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做饭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3本章字数:3028字

    “这还差不多。”辰梦云面色和缓了一些。

    接下来是做洋葱炒肉和青椒肉丝。当辰梦云切洋葱和青椒的时候,从没下过厨房的她自然是被辣的眼泪直流,不经意之下用手擦眼睛却使得刺激的辣味进入眼中,当即泪流满面,赶紧用清水清洗。

    可是眼睛睁不开,根本摸不到水龙头的具体位置。

    秦长空看了忍不住失笑,将煤气灶的火调小点,盖上锅盖让菜在锅里焖一会,走过去调侃道:“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

    “你说什么?”辰梦云闭着双眼,眼泪尤自挂在脸上,两只英挺的剑眉却已经竖了起来。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云云别生气嘛!”

    “谁是你的云云?”辰梦云正要发作,便感觉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头,将她放到了水池里。

    水龙头打开,一只温润结实的大手递来一只毛巾:“喏,好好擦擦吧,要是不方便我可以为你洗。”

    听到这话,辰梦云怒气这才消减一点,接过秦长空递来的毛巾,清洗眼睛。

    总算洗干净了,不过辰梦云眼睛仍有些红肿,看上去倒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姑娘,显得有几分可爱。

    秦长空看着就想笑,说道:“好了,看在你帮我打下手的份上我告诉你了。你刚才煎蛋是不是先放蛋,后放油啊?”

    “怎么了?”辰梦云疑惑的望着秦长空。

    “怎么了?糊了!”秦长空挖了挖鼻孔,“当然是先放油后放蛋,将油下锅之前要确保锅里没有半点水,以免油会炸开来,烫到皮肤。油下锅得过热,然后放蛋。你倒好,先放蛋,蛋中没有半点水分,当然糊的快,和锅黏在一起啦!”

    秦长空打开锅盖,将焖好的青椒肉丝盛入盘中,继续解释:“如果不是我,你那一盘煎蛋算是报废了。因为太糊了,再煎一次必定不能吃了,所以要综合水,来稀释糊味。西红柿里有充足的水分,正好可以将煎蛋的糊味过滤掉,于是我就拿你的煎蛋重新做了西红柿炒蛋。好了,大功告成,现在开饭!”

    “就你能。”辰梦云忍不住反驳,虽然口中不饶人,心里却对秦长空佩服的五体投地。假如以后嫁老公,能有个像他这么有厨艺的也不不错。

    想到这一点的辰梦云脸色一红。不对啊,自己不是非常讨厌男人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会产生出嫁的想法?

    不对不对。辰梦云摇头,努力拂去心中的想法。

    秦长空端着两盘菜走到厨房门口,看到她摇头的怪异举动,不禁说道:“愣着做什么,快帮忙端菜啊!”

    “啊……哦,好的。”辰梦云脸色先是一变,继而恢复正常,有些尴尬的去端菜。

    吃饭的时候,冯芝慧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问道:“梦云姐,我刚才看你和秦长空在厨房里忙了老半天,到底哪几样菜是你做的啊?”

    辰梦云脸色微微一红,放下筷子白了她一眼:“有的吃就不错了,吃你的吧!”

    “说嘛说嘛!毕竟第一次做饭,说出来我们保证绝对不会笑话的,小雪你说是不是?”冯芝慧笑道。

    李雪很配合的点头,还不忘夹一块西红柿炒蛋放碗里。

    “说出来你们可不许笑。我做了……半道菜。”辰梦云尴尬道。

    二女却是一愣:“半道菜?”

    她们不明白,为什么梦云姐做的事半道菜,而不是一道菜。

    “西红柿炒蛋,蛋是我煎的,其他部分是他来做的。”辰梦云的声音有些心虚。

    冯芝慧和李雪对视一眼,忍不住大笑起来。

    “怪不得我看鸡蛋炒糊了,原来是你做的啊!”冯芝慧幸灾乐祸道,口中没咀嚼完的饭菜差点喷出来。

    说了不笑竟然还笑!

    辰梦云恼羞成怒,冷冷说了一句:“你们要是不吃我倒掉喂狗了。”

    虽然家里没有狗,但冯芝慧也看出辰梦云真的生气了,连忙打住话语,低头扒饭。

    可刚安静没五秒,冯芝慧却突然惨叫一声,从椅子上滑倒在地,抱着自己的大腿倒吸冷气,玉齿紧咬,鼻子上沁出几滴香汗,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众人一惊,辰梦云连忙放下碗筷,绕过去搀扶:“慧慧,你怎么了?”

