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绝对挑衅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2本章字数:3089字

    “原来是辰小姐男朋友,幸会幸会,我叫赵光荣。”一个鼻子边有一点黑痣的高大男生笑着介绍,“既然你是风水先生,可不可以帮我看看手相。当然不是白看,我会付你酬金的。”

    赵光荣说着从钱包里取出五张大钞,也不管秦长空同不同意,硬塞到他口袋中。

    众富家子弟全跟着笑了起来,杨坤心里也暗爽,这个下马威好,算是让眼前的小子丢进了颜面。

    哪知道秦长空不介意说道:“赵公子,我虽然也兼职算命,但是可不为一般人算命。”

    “不是一般人,又是什么人呢?”赵光荣笑容收敛了几分,饶有兴趣的问道。

    “第一种,死人,或者说即将要死的人。”秦长空淡然道。

    “你咒我!”赵光荣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秦长空毫不在意的笑笑,“第二种,女人。”

    这回,众人都笑了起来,一个面色白皙,手指修长的高瘦男子问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为荣少算命?”

    高瘦男子虽然长得英俊,但却长了一只阴钩鼻,破坏了整体的帅气感,他说话时目光有点冷,一眨不眨的望着秦长空。

    “马林,你先别急嘛,秦先生还没说完呢。”杨坤忍住笑意道。

    其实,他之所以刚才向众人说这些,一方面是知道这几位纨绔或多或少对辰梦云有一些爱慕之情,自己在对方面前吃了鳖,自然要让对方还回来,借助这几位的手是最妙不过的办法。

    另一方面,他也希望通过几位纨绔将秦长空打击的体无完肤,让这小子在辰梦云面前大大出丑,好让辰梦云死了对秦长空的心,这样,他就有机会了。

    “说下去。”荣少盯着秦长空,淡然道。

    “第三,低于20万的单子我不接。”秦长空微笑着将刚才赵光荣揣进自己口袋的钱拿出来,然后再重新塞回赵光荣口袋。

    众皆一片唏嘘。

    挑衅,绝对是挑衅!

    要知道,赵光荣家企业在整个江华市可是排名数一数二的,就算市长或市委书记也要给他老子几分薄面,想不到现在只不过一个神棍小子竟然当众挑衅他,简直活的不耐烦了!

    “你嫌我给的少?20万算一次命,你口气倒挺大,我就算拿出来我怕你没本事要?”赵光荣冷笑着说。

    “你拿的出来我就有本事算,就怕你拿不出来。”秦长空龇牙笑道,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赵光荣脸色冰冷:“你看不起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是叫赵光荣吗?”秦长空笑答。

    赵光荣被气乐了:“我堂堂岳安集团的少东家会拿不出20万,简直笑话!”说着已经从口袋取出一张中华银行的VIP金卡,淡然道:“这里面是有25万,密码6个6,帮我算一次,多余的五万算是打赏你的小费。”

    秦长空眼睛一亮,刚要伸手去拿,赵光荣又将手缩了回去:“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若是给我算错了,立刻和辰梦云小姐分手!另外,给我赔礼道歉,说三声对不起!”赵光荣目光灼灼道,他的真正用意就是要讲秦长空从辰梦云身边赶走。

    事实上,他的母亲早就和辰母私下聊过,母亲还从辰母那里拿到辰梦云的几张写真。赵光荣自认为见过的女人不少,但看了照片之后,才发现以前身边的女人和梦云相比,简直就是丑小鸭和白天鹅的区别。

    他发誓要把辰梦云追到手。没有依靠父母,他曾单枪匹马,开车到海狮集团,向辰梦云献过几次花,结果都被对方无情拒绝了,连花都被扔进了垃圾桶。

    赵光荣本已死心,没想到这次酒会还能见到自己的梦中情人,更重要的是,对方惊人有了一个神棍男朋友,这让他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所以他要狠狠打击秦长空,以表现自己的能力,重新俘获辰梦云的芳心。

    不过他这句话一说出,气氛就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众纨绔都笑了起来,这回有好戏看了。

    辰母在旁边嗤之以鼻,一个江湖神棍,而且从没听说,年纪也不大,张嘴竟然要20万,心可真够黑的,这小子是不是想专门趁着这个酒会狠捞一笔的?

    辰梦云并不担心,只要不过分她完全能接受,虽然这家伙平日龌蹉了一点,但是现在还勉强算的上一个合格的挡箭牌。

    “当然可以,我求之不得呢!”秦长空本来就不是辰梦云的男朋友,就算输了,最多也只是道歉而已,但赢了可就一下子能赢25万呢?

