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校园生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3本章字数:3029字

    秦长空淡然问道:“你刚才数完一之后想说什么,好像还没说完?”

    杨超眼中满是惊恐之色,脸紧贴着地面自然看不到脚踩在他背上的秦长空,无比紧张道:“我……我什么也没说,秦……秦哥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怎么会什么也没说,你不是让我当面给你道歉,然后磕头的吗?”秦长空好奇问道。

    杨超急的语带哭腔:“秦哥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发誓,我对天发誓!”

    秦长空微微一笑,松开了脚。

    杨超背上的压力骤然消失,连忙爬了起来。

    “跟我说对不起吧。”秦长空淡然道。

    杨超连忙向秦长空磕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和秦哥作对,对不起!”

    秦长空摸了摸杨超的头,像抚慰犯错的小孩子:“这才乖嘛!记住,以后可别再这样咯,下不为例。”

    秦长空微笑转身,重新上了自己的奔驰车。

    李雪在车上用崇拜的眼神望着秦长空:“秦哥哥,你好厉害!”

    “这话你说了一百遍了。”秦长空挖了挖耳朵,“咱们走吧。”

    奔驰车绕开马路中间一片狼藉,扬尘而去。

    直到看不见车子的踪影,跪在地上的杨超才敢从地上爬起来,捂着因鼻梁骨断掉肿的老高的鼻子,朝地上大骂:“都是废物,废物!”

    杨超和一帮同伴去了医院,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鼻梁做了小手术,直到现在呼吸都疼。

    杨超家在市区一幢别墅,父亲杨富贵估计应酬去了,到现在没回,母亲也在好友家打麻将。

    客厅里灯火通明,除了两个佣人之外,还有一个戴着眼镜,温文尔雅的青年坐在沙发上,正和另一位身材瘦高的朋友聊天。

    看到杨超回来,鼻梁上还裹着纱布,二人停止谈话,温文尔雅的青年皱了皱眉:“小超,又和人打架了?”

    杨超一脸沮丧:“哥,别提了。”径直坐到沙发上,无精打采的和那位瘦高青年打招呼:“马林哥,你也来了。”

    “怎么回事,说说,以前还从没见过你这么沮丧过。”叫马林的青年问道。他的皮肤呈现一种变态的白皙,面相阴柔,说话时声音也很尖。

    知道这位马林是大哥好朋友,杨超只得如实回答:“前两天在学校遇到一个臭小子,处处和我作对,今天我找了几个同学想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哪知道他身手超厉害,一个人把我带来的八个人全打趴下了,在他面前,我受尽了屈辱!”

    说到最后,杨超一脸悲愤。

    “你鼻梁是他打的?”杨超大哥沉下脸问道。

    “是啊,都打骨折了,在医院动了个小手术。哥,你得替我做主啊!”杨超原本还很沮丧,现在心里却升起了希望,他知道大哥的厉害,而且还有一位马林哥在,弄死那小子绝对轻而易举。

    “他叫什么名字?”

    “秦长空!”杨超咬牙切齿道。

    其他二人对视一眼,均露出诧异的神色。

    “他在你们学校?他是老师?”马林问道。

    “和我一样,也是大一新生。”杨超愤愤道。

    听到这话,二人脸上大家惊讶更浓了。

    “杨坤,不会就是那次在酒会上遇到的那臭小子吧?”马林眼中露出怀疑的神色。

    杨坤连忙问了杨超对方相貌特征。

    杨超形容了一遍,二人对视一眼,均已确信,此人就是跟随辰梦云参加酒会的那个神棍。

    只是他们无论如何想不明白,秦长空年纪和他们几乎差不多大,为什么成了讲话师范学院的大一新生。

    杨坤沉声道:“无论他想干什么,但是敢打伤我弟弟,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马林阴笑着点头:“是啊,何况他还是你的情敌。不过我有一个好办法,不用我们出力,自然有人为我们出手。”

    “谁?”杨坤疑惑道。

    “赵光荣,赵公子。”

    “他?虽然说他因为秦长空在众人面前丢尽了颜面,但要他帮我们,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吧?”杨坤表示怀疑。

    马林突然神秘一笑,在杨坤耳边附耳几句。

    杨坤听了大惊,忍不住脱口而出:“派杀手?太狠了吧!”

    “这事我也是好不容易听说的。”马林微笑道,“要不咱们现在就去找他?”

