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好姑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3本章字数:3066字

    秦长空像扔死鱼一样随手将他扔地上,冷漠的看了对方一眼,最后目光又转向毛小帅处。

    此时毛小帅和郭灵灵几乎达到了交手的地步,郭灵灵想起来,毛小帅却用双手紧紧拉住她。

    二人交缠在一起,倒把夏英爱撂在了一旁,似乎没一个人管她了。

    秦长空走过去,没用多大力,便将二人分开了,毛小帅肩膀上一个血淋淋的牙印,郭灵灵可真够狠的,连毛小帅衣服都被她咬破了。

    秦长空让毛小帅自己处理伤口,像拎小鸡一样拎着郭灵灵,淡然问道:“你们想抓李雪究竟有何目的,为什么那么迫切的想要她的春阴之体?”

    郭灵灵恶狠狠的瞪着秦长空,双手双脚挥舞乱踢却根本无济于事。

    秦长空正要施展一点手段,让对方如实交代,却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眼中神光消失,巨大的力量仿佛从身体剥离而去。

    请神术的时间终于过了,秦长空顿时感到一阵虚脱无力,流血的身体到处疼痛,头顶一阵天旋地转,眼一闭,便昏了过去。

    郭灵灵领口一松,不由自主的摔在地上,看到晕倒在地的秦长空,心中只是稍微一思考,便知道了怎么回事,脸上顿时露出得意的笑容。

    “让你欺负老娘,踢死你!”郭灵灵狠狠踢了秦长空一脚,抬起头,看到正在为自己包扎伤口的毛小帅和坐在地上,靠着扶栏喘气的夏英爱,顿时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

    手一招,在天空飘荡的三只厉鬼飞到了他身前,郭灵灵冷笑道:“臭道士,你刚才缠的可真够紧的,老娘现在就让你死!”

    毛小帅吓了一跳,看看地上的秦长空,又看看眼含杀意的郭灵灵,赶紧捡起地上的桃木剑,一步步向后退去,凝神戒备她面前的三只厉鬼。

    “放心,你们今天一个也逃不了,特别是你!我要把你变成厉鬼,成为我的战斗工具。”

    夏英爱身为一名合格的警察却从未面对如此阵仗,心惊肉跳的看着她的三只厉鬼,那三只厉鬼似乎张开了血盆大口,在对自己邪恶的微笑,夏英爱艰难的朝毛小帅一步步挪去。

    “死吧!”郭灵灵正打算招呼三只厉鬼杀了二人,猛然间有枪声响起。

    砰!砰!砰!

    子弹的威力在她周围各处幻化成一道道火星,石屑四溅,硝烟弥漫,已有一队警察从安全楼梯口冲了上来。

    郭灵灵一惊,刚才对付秦长空耗费了不少法力,要对付这么多警察实在勉强,她狠狠瞪了毛小帅一眼,随后立即往天台的东北角落逃去,速度飞快,连身为师弟的吴邪也不顾了。

    赵金宝穿着一身防弹衣,举枪在楼道口大叫:“站住,别动!”

    郭灵灵却根本不理会,边跑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砰!

    赵金宝开枪了,郭灵灵身手极为敏捷,向前就地一滚,她身后的水泥地面炸起一片地皮,她却就势停在了东南角的边缘,若不是两边都有护栏围住,恐怕她早已经摔下去粉身碎骨了。

    就在这时,螺旋桨的声音响起,一阵狂风吹过夜晚的天台,众人接着便看到一架直升飞机停在郭灵灵头顶四五米的高空,从打开的机门脱下一条梯子。

    郭灵灵深吸一口气,一跃跳至护栏上,用力一蹬,整个人跃向空中,直到达到最高点将要往下坠的时候,她一把抓住了梯子。

    直升机随即飞离,赵金宝带领的警队想不到郭灵灵动作如此敏捷,刚才一追一跳,直至乘飞机离开,最多不过十几秒,她就仿佛一只灵巧的燕子,动作如行云流水,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带着她逃离了。

    众警察纷纷朝空中开枪,可是直升机已经远离,再密集的枪声也无济于事了。

    最后,警察们只得收回目光,将视线转移到现场。

    几个警察上前,赶紧将昏迷中的秦长空和坐在地上的夏英爱扶起。

    “你们没事吧,秦道长他怎么了?”赵金宝关切的问道。

    毛小帅吁了口气,收起桃木剑,按住自己肩膀的伤口,苦笑道:“没事,秦兄他是法力透支昏过去了,没什么大碍。你们先送我们回家吧。”

