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被狗咬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3本章字数:3022字

    虽然知道秦长空的本事,但李雪仍不免担心,这架势,万一打起来,就算秦哥哥能打赢,受点小伤再说难免。

    何况他帮助警察破案已经受伤住院了啊!

    还好,李雪担心的事多余了,这班人的目的就是给予秦长空一定威慑。

    随后讪笑着,勾肩搭背走了出去。

    ……

    江华师范学院的院长名叫罗炳坤,今年55岁,身材肥胖,头上秃顶,肥头大耳,整天笑眯眯的,看上去慈眉善目。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桌后面边喝茶边看报纸。

    门没有关,韩燕敲门而入。

    “罗院长,我有事汇报。”韩燕开门见山,一脸怒气。

    罗炳坤人老成精,已看出韩燕的怒气正是和将要汇报的事有管,放下报纸微笑道:“什么事惹韩老师这么生气啊?”

    “大一新生,我班上的学生杨超,竟然在下课对我动手动脚,还拦住我让我做他女朋友。罗院长,您说这事应该怎么处理?”

    “是不是杨富贵的二儿子杨超?”罗炳坤问道。

    “好像是的。”韩燕皱了皱眉。

    罗炳坤立即重视起来,安慰道:“韩老师,别生气,这些青少年正处于青春发育期,荷尔蒙旺盛,偶尔做出出格的事也情有可原,你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呢?”

    韩燕心中顿时一沉,看来被杨超料到了。

    “您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韩燕反问。

    “当然不能算。毕竟下课对老师动手,对学校产生不良影响,记一次处分,下次杨超若敢再犯,立即通告开除!”罗炳坤一脸严肃道,“这事我马上派人办,韩老师你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韩燕心中颇为失望,这么严重的行为竟然只是记一次处分,院长真够偏袒杨超的。

    当然,她也知道就算磨破嘴皮子也不能令院长改变主意,只得悻悻离开了,走的时候连招呼都没打。

    韩燕走后,罗炳坤并没有当回事,甚至根本没去处理这事,而是继续悠闲的看报喝茶。

    韩燕气愤的下了楼,校园内声音噪杂,她却心情烦闷,沿着笔直的林荫大道漫无目的的行走,不觉间来到了室外篮球场。

    感觉累了,韩燕找个观众席坐下。巧合的是,篮球场内,杨超等人竟然在打篮球,不断听到喊叫,和吹口哨声。

    韩燕这才想起,中文系上午就一堂课,学生们算是已经下课了。

    韩燕自然不想见到杨超,正准备起身离开,“不开心?”

    声音从身边传来,秦长空微笑着坐到她身边。

    见到秦长空,韩燕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重新坐下来:“罗院长竟然看对方有钱有势力,不敢得罪,只给了一个记过处分!”

    韩燕秀眉紧锁,瑶鼻微皱,愤怒的表情显得十分可爱。

    “要不我去帮你把那小子教训一顿?”秦长空已看到球场上正在挥洒汗水打篮球的杨超,说着便要站起身来。

    韩燕赶忙拦住他:“打人怎么行,会被开除的。你还是安分点吧,我就当被一只狗咬了。”

    “狗咬了?”秦长空眯眼笑了起来,“一定受了很重的伤吧,要不要我给你治疗一下。”

    二人笑闹着,却感觉一双阴冷的目光从远处投来。

    秦长空的目光却望向球场,不知何时,杨超没打篮球了,抱着篮球站在球场边,阴冷的目光正从他那边投射而来的。

    看到秦长空注意到了她,杨超朝着观众席大叫:“秦长空,你给我下来!”

    你以为你是谁?秦长空不屑冷笑,压根不理会他。

    “韩老师,咱们走吧。”秦长空起身。

    他一个富二代都不敢如此嚣张,这小子凭什么?

    所以心中的怒火尤为旺盛,不等二人离开,杨超已经径直走了上来,拿一双似要吃人的目光看着他。

    秦长空挖挖鼻孔:“怎么,想打架?”

