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校园湖畔闹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226字

    事发地正是秦长空回去的必经之路,在返回经过事发地的时候他略带好奇的站在人群里看看热闹。

    “呼……!”一阵江风吹来,秦长空浑身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望着湖泊,呢喃了一句,“现在烈日当空,可是此地却如此阴冷,这地方看来有点古怪啊。”

    此时现场很乱,围观过来看热闹的学生越来越多,眼看就要控制不住现场了,警察只得拉起了警戒线,在警戒线内,几名穿白大褂的医生在对一名浑身湿透刚刚打捞上来的长发女子进行抢救。

    “气息都没了,能抢救过来才怪。”秦长空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准备离开,不过这个时候,一名又矮又胖的中年男子带着四名身着道袍的道士往这边走来。

    中年男子秦长空倒是认识,对方正是江华师范大学的院长罗炳坤,对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般不会迷信,如今却偏偏领了四个小道士过来,这让秦长空迈开的步子停了下来。

    “陈警官,这才个把月,已经有好几个女生在这湖边身亡了,你总不能每次都拿她们不堪压力过大而选择跳湖解脱这荒唐理由来搪塞我吧?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还是让我自己想办法吧。”罗炳坤对这些警察颇有微词,因为跳湖事件对他的学校影响还是很大的,这些警察明显靠不住,他也只能自己另请高明了,他身后的几个小道士就是他托关系请来的高人。

    陈警官也没反驳,江华师范大学的跳湖事件他们也关注了许久,期间也调用大量警力调查此事,可是到头来仍旧没有查出什么头绪,就连这些跳湖的女生为什么跳湖的原因都搞不清楚,如今对方执意要自己想办法,那他倒是可以撂下担子了。

    “几位道长这边请,这就是事发地,你们务必要拿出本事,好好地这地方做做法,这地方要是再有人跳湖,我这位置可就不保了。”跳湖事件不断发生,这让罗炳坤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他现在将希望完全寄托在几个小道士身上。

    “罗院长你尽管放心,待我们歇息片刻马上就开始做法,以后这地方就是福地,绝对不会发生什么跳湖的事情。”一名长脸道士笑眯眯的道, 

    将阴云笼罩之地变为福地,这可需要道行极深的道士才能办到,眼前这几个小道士还有这大能耐?秦长空目光在几名小道士身上扫了一眼,对方都留着长头发,穿着深蓝色的道袍,看起来倒也像那么回事,不过这些人身上却连一丝道韵都看不出来。

    修炼道家法门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道韵绕身,在普通人看来,也就是所谓的道骨仙风,法力与道行越深,身上的道韵也就越浓,因此只要是修道之人,从对方身上的道韵浓郁度基本就能判断一个人的道行和法力的深浅。

    眼前这几个人身上一丝道韵都没有,很明显都不是正儿八经的修道之人,估摸着多半是江湖骗子,秦长空也没去揭穿这些人的鬼把戏,反倒饶有兴趣的在一边围观。

    医院很快将尸体搬运到救护车里拉走,那些警察在作完笔录后也都陆续离开了,此时小湖畔周围也只有一些围观看热闹的学生以及罗炳坤以及那几个道士。

    由于警戒线已经撤掉,这边涌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罗炳坤见现场太吵,他担心会影响道长做法,于是下令让手底下的保安开始驱逐遣散人群。

    “围观的人群速速离去,否则就要按记大过处理。”一名平头手持电棍的男子带着几名高大魁梧的保安开始驱散学生。

    这句话一出,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此时场上就只剩下秦长空一个人了,他刚入世俗不久,压根不知道记大过是个什么处罚,而且他也不在乎什么处罚。

    “你怎么回事,还不快点离开,在这瞎看什么,要是影响了道长做法,你担得起责任么?”罗炳坤见秦长空还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由得板着脸道。

    本来秦长空是准备走的,不过被对方这么一骂,反而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他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离开的样子,“我担得起,另外我不妨告诉你一声,这地儿可能存在阴魂,不是这几个小道士能解决的。”

    “你是哪个学院的,现在给我赶紧离开,不然信不信我开除你?”罗炳坤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他身为一校之长,对于一般学生是根本不放在眼里的。

    “开不开除是你的事儿,随便你好了。”秦长空根本就不怕什么开除,他是走李国栋关系进来的,罗炳坤若是知道这一点,恐怕就不会如此态度跟他说话了。

    “你……!”罗炳坤火冒三丈,刚要开口不过却被后面那个长脸的道士打断了。

    “小子,听你的口气,莫非你也是道士?我们可是五华道观的。”那长脸道士刚才正在布置做法现场,他手里还端着一个大香炉正往里插香,不过在听到秦长空的话,不由得放下手中的香炉走了过来。

