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夏英爱(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2本章字数:2608字

    秦婉如再一次坐好,秦长空坐在她身后,开始运转体内真气。

    一股股温热的暖流流入体内,让秦婉如一下子舒服了许多。

    “好了!”一声轻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让她猛然间清醒。

    男人从她身后站起,给了秦婉如一个淡淡的笑容:“我再给你开副中药,坚持服用半个月,绝对能痊愈,如果治不好,你来找我。”

    秦婉如微微羞涩的低头:“真是多谢你了。”

    “没事,举手之劳。”秦长空又给秦婉如开了一幅中药,示意她按照这个到药房抓,随后便起身告辞。

    辰梦云撇了她一眼,坐在沙发上没动:“我还没走,你急什么?”

    “有事,你送我到XX路天宇大厦。”秦长空说道。

    辰梦云本来不愿意,不过看在对方为自己表姐治病的份上才慵懒的起身:“那咱们走吧。”

    等秦长空二人到达的时候,陆局长好赵所等人已经等候多时,其中赫然还有林心。

    秦长空下了车,纳闷道:“心心,你怎么又来了,这里很危险,万一你出个什么意外让我怎么办?”

    “凉拌。”林心白了他一眼。

    秦长空身后的路虎车内,辰梦云摇下车窗,疑惑的看了看围着天宇大厦四周的警戒线和巡逻的警察,问道:“这里出了什么事?”

    “没你的事,快走吧。”秦长空摆了摆手。

    辰梦云冷冷看了他一眼,开始发动车子。

    林心看了却心中格外纳闷,这色狼什么时候搭讪了这么一个开着路虎的白富美?

    虽然和秦长空五官,女人攀比的天性让她心里忍不住拿自己和对方比较。

    但这一比才发现,自己无论是在相貌,身材,或者气质方面,都差了对方不少,自己那辆半旧的北京现代就停在不远处,和眼前霸气的路虎相比,无疑要多寒碜有多寒碜。

    这么一想,使得林心有点沮丧,又有点妒忌。将这种心情转化为愤怒,转回秦长空身上。这家伙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让一位女神级的美女开路虎送她。

    正巧,这时毛小帅的保时捷从远处开来,当看到霸气的路虎车上,一位短发美女开着车窗正和秦长空交谈着什么,不禁眼前一亮,忍不住向女神吹了一记口哨。

    辰梦云只是漠然扫视了一下毛小帅的车,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倒车转弯,车子绝尘而去。

    毛小帅下了车,看到远去的路虎车不禁摇头感叹,自己怎么就不来早点,还能一睹女神风采。

    他走到秦长空面前,目露暧昧的神色,低声道:“秦兄,刚才那美女谁啊?”

    “哦,一个集团副总,我和她住一起的。”秦长空毫不在意道。

    此时若辰梦云听到这话,恐怕要被秦长空气疯。

    毛小帅发出“啧啧”的笑声,用身体撞了一下秦长空:“同居啊!好小子,怪不得刚才请你去月美人场所你断然拒绝了,原来家里有这么一位大美人,换我也不会去啊!”

    陆局等人以为二人窃窃私语在商量晚上的计划,陪笑着上前问道:“二位道长,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毛小帅收敛笑意,一本正经道:“你们的诱饵准备了吗?”

    “准备了。”陆局手一招,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出列。

    女孩看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身材高挑,五官标致,瓜子脸,大眼睛,扎了一个爽朗的马尾辫,画的妆很淡,轻点朱唇粉施黛,配合红色的连衣裙,清新大方。

    秦长空和毛小帅眼前当即亮了。

    “这位美女叫什么名字?”

