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激战水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5:14本章字数:3092字

    “毛兄,你在后面安心布置阵法,我去会会它。”秦长空回头交代了几句然后手成剑指做好了战斗准备。

    在圆光术的作用之下,秦长空不光能看见鬼邪等,连自身的六识也有小幅度的提高,如果修成青龙象开启天眼则六识会有一个大跨越。

    此时秦长空也看清楚了对方的庐山真面目。那是一条足有三十几米长的鬼魂水蟒,因为对方是鬼魂形态,所以这条巨大的水蟒鬼魂一直隐匿在湖底没被有人发现。

    秦长空并没有主动迎上去,他见水蟒狂妄自大地主动扑向自己,不禁冷笑连连,纵身跨步往左边的小树林飞奔,将战斗地点尽量选在远离湖泊的地方。

    水蟒鬼魂的速度太快,秦长空是用腿跑,而对方是在空中飘荡,也就三五秒钟的时间,而这那条虚幻以鬼魂形式存活下来的水蟒已经扑了过来,

    水蟒身形未到,一道强烈的阴风率先袭来,秦长空察觉到阴风的恐怖,他当即闭上了眼睛,默念咒语,下一刻秦长空身上骤然闪现出一道柔和充满神圣力量的光芒,光芒完全笼罩在其身上,阵阵阴风吹过却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伤害。

    “驱魔咒。”那水蟒早已成精,虽然不能口吐人言,不过它也认得秦长空施展的正是道家流传了千百年的驱魔咒。

    有驱魔咒护体,阴邪之物根本不敢近身,这头水蟒鬼魂同样如此。

    “嗖。”水蟒智慧极高,它见秦长空施展了驱魔咒,根本不去主动招惹对方,转而去进攻正在专心布阵的毛小帅。相比秦长空这个难缠的角色,毛小帅明显就要就好收拾多了,柿子挑软的捏,谁都明白这个道理,连它也不例外。

    “小心。”秦长空未料到一条蟒蛇也如此狡猾,他急忙提醒了毛小帅,同时手捏剑诀凭空点向水蟒,只见一道用法力形成的刀芒飞射向水蟒。

    水蟒现在的法力并不强,并没有选择硬抗,它本身就是以灵敏和爆发力著称的,所以它的身形一偏,轻松地躲避了秦长空的这一击。

    秦长空这几日的修炼,法力有了一定增长,这种随手而发的刀芒并不会消耗他太多法力和体力,而且看水蟒的样子,明显很忌惮,所以秦长空在赶过去支援毛小帅的时候,一边飞奔一边释放法术刀芒。

    纯正的道家法力对鬼邪是十分奏效的,而内功即便练到最高的金刚不坏之境也不能伤害阴邪之物,也不能抵抗鬼邪来自于灵魂精神上的攻击,这也是绝大多数的道士不考虑修炼内功的根本原因。

    不过修炼龙门内功的秦长空却知道,尽管内功心法对鬼魂之类完全无效,但是对于修道之人的身体增益却是显著的。

    一个修道之人能施展多少法术,与自身的法力深浅有关,但是同样也与自己的身体强度有关,身体越强,自然能坚持得越久。他能在半象半境的时候就施展请神术就是得益于从小修炼上乘内功,也因此郭灵灵、吴邪这些人见到秦长空这半象半境的小道士施展请神术时候都十分惊讶。

    “孽畜休要猖狂。”那水蟒接连躲闪了几道攻击后仍旧冲毛小帅发难,秦长空不由得怒骂一声,他见形势危急立即施展缩地成寸的身法赶去支援毛小帅。

    毛小帅此时也转过身来停下手头的布阵,他手持极品桃木剑仓促抵挡了一下水蟒的攻击,他的道行和水蟒差得太远,仅仅与水蟒交手几下就有点招架不住了。

    毛小帅挥舞着桃木剑杂乱无章地劈砍,他并不会施展任何道家法术,所以他不能像秦长空那样施展驱魔咒,他全凭手中那把桃木剑抵挡,此刻受到阴风侵蚀,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若是继续下去,不用等水蟒攻击他,他就会中邪。

    “嗷。”水蟒抓住毛小帅露出破绽的机会,狠狠地咬向毛小帅的头部,水蟒并无实质肉身,它撕咬也是毛小帅的精神灵魂,若是被咬中,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秦长空已经来到毛小帅身边,在千钧一发之际,为了使毛小帅不被水蟒咬上,他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迅速将师傅良清风给他的一张压箱底的保命符抛出。

