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移花接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453字

    “秀奇君,这是先前安排来的几个人。”门卫小心翼翼的说着,秀奇的性子阴沉,他也怕在不知不觉中把他给得罪了。

    秦长空站在原地不说话,门卫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秀奇君,这……”门卫犹豫着,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让他们出去,我来。”秦长空压低着嗓音,听起来像是感冒了一样。

    门卫虽然有些怀疑,但是要是秀奇感冒了的话,嗓音有些变故,倒也来的正常。

    “行,那我们就先退下了。”

    门卫有些羡慕的看着秦长空,原本他也想在这里面,去‘上’千洛,但是如今看来,得等‘秀奇’玩尽兴了才行。

    千洛咬着唇,她隐隐约约地,听出了什么。

    有些惊慌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即便是觉得眼熟,可此刻的千洛,也已经慌了。

    秦长空倒是难得一见千洛惊慌成这个样子。

    千洛是学校里有名的冰美人,别提惊慌失措了,就连表情也不见她多几个。

    秦长空得意的笑了笑,倒是生出了几许逗弄的心思。

    “别过来!”千洛声嘶力竭地叫着,脸上早已没有了冰美人的淡然。

    门卫在外面听着,暗自咋舌,看来秀奇君也是个狠角色啊!

    在外面偷听墙角的门卫,一时之间倒也忘记了‘秀奇’的异常。

    秦长空一步一步地朝千洛走过去,千洛被铁链绑着,一时之间根本挣脱不开。

    眼看着,秦长空就要走到她的面前了。

    千洛一时惊慌,头往一旁的墙上狠狠的撞去。

    这要是真的撞上了,恐怕不死也傻了。

    秦长空连忙扑过去,挡住千洛想要寻死的动作。

    “靠!”

    秦长空深吸了一口气,他为了拦住千洛,整个人是用身子挡住了千洛寻死的动作,但是他这个在千洛脑袋跟墙中间的人肉垫子,难免就要遭些罪。

    虽然受到了皮肉之苦,但是秦长空还是心里舒了一口气,这要是给千洛真的撞上去了,就这力道,绝对是要死人的。

    千洛撞到了秦长空的怀里,也不抬头看眼这个人肉垫子,而是狠下心,决定咬舌自尽。

    秦长空连忙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千洛这一口就狠狠地咬住了秦长空的手掌。

    “呲!”

    秦长空龇牙咧嘴着,这妮子也太狠了,这一口咬的可不轻啊!

    为了防止千洛再继续自残,秦长空决定还是老实招了。

    刚刚只不过准备逗弄千洛一下,没想到真正逗弄到的是自己,这手被咬的,惨成什么样了?

    “我是秦长空。”

    千洛刚从袖中拿出小刀,准备借着这个机会,捅死‘秀奇’,没想到就听见了这个‘秀奇’说他是秦长空。

    怀疑的抬起头来,的确是秦长空的那张脸不错。

    千洛一时气急,真的就拿小刀捅了秦长空一下。

    还好秦长空反应的快,用左手给挡住了,也没有伤到重要部位。

    “我都已经说了我是谁,你怎么还对我动手?”秦长空呲牙咧嘴着,他这混进来救千洛没有受伤,结果因为一时的玩心,居然被千洛弄成了这个样子,还真的是……

    千洛看着秦长空来救自己,自己还捅了他一刀,脸上也有些尴尬。

    “谁、谁让你刚刚不说的。”

    秦长空苦笑了起来,他这也算是自找罪受了,不过这是绝对不能老实承认的。

    他这伤也已经伤了,必须得为自己趁机寻一点福利啊!

    “那门卫在外面,我哪敢说。”

    秦长空说的一脸无可奈何,还真的把千洛给忽悠到了。

    还真别说,那门卫现在也还在听墙角呢,不过秦长空跟千洛说话说的小声,他倒是听不见谈话内容,但是还是能听见叫声的。

    门卫有些疑惑了起来,怎么这叫起来的,不是女人的声音,而是男人的声音啊?

    千洛看着秦长空血流不止的手臂,有些惊慌了起来:“那现在怎么办?”

    一向冷静自持的冰美人,这时候也难免惊慌。小鸟依人的摸样真心让人怜爱。

    “找块干净的布,先缠上。”这点小伤其实只是看起来吓人,但根本谈不上严重。

    千洛也只是一时之间慌了阵脚,才会识破不了秦长空的把戏。

    “可这……”千洛为难地看着秦长空,这里哪有布料啊!

    秦长空的眼神,自然盯上了千洛。

    为难的咬着唇,千洛是个十分有责任感的人,既然是自己害的秦长空受伤,自然是要负责的。

    咬咬牙将自己的衣服撕了一片下来,给秦长空缠上。

    千洛现在身上穿的还是运动服,撕下来一块布料,这运动服就变成了露脐装,良好的腰身若隐若现的。

    秦长空呲了一声,任由千洛手法粗鲁的给自己绑上了。

    不过这惨叫声,可不小。

    门卫在外面听得更加疑惑了起来。

    千洛用力的将布条扎紧,恶狠狠地看了秦长空一眼:“你安静一些。”

    秦长空无奈的耸了耸肩:“你这下手狠了,还不允许我叫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千洛被秦长空堵的无话可说,安静地帮秦长空缠完了纱布,就恢复了冰美人的模样。

