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羊落虎口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222字

    “想办法把她弄醒,问出龙脉的下落。”长门春一脸欣喜,看来他们长门家族,振兴有望了。

    秀奇等人听从长门春的安排,用水把千洛给泼醒了。

    千洛虽然是被灌醉了酒,但是经过凉水一泼,倒也醒了过来,只不过还有些迷糊不清。

    等到千洛看到长门春等人的时候,脑子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龙脉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长门春嘴上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如今千洛也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他就不相信问不出来结果了。

    千洛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她是绝对不会告诉长门春的,龙脉是属于中国人的。

    看着千洛的眼神,长门春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就问出来答案究竟是什么。

    “把她给我关起来,我还就不信了,这父女两没一个问的出来?”长门春冷眼看着千洛,他倒也不急于一时,如今千洛落到了他的手上,他还怕问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吗?

    千洛被关进一间小黑屋里头,神色淡漠。

    虽然也不知道自己的自信是从哪里来,但是千洛隐隐约约的就是觉得,秦长空一定会来救她的。

    秦长空的确没有辜负千洛的期盼,他正坐在胖司机的车上。

    胖司机颤颤巍巍地将车停在了名目度假山庄,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可也已经猜到了绝对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了。

    “先生,您到了。”胖司机小心翼翼地提醒着秦长空,倒不像是个送人到点的司机,更像是个被教训怕了的倒霉蛋。

    秦长空呲了一声,满脸笑意的看着胖司机:“我跟你打个商量,你这车子,借我用用?”

    明目度假山庄位置太过偏僻,即便是他救出了千洛,想要带走她,也绝非是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胖司机身上的肥肉剧烈的颤抖了几下,满脸惊恐的看着秦长空:“您要是想用,就……就先用吧。”

    胖司机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只要秦长空一走,他就立马把车子开走,跑的比什么都快。

    秦长空自然是不会相信胖司机的担保,跳上了后车厢,直接在里面找到了几捆绳子,拿了一根将胖司机绑了起来,塞进了后车厢里头。

    胖司机不断挣扎着,期盼有人能够看到他,并且把他救出去。

    秦长空啧了啧嘴,他倒是忘了,这里虽然人烟稀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胖司机挣扎的这么厉害,难保不会有人发现不对劲。

    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秦长空直接将胖司机的衣服全部扒光了,再次把浑身只剩一条短裤的胖司机丢进了后车厢。

    一脚踩在车架上,秦长空威胁起了胖司机:“你要是敢大喊大叫招来人的话,你的这本驾驶证可在我手上,到时间我不介意好好陪你算算账的。可要是你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我自然会放你走。”

    “唔……唔……”

    胖司机不甘的点了点头,他怕秦长空真的凭借这本驾驶证,来找他的麻烦。

    而韩雪那边,秦长空长久未回来,下午的项目,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参加。

    韩雪气恼地将手中的手机扔在一旁,等到秦长空回来了之后,她非得好好地跟秦长空算算这笔账才行。

    秦长空偷偷摸摸地潜入了度假山庄,这度假山庄规模很大,自然有疏忽了的地方,他多转几圈,也就找到了进去的路。

    可现在真正让秦长空觉得为难的,是不知道千洛被长门春他们给藏到了什么地方。

    山庄前半部分人来人往,以长门春的小心谨慎,不可能把千洛藏在这种地方。而后半部分树木茂密,幽静阴森,秦长空躲过其他人,径直来到山庄后面。

    也算是秦长空好运,他走到拐角处正好听见了黑胖子的声音。

    他连忙一个纵跳,藏在了廊柱上方。

    “你说那个千洛,什么时候会交代出来实话?”

    黑胖子小声询问着一旁的秀奇。

    秀奇脸上出现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想必不需要多久,她自然就会招供。”

    黑胖子猥琐地笑了几声,搓了搓手心。

    “你是说……”

    听见黑胖子不怀好意的声音,秦长空的眼神一冷。即便是不知道长门春想做些什么,但也能够猜出来大概。

    他必须在此之前,将千洛给营救出来。

    黑胖子跟秀奇的居所,分别在这一排房屋的两头,等到秀奇进了房屋,秦长空悄无声息的跟上了黑胖子。黑胖子走进门的一瞬间,突然发声:

    “唔……你谁!”

    黑胖子嘴巴直接被秦长空给捂住了,努力挣扎了起来。

    手肘狠狠地往后一击,黑胖子下手毫不留情。

    秦长空左手在身后把房门拉上,右手腾空抓住黑胖子的手肘,硬生生的将黑胖子的手肘给捏碎了。

    黑胖子疼的赤目咧嘴。

    秦长空低声威胁着黑胖子:“我警告你,别想挣扎,千洛现在在哪里?”