    虽然辰梦云刚才很生气,但三人毕竟是好姐妹,生气也只是一时,彼此遇到困难都会竭力帮忙。

    “我……我……”冯芝慧想说,却疼的说不出话来。

    “她腿抽筋了,快把她扶到沙发上。”秦长空一眼看出端倪,吩咐道。

    三人一起将冯芝慧抬到沙发上躺下。

    “大哥哥,你快救救慧慧姐吧!”李雪急了,连忙求情,辰梦云也跟着点头,示意秦长空救治冯芝慧。

    秦长空这才开始给冯芝慧施展真气。

    一切回归自然后,四人继续做下吃饭,可就在这时,外面门铃响了。

    四人均是一愣,不知这么晚了,谁还会登门造访。

    “秦长空,你去开门。”辰梦云淡然道。

    “为什么是我?”秦长空疑惑道。

    “怎么,你有意见?”辰梦云瞪了他一眼,其他二女也都看着秦长空。

    秦长空放下筷子无奈道:“好吧好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秦长空起身去开门,同时叫了一声:“谁啊?”

    没人回答,门铃再次响起。

    秦长空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三个黑衣人,为首的人高马大,皮鞋锃亮,脸上还戴了幅墨镜。

    “你们找哪位?”秦长空话音未落,为首的黑衣人抬起手,从袖口冒出一只黑洞洞的枪口。

    秦长空一惊,本能的一个踢腿,同时身体整个往后仰去。

    砰!

    枪声响了,将屋里三个女人吓了一跳。

    子弹擦着秦长空的身体飞过,将身后的木门钻出一个焦黑的洞。黑衣人手腕却挨了秦长空一脚,手枪落在地上,人同时向后踉跄两步。

    身后两名黑衣人将其扶住,纷纷拔枪,朝秦长空开火。

    秦长空施展缩地成寸术,躲过两发子弹,逃进屋内“砰”的一声带上门,“咔擦”将其锁上。

    三女面露惊恐之色,躲在餐桌后面,辰梦云稍微冷静一些,问道:“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

    枪声在门外响起,红木门遭受子弹的攻击,随着枪响不断震颤,并有两处从里面裂了开来,明显是子弹打击形成的破坏力。

    “别愣着,快回房间躲起来!”秦长空厉喝。

    危机时刻,哪怕独立性再强的辰梦云也要听从屋里唯一男人的话,带着冯芝慧和辰梦云往自己房间而去。

    轰!

    木质门出现密密麻麻的孔洞,被外面的人一脚踢开,轰然倒塌。

    子弹形成几道光雨,朝秦长空飞射而来。

    秦长空连扑带滚,借着桌子,沙发的掩护,躲过子弹的攻击,桌子和沙发却被子弹射中,木屑和棉絮纷飞,火星四溅,不时有子弹打在墙上,炸起一块墙皮。

    三个女人已经到了辰梦云房间门口,开门之后一一进入。眼看走在最后面的辰梦云也将进入,秦长空还没来的及松口气,一把枪已经转换目标,瞄准了辰梦云的后背。

    秦长空心中一惊,想也没想,朝辰梦云扑去。

    砰!

    子弹打在门上,门后的二女惊慌失措,下意识的将门关上。

    枪声再次响起,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不过二人有凳椅的遮掩,子弹一时并没不能伤到他们。

    秦长空急忙抬头,手成剑指状,默念金光神咒。

    这时,二人已经看到从桌子后面露出的几条穿着黑色西裤的腿。

    三人已经走到二人的面前,倒不急于攻击了,墨镜下面露出狰狞的笑容。

    为首的黑衣人手里拿着枪,饶有兴趣的看着秦长空手掐法诀,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秦长空暗暗心惊,刚才若不是为了救辰梦云,这三个黑衣人早就被制服了,索性现在他们似乎不急于攻击,这倒给了自己充足的时间。

    慢慢的,为首黑衣人将手枪瞄准了秦长空的额头。

    就在这时,金光神咒完成,一道金色光圈从秦长空指尖飞出,“嗖”的一下缠上黑衣人的手臂。

    只是一瞬间,整条手臂齐肩而断,抛飞空中,鲜血在空中喷洒,手指还兀自紧紧抓着枪。

    为首黑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另外二人一惊之下,尚未回过神,秦长空已经弹跳而起,同时踢出两脚。

    两条灌注真气的脚奋力一击,其他两个黑衣人同时惨叫,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十几米外的墙上,软软的滑下来。

    一切发生在短短的半分钟之类,地上的辰梦云完全看呆了。

    秦长空踢开落在地板上的手臂,抓起为首黑衣人衣领,将其轻而易举的拎起。

    断臂处,鲜血喷涌,染红了衣衫,黑衣人疼的面容扭曲,满头大汗,几乎快晕死过去。

    “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为什么要杀我?”秦长空冷冷问道。

    “我……我……你……你……”黑衣人喉头蠕动半天,说不出半个字,最后却喷出一大口黑血,头一低,再无半分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