    秦长空暗叫可惜,但是脸上神色不显。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千洛看着秦长空,既然秦长空有办法进来,自然有办法离开。

    秦长空看了千洛一眼,笑了起来:“你先躺下,不要出声。”

    千洛虽然不明所以,还是按照秦长空说的做了。

    “进来。”秦长空压低了嗓音,尽量模仿着秀奇的声音。

    虽然疑惑秀奇为什么‘做’到一半,突然不做了,但是门卫还是走了进来,不忘替秦长空把门关上。

    秦长空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个手刀劈到了门卫的后颈。

    还没等这个门卫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就已经晕了过去。

    秦长空三下五除二的将门卫的衣服扒了下来,让千洛换上。

    千洛虽然有些不甘愿,但是如今离开要紧,也顾不得什么了。

    千洛的身形,跟这个门卫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不过这个度假山庄的门卫可不少,千洛这样也很难被辨认出来。

    秦长空直接大摇大摆带着千洛,从正门走了出去。

    “大人要见千洛,你们让开。”秦长空压低声音说道。

    负责守在正门的门卫虽然有些疑惑‘秀奇’刚刚回来,怎么又要出去了,但是像秀奇这样的人物,哪里是他们能够随便询问的,也只是疑惑的看了秦长空一眼,就放他们出去了。

    秦长空围着度假山庄走了半个圈,找到了那辆货车。

    往后车厢一看,秦长空乐了。

    胖司机显然是在他走之后,挣扎了一段时间也没能成功。

    那些放在后车厢的货物,因为他的不断挣扎,有不少砸在了他的身上,这胖司机的样子,惨了不少。

    “唔……”

    胖司机看见秦长空总算回来了,这时倒是不像之前,有那么多的怨恨,反倒是希翼秦长空回来了。

    秦长空要是再不回来,他都要死在这里了。

    秦长空啧了啧嘴,也没解开胖司机身上的绳子,只是跟提死猪一样,丢到了车厢的后面。

    像这样子的货车,是只有两个座位的,座位后面倒是也还有一段空间,丢个人进去轻而易举。

    千洛蹙起秀眉,看了胖司机一眼,发现胖司机除了一条短裤什么都没有穿,她恼怒地瞪了秦长空一眼,坐在副驾驶座偏过头去。

    秦长空耸了耸肩,这是千洛自己要看的,关他什么事了。

    “我这手刚刚可是被你伤了,开不了车。”秦长空双手抱臂,邪笑着看向千洛。

    千洛自知理亏,也不理秦长空,自己坐到了驾驶座,冷冷的开口:“我的驾驶技术很差,你准备好了。”

    秦长空无所谓的坐在副驾驶座,这再差,油门跟刹车总算能分得清吧。

    千洛这个还是分得清的,车子也算开的顺当。

    车子开到半路,长门春的人追了出来。

    水月娇俏的脸上满布冰霜,她没想到秦长空不但在短短的时间内将千洛救了出去,黑胖子跟秀奇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如果不是他们房间的侍从来报,“秀奇”刚刚带走了千洛,自己还发现不了。

    来追秦长空的,不仅仅是水月的一辆车子,差不多有四五辆越野车追了上来,里面坐满了人。

    胖司机的这车只不过是普通的货车,跟越野的性能是没法比的,没一会儿,水月他们就追了上来。

    秦长空朝后视镜看了一眼,就知道是长门春的人了。

    “车子再开快些。”

    秦长空有些无语,这车子虽然谈不上什么好车,但也不至于只有五十速率。

    千洛开着车,冷静的看着秦长空:“我说过我车技不好,要是再快一点,我就控制不了了。”

    秦长空这一路,倒是觉得千洛开车还是不错的,就是速度太慢了一些:“哪能啊!加快车速。”

    千洛真的加快了车速,秦长空立马就后悔了。

    也不知道千洛怎么办到的,这平坦的大路,她开的跟在陡峭的山路上一样,秦长空差点没有被晃死。

    眼看着水月他们的车子越来越近了。

    秦长空从车窗里跳了出去,用手扒着车窗,往后车厢钻了进去。

    “秦长空,你疯了!”

    千洛一双美瞳瞪大了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秦长空。

    水月一等人手中都是有枪的,秦长空这样子整个人在车上攀爬,她倒是不担心他会掉下车,而是秦长空这样整个人探出去,完全就是去当枪靶子了。

    这辆货车上的物件,应该是油漆一类的东西,带着浓重的味道。

    秦长空打开一看,果真是油漆,而且还是粉刷栏杆用的黑漆,他提起一罐油漆,往车后面泼了过去。

    后面追的人一看到秦长空,子弹就如雨水般打过来,他躲油漆桶后面,枪子根本打不着他,而油漆泼上了车前镜,可不像水一样,用雨刷能够去除,雨刷只能让油漆的范围变得更大。后面的人抢打得也不准了,打得路两边尘土飞扬,正好让千洛他们更顺利地逃脱。

    秦长空邪笑着,又将几桶油漆丢了下去,挡住身后越野的去路。

    后面的越野,因为秦长空的做法车速慢了下来。

    千洛这边也同样出了问题。

    “靠!”

    秦长空也顾不得身后的越野了,整个人一个纵跳,跳到了车子的驾驶座,整个人坐在了千洛修长白皙的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