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夏英爱(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2本章字数:3418字

    吴邪恍然大悟:“师姐说的是。”

    二人没坐电梯,就一直走楼梯,边走边聊,这一会功夫已经到了大楼第十三层。

    静无一人的大楼,只听到二人微微响动的脚步声。

    寒气森森,气氛阴森,二人当然不会害怕,从安全楼梯走出,径直向四海商贸的公司走去。

    他们进了公司,来到厕所。灵儿手掐法决,默默念咒,一道阴风刮过,马桶里的水翻起一个气泡,随后从里面刮起一道阴风,在二人面前渐渐形成一团阴寒的青雾。

    灵儿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你只要再帮我杀死二人,你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那团青雾绕着二人周围转了一圈,从中隐隐透出“呜呜”的声音,似乎在叙说什么。

    灵儿听了直皱眉:“什么?今天白天来了两个道士?”

    又是一阵“呜呜”声传来,灵儿点了点头,随后冷笑:“事已至此,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否则我将你打的魂飞魄散!只不过两个小道士而已,怕什么?我量他们翻不出多大的浪!”

    青雾不敢再表露什么了,化作一个人形虚影,穿墙而出,飘出了公司。灵儿和吴邪紧随其后。

    第三十五章敌人

    身着红色长裙的夏英爱脸上没有丝毫惧色,在10楼的走廊上来回走动,看似散步,步伐却坚定有力。

    她这么做自然是把罪魁祸首引诱出来。

    而此时秦长空和毛小帅就躲在走廊尽头的一根石柱后面,没有任何光线照到,他们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只有压得极低,似从嗓子眼发出的声音从黑暗里传出。

    “秦兄,咱们这么做有用吗?万一那邪道不来怎么办?”

    “我有预感,她一定回来!”

    “希望如此吧。”毛小帅叹了口气,看看时间,已经凌晨0点13了,别说人,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心里有些沉不住气了。

    但看到秦长空目光明亮坚定的一直注视着走廊上的夏爱英,只能压制内心的烦躁。

    突然间,一道阴风从走廊间刮起。

    二人同时一惊,互视一眼道:“来了!”

    秦长空施展圆光术打开自己的天眼。而毛小帅方法简单的多,拿出一个小玻璃瓶,比小拇指稍微大一点,里面装着橙黄色的液体。

    他在自己眼睛上滴了两滴,见秦长空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不由笑道:“这是牛眼泪,只要滴上两滴,什么脏东西都能看到,而且能管一夜,你要不要来一点。”

    “挺不错啊,不过我已经暂时开了天眼。”秦长空微微笑道。

    “我靠,暂时开天眼,牛啊!就是你刚才施展的法术?”毛小帅有些吃惊又有些羡慕。

    秦长空“嘘”了一声,示意毛小帅不要再说话。

    二人目光集中在从走廊慢慢飘出的青雾上,看着它慢慢飘向夏爱英。

    他们此时已明白,这团青雾正是白天在13楼公司厕所的鬼魂所化,这也证明了秦长空的猜想,这具鬼魂之所以敢这么做,十有八九有人指使。

    “那邪道已经来了。”秦长空压低声音道。

    毛小帅也微微点头,赞同秦长空的想法。

    鬼魂想要害人,一般是通过附在活人身上,控制对方的身体,经行谋害行为。女人属阴,本身阴气就重,鬼魂容易得手,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三个晚上死的都是女人。

    二人同时都已看出,这鬼魂其实并不太厉害,只是身上鬼气比较重而已,还没有化为真正的厉鬼,所以并不担心被附身的夏英爱无法被解救。

    正在迈着步子,装作散步的夏爱英同时也感觉到了周围很不对劲,走廊阴暗一片,一阵阴风刮过,让她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虽然知道有两个道士在暗中保护,但是夏爱英自从当上警察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忍不住摸了摸了后腰,里面藏着一把五四手枪,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

    陡然间,他心中一惊,后背寒毛倒竖,立即转身,一个批头散发,身穿白衣的人的虚影在她面前若隐若现的显露出来。

    夏英爱虽然心惊,但是训练有素的她并没有失声尖叫,而是反手摸枪,一双杏眼怒瞪着对方:“你……你是人是鬼,想干什么?”

    鬼魂自然没有答话,“嗖”的一下朝她身上扑去。

    夏英爱连连倒退,最后碰上走廊的护栏,无路可退之下,赶紧拔枪。

    静谧的夜晚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在天宇大厦外埋伏的警察们听到枪声都是微微一惊。

    赵金宝连忙请示道:“陆局,上面似乎已经发生了情况,咱们要不要现在上去?”

