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审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072字

    有警笛声开道,警车一路呼啸畅通无阻,也就五分钟左右,车辆就在附近的街道派出所门前停下了。

    进了警局,秦长空与千洛以及那名胖司机分别被带到不同的房间。

    秦长空看着狭小漆黑密不透风的房间,看着还戴在手上的手铐,他估计对方应该是将他当成是极度危险分子了,心下有些无语。

    没过多久,房间的铁门被拉开,进来两个人,秦长空抬起头一看,都是熟人,就是先前给他戴手铐的平头警察以及那个大腹便便的陈副所长。

    “年轻人挺能耐啊,说吧,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还有你是哪个帮派的?打劫他人车辆是怎么回事,后面追击你们的人又是怎么回事?”陈副所长坐在中间,那名平头警察则坐在一旁负责记录。

    一听对方的问话,秦长空就知道对方压根就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于是他开口为自己辩解,“这位警官,我想这里面应该是有误会,首先我不是什么帮派成员……!”

    秦长空的话还没说完,陈副所长就一拍桌子,瞪着眼珠子严厉说道:“你给我放老实一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顿了一下,陈副所长继续说道:“你的问题很严重,根据我们调取的事发路段监控视频以及路人的证词,你涉嫌暴力抢劫他人车辆,涉嫌参与黑恶势力斗殴……这些罪证如果确立,你恐怕要把牢底坐穿了!”

    面对陈副所长的指控,秦长空此时是有口难辩,说他参与黑恶势力斗殴,他还有信心和把握将事情说清楚,可是抢劫胖司机的卡车,这事儿却是千真万确,他抵赖不了,不过当时那个节骨眼,他要是不这么做,恐怕他和千洛都得交代在当场。

    “我们的政策你也是知道的,想要宽大处理就老实配合一点。现在我来问你,你如实回答即可。”陈副所长也是老油条,上来先是吓唬一下秦长空,然后才开始正式审讯。

    不过秦长空并没有被陈副所长的话吓到,就算是对方嘴上指控的这些罪名成立,那又如何?他本身就是一名道士,算不得红尘之中的人,世俗的法律对他的约束力压根没有,他想要走,以他的本事,别说这些警察,就算是特种部队来了也够呛能将他拿住。

    秦长空不屑地撇撇嘴,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陈副所长的发问。

    “姓名?”

    “秦长空。”

    “年龄?”

    “24,不对,25?”秦长空模棱两可地说道。

    “到底是24还是25?”陈副所长虎着脸瞪了秦长空一眼。

    “今天是几号?”秦长空询问了一下。

    “你只有回话的权利,无权发问。”一直负责记录的平头警察有点不耐烦地出口回了一句。

    “我问你了么?陈副所长,今天是几号?”秦长空继续询问道。

    秦长空直接无视那平头警察,这让对方感觉有点不爽,在平头警察看来,对方一个嫌疑犯还敢在他面前嚣张,还没等陈副所长答话,他当下严厉地喝道:“姓秦的,你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他妈到底多大?”

    对方直接爆粗口,秦长空听了眉头一皱,同样语气生冷地回击,“我多大关你屁事,你一个记录的警员管的还挺宽,这些该你管么?”

    “啪。”平头警察被秦长空这么冷嘲热讽的话一下子弄得火冒三丈,他怒气冲冲地起身一个箭步扑向秦长空,扬起巴掌直接扇向秦长空。

    虽然现在上头三令五申严禁警方对嫌疑犯动用私刑,以及殴打,不过这条条框框对底下的警察来说,约束力太小了,只要不太过分弄出什么人命,谁也不会去深究的。

    平头警察年轻气盛,以往碰到桀骜不驯的嫌疑犯,他都会出手教训一下,这样对方就会老实许多,接下来的审讯也会顺利许多。

    陈副所长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他内心还是颇为希望手底下人教训一下秦长空,让对方吃点儿苦头,所以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制止。

    平头警察动作很迅速,从起身到巴掌挥出,也就是眨眼的工夫,不过在对方动身的刹那,秦长空就已经警觉的发现了对方的动机,因此他很从容地头一歪躲了过去。

    秦长空躲过一巴掌的同时,他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同样带着怒火:“跟我动手?你有种再对老子动一下手试试。”

