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九死一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483字

    车窗被击碎了,刀疤男用暗藏利器的右手直刺向车内的秦长空,目标锁定秦长空的咽喉。

    秦长空一手开车,另一只手如闪电般探出,后发先制,抓住了对方手腕,用力一扭。

    咔擦!

    刀疤男手腕严重变形,面色瞬间毫无血色,他没有惨叫只是闷哼一声,受伤之下竟然完全不放弃,挂在车上的左手用力,双脚腾空,透过车窗朝秦长空猛踢。

    秦长空一个急刹,同时头往方向盘一低。

    刀疤男一招落空,又被巨大的惯性甩出车外,在大桥上滚了十几个圈。

    秦长空正要加速碾过去,旁边的面包车重新加足马力,超过奔驰车,车门开着,一个黑衣人身体倾斜,伸出手,将躺在地上的刀疤男一把拉了起来,速度并没有降下来,车门关上,面包车继续急逃。

    秦长空不再担心了,刚才面包车收到了眼中撞击和摩擦,各个方面有所损伤,车速大不如前,秦长空重新启动车子,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破碎的玻璃洒了副驾驶满座,秦长空感受到窗外刮进的阵阵热风,再次踩油门加速。

    这次不用十几秒就追上了面包车。

    他准备故技重施,哪知道面包车车窗打开,从里面伸出两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秦长空的车子,“砰砰”就是两枪。

    子弹打字车门和车窗边上,火星四溅,奔驰车表面立即出现两个弹痕。

    由于奔驰车高速行驶,这两枪完全失去了准头。

    秦长空再打方向盘,朝旁边的面包车用力撞去,三道寒光从车窗内射出,寒芒闪过,竟然精准的同时射进奔驰车的车窗。

    秦长空在车子撞向面包车的一刹那,躺椅开光打开,整个人随着驾驶座一起向后仰倒,同时伸右手虚空一抓。

    两把匕首贴着秦长空的面部飞过,撞击在另一边的车窗上,最后一把匕首却被秦长空紧握手中。

    撞击力道使得两辆车又迅速分开,但并没有影响到秦长空任何动作。

    他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匕首,上面写了两个日文,自己虽然看不懂,但立即就猜出劫持千洛的人必定是长门家族派来的。

    不过因为刚才为躲匕首攻击,秦长空松开了油门和抓住方向盘的手,车子不受控制,速度骤降,而面包车已经重整旗鼓,冲出了大桥。

    秦长空扔掉匕首,正准备继续开车追击,却发现不知何时,轮胎竟然炸了。

    秦长空下车看了看,前后一侧,两个轮胎都遭到了子弹的攻击,又焦黑的弹孔留在上面。

    据估计,车上的几人都身手不凡,不但枪法准确,尤其是三把飞刀,出手狠辣,迅疾,准确当真是高手才能做到如此。

    只是现在并不是思考的时候,秦长空直接走到大桥中央。经过刚才的追逐战,现在秦长空是站在大桥的末端,车子不多,却正好有一辆大卡车经过。

    司机看到路中央的秦长空,激烈的按喇叭,可眼前的年轻人跟聋子一般,竟然站在车前纹丝不动,嘴角还带着笑意。司机破口大骂却根本无济于事,只得踩刹车,将车停了下来。

    司机腆着个啤酒肚下车,手里还拿着茶杯,指着秦长空便骂:“你特么有没有长眼睛,瞎了是不是?撞死你活该!”

    秦长空直接抽出五张大钞,淡然道:“大叔,给我追前面一辆黑色面包车,追到的话这钱就是你的了。”

    “你以为老子是要饭的,我拖一车货起码你这两三倍。臭小子别没事找事,走开走开!”胖司机挥手赶人。

    秦长空一愣,靠,嫌少!

    这500块钱还是自己省吃俭用留下来的呢,太不上道了。

    “大叔,实不相瞒,我老婆被人绑架了,就在前面的黑色面包车上,你帮个忙行不行?”

    胖司机一声讪笑,也不理会秦长空,径直上车,显然是不相信秦长空的话。

    秦长空当即起身而上,趁其不备,朝着他一脚踹过去。

    胖司机被一股大力踹翻在地,跌了个狗吃屎,知道是不知天高的臭小子,爬起身拿起杯子就要砸,一只手却已经掐住他的脖子,像拎鸭子一般,轻而易举的将其拎了起来。

    胖司机面红耳赤,两脚乱踢,双手抓住秦长空的手指,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掰不开,呼吸反而更困难了,脸色变成了猪肝紫,额头上青筋毕露。

    “帮我追前面一辆黑色面包车怎么样?”秦长空笑问。

    胖司机连忙点头。

    秦长空这才松手,胖司机摔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脖子剧烈咳嗽。

    五分钟后,二人上车,秦长空座副驾驶,胖司机心惊胆寒的发动车子,不时用惊恐的目光看秦长空一眼,仿佛一个犯错的孩子。

    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在乡间的马路上疾驰,透过茶色的玻璃,可见道路两边是一片片绿意盎然的田野和波光凌凌的小河,最远处是如同水墨画勾勒出的山黛。倘若是清晨,金色的光芒洒向大地,这将是一处美不胜收的景象。