    毛小帅有意无意伸手去拉女孩,女孩反应迅速,一个擒拿手,一手抓住毛小帅的手腕,一手压着他的背,将毛小帅一只手扭到身后,疼的他顿时龇牙咧嘴。

    “夏英爱,快松手,这是毛道长!”陆局吓了一跳,赶忙喝斥。

    叫“夏英爱”的女孩这才放开手,神色冷漠,重新站直身体。

    陆局赔笑解释:“这是我们从其他分局调来的警队之花,名叫夏英爱,她性格有点莽撞,您千万别见怪。”

    “好说好说。”毛小帅揉着被扭痛的胳膊,心有余悸的看了下夏英爱一眼,也不敢招惹了,转身对秦长空道:“秦兄,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秦长空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吩咐众刑警留守天宇大厦外面,并找隐蔽处埋伏,自己和毛小帅以及夏英爱进入天宇大厦内。

    漆黑的夜晚,月亮躲在云层之中,夜空中没有半点星星,随着城市霓虹灯的一盏盏消灭,整个城市变得寂静下来,只有宽广的公路上为数不多的小轿车和大货车川流不息的声音。

    一个流浪汉蹲在垃圾桶边的水泥地上裹着一层破毯子安然入睡。几个醉酒的小混混勾肩搭背,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的走在路边。街对面一排店面早已打烊,唯独其中一个只有十几平米的性保健店灯箱上闪烁着红色的霓虹灯。

    就在这时,莫名的刮起了一阵阴风,一阵奇怪的声音由远及近,随即天际出现一个小黑点,速度飞快,从空中朝天宇大厦迅速靠近。

    原来是一架直升飞机,螺旋桨飞速转动的声音越来越近,最终平稳的停在距离天台两米左右的空中。

    一对青年男女先后从打开的机舱跳下,稳稳落地。女子身材娇小,穿着紧身黑色皮衣皮裤,将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的一览无余。男子皮肤黝黑,眼睛如绿豆大小,形貌丑陋,和女子站在一起毫不相配,甚至有一丝别扭的感觉。

    女子向直升机摆了摆手,飞行员做了一个OK的手势,驾驶飞机逐渐升高。

    接着,这对男女仿佛驾轻就熟一般,从通往天台的安全楼梯走了下来。

    “灵儿师姐,你收了三只鬼,警察恐怕早已察觉了,为什么咱们偏偏还要来这里,换一个地方岂不是更安全?”男子疑惑问道。

    “你懂什么?整天只知道泡妞赌博,不学无术,连这点常识都不懂,难怪师傅罚你面壁思过。”叫“灵儿师姐”的女孩狠狠瞪了男子一眼,男子低下头,一副犯错的模样。

    灵儿师姐随后才解释道:“这里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聚阴之地,估计百年前这一片是一个乱葬岗,我只要在这里收集五只厉鬼,在初一月圆十分,到天宇大厦地下做法,五只厉鬼便能吸收百年来储存的大量阴气,让我炼成独一无二的魑魅魍魉,到时候要对付那个叫秦长空的臭道士,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

    男子眼前一亮:“魑魅魍魉,师傅不是说那是鬼中之王吗,师姐若真能炼成,以后岂不是能横着走了,到时候师弟就跟着你混了。”

    灵儿世界非常受用的笑了起来:“放心,你是我师弟,到时候绝不会亏待你的。”

    男子兴奋起来,继而又产生了疑问:“话是这样说没错,但现在警察已经有了防备,整座大楼似乎一个人也没了,咱们到哪收集最后两只厉鬼?”

    “别担心,实在不行,我可以用警察炼成厉鬼,虽然效果没有女鬼好,但是炼成魑魅魍魉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只是时间稍微长一点罢了。”

    “师姐,咱们为什么不能过一阵等到人们将这件事逐渐淡忘了,天宇大厦再次有人的时候进行呢?”男子问道。

    “吴邪啊吴邪,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忘了咱们此次来江华市的真正目的吗?师傅要咱们两个月之内弄到李雪的尸体,可现在都快半个月过去了。当初就是因为你的办法太保守,才会任务失败。咱们时间本来就不多,现在唯一的希望就靠魑魅魍魉了,再过两天就到初一了,我们根本等不到那个时候,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