    等秦长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第一医院的病床上,身上绑满了白色绷带。

    而床边坐着的竟然是李雪,头趴在床边睡着了。

    窗外的阳光已经挂在半空,看样子大概早上八九点了,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照在李雪白皙光洁的侧脸上,睡梦中的她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还露出两个小酒窝,显得特别可爱美丽。

    秦长空心中感到一阵温馨。

    他的动作虽然轻柔,但李雪还是被惊醒了,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当看到秦长空坐起来的时候不由大喜,睡意全无,兴奋道:“秦哥哥,你醒了!你都昏迷整整一夜了,我可担心死了,还好你没事。”

    “你一整晚都陪着我?”秦长空问道。

    李雪微笑着点点头。

    一瞬间,秦长空特别感动。

    “你先等一下,我立刻为你叫医生。”李雪俏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跑了出去。

    不一会,李雪就回来,还带着林寿良和毛小帅,以及林心。

    “小秦醒了,感觉怎么样?林寿良关切问道。

    “没啥大事,你们怎么都来了。”秦长空笑问道。

    “鬼才想来见你。”林心嘟囔着。

    林寿良瞪了她一眼:“昨天不是你把小秦叫去,他能受伤吗?帮了你舅舅那么大的忙,你怎么反而连一声谢谢都不说?”

    林心无从反驳,却将脸转到一边。虽然天宇大厦的人命案已告一段落,但是公司仍处于放假中,若不是林寿良早上拖着她过来,她宁可在家看书看电视。

    毛小帅笑道:“刚才在隔壁病房看望了另一位美女,刚好听这小丫头说你醒了,就过来了。”

    “另一位美女?”秦长空有些疑惑。

    “当然是夏英爱了,昨晚脚扭伤了,肿的老高,就安排住院了。你刚才没看到,她一个劲的向我表示感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我,我都怀疑她爱上我了呢!”毛小帅眉飞色舞道。

    林心在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难道每个道士都一路货色吗?

    病房人多,此时说这个明显不合适,秦长空转移话题道:“昨晚我晕了之后,发生了什么?那两个邪道呢?”

    “你醒了之后那小妖女还想对付我和夏英爱,幸亏我当时誓死保护,撑到警察过来,要不然你们三个都完了!当然了,最后小妖女被赶跑了,小妖男原本是被抓住送往警局的,哪知道半路被人劫走了,我还想知道那两个邪道到底想干什么呢,现在好了,一点线索都没了。”毛小帅添头加醋的说道,却不见林心朝他直翻白眼。

    昨晚的事,她已经从夏英爱口中全部得知了。虽然和夏英爱刚认识,但是女人共同话题多,除了对秦长空有些偏见外,林心为人还是挺和善及富有同情心的,和夏英爱一聊如故,自然知道了事情的所有经过,毛小帅这家伙摆明了是在吹牛,怎么和秦长空这家伙如此相似呢?

    “被劫走了,可惜了。”秦长空叹了口气,随后露出嬉皮笑脸的神色:“心儿,昨晚见我昏迷,是不是为我哭的死去活来啊,你也别难过,我这人威猛如虎,平时最不怕的就是受伤,现在不是好端端的了吗?”

    林心一脸黑线,懒得在这里待下去了:“你们聊,我去看看英爱。”

    当天下午秦长空就出了院,临走前,林寿良让秦长空有空常去他家玩,秦长空欣然应允,不过自己得保护李雪,哪有那么多时间呢?

    和毛小帅,李雪三人在一家小餐馆吃了顿饭,席间,毛小帅不时拿暧昧的眼神望着秦长空,听李雪叫左一个秦哥哥,又一个秦哥哥,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家里有个白富美女神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如此可爱的小萝莉,让他们这些男人往哪里活啊!

    吃完饭和毛小帅告别,二人互换了电话号码,方便以后联系。

    等秦长空和李雪回到家已经下午三点了,辰梦云不用多说,自是去上班了,而一向热衷于游戏的冯芝慧也因开学去了学校,唯独李雪,开学第一天就为自己和秦长空向校方请了假。院长知道二人背景,很痛快的答应了。

    秦长空说回房间休息,李雪很乖巧的点头,打开电视坐沙发上看电视。

    回到自己的房间,秦长空立即修炼《风火四象经》。

    第二天,三人一起上学,车上冯芝慧问起了昨天二人请假的事。

    李雪兴奋道:“秦哥哥帮助警察破案,还受了伤,我在医院照顾秦哥哥的。”

    冯芝慧讪讪笑道:“真有能耐,多管闲事还受了伤,以后可得多注意点了。”

    秦长空开着车,望着后视镜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谢谢慧慧的关心,我就知道你是在乎我的。”

    冯芝慧气的无话可说,这人的可耻程度已经不能用“贱”来形容了,而是达到了人贱和合一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