    只是现在车上几个人根本无心欣赏窗外美景。

    一个下巴上留着一小撮胡须,长着一张马脸的中年人不时回头张望,眼神中满是警觉和忌惮的神色。

    旁边坐着一位皮肤黝黑的大胖子,穿着一身面料光滑的和服,腰间束带,用一口流利的日语道:“秀奇君,别看了,那家伙早已经被我们甩掉了,凭我的枪法,就算他想追上来也别指望了。”

    叫“秀奇”的马脸中年人没有答话,目光又转向后座一个额头上有刀疤的中年男人身上,此时他有气无力的靠在一个穿着一身猩红长袍的美女身上,一只手死死抱住另一只手的手腕,衣服全汗湿了,惨白的嘴唇微微哆嗦着,额头上全是冷汗。

    被他抱住的一只手完全扭曲变形,从中间高高肿起,显然受了严重的伤。

    “我们不能轻敌,风尚就是因为这样才受到这么严重的伤,这也算是一个教训了。”秀奇沉声说道,随后又改成蹩脚的中文,问道:“司机,到名目度假村还有多久。”

    司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不苟言笑,淡然道:“别急,大概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秀奇微微放松了心情,又问扶着刀疤男的女人:“水月,那辆奔驰车上的男人你应该看得最清楚,凭你的实力,能不能打败他?”

    红袍女人有着一头披肩的黑色短发,肌肤白皙似雪,丹凤眼,尖下巴。

    她的嘴角却没有一丝笑意,冷然道:“长门春大人说过,那个年轻人不仅身手好,而且会中国的神奇道术。就连我们国家的阴阳之术都从神秘的中国流传而来,没有使出正真实力前,我实在看不出来。”

    “凭你的洞悉之眼也看不出来?”秀奇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水月眼神开阖间有一缕缕奇异的红芒闪现,终究微微摇头,说道:“中国道术博大精深,不能光靠本身的实力判断出对方能力的高低,长门春大人二十多年前来中国,曾经伤在一个看上去手无傅鸡之力的少年手中,所以决不能轻易做出判断,不然吃亏的很可能会是我们自己。”

    秀奇觉得水月的话很有道理,微微点头,目光不经意的透过后视镜看向最好一排一位少年。

    少女躺在后排一动不动,正是醉得不省人事的千洛。

    要不是长门千洛喝醉了酒,恐怕这次任务也没那么顺利吧?索性已经拜托了那青年道士,再过两分钟,就能到达名目度假村向长门春大人交差了。

    秀奇长吁一口气,开始闭目养神,一只手却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腰间。这是身为一名忍者多年来培养出的本能,可以让自己在第一时间对危险产生本能反应。

    而身边的黑胖子则是咧着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众人都没有说话,正如司机所说,不一会他们变看到了一片度假村隐匿在青山绿水之间,正是名目度假山庄。

    名目度假山庄是长门春多年前在中国买下的一处地产,并悉心找人打理。

    表面上供人旅游的度假村,实则是家族重要人物来中国商量重要事情的秘密基地。

    秀奇等人是长门家培养的忍者。身为忍者,自当有充足的耐心和忍受力,并且坚韧不拔的意志。在这一点伤,刀疤男风尚做的差强人意,不然也不会大意被敌人所伤,不过忍耐力还是不错的,直到此时,受了重伤的他也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车子开到度假山庄大门的时候,司机从车窗伸出头,门卫认识,这是明目度假山庄的酒店经理,不用多说便放车子进入。

    面包车沿着一条绿荫大道一直往离开,周围绿意盎然,亭台楼阁,花圃水榭,不远处还有供人垂钓的鱼塘,正前方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坐落在绿荫丛中。

    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车子绕过供度假游人居住的古典式酒店和旅馆,又向里面开了两分钟,来到一处红木门窗的院落前。

    水月扶着风尚,秀奇和黑胖子抬着醉酒的千洛,由司机在前面带路,一行人下车径直往院落里走。

    一位瘦小的老人正坐在一棵芭蕉树下的石凳上,悠闲地喝茶看书。

    手里拿的是一本《周易》,老人看的一知半解,似乎很投入的样子,不时皱眉沉思,但是就在众人走到门外的时候,他已经听到了脚步声,立即放下书,目光灼灼的望着门外。

    司机带着众人进来,秀奇等人均露出恭敬的神色,几乎异口同声道:“长门春大人好!”

    “嗯,你们来了。”这位瘦小老人正是当初和秦长空在校园争斗过的长门春,他刚才已通过电话得知秀奇等人抓回千洛的好消息,心里非常高兴。这次家族支援的很及时,就在前两天派出几名忍者帮助自己。

    秀奇等人均是坐飞机过来,几个钟头就抵达了江华市,在中国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就开始行动,竟然比自己办事效率还高,只是花了半天时间,竟然就抓住了千洛,让长门春也不得不佩服。

    “她怎么了?”长门春目光看向被秀奇和黑胖子抬着的千洛,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但更多的却是欣喜。

    “她喝醉了,而您所说的那位青年道士正好不在身边,才让我们顺利得手,不过半途却被那青年道士追上了,还好将他甩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