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阴阳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3本章字数:3088字

    “你怎么知道?”

    “不可能吧?”

    “他好像叫秦长空来着。”

    “哇,有这事,牛!”

    在江华师范学院,曾也有不少师生恋产生,但结果都没有善终,不是被迫分手,就是被学校双双开除,因此有这么一个有趣的八卦消息供这些闲得发慌的学生们讨论,也是一件令人非常兴奋的事。

    食堂嘈杂声不断,议论声又很小,因此韩燕和李雪并没有听到,但是秦长空却听得一清二楚,只是装作不知道一样,继续吃饭和二女聊天。

    等快吃饭的时候,韩燕拍了一下脑袋,似乎突然想起什么,笑道:”我倒忘了,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下,再过一个星期校运动会就要开始了,咱们系一共五百多人,比其他每个系几乎人都要多许多,因此这次校运动会,中文系一定要取得一个好名次。待会你到我办公室拿一张参加申请表,填报想要参赛的项目。”

    “为什么是我?”秦长空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

    “因为你厉害嘛!好了,不多说了,我先回办公室。”韩燕起身将吃完的餐盘放到指定区域,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第一医院一间特护病房内,一个女孩倚床而坐,整个右手臂裹满了绷带。

    长发披肩,皮肤白皙似雪,大大的眼睛没有丝毫感情色彩,一眨不眨的望着窗外,就仿佛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

    一位鬓发斑白的中年人陪伴左右,两个黑衣保镖守护在门口。

    女孩似乎在想心思,已经过去半小时了,连一丝眨眼的动作都没有,又像是什么也没想,只是单纯欣赏窗外的景色和在外面花园散步的病人们。

    “千洛小姐,我们斗不过长门家的,不如就此妥协,参与他们的计划吧。”中年人满脸愁容,苦口婆心的劝说。

    “绝不。父亲就是因为此事惨遭杀害,这帮染血的狼不但不知道收敛,竟然想拖我下水,就算死,我也不会如他们所愿。”千洛冰冷的说道,说话时依旧望着窗外,并没有一丝扭头的动作。

    中年人叹了口气,知道无论如何劝说,对于任性倔强的小姐来说根本无济于事。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中年人立即回复平静的表情,淡然道。

    进来的是门口守护的保镖,汇报道:“小姐,有三个人要见您。”

    千洛微微疑惑,转过脸好奇道:“谁?”

    “是秦君,还有他的同学和一位叫韩燕的老师。”

    中年人一愣,上午不是让两个保镖请秦长空没能请来吗,下午怎么自动来了。

    “小姐,要见他们,还是您只想单独见秦君?”中年人恭敬询问。

    千洛面色稍稍缓和了一点:“让他们都进来吧。”

    两位保镖听从吩咐,将三人迎了进来。

    韩燕礼貌的和中年人打招呼:“你好。”

    中年人也微微点头。

    “千洛同学,听说你受伤了,我们来看看你。”李雪热情道。

    千洛对于李雪的热情没有任何表示,而是目光转向秦长空,淡然道:“你来了。”

    “不欢迎吗?”秦长空反问。

    千洛并没有说话,中年人起身道:“我给各位倒水。”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只是来看看千洛同学,待会就走。”韩燕客套道,将从超市买来的一堆补品和水果放到床边。

    中年人给韩燕鞠了一躬:“韩老师费心了。”

    “哪里的话。”

    千洛和中年人用日语交谈了两句,中年人向众人点头,然后出去了,还不忘关上门。

    韩燕和李雪诧异的望着千洛,韩燕忍不住问道:“千洛同学,你是日本人?”

    “是。”千洛简短的回答。

    二女脸上的惊讶更深了。

    “入学档案的资料上都没写,你中文说的这么好,真是太厉害了。”韩燕夸赞道,心中也在猜测千洛为何与班上同学合不来第一原因,估计是身为不同的国家,文化差异和环境导致还未能这么快适应和异乡的同学作为朋友吧。

    想到此,韩燕心里明朗了许多。试着和千洛聊一些她的家乡,文化等。

    李雪因为好奇,自然也加入了聊天之中,倒把秦长空忘在了一旁。

    尽管一个多小时下来,多半是韩燕和李雪在说,千洛不发一言的倾听,但明显可以发现,千洛看向二女的眼神和缓了许多。

    看看时间不早了,韩燕停止了聊天,和李雪一起向千洛告别。

    “我们改天再来看你。”韩燕笑着说道。

    千洛微微点头。这时候秦长空趴在一边的桌子上已经睡着了,嘴角还流出口水,糊的嘴角和下巴上都是。

    韩燕苦笑则摇头,叫醒了秦长空。

    三人告辞离开,千洛却叫住了秦长空:“秦长空同学请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秦长空已猜出是上午请自己想说的事。