    这买卖,太划算了!

    只是他过去干脆的回答让在场纨绔都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就答应了?

    赵光荣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辰梦云,想看看她什么反应。按照他的想法,这么草率的就答应自己这个决定,辰梦云一定会对这小子发火。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此时的辰梦云竟然完全没有动怒的样子,甚至俏脸上还挂着一丝笑意,原本英挺的剑眉也弯了起来,似乎非常愉悦。

    难道她也是在看热闹,还是她对秦长空十分有把握?

    不可能。

    要知道,虽然他对风水算命之说并不太看重,但是父亲却是个十分迷信的人,家里不但整天供着关二爷,父亲每个节假日都会去寺庙或者道馆参拜。因此,父亲结识了不少佛道方面的高人,整个江华市风水先生,父亲也都认识,还专门给自己介绍了一些。

    即使如此,赵光荣也从没听说过有秦长空这么年轻的厉害风水先生。

    赵光荣想着想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我知道了,辰梦云表面没生气其实内心一定对这小子所做的事十分气愤,搞不准等秦长空输了,她就会彻底爆发,转身直接走人或者抽对方两个嘴巴以示愤怒。

    看来,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赵光荣心念电转,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淡然说道:“那么现在就开始吧,赢了你可以把卡拿走。你先替我算一下我小时候的事。”

    那姿态,那语气,俨然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一个胜利者,杨坤和马林等人均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秦长空不紧不慢,找了一张凳子坐下,还示意众人都坐。

    此时,这块地方因为刚才的喧闹以及有酒会最闪亮的女人坐镇,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纷纷走过来围观。

    众纨绔子弟坐了下来,秦长空端起高脚杯喝了口酒,淡然道:“把手伸过来。”

    赵光荣将右手一摊:“看吧。”

    秦长空却露出一丝笑意:“你这手像个女人的手。”

    事实上,赵光荣虽然不像杨坤那样学过跆拳道,但也经常会去健身房锻炼,手掌虽然白皙,但手指关节却粗大有力,完全不似秦长空说的那种情况。

    “别啰嗦,给我快看!”赵光荣压制心中的愤怒催促道。

    秦长空抓着他的手,只是稍微扫了两眼,随后淡定自若的回答:“你是在腊月子时出生,由于这个时候寒气最重,所以你出生之后经常生病,三岁的时候更是得过一场大病,差点脑子烧坏。”

    赵光荣一怔,自己确实1月末出生的,当时正值天寒地冻,母亲也曾说过自己小时候身体一直不好,三岁生过一场大病,这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

    众人均看向赵光荣,马林摸了一下自己阴钩鼻,问道:“荣少,他说的对不对?”

    赵光荣没回答,沉着一张脸:“你继续。”

    “体弱多病的状况一直到你读幼儿园才有所好转,不过你这人性格太差,小时候经常欺负小朋友不说,6岁的时候还当着全校的面欺负一个小女孩。八岁就知道看电影……现在学会了吸毒,而就在你在参加酒会前还吸食过一次毒品!”

    秦长空的话如机枪一般连珠发射,众人听得暗自咋舌,拿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赵光荣,想应征秦长空说的话是真是假。

    赵光荣由先前的不悦,到错愕,到惊讶,到惊慌,到愤怒,到此时的恼羞成怒,将一只高脚杯往桌上一摔:“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明白。”秦长空喝了口酒,淡然道。

    赵光荣大怒:“有没有保安,快让家伙快滚蛋,他竟然在这里胡说八道,毁我名声!”

    这种档次的酒会,自然是有规有矩,一板一眼,专业的保安虽然在监控室和门外巡逻看场,但是既然没有真正闹起来,也就没必要出面。

    秦长空笑着站了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你先别激动,我话还没说完,如果你还想听下去,我可以将你最近几年所发生的事都讲出来。”

    赵光荣面色大变,露出无比恐慌的神色,恼羞成怒之下恨不得朝秦长空挥拳却被身边的杨坤和马林拉住了。

    “别冲动,看看周围都什么人?”马林冷冷的提醒。

    赵光荣这才发现,自己的丑态竟然被江华市的知名人士全都看光了,尤其是秦长空身边的辰梦云,还对自己摆出了鄙夷厌恶的神色。

    赵光荣一阵呼吸困难,用手用力指了指秦长空:“小子,算你狠,咱们走着瞧!”说罢便狼狈而逃,连桌上放着的金卡也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