    今晚黄局有事不在,陆局便成了最高领导,林心在一旁也紧紧握住了粉拳,用期盼的目光望着舅舅。

    出于好奇心,她选择今晚跟着舅舅过来,更想现在上去瞧瞧情况。

    陆局却深锁眉头摇了摇头:“咱们要听秦道长的话,不要轻举妄动,在这里埋伏就行了。”

    “秦长空的话有什么好听的,就那么一点本事却在这里炫耀。”林心不满的说道。

    陆局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秦道长不是你请过来的吗,你好像处处针对他。”

    林心脸色颇为尴尬,其实她是知道秦长空本事的,刚才说出违心的话纯粹是心中不爽的夸大其词。

    被舅舅这么一说,只得闷闷闭上了嘴。

    夏英爱的枪自然对那鬼魂起不到任何作用,开了一枪,穿过鬼魂射在对面墙上,打掉了一块墙皮,碎粉和沙子四溅。

    鬼魂却趁机扑上了对方的身,夏英爱娇躯一颤,一双美丽的杏眼闪烁出一丝攸攸的绿光,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举枪的手慢慢垂了下来,开始转身朝楼梯口走去。

    直到夏英爱上了楼,秦长空和毛小帅才从黑暗中闪出,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

    “你说邪道已经来了,咱们不见踪影?”毛小帅问道。

    “或许正躲在暗中操控,我监视夏英爱,你去周围搜索一下,看能不能发现那邪道的身影。”秦长空吩咐道。

    毛小帅点了点头,在一个楼道前和秦长空分开,冲了出去。

    三十三层的高楼,想要找出隐藏在暗中的敌人,还真是不容易啊!

    另一方面,秦长空跟着被附身的夏爱英来到了顶楼天台。他躲在顶楼安全楼道的铁门后面,一边巡视周围有没有可疑人的踪迹,一方面注视着夏英爱的一举一动。

    夏英爱要跳楼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只见夏英爱一步、一步往日天台边的护栏走去,秦长空心中疑惑,敌人到底躲在哪里,而毛小帅到此时都没找到敌人的踪影,自己若是再不阻止恐怕来不及了。

    秦长空不再犹豫,立即从铁门后冲出,手成剑指状,同时口中默念咒语,施展金光神咒。

    夏英爱听到身后动静立即转身,当看到秦长空的时候微微一惊,想也不想,举起手枪就是一枪。

    “砰!”

    秦长空就地一滚,子弹打在他身后的水泥地板上,石屑纷飞,尘灰四溅。

    虽然躲过一枪,秦长空的法术却被中断了。

    夏英爱继而又是三枪,秦长空心中吃惊,利用缩地成寸,躲开子弹的攻击,并绕着弯向夏英爱不断接近。

    这女人怎么回事,竟然还戴着枪?早知道的话就搜身检查了,现在无疑增大了许多难度。

    又是一枪过后,夏英爱再次扣动扳机,却换来“咔擦咔擦”的声音,原来手枪没子弹了。

    夏英爱将手枪直接扔向秦长空,随后一个冲跳,往天台边狂奔而去。

    秦长空大吃一惊,躲开飞来手枪的同时急念咒语,金光神咒祭出,一道金色光圈凭空飞向了夏英爱,在她就快到达天台边的同时终于将她身体罩住。

    夏英爱也因此摔倒在地,朝天台处又滚了几下。

    一个虚影在夏英爱身上浮现,似乎在拼命挣扎,想要逃脱金光神咒的束缚,却根本无能为力。

    秦长空冷冷一笑:“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陡然间,一个身影从斜刺里扑来,当面就是一拳朝秦长空击出。

    秦长空猝不及防,胸口挨了一拳,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带的向后横飞,摔出十几米,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这才停下。

    忍住疼痛,抬头看去,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半躬着腰,绿豆小眼闪烁着血红的光芒,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直盯着秦长空,额头和脖子青筋暴起,身上肌肉一块块隆起,就像缩小版的绿巨人,形貌已经不似人类。

    秦长空微微一惊:“吴邪!看来你和那女人果然是一起的,这次请神术完全变形,恐怕连第一次水准都不如了哦!”

    吴邪“啧啧”笑了起来,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我要撕碎你!”

    请神术算是修道之人中一种中级法术,不过法术的强弱也有区别。

    法力强的,能召唤出鬼神比法力弱的厉害。

    法力再强的,不但可以请神附身,还拥有一定的自主意识。

    秦长空每次请灵宝天尊上身,就有一半的自主意识,算是比较难得的了。

    但这其中,还有一种,如果道者法力不足,想要请高级的神鬼上身,会对施术者有一定影响,不但外形发生扭曲变化,就和现在的吴邪类似,一旦控制不住,很有可能精神奔溃,走火入魔,到时候就完全得不偿失了。

    吴邪上次因为被秦长空教训的很惨,这次伤好后一心想杀掉秦长空。所谓仇人见面分为眼红,吴邪一见面就施展透支法力的请鬼术。

    “嘿,当老子怕你不成?”秦长空正要施展请神术,三道阴风从背后刮起,三只身穿红衣批头散发的女空从身后袭向他。

    秦长空心中大惊,连忙施展缩地成寸术躲开,一个黑影飞来,又是一脚踢中他的小腹。

    秦长空在地上连打几个滚,浑身疼痛,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一个银铃般的笑声从斜后方传来:“秦长空,你不是很厉害的吗?让你多管闲事,今天只有死路一条!”

    秦长空擦擦嘴角鲜血,爬起来,正看到一个娇小女人和吴邪汇合在一起。

    她的身后漂浮着几只红衣披发的厉鬼,相貌丑陋,阴气阵阵。

    正是上次想抓李雪不成,被自己赶走的娇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