬼,不会在欺负小雪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实在不行立刻把小雪送到医院!”冯芝慧说着便要起身却被辰梦云阻止了。

    “先等一下,虽然那秦长空人品不怎么样,但毕竟是小雪的保镖,相信不会乱来。上次小雪的病是他治的,你喝醉酒误服春药也是他替你解的,他确实是有一些本事的,我们还是再等等吧!”辰梦云劝慰道。

    正说着,秦长空一脸疲倦的走了出来。

    两个女人连忙起身围了上去。冯芝慧紧张道:“喂,小雪怎么样了?”

    “高烧已经退了,不过身体还有点虚,我让她好好睡一觉,当然,你们想进去看也可以。”秦长空淡然道。

    他看的出,三女的关系好到几乎同穿一条裤子,冯芝慧和辰梦云对李雪的关心,是一种姐姐对妹妹的关爱,让他有点感动。

    二女一听这话,二话不说,便开门冲了进去。

    秦长空却拖着法力耗尽的疲倦身体回到自己房间,关好门窗,开始修炼《风火四象经》。

    虽然上次李雪为秦长空买过两套衣服,但和辰梦云即将参加酒会的装扮不太搭配,一向讲究完美的她于是拉着秦长空去商场又买了两套衣服。

    一套衣服的价值就在七八万,辰梦云也可谓大手笔了。

    不光此次,临出发前,她还拿出一块大约八成新的欧米伽机械表,示意秦长空戴上:“这是我爸的表,暂时先借给你用一下,还有你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为你买的,酒会完了脱下来,我去送给我爸。”

    秦长空暗自嘀咕,可真够抠门的,没小雪一半大方。

    戴上名表,穿了一套名牌衬衫和西裤,油光锃亮的皮鞋轻轻敲击着地面,衣冠楚楚的秦长空看上去别说还真有那么几分潇洒帅气。

    当看到和秦长空站一起的辰梦云,李雪和冯芝慧都快窒息了,用羡慕和崇敬的目光看着她。

    “梦云姐姐好漂亮!”李雪由衷赞叹。

    “大哥哥也要加油,听梦云姐姐的话哦!”经过一夜的休息,李雪似乎已经忘记了秦长空为她治疗的事,语气轻松自然,只是眼神却不像以往一般,在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秦长空,而是转到了其他方向。

    秦长空心知肚明,这是二人的秘密,李雪根本不会和其他两人说。

    会意的笑了起来,秦长空要拉着辰梦云:“亲爱的,咱们走吧。”

    辰梦云剑眉一皱,女王气质无形散发出来:“拿开你的咸猪手!”

    秦长空尴尬的笑了笑,但还是抽回手去。

    辰梦云当先走进路虎车,秦长空跟着坐了上去,向车外的李雪和冯芝慧招手。

    车子启动,扬长而去,消失在小区门口。

    冯芝慧却喃喃道:“我怎么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

    格莱登大酒店是江华市数一数二的五星级酒店,坐落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这里寸土寸金,人流和车辆不息。

    进了门便是一整片像是市政府一般的大理石阶梯,配合典雅奢华的装饰和欧洲古罗马式的建筑风格,让格莱等大酒店在全市乃至全省都显得独树一帜。

    酒店门口张灯结彩,两位穿着深蓝色旗袍的迎宾小姐姿势优雅的站在门两边,每进来一位客人都会躬身说一声:“欢迎光临。”并让对方出示请帖。

    当然躬身迎宾的时候,深V领口自然会露出雪白半球让经常的贵兵们不免侧目多看几眼。

    此时,台阶下的停车广场已经停了将近二十辆的名贵轿车,一辆白色路虎适时开来,一个灵动的转弯,倒入,很轻松的停进一个空车位。

    车上下来的正是穿着一身华贵晚礼服的辰梦云以及西装笔挺的秦长空。

    “看上去挺有档次的啊,不错不错。”秦长空下了车便东张希望。

    辰梦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警告道:“待会别给我惹麻烦,没有我的示意,别和任何人说一句话。”

    “明白。老婆,咱们走吧!”秦长空笑着。

    辰梦云皱了皱剑眉。

    二人像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相伴走向大门。

    就在辰梦云向迎宾小姐出示请帖的时候,一位戴着眼镜,穿着考究的男子从后面走了上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黑衣墨镜的保镖。

    “辰小姐,你好,你也来参加酒会了啊!”年轻男子温文尔雅的笑问。

    辰梦云微微皱眉,随后礼貌的笑了笑:“杨公子,真是巧。”

    “听说你们集团在隔壁江海市又接了一个超大工程,真是恭喜了啊!”杨公子笑道。

    辰梦云微微点头,不过秦长空却看得出辰梦云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快之色。

    “对了,这位是?”杨公子又问,目光看向秦长空。

    秦长空刚想说话,辰梦云回答道:“他是我男朋友,秦长空。”

    杨公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随即又转为亲和的笑脸:“秦先生,你好,我叫杨坤,不知秦先生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名风水先生。”秦长空回答道,这也是在车上和辰梦云商量好的身份,说道士未免太古怪。

    杨坤眼神中闪过一丝嘲讽,什么风水先生,分明就是神棍嘛!

    真不明白,自己无论相貌还是财富或者身份,都比眼前这神棍高几个档次,辰梦云为什么会选择他。

    心中虽然鄙夷,但是表面却满脸和善的笑意,杨坤伸出手道:“原来是一名风水大师,失敬失敬。”

    秦长空也伸出手笑道:“幸会幸会。”随即,他感觉手掌一紧,竟然对方开始发力握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