    那平头警察这些年也跟许多黑道大哥打过交道,那些道上大佬他都不怕,岂能怕秦长空一个毛头小子,他明显不吃秦长空这一套,不屑地冷笑道,“挺横的啊,我今天就动你了。”说完又准备动手。

    “够了。”陈副所长这时候出声制止,“行了,你回来继续做记录。”若是任由事态发展下去,免不了惊动他人,到时候擦屁股的事儿还得他来处理,所以他干脆制止了手底下人的行动。

    平头警察心不甘情不愿地回来继续做笔录,而秦长空则冷哼一声坐回椅子上,若不是下山前师傅再三嘱咐让他能不惹事就不惹事,尽量不跟华夏官方组织发生矛盾,否则他一个整天跟妖魔鬼怪打交道的道士,岂会受世俗小警察的气?

    过了两分钟,待气氛缓和了一点,陈副所长适时出声,“今天是3号,秦长空,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就是24了,我是27号的生日。”秦长空解释道,他们这些修道之人,因为他们的寿命要远比普通人长的多,所以对于生日看的很淡,像秦长空长这么大也没过几次生日。

    “职业呢?”陈副所长再次开口审问。

    “道士……”秦长空不假思索答道,不过回答过后他发觉有点不妥,然后改口,“我的职业比较复杂,我给人当保镖这应该是主职业,因为职业的需要,同时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

    闻言,陈副所长眉头一皱,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板着脸训道:“保镖?哪家公司的保镖?现在像你们这种人,表面身份不是娱乐厅的保安就是公司保镖,背地里是什么职业,你以为我不清楚?你别想着糊弄我。”

    “自以为是!”秦长空看也不看对方,淡淡说道:“我是私人贴身保镖,不是你想的那种。”

    陈副所长颇意外地打量着秦长空,在他的认知里,一般能给人当私人保镖的,那都是有几下子的,联想起先前秦长空轻易躲开手底下人的攻击,他倒是相信了几分,他好奇地问,“私人保镖,你的老板是谁?”

    “李……李国栋。”秦长空思索了一下说道,本来他是想说李雪的,不过最后还是改口李国栋,他的确是跟李国栋签订的合同,工资也是李国栋给他开。

    “李国栋?江华市首富?”陈副所长念叨了一句,他感觉这个名字颇为熟悉,很快他就醒悟过来,本市的首富不就是李国栋么?李国栋是什么人?秦长空这毛头小子能有那能耐给对方当保镖,而且是私人性质的?

    对于此,陈副所长持怀疑态度,他刚要发问,突然审讯室的门被人推开,一名身形跟他一样发福戴着眼镜的男子闯了进来,对方身后还跟着四五名警员。

    “赵所。”审讯室通常都不会开灯的,不过陈副所长一眼就认出了这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就是他的顶头上司赵金宝,他忙起身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赵金宝压根没去搭理陈副所长,他从进门后目光就集中在秦长空身上,他与秦长空尽管只是碰过几次面,不过他倒也能记住秦长空那张脸。

    “这不是小秦么。”赵金宝颇为亲切说道,他一看秦长空手上还戴着手铐,当即训斥道:“怎么回事?还不快点把手铐打开?”

    那平头警察见赵金宝有点发火,当即起身不情愿地从兜里掏出钥匙将秦长空手腕上的手铐打开,通过赵金宝对待秦长空的态度,他与陈副所长基本都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秦长空估计真是首富李国栋的私人保镖,而且跟他们的顶头上司赵金宝关系非同一般。

    如果对方是李国栋的私人保镖,那对方不把他们这些片警放在眼里也就合情合理了,此时平头警察暗暗庆幸刚才没有真的跟秦长空发生冲突,否则对方想要整他,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原来是赵所长,想不到再次见面却是在这里啊,你手底下的人可真热情啊。”秦长空自然也认出了赵金宝,上一回他帮着警方解决天宇大厦女鬼,其实更多的是帮了赵金宝一个忙,因为天宇大厦是在对方的辖区内,所以赵金宝对他十分感激。

    “都是手底下人不长眼,小秦啊,走,去我的办公室喝茶说话。”赵金宝瞪了陈副所长以及平头警察一眼,热情地招呼着秦长空走出去。

    对方如此热情,秦长空也没不领情,乐呵呵地当先走出审讯室,不过他在出门的刹那,猛然前想到千洛估计也面临跟自己一样的处境,当即回头问道,“对了赵局长,我还有位朋友也被关押在这里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