    “不错,我跟你们一样都是道士。”秦长空淡淡的应了一声。

    “既然都是同行,那就应该懂规矩,莫非你想抢生意不成?”长脸道士瞪了秦长空一眼质问道。

    “我可没道长你那么大本事随便做做法就敢说能将此地变为福地,好了,我时间宝贵的很,没心思看你们这些假道士做法,倒是道长一会儿日落西山时要小心一点哦。”秦长空冲长脸道士诡异一笑,然后转身离开。

    并不是秦长空危言耸听故意吓唬对方,烈日当空阳气十足,那些阴邪鬼物自然不敢出来,而在太阳落山夜幕降临后,那就说不准了,凭借秦长空的经验,他料定这里一定有阴魂鬼物存在。

    第二天下午秦长空仍旧跟往常一样准备去小湖畔修炼,因为昨日的跳湖事件,如今小湖畔四周的学生越来越少了,胆小的经过这里的都是绕着走,更别说在这里逗留游玩了。

    秦长空要去他往常修炼的那棵树下自然要经过跳湖事件的事发地,此时他隔得老远就看见一群人又围聚在那里,那些人有学校的校长罗炳坤以及其他校领导,同时还有一名他熟悉的人,毛小帅。

    毛小帅的打扮仍旧同以前一样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手上还带着一块金表,知道的人知道毛小帅是个道士,不知道的看其这副打扮还以为是商人呢。

    “毛小帅怎么来了,莫非也是因为跳湖事件过来做法的?”秦长空与毛小帅也算是朋友,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径直走过去准备打招呼。

    不过刚接近小湖畔,秦长空就被学校的保安给拦住了,其中一个平头保安对秦长空警告道:“这里不许任何人经过,你快点给我滚蛋。”

    “闪开。”秦长空眉头一皱。

    “挺横啊,是不是要我动手?”平头保安是罗炳坤的侄儿,以前在道上混的,因为家里人怕他出事,就干脆安排他到舅舅罗炳坤这里当个保安队长。

    “动手?你确定要跟我动手?”秦长空有点哑然无语。

    就在这边发生争吵的时候,罗炳坤与毛小帅也循声望来,罗炳坤本身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此时看见秦长空,不由得将怒火发在对方身上,“好小子,你这个扫把星是哪个学院的,叫什么?” 

    秦长空眉头一皱,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估计是昨天那伙自称五华道观的道士出了什么意外,所以罗炳坤才叫他扫把星,他昨天临走的时候确实说了让那几个小道士小心点的话。

    “毛兄,想不到咱们在这里又见面了。”秦长空直接无视罗炳坤,笑着对毛小帅说。

    “我也很意外没想到在这里碰见秦兄,你还是这里的学生吧,难怪,难怪。”毛小帅走过来拍了秦长空的肩膀一下,亲热说道。他与秦长空并肩作战过,所以关系非常好。

    一旁的罗炳坤见毛小帅与秦长空称兄道弟关系莫逆,他不由得有点傻眼,毛小帅可是江华市道家宗师卢有才卢大师的亲传弟子,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是请不动卢大师,光是请卢大师的徒弟毛小帅过来就让他下了一番血本。

    毛小帅是罗炳坤请来的高人,自然不敢怠慢,此时这贵客和他学校里一个普通学生关系非同一般,这让他傻眼的同时又有点担忧,他之前对秦长空可没什么好态度。

    罗炳坤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自然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人,他当下主动歉意的对秦长空道:“这位学生,想不到您是毛道长的朋友,先前多有得罪。”

    秦长空倒是没跟罗炳坤一般见识,他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仍旧和毛小帅聊着,“这一次你过来是为学校跳湖事件过来的?”

    一旁的罗炳坤此刻极为尴尬,他堂堂一校之长给一个学生说道歉的话,这本身已经难能可贵了,可是对方却还爱搭不理,不过他也不敢有什么怨气,只得在一旁干瞪眼。

    “是啊,罗炳坤托关系找到我,我就过来看一下,不过现在有秦兄你在这里,我那点本事就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毛小帅连连摆手道。

    毛小帅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尽管是师承卢大师,不过他的道行和秦长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差对方太多,上一次天宇大厦闹鬼,虽然功劳分摊在他和秦长空头上,不过他心里十分清楚,他也就是给秦长空打杂的,负责牵制,对付郭灵灵以及吴邪主要还是靠秦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