    球场上全是自己的兄弟,即使知道秦长空力大无穷,杨超也是有恃无恐,冷冷笑道:“你想打架我奉陪,不过这里是校园,我还算是个文明人,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如这样,咱们来个篮球1V1,进三球的人便算赢。赢了,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你的女人我绝对不会碰。”

    “我凭什么跟你打篮球?”秦长空朝他翻了一记白眼。

    杨超气的差点当场发作,还好心中竭力忍住了,眼中露出阴恻的目光:“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咱们就一对一的单挑,如果你承认自己是女人,那就算了。”

    杨超想用激将法让秦长空上场,凭他的实力,在球场上任意揉虐秦长空那是轻而易举的的事,让他在所有人面前丢尽颜面,也就消了杨超心头一口恶气。

    “我不会打篮球,真是不好意思啊,拜拜。”秦长空微笑着,不再理会杨超,对一旁的韩燕道:“韩老师,我有个问题不懂,正想跟你请教,咱么去你办公室吧。”

    韩燕也不想在下课的时候再见到杨超,微微点头:“好。”

    二人一先一后,朝教学楼走去。

    杨超气的浑身发抖,眼中凶光闪烁,站那好半天,望着二人离去。

    同伴们走过来,一个留着寸板头的高大男生道:“超哥,这家伙实在太嚣张了,要不要找个机会让他知道你的厉害。”

    杨超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微微点头。

    ……

    下午上了两节课,就放学了,大学的生活轻松自在,压力又小,三三两两的学生沿着林荫道往校外走,多是一些男女情侣,准备吃饭约会。

    大学真可谓是一个恋爱的好地方。

    秦长空和李雪开车出了校门,拉风的奔驰车和车里小巧玲珑的美女不免吸引许多男生的注意。

    二人说笑着,一路开往另一个地点——江华大学。

    江林校区位于城市偏远的郊区,虽然每所高校都有班车接送,但基本上半小时才有一班,冯芝慧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早上上去的时候就嘱咐二人放学后接她。

    江林校区植被树木繁茂,一条条柏油马路都掩藏在高大的植被之下,这里环境很美,即使夏天也觉得十分清凉。当奔驰车沿着绿荫大道开往江华大学的途中,前方的路上突然出现了几辆摩托车。

    本田、铃木、雅马哈,甚至有一辆宝马摩托车。

    造型帅气冷酷,几辆摩托车成一条直线排开,将整条马路挡住,车上的机车骑士戴着防护头盔,身穿时髦服饰,好整以暇的坐着。

    他们似乎在等秦长空,每个人的目光全都盯着迎面而来的奔驰车。

    车上的李雪不明所以,秦长空将车子停在路边,让她在车上等着,独自下了车。

    机车骑士的塑料防护打开,秦长空这才看清,宝马摩托的主人正是杨超。

    杨超狞笑着望向秦长空:“小子,给你一个机会,给老子赔礼道歉,磕三个响头,另外把你车上的女朋友让给我,我就放过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凭什么?”秦长空淡然道。

    “凭什么,凭这个!”杨超从摩托车后面抽出一根棒球棍,在手中耀武扬威的挥了一下。

    “你们真想对付我?”秦长空表情有些古怪。

    可是杨超没注意到,掂量着手里的棒球棍道:“那取决你的态度,我数三二一,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三……”

    “二……”

    随着一声声倒数,杨超的表情越来越狰狞,带着胜利者的姿态,似乎在宣告秦长空的死刑。

    这让他的心跳特别快,心情格外激动。

    “一!”

    “好,时间到,你……”杨超话还么说完,陡然间一只硕大的拳头击向他的面门。

    杨超根本类不及反应,面部挨了一拳,直接倒摔出去,将身后的宝马摩托都一并压倒。

    鼻梁骨都碎了,酸辣苦楚、疼痛各种感觉涌上心痛,鲜血从鼻子下流出,杨超眼角满是眼泪,艰难的爬起,带着哭腔大喝:“都给我往死里打!”

    众人纷纷挥舞棒球棍,朝秦长空袭来。

    秦长空利用缩地成寸术轻易躲过众人的棍棒,劈手夺下一条棒球棍,随手挥过去。

    白色的棒球棍在空中划过一道白色的弧线,中棍者惨叫一声,直挺挺的向后摔去。

    秦长空接连舞动手中武器,磕着就伤,碰着就倒,其中一人还想拿棒球棍和秦长空对拼。

    可是两根棒球棍一接触,对方的棒球棍便应声而断,秦长空的棍势不减,那人胸口挨了一棍,直接将自己的摩托车砸到了,导致这次带来的大波美女吓得尖叫,远远躲到一边,不敢靠近。

    不过一会功夫,除了秦长空,地上没一个站着的,全都抱着挨棍的伤口痛苦呻吟,打滚。

    此时这段路俨然已变成一个屠宰场,由秦长空一手经营的屠宰场。

    当杨超意识到不妙努力挣扎着爬起,想要逃跑的时候,秦长空一只脚踏在了他的背上。

    刚爬起来一半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秦长空脚上用力,杨超的侧脸紧紧贴着滚着的马路,尘灰糊了一脸。

    他重重喘气,粉尘却被吹起来,进入他的喉咙,把他呛得直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