    “请二位先出去一下,我想跟秦长空同学单独聊一会。”千洛有恳切的眼神望着二女。

    韩燕和李雪虽然疑惑,还是笑着点头。

    “刚才来的时候正好遇到老同学,我带你去认识认识。”韩燕对李雪说道。

    二人出去了,秦长空往床边的凳子上一坐,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道:“有什么事请说吧,只是不是让我把处男之身交给你,我什么都愿意。当然如果你确实想要,我也会勉强答应的。”

    “其实我的手臂不是车祸引起的,而是被长门春伤到的,”千洛眼神闪现出冷然之色,随后恢复正常,一眨不眨的望着秦长空。

    “是不是上次会用弑神的老头?“秦长空问道。

    “对,所以我想请秦君在近两个月保护我的安全。”

    秦长空一愣:“保护你?没兴趣,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起身,秦长空就往外面走去。

    “请等一下,我会付你的酬金的。”

    “多少?”秦长空眼睛一亮,脚步顿住了,转过身笑眯眯的望着她。

    不得不说,千洛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洁白无瑕的脸庞,倾国倾城的容颜,清纯高贵的气质,若不是那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神和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秦长空说不定会对她产生一定好感。

    “200万人民币。”千洛淡然道。

    “哇靠!”秦长空激动了,岂不是和保护李雪一个价钱了。而且只有为期两个月,这买卖划算。

    “可是我现在已经有一个保护对象了,如果两个的话,恐怕照顾不过来。”秦长空蠢蠢欲动,有些犹豫道。

    “是李雪吧,我看的出来。你若是为难的话,我可以和你们住在一起,这样就可以了。”

    秦长空顿时笑了:“这个办法好,只是我住的地方情况有点复杂,除了李雪之外还有另外两个女生合住,不知道她们肯不肯接受你。”

    “只要秦君答应,一切都好办。”千洛的态度诚恳,之前的冰冷消失了许多。

    “还有一个条件。”秦长空突然说道,“你必须把我为什么保护你的原因说清楚,若是

    不能令我满意,我一样可以反悔。”

    千洛想了一下,终于微微点头,让秦长空重新坐下,开始讲述道:“我出生在神户一个比较知名的大家族,长门家族。长门家在江户幕府时代,曾在天皇身边担任重要的角色,在幕府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随着倒幕运动,明治维新,长们家逐渐退出政治舞台,成为一个没落的大家族。”

    她顿了一顿,说:“可不可以给我倒杯水。”

    秦长空起身在饮水机下为千洛倒了杯水,递给对方。千洛点头说了声谢谢,喝了口水,继续说道:“长门家并没因此放弃,政治上无法得宠,就开始往经济方面发展,最近十几年企业之大,甚至延伸到了中国。就在几年前,在中国采矿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是有关你们江华市的。”

    秦长空一怔:“什么秘密?”

    “在江华市某处地下,竟然藏有一处龙脉!对于龙脉,想必你们中国人比我们更清楚,得龙脉者得天下,中国史上一直有泰山封禅的记事,长门家族想振兴家族,截断江华市的龙脉,让中国陷入危机,以便日本能在危机中占取莫大的便宜,到时候我长门家又能受到首相的重用,重新登上政治舞台。

    他们计划非常周全,不过没想到我父亲是个正直爱好和平的人,当时他在中国担任外交大使,直到这件事之后便想将消息透露给中国上层,哪知道半路却遭遇拦截。我父亲被家族的人秘密带回了日本,此后再也没有消息。当时我在念高中,所以逃过一劫。

    没想到长门家就像阴魂不散的厉鬼,不但在中国找到了我,还想把我也带回去。”

    秦长空一口气说完,眼神中第一次出现愤恨的神色。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秦长空压制住心中的惊愕,问道。

    “因为我父亲告诉了我长门家的秘密,长门家怕我把事情的真相透露给中国官方,所以想带我回去,上次你见到的长门春便是长门家精通阴阳术的一位阴阳师。这些年,长门家虽然未能染指政治,但一直豢养忍者和奇能异士,我虽然从父亲那学过家传傀儡术,无奈实力太弱,所以才想你保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