    “我先给他打个电话。”杨坤说着拿起了手机。

    杨超在一旁看着二人,有些听不懂他们的话。

    ……

    第二天,秦长空和李雪去学校,遇见杨超的时候,对方老实了许多,见到秦长空立马躲开,就像老鼠见了耗子。

    而且上课的时候,秦长空也没发现杨超的踪影。原来他早上已经申请转班并得到批准了。

    没有杨超在班级里,无论秦长空还是韩燕,心情都十分舒畅。

    不过除了韩燕的课,其他老师上的课秦长空一般都听不下去,每次都趴在桌上睡觉。

    而李雪比较认真,无论哪节课,都认真做笔记。

    倒是冰山美女千洛和秦长空性格有点像,虽然不是睡觉,但每次上课都是低头玩手机,连韩燕的课也不例外。

    中午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去食堂用餐,令人奇怪的是千洛却独自一人朝校园深处的“野战岭”走去。

    秦长空本也准备和李雪一起去吃饭,在楼下看到了她,一边走,还不时左右瞧瞧,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秦长空本来就对千洛有些好奇,因为如果是普通女人,眼神不会如此冰冷,令人不敢鄙视。

    眼见她越走越远,秦长空对李雪说道:“你先去吃饭,我马上回来。”

    乖巧的李雪自然欣然答应。

    秦长空远远跟在千洛身后,走了一段距离,突然发现千洛的速度陡然增快,脚似乎基本不着地,只是轻轻往地上一点,便飘出十几米,如此反复,二人的距离竟然在逐渐拉开。

    秦长空吃了一惊,对方使用的是轻功,果然不是普通人!

    秦长空也立即施展轻功,接下来的追踪轻松了许多。

    逐渐,千洛到了野战岭,沿着山坡而上的途中突然若有所觉一般,回头看了好半晌,兵没有发现可疑之后微微皱眉,随后脚步加快,向山坡上奔去。

    秦长空松了口气,从一棵大树上跳下来,这丫头,感觉还挺灵敏。

    他不敢再跟近了,等到只看得见对方一个小黑点才继续跟上。

    陡然间,他停住了脚步,因为千洛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一个瘦小的老人从树后面出现。

    老人穿着一身和服,腰上提了把东洋刀,竟然是个日本人!

    二人开始交谈,千洛用流利的日语和对方交谈,秦长空微微一怔,这丫头不会也是日本人吧?

    不过二人的谈话一句听不懂,只是从千洛冰冷的态度和老头愤怒的表情判断,二人之间存在什么矛盾。

    果然不出秦长空所料,没料到交谈不到五分钟,千洛突然出手,一个侧踢,角度刁钻,出手迅疾,直袭瘦小老者。

    老者反应也是相当灵敏,微一偏身,同时伸出双手抵挡。

    千洛一脚踢在对方两手掌心,老者借力轻飘飘的向后退了几步。

    一招过后,千洛也向后急撤,袖子一扬,数道寒芒从空中闪现,目标正是瘦小老者。

    老者皱眉,突然做了几个动作,手势很像道家施展法术的手诀,却又有一些区别。

    紧接着,两道白光从他袖中飞出,迎风便长,竟然化作两个一人大小的纸人。

    薄薄的一片,一男一女,模样栩栩如生,嘴角都挂着狞笑,男的手里拿着一把长刀,女人手里则是小巧的东洋刀。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两片纸人竟然随着老者的手诀像是活了一般的舞动起来。

    动作轻盈,身手不凡,轻而易举挡住了千洛射出的暗器。

    秦长空在暗中看的真切,脑海不由浮现以前师傅教导的内容,让他想起日本的一种法术——弑神。

    弑神是日本阴阳师的一大技能,它和中国道术中的请神术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它们利用的却是纸片作为载体,通过神鬼附身于阴阳师所做的特殊纸片,从而化身为弑神,助其对敌。

    弑神和请神术相比,有好处,也有缺点。

    弑神不需要承担人体作为载体请神的风险,厉害的阴阳师可一连操控数个弑神,而请神术却只能一个。

    缺点便是弑神的威力比请神术要小的多。

    但纵是如此,两个弑神也已很轻松化解千洛所有攻击。

    随后老者冷冷一笑,并没有急于攻击,而是又说了两句日语。

    千洛微微变色,估计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转身急逃。

    老者一声冷哼,手一挥,两只弑神凭空飞起,同时他自己也追了出去,速度之快,丝毫不弱于千洛。

    二人一逃一追,竟然朝秦长空隐匿地点奔来。

    秦长空微微皱眉,准备再挪个地方,隐藏深一点,瘦小老者却似乎发现了什么,手中掐动法决,那只拿大刀的男弑神调转方向,直朝秦长空劈来。

    秦长空叹了口气,没想到老者竟然发现了自己,本不想管闲事,现在却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