    “轰。”浅黄色的符纸在空中瞬间燃烧起来,深蓝色的火焰在夜空显得无比灿烂,一股无形纯正浑厚的道家法力涌向水蟒。

    水蟒感受到符纸爆发出的惊人能量,它根本不敢硬碰,直接放弃了撕咬毛小帅,虚幻的蛇身飞速往旁边窜去。

    “没事吧?”在水蟒躲避的时候秦长空也来到了毛小帅跟前,他也没等毛小帅回话,看对方那苍白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是被阴风侵袭了,秦长空深吸一口气,手掌搭在毛小帅的后背,纯正的道家法力缓缓渗透进去。

    “好险,幸好有秦兄你帮忙。”毛小帅体内残留的阴风很快就被秦长空用道家法力驱散,而他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这头水蟒极为狡猾,极难对付,我去缠住他,你继续布阵。”秦长空说着直接扑向水蟒,刚才吃了亏他自然不会再让水蟒有机会轻易攻击毛小帅。

    毛小帅也深知形势危急,他应了一声继续伏在地上布阵,秦长空对布阵一窍不通,他能做的就是缠住水蟒,尽可能的消耗对方的鬼魂之力。

    见到秦长空扑了过来,水蟒下意识地后退,不过它很快就发现对方身上那道神圣的护体白芒越来越暗,心下大喜,在白芒彻底消失后,它不再躲避开始正面与秦长空对抗。

    驱魔咒尽管驱魔辟邪的效果极为显著,堪称百鬼不侵,不过这门法术对于施法者的法力消耗也极为厉害,秦长空毕竟只有半象一境的实力,所以他为了留出更多的法力来对水蟒,放弃了施展驱魔咒。

    “金光神咒。”秦长在水蟒扑过来的瞬间念动咒语,顿时一道金色的圆圈凭空出现,金色光圈大概有轮胎大小,通体闪耀着神圣的光芒,对付鬼魂之物,这种法术是最管用的。

    金色圆圈‘嗖’的一下往水蟒的鬼魂上砸去,不过水蟒极为狡猾,早知道秦长空是个正儿八经有几分本事的道士,所以一直不敢大意,在金色圆圈刚一出现,它就已经做好了躲避的准备。

    “给我中。”秦长空手捏剑指,不停地指挥着金色光圈砸向水蟒,不过水蟒的鬼魂实在是太灵敏了,秦长空的几次攻击都落空了。

    “不行啊,金圈固然厉害,可是砸不中水蟒也是白搭啊。”秦长空内心暗暗着急,刚才接连施展驱魔咒,缩地成寸,金光神咒,使得他的法力消耗过半,道士一旦法力用光,那就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水蟒似乎就等着耗光秦长空的法力,所以它根本不主动攻击秦长空,仗着超人的敏捷在天地间游走。秦长空手指一点散去了金圈,他回头对在自己身后的毛小帅道:“你的阵法布置得怎么样了?”

    “马上就好了。”毛小帅说话的时候额头已经大汗淋漓了,看得出,布置阵法也是颇为耗费心神的。

    “那就好。”秦长空回应了一句,如果毛小帅的阵法给力,到时候配合上他施展的金光神咒,消灭这头厉害的水蟒鬼魂应该不难。

    接下来,秦长空只是施展一些普通法术对付水蟒,而水蟒误以为对方法力快要消耗殆尽,于是开始主动进攻。

    鬼魂在没有修炼到一定境界,是不能施展鬼术的,只能凭借自身的鬼邪之气去侵蚀他人,这也是为什么世俗界很多普通人喝点黄酒手里拿把桃木剑就敢去降妖除魔的缘故。

    这头水蟒尽管实力恐怕有一象两境,不过对方还未到能施展鬼术的境界,若是再任其修炼一段时日,达到两象四境的实力,那就不是秦长空能对付的了。

    “成了!金刚伏魔阵,启!”就在秦长空与水蟒斗得快要精疲力竭时,一直安心布阵的毛小帅突然大喝一声,同时他咬破手指,把几滴鲜血滴撒在阵法里。

    “腾”的一声,金刚伏魔阵瞬间被激活,以毛小帅为中心凭空出现六道金色的光束,每道光束大概胳膊粗细,两米多长,光束上蕴含着神圣的能量。

    “我靠,这小子真是天才阵法专家啊,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布置出这小型金刚伏魔阵。”秦长空见多识广,一看毛小帅四周出现的六道金色光束就已经知道对方布置的阵法是什么了。

    毛小帅今年也就二十多岁,如此年轻能布置出金刚伏魔阵,而且是短时间内,这不得不说毛小帅在布阵方面的天赋恐怕比秦长空在修道上面还要强。

    秦长空也算是明白为什么毛小帅一个原本普通的纨绔子弟能够被卢大师收为关门弟子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毛小帅在布阵方面的天赋啊。

    “嗖!”水蟒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比秦长空更加见多识广,它在瞬间认出了毛小帅布置的阵法的名堂,恐怕打死它也不会相信毛小帅一个全靠桃木剑降妖除魔的小道士竟然能布置如此高深的阵法,这时它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