    黑胖子不甘不愿地点头应允,他现在在秦长空的手上,只能屈服于秦长空。

    秦长空怀疑地看了黑胖子一眼,还是将手给松开了,毕竟在度假山庄里,他不能硬来。

    “你给我老实交代,不然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秦长空的手刚一松开,黑胖子就大叫了起来。早有警惕的秦长空,再次地捂住了黑胖子的嘴巴,并且狠狠地给了黑胖子一拳。

    这一拳打在了腹部,腹部是人体最脆弱也是内脏器官最多的位置,黑胖子被打的浑身一颤。

    长门春有不少的人手都在这里,秦长空一个人对付这些人,无疑是吃亏的。

    更何况万一要是打草惊蛇了,长门春趁机偷偷地将千洛转移走,他再想要去寻找的话,无疑是难于上青天。

    秦长空随手从桌上拿起了一块布,塞进了黑胖子的嘴巴里。

    ‘咔擦’一声,秦长空将黑胖子的手腕直接卸掉了一只,只留下黑胖子一只不擅长使用的左手,以防黑胖子突发其难。

    秦长空翻找了许久,才总算是在黑胖子的家里,找到了几张废纸跟笔。

    “好了,你现在可以写上面了。”

    黑胖子颓废的看着秦长空,他如今要想通风报信,只怕真的会被秦长空给直接打死。

    被形式所迫的黑胖子,只得将千洛所在的位置,老老实实地写在了纸上。秦长空长舒了一口气,千洛被关在哪里终于知道了,呼气时突然闻到了脚臭味,他有些厌恶地闻了闻自己手心,原来他刚刚堵黑胖子嘴用的是一块包脚布。

    为了以防万一,秦长空还是将黑胖子打晕,并找绳子把他捆起来,塞进了大衣柜里。

    做好了这一切,秦长空犯了难,关千洛的地方一定是重兵把守,他贸然去救,难免引起骚乱,打草惊蛇。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起去喝一杯吧,胖子。”

    听声音是秀奇,秦长空眼睛一转,计上心来。

    秦长空从墙上拿下黑胖子的武士刀,然后悄声走到门口,秦长空心里暗自高兴,小日本的推拉门此时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藏到门的一侧,秦长空一手把刀举起,另一只手拉开了门。

    突然打开的门让秀奇有些疑惑,但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他虽然会有警惕心,但到底削弱了不少。他走进房间。秦长空立刻推上门。

    “谁?”

    秀奇刚刚发现不对劲,秦长空手中的武士刀,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只要秦长空再使点劲,就可以去掉秀奇的性命。

    “你、你想干什么?”

    秀奇一脸惊慌的看着秦长空,他可不想死在秦长空的手里。

    眼前的这个秀奇,比起黑胖子,心机只多不少,秦长空警惕的看着秀奇,手中的武士刀对准着他的脖子。

    秀奇犹如刀俎上的鱼肉,不敢动,秦长空猛地踢了秀奇的小腿,秀奇跪倒在地。

    秦长空让秀奇把衣服脱下来,秀奇不敢不从。

    他跟秀奇的身形倒是差不多,换上了秀奇的衣服,只要低着头,应该不会有人认得出来。

    趁着秀奇脱衣服之际,秦长空把秀奇打晕,把他的衣服踢到一边,五花大绑起来,堵上嘴,丢进了黑胖子的大衣柜。这两个难兄难弟,以秦长空的力道,他们没几个小时,休想醒来。

    秦长空本可以轻松解决了他们,但是即使不是修行的原因,他也觉得这会脏了自己的手。

    秦长空穿上秀奇的衣服,低着头走出房间,赶往关押千洛的地点。

    “秀奇君。”门卫看着秦长空低着头走进来,以为是秀奇,直接给放行了。

    秦长空心里暗自庆幸,门卫说的是汉语,也就是说门卫是他们雇的中国人。

    “今天的秀奇君,怎么感觉有些奇怪?”门卫有些奇怪的嘀咕着,不过他只不过是一个小门卫,跟秀奇这样的人物倒也没有什么交集,也只是嘴里嘀咕,并不会真正的把它当回事。

    千洛的确是被关押在了这么一个地方。

    黑兮兮的地下室,里面潮湿的很。

    秦长空眼里带着怒气,千洛被关押在这种地方,肯定是不好受的。

    那个门卫见秦长空走进来,倒是主动的给秦长空打开了灯。

    黑兮兮的一片,连窗户都没有,接着通风口微弱的光,秦长空才看清了千洛周边的环境。

    他一挥手,门卫知趣地退了出去,秦长空一个人往里走着。

    “别白费力气了,即便是我死了,也绝对不会告诉你们龙脉的消息。”

    仅仅不到一个下午的功夫,千洛的体型似乎消瘦了不少。

    秦长空站在原地,还没来得急说话,门卫又走了进来。

    秦长空有些不耐烦的看着门卫,倒也不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